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林芝一路跋涉再去圣湖纳木错

  • 发布:2008-06-03 19:44
  • 来源:

 从林芝返回拉萨,长途跋涉的疲惫,加高原反应的虚弱,我在拉萨休整了两天,待稍稍恢复后,才重新踏上旅程。 


第二次出征,我选择了距拉萨200公里的纳木措,这样,可以一日来回而不必在外地留宿。旅行社的人告诉我,纳木措是来西藏旅游非去不可的景点。我多问了一句:“比巴松措怎样?”他们摆摆手:“没得比!” 

旅行车是经那曲过唐古拉山口的,转入那根拉山口之前的一段青藏线,我进藏时走过,却没留下一丝儿印象。确实,高原反应让人脑子不够用了。 

旅行车喘着粗气爬上那根拉山口,我们下车唱歌、歇脚、照相。我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牌子上的海拔标高,妈妈的,竟然高达5190米!不看尚好,一看就有反应。幸好,司机导游经验十足,并不让我们多留,也就一支烟的功夫,旅行车就降到了4700米的湖边了。 

从山口俯瞰纳木措,所获印象与巴松措迥异。巴松措是群山环抱着一泓互助友爱波绿水,有的只是小家碧玉式的清纯;纳木措却是地球敞开胸怀的蓝色坦露,简直如同一位美艳绝伦、雍荣华贵、风姿绰约、仪态万千的皇家公主!如果说,进藏前我环游青海湖时已经如痴如醉,那么此刻,纳木措的美貌几乎令我窒息。我真的透不过气来,这种空气稀薄中的“佛罗伦萨综合症”,确实要命! 

尽管导游再三告戒我们不要跑动,我仍旧三步并做两小冲到湖边。我对纳木措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捧起一掬湖水,开怀畅饮。 

 

我真的记不得湖水的滋味了,也许,当时我根本就来不及细细地品味。我只记得,冰凉清澈的水,流入心中,渐次向全身发散出生命中某种最原始的脉冲,犹如上帝此时忽然向稀薄的大气中挥撒出氧的元素,这氧,合着水,滋润并复苏了我通体休眠着的细胞。 

我解下背囊,松开皮带,甚至蹬脱了鞋,躺倒在由小块鹅卵石垫就的湖滩上,任高原那无遮拦的紫外线,和湖面卷过的雪域凉风,来晾晒自己的身心。 

啊,我怎么形容自己在这一刻获纳木措馈赠的美妙感受呢? 

人生在世,最为惬意者,无非两种:一是“洞房花烛夜”,一是“金榜提名时”。前者是人人有份的男欢女爱,后者是幸运者才能享受的事业有成。纳木措的惬意却不是如此,她需要某种感应。在汉人眼里,纳木措是湖;在藏人眼里,纳木措是神。在我心里,纳木措是超越“洞房花烛”和“金榜提名”之和的一种生命层面上的升华。这种感受,我曾经在聆听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时有过;我曾经在精读曹雪芹的《红楼梦》时有过;我曾经在观赏张泽揣的《清明上河图》时有过……只是这一次,它不是发端于感觉器官的某一部分,而是全体,全方位的一个整体。 

 
如果空气不那么稀薄,如果时间不那么短促,如果…… 

作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纳木错形成于第三纪末和第四纪初喜马拉雅山的造山运动,其东南部是终年积雪,高耸入云的唐古拉山主峰,北侧连绵着高原丘陵,辽阔的草原绕湖铺放,深蓝的天,浅蓝的水,雪白草绿,风和日丽,还有星罗棋布的牛毛帐篷,及五颜六色的山野百花,简直让人忘乎所以。 

纳木措最难得的,就是作为一个如此著名的旅游点,却能将原生态几乎完整不变地保存了下来。我旅游的一大嗜好,是兴致上来了,无论在哪,都要下水游一圈,即使是去黄河壶口,我也有过这种冲动。纳木措清澈见底的湖水,将我的冲动提升到极致,我开始跃跃欲试了。导游连忙劝阻道:“这可是藏族的圣湖啊。前年听说,北京体院横渡海峡的名家张健想到此一游,藏族兄弟们便要组织游行……” 

 
确实,就环保的意义而言,宗教的作用有时真是伟大。 

纳木措当然还有许多美丽的传说,只是这些附会的东西,根本引不起我任何兴趣。我只须眼观鼻,鼻观心地在湖畔发呆,那美,已经将我贪得无厌的心,装得满满的。 

太阳西沉了,时间早过了,导游催归了,我们要走了。 

分别的感觉,也与以往不同。 

 

日本东京,与美国华盛顿,法国巴黎,英国伦敦等,当属全球最发达,最繁华,最漂亮的现代大都市。记得,那年我告别东京,心中怅惘不已。我们这个星球,东京不过如此,我来了,我看了,我逛了,我还能去哪寻求超越呢?没有了,我岂不谙然神伤。 

今时不同往日,见过纳木措,我别无他求了。 

我摘下帽子,挥了挥手,转身离去,不说再见。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