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六月莲花绽放-记2013年生死墨脱

  • 发布:2016-04-15 20:51
  • 来源:

5月31日-6月1日 丽江 2416 香格里拉 3300 拉萨3650 初见丽江

出发的那天,下起淅沥沥的小雨

天空阴霾

我不知西四路的合欢花开的多甜~多香~

也不明白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多冷~多远~

只知你们一个个远走

留下我继续守着这座对我来说已毫无意义的空城

怅然若失的感觉比历次的打击更让人难以释怀

丽江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迎来送往间,

认识的人越来越多

知心的人却越来越少

总是在华灯初上的时候登上龟山公园

巨大的转经筒在灯光映射下金碧辉煌

酒吧里传来的歌声若隐若现

想起去年你们在这里陪我过生日

多久未曾再那样醉过

今宵酒醒何处

伤离别

站在大昭寺广场

转经人们磕长头的路,经年日久,光滑的让人心疼

因为那些敏感的事件,广场空旷旷的

烈日炎炎

竟灼热的让人生出浅浅的寂寞

晃到邦达仓,和小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个下午

迟迟不愿去泽加

怕的只是面对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wKgB4lL7aiGAbRk3AAEE_RwyzoQ95.groupinfo.w600.jpeg

喜欢灰灰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

从看了朋友发给我的帖子那一刻起

便心心念念的想拥抱一下这个有故事的女孩

饭桌上

我很用心的记下每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记下每个人的名字

都是一群和善的人

心里有淡淡的欢喜

因为对着他们

真诚

无须虚假的交流

即将启程了

心里有莫名的忐忑

墨脱

莲花可会盛放?

6月2日 拉萨-米拉山口-尼洋河风光-中流砥柱-八一镇-派乡 580公里拉萨到派乡.580多公里.将近十二个小时的路途.劳累的一天,一整天都消耗在车上.

经过米拉山口的时候,心里有小小的失落,我所想象的白雪皑皑并没有出现.

站在山口,这里到处都是用石头垒砌的玛尼堆

四周挂满了五彩经幡

山风烈烈,经幡飘扬,眼前是连成一个排的自行车骑行队.

