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雪顿节西藏之行

  • 发布:2010-08-29 17:10
  • 来源:

 8月一直在奔波着,从青藏高原下来,准备着回学校的东西。连跟同学道别的时间都没有,急匆匆的。今天其实也不是更新日志的恰当时间,不过,不想拖太久,怕会忘得比较快。

从日喀则回来那几天,我们已经是疲惫不堪。我们换了宾馆,坐落在川藏公路纪念碑附近,再往南边,便是拉萨河。川藏公路通了30年,当现今人们沉浸在布达拉宫的气势中的时候,估计很少有人去纪念碑下去体味那份艰辛。

我一直不喜欢国外对西-藏问题指指点点。当这些外国记者,带着他们所谓的自由民主思想,坐着现在交通工具到拉萨来搞大新闻的时候,不会想到那公路下躺着多少汉族人的尸体。如今拉萨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从农奴到解放,从愚昧到民智开,唯一不想看到这些变化的正是那些作威作福的农奴主。D-L,这个所谓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当时只是因信仰不同,而对雄等信徒的迫害,为了苟延而出卖藏南领土,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正儿八经的和平主义者或民主人士。

话说得偏了一些,开始说雪顿节吧。雪顿节是西藏的一个宗教节日,格鲁派的僧人(也就是DL禁止的那个派别)不准出寺活动,为了避免伤害生灵。雪顿本身的意思是“酸奶”,顾名思义,这一天藏民会取出酸奶向寺院里的僧人供奉。雪顿节会有很多藏人到拉萨市西北的哲蚌寺去看展佛。

9号早早休息,10号一早,我们六点起,天还未亮就出发。我短衣短袖就上了,背了个书包,事先买了些矿泉水和零食。虽然四周还是黑漆漆的,但周围的藏人已经排起了长队上山。哲蚌寺施行了交通管制,普通的出租车只能送到山脚下,但不解的是,仍然有那种军区的小车能有特权上山。仔细看里面,也没看到是士兵或者武警,更多像是家属,不时透过玻璃能看到小孩子的身影。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区别对待,尤其当司机野蛮地按喇叭驱使藏民人群的时候,让我想到是一种颐指气使的官僚和对基本礼仪的蔑视。在这样隆重的藏族宗教节日中,任何这样的小细节都可能是引起矛盾的导火线。难道一定要犯了众怒之后,才来道歉和安抚吗?

上山的路漫漫,抬头看不到人群的头,往后看,源源不断的人群还在涌上山头。在个别的拐角和楼梯处,站着武警和解放军。混在藏民的人群中,尤其周围都带着宗教般的狂热,总是让我们觉得有些不安。德国的踩踏事件才被报不久,脑中总是还有些挥之不去的阴影。我们爬到山腰的时候,从汹涌的人群中游离出来。这时,看看远处,天空已经亮了,不过灰朦朦的,太阳并没有出来。我们看着向上的山路,也不知何时是一个头。突然眼尖,发现旁边有一条小路可以迂回到山顶,虽然路险一点,但是却十分有趣。两个人又一次采取了冒进政策,果断绕路。倘若在平时,怕这样的山也没什么,但换在高原,爬了一段,像我这样自认体力还可以的,都要休息很多次。在阿尔伯克基的墨西哥高原打了这么多次球,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不过面对我们的青藏高原,还是谦虚谨慎得好。

佛站台的人群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人们纷纷把哈达从一副丝织的佛像顶端抛下,如雪花一般。巨幅丝织佛像下,是为止疯狂的藏民,狂热的人群在解放军的管制下,又稍稍变回一些理性。不断加入队伍的人群根本不管那么多,人人都想快快过去,接受活佛的洗礼。挤的有些喘不过去,像是冬季里被冰封河底的鱼。我在想,或者这本身的痛苦成为了接受福祉必须修的课程。

辗转了许多地方,一直没有挤到看藏戏的地方。我们也只能作罢。中午我们下山,回到宾馆,已经困得不行。即使补充了体力,晚上去看了布达拉宫的夜景。布达拉宫广场,到处是人群,像是在中国哪个不知名的步行街,但后面雄伟的布达拉宫又让这个广场显得意义非凡。漫步在广场,回想此次在西藏所经历的一切,恍如梦境一般。旁边人群穿梭,相关或不相关,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我想,生命中,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离开广场的时候,我望着灯火下的布达拉宫,轻轻地告诉自己:西藏,我会再来的。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