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佛缘让我走进西藏

  • 发布:2012-11-29 21:28
  • 来源:

   最早有去西藏的念头,是年轻的时候,看了一部小说,讲的是一位解放前的女活佛在解放后走下神坛的传奇经历。于是在青春的心思中常常的会想到那西藏的蓝天,高原的白云,雄伟的布达拉宫,金顶在云中闪耀,视野及处的珠峰山顶的白雪皑皑,碧蓝色的丹宁湖,蓝得那么纯净,纤尘不染,‘乌金白霞’佛冠的神秘,以及那六世活佛仓央嘉措的种种传说,还有那藏服的颜色鲜艳,长长的袖子,飘飘欲仙,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令我痴迷,令我神往。

  于是去西藏!这个念头久久的盘桓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仓央嘉措,这个诗一般美丽的名字所独具的不可思义的魔力,也影响了我多年的思绪。

  也许,只有在那高原上独有的那没有一丝瑕疵的蓝天下,我才能感觉到那种随心而欲的自由吧。也许,只有站在那空气稀薄的原之巅、云之端,心之内在的力量才是独一无二的,只有自己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是,除非真的去做了,否则,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真能做。

  我想象着去西藏的每一个细节,想象着那雄伟的布达拉宫里曾经入住着怎样的一位少年情郎。

最近看到网友的一篇日志《圣殿里的真情》,读着好友的美文,带着一种感觉,转山转水转佛塔,一路觐见,我好似真正的来到了西藏,站在了布达拉宫前,看着它是如此的宁静与朴素,带着经年的沧桑,默默传叙着一段段历史古话。我似体会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气势磅礴,峡谷幽深,激流咆哮,我情动于念青唐古拉山和纳木错生死相依的西藏古老的神话,如此永恒。耳边依稀响起了阵阵歌声:“住在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于是那个洒脱,那个霸气,那个器宇轩昂的少年翩翩来到了我的面前。

仓央嘉措一生如同昙花一现,极其短暂,却又灿烂无比,他对爱情的追求,对权欲的淡薄,以及无以伦比的诗人特质,使他成为藏蒙人民心中永远的活佛,他失去了生命,却用自己不老的情诗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永生!

他是迷,迷一样地生存,谜一样地爱恋,谜一样地来,谜一样地去。他是传奇,把绮丽的人生隔成两段,一段向着佛前的莲花,一段向着月下的红颜,他用唯美的诗篇感动着后世里的无数男女,在匆促的人生旅途中展尽生命的传奇。我们无法解开他的谜团,因为隔的太远,隔着轮回,隔着沧桑。他在西藏,在布达拉宫,人间天堂!他在佛的莲花上打坐诵经,在那盏明亮的佛灯前破解人世的悲喜浮沉,他就是这样,在梦里,在风里,静静地守着爱的信仰。黄昏去会情人,黎明大雪飞扬,莫说瞒与不瞒,脚印已留雪上。仓央嘉措,别怪他风流浪荡,他所追求的,和我们没有两样!

“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他的炙热,他的执着,他的反抗,他的无奈,让人随之心痛。有人说他不守佛规,可谁又知道他的心酸,他的惆怅!“世间要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让人心碎。这一切,他无法改变,所以,他宁愿化为青海湖中那最平凡的一滴水珠,以他的情,他的诗,让后人迷恋他,赞美他追随他。

“与卿在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一个曾经笑靥如花的佳人,为了这句承诺承受了生生世世,经历了寻找不到的痛苦,那美丽的面庞,在生生世世的回眸中,经历了枯萎和衰亡。可他却只能在无奈中低吟着“不负如来不负卿”,叹息世间无全法,既负了如来,又负了那个倾城的佳人。“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能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这些令人梦里向往,追忆的绝美诗句,怎能不让人为之神驰,为之感动?也许他对她的爱慕之情只能放在诗中去宣泄,尽管描写的爱情美丽至极,仍然掩盖不住那种对爱情渴望的缕缕情丝和凄凉的美丽,也许他心中不只是一个女子,甚至可能是若干个,但是传递的那份爱意却是那样的美丽纯洁。

三百年来,经殿中的香雾,依然袅袅绕绕,屡屡不绝,虔诚的信男善女们,依旧神色庄重地转动经筒,可就算是把经筒转遍,也终是无法触摸到他那诗意般的温暖,诗人的灵魂早已随着仙鹤朝着格桑花开的地方,朝着梦中的理塘,悠然飞去。 爱情是他生命中的唯一,那世间最美的情,如一朵雪莲在苦雨凄风中盛放,雪山上永存着他瞻瞻的目光,转经筒上刻满了他的诗行,无数的咏叹,无数的遗憾,叠加成玛尼堆上七彩的经幡,那些在藏民口中反复吟唱的歌谣,停留在上面,随风一起走远,却铭记于人们的心间。那垒好的玛尼堆,即将被高原的风和雨无情的风化,可诗人的那颗心,却如同一颗在不经意间投入心湖的石子,让后世的痴情男女,涟漪轻荡。

碧蓝如洗的天空下,高原强劲的风,吹落了枯黄的秋叶,连天的衰草,已将诗人的足迹覆盖的无影无踪,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独不见他悲情的身影,岁月的风沙,已将他无声无息地掩埋,风声中再也听不到那摇动经轮的吟唱,可他的情诗却如同那东山顶上升起的一轮红日,永远照亮芸芸众生的心灵。

仓央嘉措,这个美丽的名字似乎是诗的一部分,读着也有口齿留香的清凉。读你,我不彻底。于你,我不解你。看你,我却欣赏你。纵然你是个小小的少年郎,且作行云流年的最美诗人,你与佛同在,成为一种信仰,成为一世骄阳,无论身在何方,你终是一代不灭的星光。

如果我与佛有缘,如果佛与我有缘,让我走进西藏,拿着前世佛触摸过的转经筒,一路觐见,穿过历史的迷雾,走近仓央嘉措,触摸他的温暖,在高高的经幡下,聆听一宿梵唱,闻一闻那能驱魔辟邪的藏香,数一数那些祈福的玛尼石。如若可以,让我走进西藏!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