《转山》上映后,川藏,滇藏线上有那么多前赴后继骑向拉萨的队伍艳丽的防护罩,盈动的骑行帽,成了这条路上最美丽的风景

wKgB4lL7b1OABIspAAHNUMEauD093.groupinfo.w600.jpeg

车子沿着雅鲁藏布江由南岸开到北岸

除了初见川云时听到的仓央嘉措的情歌

一路上大家静悄悄的

我坐在临窗的位置

昏昏欲睡

看向窗外

景色逐渐翠绿潮湿

大片的油菜花田

映衬着透亮湛蓝的天色

初夏静谧悠然的田园风光悄悄蔓延

这就是林芝小江南了

入夜时分到达派乡

打开车门

清冷的风扑面而来

多雄拉在周围绵延起伏的山谷轮廓中巍峨耸立

冰雪覆盖

线条简洁

像一个巨大的冰激凌

刚放下行李

就听见川云指着对面的山峰说

那边露出半个腰身的是南迦巴瓦峰

我在心里偷乐

游戏还没有正式开始

不是直觉而是笃定的猜到了我的天使

接下来,天使不知能不能守护我呢

没想这么早就看到南迦巴瓦的

还不曾走完墨脱

我想要的

南迦巴瓦也未必肯告诉我答案

雨是不期而至的

还没吃晚饭

天空已经有雷电沉闷的掠过

雨点重重坠落

愈下愈大

关于背夫的问题

一屋子人商讨了很久

最后还是决定请两位背夫和我们一起走三天

听着窗外瓢泼的雨声

心里各种纠结

经期忽然提前了

本来就不该爬山和各种劳累

现在却碰上这样的天气

未来几天能不能走下来都是个问题

三百疼惜的看着我

一直说:可怜的孩子,真心疼你

唉~既然来了,总不能有遗憾

明天

希望一切都好

6月3日 派乡-松林口-多雄拉雪山-拉格 13公里 多雄拉雪山4245 上升海拔600米,下降海拔900米三点起床,三点半吃早餐,四点出发

好像还没躺下,就迷迷糊糊的爬起来

雨一直在下

橘黄的旧式翻斗大卡车

斑驳的车身经一夜雨水的冲刷露出的表层,油漆大面积脱落整理好装备出门

灰灰看着我说:坐前面吧

想了想,没有争辩

这种时候确实不需要逞强

车在狭窄的山路上轰鸣着加足马力向前冲去

坐在驾驶室里身子还不停的颠起又落下

后面的伙伴们不知道要被震成什么样子了

随着山路的延伸,

派乡的村庄渐渐远离我们的视线

从海拔不到3000米的派乡到海拔3800多米的松林口

十几公里路程之内,上升近千米,山路的陡峭程度可见一斑车子没有开到松林口就停下了,夜色中看到路边的厚厚积雪师傅下了车说上面开不了了,从现在开始徒步吧

帮同伴们卸下行李,才发现两位背夫的身边还跟了一个13岁的孩子,也背着重重的行李前一天在灰灰强烈要求下买的强光手电筒这时派上了用场大家默默的在碎石路上走着

昨夜睡得那么晚,今天又很早赶路

想必都还处在混沌状态

小径蜿蜒曲折,无尽漫长,积雪肆意的堆在路旁

松林口是一块处在半山腰的开阔平地

上山之前一直担心山上没有雪

现在才发现自己是杞人忧天

随着海拔不断的升高

植被也逐渐稀少,越来越荒芜

最终被皑皑冰雪全部覆盖

wKgB4lL7b1yAUQnzAAB84ORvQzU36.groupinfo.w600.jpeg

这里说的是冰雪不是白雪

经过一个月时间的风雨侵蚀

山上的雪早已结成厚厚的冰层

川云和两位背夫奋力的用脚在冰层上踏出脚印

以防我们后面的人打滑

那个13岁的孩子也卸下行李跑来跑去的帮忙

风雨猛烈的迎面扑来

刚才走路的时候不觉得冷

现在一停下来才发现汗水早被雨水替代,冰凉刺骨

那个叫登珠的孩子只穿了两件薄的外套,这时候早已湿尽,在我身边一直打着寒战好在我还多穿了件雨衣,脱下来披到他身上

薄薄的冲锋衣虽能挡住雨水,但保持不了身体的热量没两分钟我便冻得嘴唇发紫了

唐唐怜惜我,执意脱下她还没有湿的手套给我

可是亲爱的妹妹,你的处境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呢

天,蒙蒙亮了

向上看去,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峰顶就在眼前,似乎伸手就可触及,却又高不可攀队伍移动的缓慢

等待的时间

我们长久的凝望着多雄拉的山顶

他在日月映衬下闪烁着清冷光芒

随着山势的拔高,寒风刺骨,阵阵狂风夹带着雨雪迎面扑打头发和脸已经完全被浇湿

我们开始有同伴体力不支

山哥毅然从丽丽身上抢过背包

两个人的负重全压在山哥自己身上

他还要跑到队伍前面,用脚后跟在冰雪上踩出重重的脚印第一天的过度疲累让山哥肌肉拉伤

后面几天走的异常艰辛

再往上

风云巨变,天空飘起了雪花,风,刮的异常猛烈

仿佛人多站一会就会被冻成冰棍

我不明白这三个门巴族的孩子为什么穿这么少

一会儿的功夫建安的手已经冻的麻木了

虽然我带着手套,但早已湿透

握住建安的手,好像我能给他的温暖也就这么多了

前方高处的垭口挂满经幡.

被雨雪洗褪颜色的小旗在大风中剧烈翻飞.

