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有个女孩想去西藏

  • 发布:2011-03-12 11:46
  • 来源:

 记忆的风穿过城市的碎片,碎片里有我们曾经年轻不羁的脸。

----题记

南方,流火的七月。

这是一个没有冬天的江南城市。长江水从城市中间穿过,带走了岁月流逝的青春。

这座城市最高的写字楼十三层写字间,安宁儿手里拿着一张明信片,明信片是一座雪山下面无垠的草原,草原中间是一泊静湖,湖水倒映着雪山。翻过来,背面没有署名,只有一行熟悉的字迹:蓝天留不住,风带走的云儿。七月的阳光照在脸上,那些似曾熟悉的温暖。她轻轻的叹了声气,留不住的何止是白云,还有我们曾经无处安放的青春。

那一年,我们都年轻。网络就成了年轻无极限的最好宣泄地。那一年,我们都喜欢Qzone里记载着年轻忧郁的文字;在那一年,不经意的就这么在Qzone空间里认识了。

喜欢的先是他的文字,那是一种忧伤却柔和的美丽,淡淡的哀怨,不似一个男性的手笔,一度认为是出自于女孩子之手。后来看了笔名:风。才明白过来,原来一个男子也可以有这么柔软的心绪。他的文字都是有关雪域高原的。

那时候,有一个女作家摩卡用亲身经历写了一部有关西藏的爱情故事《情断西藏》,风靡了整个女孩世界,深深刺动了女人们的心。西藏成了女孩儿们向往的圣地,就如当年三毛的撒哈拉沙漠一般。

安宁儿也是在那时候喜欢上西藏的,看毕淑敏的《昆仑殇》,看凌仕江的《你知道西藏的天到底有多蓝》,深深痴迷于那里的蓝天白云之间。看见风的文字后才发现,只要和西藏有关的人,其实都是忧伤的。

有一天安宁儿忍不住在QQ上就问风,你的文字为什么那么忧伤?风说文字不代表一个人,忧伤其实是生活的调味品。慢慢的两个人就在网路上熟悉了。白天几乎看不见风上线,只有在深夜过后才见的到他的头像在闪亮。而安宁儿因为职业的原因几乎天天都挂在那里。于是,在见不到风的时候安宁儿就去他空间,看他的文字,企盼能从他文字里找到他内心世界的一点点蛛丝来。那是一种何等哀伤的美丽。

喜欢他,仅仅是因为那一张照片,他空间唯一的一张。在飘着七彩经幡的尼玛堆前,一个身着牛仔的男子,身后是羊卓雍错湖,蓝天白云仿佛在他眼里停滞了,那种空负大志又无可奈何的寂寥空旷眼神,一下子就射穿了安宁儿的心。有这样子眼神的男子,他的内心不会是沙漠,而应该是有着这青藏高原的特有景色的内心世界。只有这种男子才能写出如女子般的忧美文字。

很少聊天,见到安宁儿在线也仅仅是一个“嗨”就很少有下文了。只是他空间的文字越来越多越忧郁。偶尔有一次,安宁儿对他说我想去西藏。他突然说来吧,我在西藏等你。那一次是他们唯一聊的最久的时候,等安宁儿下线时,天已经朦胧亮了。在他那里,应该还是深夜吧,安宁儿柔柔的想着。没有暧昧,只有一种牵挂的柔和。

他说,七月的西藏是最好看的时候,草原绿了,树长出了叶子,格桑梅朵也开出花儿。七月的阳光,很温暖,七月的高原风是最柔和的,就像那牧羊的普姆的手抚过脸颊。安宁儿沉醉在他的描述里。只是一问到他的生活,他就把话题绕过了,好象那是可可西里般的内心,拒绝着女性的闯入。迷一样的人,画一般的风景,如果可以我愿意在你脚下沉醉不愿醒。

“我们来个约定吧,明年的七月我们在西藏见,在玛吉阿米见,我们在那里谈一场柏拉图的爱。”安宁儿在他的文字《玛吉阿米--谁的泪在飞》里留言。他回复到,七月,明年我等你。

那些年,我想对你一个人好,那些年你不止对我一个人好。其实安宁儿知道,此生已和西藏无缘的。那一年的十月那场车祸,医生已禁止她任何剧烈的运动。那高原对她的肺是致命的伤。

七月份的约定,只是一个没有结果的空白支票。我们的约定取消了,祝你幸福,我不能羁伴你寻找幸福的脚步。安宁儿在他的Qzone留下最后一段留言,果断按下了“Esc”键。

蓝天留不住白云,风是自由的。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