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如果西藏在你生命里出现过

  • 发布:2017-03-30 15:22
  • 来源:中国西藏旅游网

旅行的意义不在于你走了多少路,看过了多少风景,吃了多少美食,而在于在路途中的自我反省,这是一种类似于苦行僧般的修炼。一路上看惯了游客在景区大门前,在一切有景点名称的石头边搔首弄姿的合影留念,我不知道他们可曾有与这个世界,这处风景一刹那的沟通。可曾有探索,追寻,触及这不可知的风土和心灵。可曾有过在和这片陌生世界走心时候,对自身的警醒。

我,在新疆,发现了自己的偏执,和无药可救的理想主义。

 

不知道你是否经历过爱情,如果有,那么我要讲的你一定能懂。不知道你是否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因为他\她曾经的存在,其他一切人都成为将就。不知道你是否做过那样的傻事,傻到若干年后还为自己心疼,还被自己所感动,但心里清楚,自己再也做不出同样的事,说不出同样的话,达不到同样的高度,再也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喜悦,以及那样刻骨铭心的痛楚。不知道你是否有过和自身的一场搏斗,对自己的一场试炼,那里有妄想,有执着,有崇拜,有迷恋,它要你用尽力气突破迷障,看清自我,而有一些关系,无关搏斗,如同合乎常规的婚姻,相伴多年的伴侣,顺理成章的恋情,也似满足,饱足的让人昏昏欲睡,失去警惕和活力,只有追逐的人内心敏锐眼神犀利。

西藏归来,如同和自己谈了一场无妄的恋爱,当时只道是平常,直到又走过了若干个地方,直到别人问起那些地方怎么样,我却只有"还不错"却再无别的评论和想法。才发现,原来"如果世界上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那句话说得真好。才发现,不经意自己已经遇见了那个冤家,已经可耻的被打上它的烙印,已经心力不足再去欣赏别的美丽。

 

在新疆的途中,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脑子里不停的闪现西藏的光景,老想拿西藏与之作比。更可恨同行老闺蜜,亦有同感,二人呼应,感觉愈加强烈。于是,开始只是我一个人在途上莫名其妙的淡淡失落,当她表示也是如此这般,我们开始逻辑推理,外加精神分析,凭二人经验及智慧合力推理总结:西藏归来,再无风景。这是个可怕的结论,它一棒子打死了我们将要经历的美好,一下把自己打入爱无能的行列。不行!认识到这是个可怕的问题,我俩陷入长久的沉默。于是,莫名其妙的淡淡失落变成了欲盖弥彰的失望,以及担心。

 

如果你问:新疆美吗?

美!它的美,世上已经几乎无处能敌。新疆之美,在于大气,尤其是刚从日本回来,这种天地之间的大气让我升腾出了民族的骄傲感。但是,它的美仍只是人间的绝色;而西藏,乃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新疆的美,触手可及,可远观亦可亵玩,喀纳斯虽神秘瑰丽,人仍可坐船甚至皮划艇漂流,玩耍它的水,徒步它的岸。天山天池游客太多,从三岁毛童到耄耋老汉都可租一套民族服饰,站在瑶池边搔首弄姿,盛名之下的天山瑶池着实被人玩坏了。著名景区均有区间豪华大巴,满载一群抱着不用费力即可欣赏到最美风景心态的游客,马不停蹄穿行于偌大的景区内,不由得让人掐指算起景区一天的盈利几何。当奇绝的自然景观被生意人承包,当千百万人都致力于荒废最慢最原始的工具,为了达到迅速便捷的目的,世界便成功的被他们改变了模样。于是手写信件消失了,人和人的交流沟通肤浅了,于是飞机越来越多代替了火车,人们再也看不到旅途中的风景了,于是月台票也消失了,送别的人们再也没有机会听着火车鸣笛,挥手目送咣当而去的车厢带着有情人一节节消失于生命里。而今,迎接和送别都这样方便快捷,保持联系也能这样随兴,没有了期待,没有了等待,没有了精神上,时间上,体力上的消耗,一切,还都是那么真,那么深吗?