山顶覆盖无法融解的坚硬冰雪,气温低寒.

风雨的阵势更为猛烈

雪套已经失去作用

灌进鞋子里的雪迅速化成冻水

脚不一会就失去了知觉

翻过垭口,远眺出去,依旧白茫茫一片

下山的道路更为陡峭狭窄

湿滑的冰层让人战战兢兢

每走一步都要用脚后跟踢出一个坑,插入登山杖,然后迈出一只脚踩稳后,再用同样的方法迈出另一只脚这样看似平坦的雪路,下面有可能就是深不可测的雪洞,如果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跟在川云和背夫的后面小心翼翼的走在冰层上

和后面的队伍拉的远了,川云还要走回去

这里能见度不高

连对讲机都不能发挥正常作用

远远地看见唐唐重心不稳头朝下滑下来

啊字都来不及喊出,川云就奋勇的扑上去抱住她

我站在下面真切的看着川云痛苦万分的脸

这一滑少说也有20米

wKgB4lL7b3qAAgLyAAGgYEfg4ik82.groupinfo.w600.jpeg

那样巨大的冲力~~

心,被这一瞬间击中

临行前筑起的那么坚固决绝的堡垒,在那份真实的痛楚前迅速瓦解下山,是走的最艰难的.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里我们体会的淋漓尽致虽然小心万分,可是那么陡峭的坡面还是让每个人都频出险情先是唐唐,然后超哥

然后我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冰面上,这时索也滑落下来,垂直的对着正要站起来的我没时间多想,连翻身插登山杖的时间都不给我,登珠就跑过来,稳健的拉住下滑的索和我当时只惊出一身冷汗,现在回过来看照片才发现,巨大的雪洞正虎视眈眈的对着我们俩亲爱的弟弟,我该拿什么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许是下山的时候太过集中精力,离开悬崖峭壁,忽然松懈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饥肠辘辘可是在路上,已经把随身带着的能量棒和牛肉干都给了登珠,而其余的补给在背夫身上哀求的看着川云,这么巨大的滑雪场,好歹也该让我滑下去爽一次吧当然真心饿的走不动了,也不是矫情的

滑的挺爽,裤子早就湿透了,现在在冰面上这么长距离的滑行,屁股早冻得没有知觉这时才想起我要命的XX

唉~啥叫乐极生悲

这就是真实写照

后面的路,各种雪崩遗留的冰面都湿滑难耐,但是走上去毕竟危险没有那么大了放松下心情,才发现腿抖得不行

走两步滑到,爬起来,再滑到,再爬,再滑

不记得这么跌跌撞撞的倒了几次又爬起来几次

一直拉着建安问到了没有,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饿过当然还有隐隐的肚子疼和腰疼

我急切的需要先到拉格,好好清理自己一下了

告别川云和大部队

跟在建安,璐的后面,我和吴哥先行向拉格出发

愈下愈猛

没有丝毫怜悯我们的意思

吴哥哥膝盖的伤让他走起来步履蹒跚

我几次回头再回头

嘴边的话总不知怎样开口

那么要强的人

说什么都是浮云吧

加油也要在心里默默念给他听

无限延伸

走过雪线

正式踏进原始森林无人区

手机在松林口就没有信号了

告别热闹的人群

便利的交通工具

我们的旅途在继续

这是我们在拉格住的算是最好的地方了,上个月进来的人,因为雪压垮了棚子,基本上都是睡在塑料布内的晚上休息的时候,这两位驴兄弟很尽职的给我们看守着每天烤衣服,烤相机,烤鞋子,各种烤,成了此行的必修课.好在累了的时候还可以听川云唱唱歌~~拉格的床铺,雨水顺着塑料布流下来,床湿湿的

从鞋子里倒出的水

6月4日 拉格-汗密 25公里 原始森林穿越 上升0下降1000米木屋被阴冷的空气包裹,雨水敲打在铺了塑料布的屋顶上,喧嚣热闹一整天与风雨大作的多雄拉搏斗后,感觉非常疲惫

不能用热水畅快的洗澡,没有舒适温暖的床铺

只有强忍着小腹的不适,在床上暂时闭起眼睛

衣服明显没有烤干,湿漉漉的贴在身上

这一天走得太过劳累

不一会,竟沉沉睡去

6点起床,6点半早餐,7点出发

天色阴沉,大雨滂沱没有停歇

今天的身体情况并不见好,昨天在冰天雪地里呆的太久反而大有来势汹汹的架势

我站在挂雨衣的地方纠结了很久

未看到登珠

想来他会在拉格住一段时间吧

小心翼翼的跟旺扎身后

这条路由烂泥和碎石,各种粪便铺成,雪山上融化的雪水在路上奔涌汇聚旺扎常年在这条路上行走,总能找到合适的地方落脚我在他身后笨拙的跳来跳去

像极了四只小天鹅里的丑小鸭

走下去

冰雪融化,水流增加

水深处没有石头垫底,只能涉水而过

再好的防水鞋在这里也是摆设

鞋子一直泡在冷水和烂泥中,完全湿透

危险总是来得很快

迅速融化的雪水融入湍急的河流

桥被冲的没有痕迹

站在岸边

看川云,旺扎,建安在急流中搭起人桥

我们小心的涉溪渡岸

强劲的水流冲的每个人都步履蹒跚、摇摇欲坠

好在

每次都能安然渡过

密集的雨水打在树叶上,枯枝上,噼里啪啦的声音让人烦躁雨水烂泥混杂的路途

倒伏的树木,石头上铺满了厚厚的青苔,湿滑无比

旺扎跑前跑后的帮忙

我看不过去,便说你在这里等他们渡河吧,我先走一步离开大部队

一个人沿着绑在树上的蓝色飘带前行

走的累了,停下来

透过雨织的瀑布

远处的峡谷、丛林都在云遮雾罩之中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像极了一幅油墨山水画

鞋子早就湿透

双脚浸泡在水流之中失去知觉

蓝色飘带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踪迹

深幽的密林中弥漫着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

加快脚步向前

直至走到崖边

原来那绑了蓝飘带的树枝因为雪崩而被冲倒下游

我站在那里找不到方向

进退不得

过了许久,远远看到吴哥向我挥手

看好了方向跑下去再爬另一个山头

见了大家像见了亲人般激动

拉格和汗密之间有个休息中转站

跟在一对门巴族夫妇身后踏上木屋

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下,等后面的伙伴赶上

停下来

浑身湿透的衣服便渗透出逼人寒气

好像热量必须依靠行走来提供

冷的受不了了

我和山哥先行出发

旺扎不知什么时候赶上了我们

后面的路更加湿滑

连摔了两跤后

旺扎看不过去执意牵着我的手前行

山哥因为腿伤复发

没一会就被我们远远拉下

过河的时候

我刻意避开旺扎示意我跳过去的眼神

一脚踏入冰冷的河流

水,瞬间迅猛的把我冲倒、淹没

呛了口水,又呛了口水

挣扎了一下发现站起来只是徒劳

这时反而没有了惊慌,只感觉浑身刺骨的冰

又一个激浪冲下来

因为全部重心都在拉我,旺扎一个踉跄也差点跌落水中心里只暗暗希望旺扎能放开拉住我的手

还未开口,又呛了一口水

迷蒙中试着抬起头

旺扎还是坚定的拉住我

看向我的眼神,有着无尽的真诚

腿再次被水流冲击,重重磕在石头上

心里忽然充满无尽的愤怒和空缺

好吧,站起来

我在水里摸索着被冲的失去棱角的石头

用腿死死顶起

旺扎见我有试图站起来的打算

更用力的向岸边拽我

......