而西藏之美,美在痛苦。它的美让人却步,让人折服,让人不敢,亦不可能把玩于鼓掌。去西藏,一直是多数人的理想,之所以还能被称为理想,是因为它并非是一个你想去,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去到的地方。时间,金钱并不是旅行者的杀手,很多人说有时间时候没有钱,有钱时候没时间,这都是借口,最怕的是有钱又有时间时候没有健康的身体,力不从心才最可怕。而西藏,就是一个既考验你钱袋和时间,又考验你身体的一个对手。即使你万事具备,抱着一颗征服的心牛气哄哄的去了,归来时,你也必定会成为他的一个手下败将。

南迦巴瓦

它有不可一世的山峰,南加巴瓦峰一年仅露面不到三十多天,终年云雾缭绕难见真容,当我们一行队伍等到心灰意冷驱车离开时,当地司机师傅疯一般猛踩刹车,他从后视镜看到了云开雾散的南迦巴瓦,我们一车队伍如同蒙受上苍眷顾,受宠若惊跳下车来,对着皇恩浩荡的神山驻足仰望,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他就这样临现在我眼前,在我的生命里,这惊鸿一瞥可算作永远。你必须经受高原反应,翻过海五千多米的岗巴拉山口才能看到四千多米的高山间有着一汪碧渊,你千里迢迢头晕胸闷坐车四五个小时,仅仅来看一眼这触不可及的羊湖,竟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并不一定让你受苦的都是真爱,但,真爱,必定受苦。

 

 

新疆之美,在于多彩,西北蛮荒,戈壁沙漠的黄,碧空白云的晴,维族女人们衣着服饰的艳,买买提和古丽们舞蹈时的媚,瓜果无敌的甜,欢乐有时,把酒尽欢,何妨肆意。埋头在汁水淋漓的瓜果里,大快朵颐在当地特产大尾羊的鲜香肥腻里,沉溺在眉目多情的维族姑娘们旋转的花裙子里。这,的确欢乐。

然而西藏,给我的不是笑,而是泪,超越欢乐,体会了慈悲。

时常想起那连续三日与大昭寺的夜。头顶上的苍穹仿佛笼罩有光,大昭寺门顶的神鹿和转法轮如此亲切似曾相识,周围信徒众多,全默不作声或低语念念有词,只听得五体投地时候衣物和青石板摩擦的细琐声音,磕头膜拜的人挨着人,却丝毫感觉不到拥挤,也许是自己内心清明澄澈,空无一物,好像一个下班回家的人,往沙发上舒服一躺,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用做,觉得一切已经完成,自己已经完整。老闺蜜自顾自的五体投地,磕的头青蛋肿。我自顾自的蹲坐在大昭寺门前的古老青石台阶上仰望星空,不觉已泪流满面。我不问她磕了多少个头,她也不问我怎么哭了,一切没有缘由,没有定数,随心而做,当下即是开悟。

 

新疆给予你的,像是被爱,虽快乐满足,但不免乏味沉闷,因为没有对手,自身难以成长。西藏给你带来的是爱,你用尽气力它却始终触不可及,它驯化你并怜悯你,而你,甘心在它的目光所及之处崇拜着它,供奉着它,它让你在执着和领悟之间挑战自身,从而得以成长。

 

我这篇本是要写新疆之旅,不知不觉已经心随西藏跑偏。这样不好,得失之心不可有,比较之心不可有,有,即是执念。特性强烈会让人退缩,大多数日常的人需要理性的平庸和安全。然而,最具备杀伤力和摧毁力的正是这种特性,那种光芒即使是在结束以后,也会让人怀念,无法被替代。这种理想主义的执念太过聪慧敏感,太过文艺,生活,是一种文艺之外的技能,平静,豁达,释然,圆通,这才是做人态度。

新疆归来,自我警醒。

版权声明:

1、本网站(Tibetcn.com)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2、以上稿件来自作者:赵婧投稿,河南经贸职业学院教师。

(编辑: 小张)
上一篇:寻梦西藏,缘起在人群中,我看见你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