高山之上的灰蓝色天空

雨水肆意的宣泄着它的寂寞

我湿漉漉的站在岸边

说不出的委屈

旺扎帮我把头发的水拧干

迟疑了下还是用手覆上我的膝盖

钻心的痛

站在岸边等山哥过了河

我忽然甩开旺扎的手在大雨中迅疾的快走

雨水冰冷而剧烈地扑打在脸上

衣服早已经完全湿透

旺扎一直在后面默默的跟着我

不离不弃

很累,特别累

在水中那么激烈的挣扎过后

早已经完全没有力气

我不明白在和谁赌气

只有意志力仍支配着虚弱的身体机械前行

扎西和登珠很快追上了我们

看着登珠又被淋湿的衣服

心里特别内疚

早知道他今天也出发去汗密

说什么也不会穿走雨衣了

登珠,对不起

这一路走的非常热闹

三个孩子在我身边说说笑笑

一路旺扎都在唱歌给我听

每一次摔倒

总惹的三个孩子善意的大笑

然后抢着扶我起来

可是心里还是抑郁难耐

所有的崩溃

只在扎西拿蚂蟥吓我的一瞬间爆发

尖叫,无声的流泪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停下来

三个孩子无措的看着我蹲下

哭的昏天暗地

很想逃

逃离琐碎庸碌的生活

逃离各种纷杂俗世

逃离这个世界,不惜一切代价

可是旺扎太善良

那么坚定的拉住我

拉住我所有的胆小和怯懦

拉住我

一直到我必须重新站起来面对他

哭的累了

站起来,迎接我的是三个孩子纯真的笑脸

旺扎小声说如果太累,我们三个抬着你走吧,包给扎西背着我笑着摇头,轻声说,走吧

从拉格到汗密

25公里

走到最后

支撑下来的

只有单纯的目标,向前,一直向前

这一趟我最快到达

行走九个小时

烤火的时候

已经可以释怀把落水当做笑话讲给每个人听

那时候的偏执和剧烈

早已融化在旺扎诚挚的眼神里

只是

木柴被雨水湿气浸染不够干燥

冒出浓浓黑烟,非常呛人

坐久了

眼睛刺痛

流泪不止

这样的急流,一路数都数不过来

桥被冲的没有了踪迹

虽然都穿着冲锋衣,衣服出客栈没多久就湿透了

每天都在这条路上行走,再好的防水鞋也都失去了作用急流融入多雄拉河

能吃上热的饭菜,成了每天最幸福的事情

6月5 日 汗密-背崩 28公里 过蚂蝗区,老虎嘴一线天,阿尼桥,塌方区 上升海拔100米,下降海拔1100米汗密的住宿条件比拉格已经好了很多,可还是不能洗澡这两天不是在深山密林中穿行,就是在雨中赶路

再加上闷热潮湿的气候,身上总穿着被炭火烤的半干的衣服身上已经开始散发出一股酸臭味了

要是再忍一天不能洗澡,我准备直接跳到多雄拉河里去每次脱鞋都疼的呲牙咧嘴,脚上各种泡

一整天雨水、粪水的浸泡

双脚被泡的肿胀

坐下再站起来的瞬间

感觉腿部肌肉的酸胀疲累

总是伴着各种惨叫

川云说明天如果是大晴天,蚂蟥出来的就会少一些

可是漆黑深夜大雨瓢泼而下,明天能够晴朗的可能性接近为零心里无限担忧

继续6点起床,6点半早餐,7点出发

总是睡得很晚,枕着雨声入眠,又感觉还未入梦天便已大亮这几天身体疲惫,明显低血糖又是负重走路

肩膀酸疼,最主要是不知道这样劳累下去会不会有啥后遗症唉~不去想了

我耐力很强,应该还可以继续抵抗

所谓的路,不过是背夫踩出来的可以辨认的脚印

一路上我一直哼哼:世上本没有路,驴和人走的多了也便成了路太狭窄了

我们只能一个一个在宽度仅半米宽的泥石流路径上挨次通过走过滑坡的时候,若脚步不稳,会有由陡峻的山崖滚落到山下江河之中尸骨无存的危险蚂蟥在我们甫出客栈时就虎视眈眈的等着我们

因为昨天的意外,川云和同伴刻意的把我放在了后面每次有跑到前面的想法,总是被川云喝止

虽然委屈,还是只能默默前行

把所有愤恨发泄到蚂蟥身上

抓一条,绞刑一条

许是昨天哭得太过悲惨

扎西走在前面不住的回头看我

时常停下来摘个花花草草猛然伸到我面前扮个鬼脸

看着他各种搞怪,止不住想笑

弟弟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偏执

总不能一直哭,再不愿意还是需要坦然面对

山石疏松凌乱

潺潺的溪水顺着路面流淌

踏着满是青苔的石块趟水而行

脚落下去总不知踩在什么粪便上

已经是我们这几天来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只是今天路上湿滑的岩石和草丛中不时蠕动的蚂蟥让行走更加艰险老虎嘴,一号桥,二号桥……

六月初是墨脱雨季的开始

这样持续的大雨过不多久就会造成滑坡,泥石流

山体也许还会随时有崩塌

本该害怕的

但是走的久了,伙伴们体力严重透支,每个人走起路来都是步履蹒跚只想着向前,想着背崩

早忘却了恐惧

当然,恐惧也没有任何用处

路就在前面,需要一直不停的走下去

不能停下来

也,回不了头

往下走,天气渐渐炎热

穿着厚重的冲锋衣裤行走,没多久就被汗水浸透

可是不敢脱,蚂蟥肆虐

同伴们几乎每人都被咬的惨不忍睹

前两天每天背四五瓶水上路

路上喝雨水都喝饱了,只增加了负累

今天只灌了小小的一瓶,却没想到天气变幻无常

时而冒出灼热的太阳,时而又有雨点落下

随身带的吃的出客栈的时候就全掏给了旺扎

现在只能噌吃噌喝

路,总是走不到头

不断的上坡

不断的下坡

越靠近背崩,塌方、滑坡的地方越多

过了最后的大塌方区

我渴的几乎要燃烧起来

哀求的看着川云,还好,被放行了

山路依旧蜿蜒逶迤,只是平坦宽阔许多

穿行在静谧的山谷中,聆听着雨点飞落在树叶上的沙沙声迈开脚步走得飞快仿佛要甩掉什么

甩掉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坐在解放桥边等大部队

雨时大时小,炒豆似的落在凉亭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我特愧疚的看着几位兵哥哥

又要检查我们的边防证,行李和拍照

耽误他们吃晚饭了

背崩离解放桥还有两三公里的路程

跟在扎西身后抄小路过去

石道几乎直倾

我差不多是被扎西拖着爬上去的

洗澡的时候各种尴尬

拎了一壶水是冷的不说,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各种用品都在背夫身上看着屋里长长的钉子,总疑心是蚂蟥,心惊胆战

可是,能洗澡哎

现在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事情

明天,就要和旺扎,建安分别了

亲爱的旺扎

谢谢你一路的细心照料

谢谢你总是那么执着坚定的牵住我的手

谢谢你救我时的奋不顾身

谢谢你……

想对你说的话很多很多,却不知从何说起

那就不说了

想说什么其实你都懂

那还是

喝酒唱歌吧

也唱灰灰常唱的那首《再见》

我怕 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 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 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 就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 和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 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

我是否会再回来

我 不回头

不回头地走下去

每天都在这不到半米宽的小路上蹒跚前行

抓蚂蟥成了每次休息的必修课

吸得饱饱的蚂蟥

吸血过程

住在背崩

这被咬的,都成命案了

各种流血,止都止不住

在吸血,吸血

继续吸血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