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西藏 我会来的

  • 发布:2013-03-26 15:10
  • 来源:

 我没去过西藏,但对西藏充满着无限向往,向往那里圣洁的雪山、湛蓝的天空、宁静的河谷、奔跑的牦牛。西藏,是美丽的、虔诚的、神秘的。

对于西藏,我是陌生的,究竟什么时候西藏走进了我的向往,我也无从知晓,但在我的脑海中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中学地理书上那幅布达拉宫的速写图。从那时起,我知道了西藏有“世界屋脊”之称的高原——青藏高原,有世界的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有世界最高的湖泊——纳木湖,也有著名的“日光城”——拉萨,有蜚声中外的佛教圣地——布达拉宫和大昭寺……曾经,一次又一次地设想自己飞抵拉萨贡嘎机场的情景,设想怎样去仰视那漫山飘扬的五彩经幡,设想注目天葬场上盘旋的苍鹰,设想和藏民一同去拉萨河沐浴,设想独自攀登珠穆朗玛峰……然而,这始终是一个充满激动的向往。

向往西藏,更深的情结源于郑钧的《回到拉萨》。也许,很多人都象我一样曾经被郑钧的这首歌感动过,那是郑均1994年的第一张专辑中的主打歌,他用慵懒的声音低声诉说着拉萨的故事,后来在浅唱低吟中,他用不经意间爆发的呐喊唱出了对西藏最动情的热爱,也点燃了无数人对西藏的梦想和向往。在一次电视访谈中,郑钧透露在创作《回到拉萨》之前,并没去过西藏,当时只是因为失业在家呆着,生活状态极为绝望,特别想逃离,在和好朋友聊天时忽然有了创作这首歌的冲动,他说那种感觉就像想像中的西藏,有天堂的感觉,也有人间的感觉。就这样,在郑钧《回到拉萨》那宛若天赖之音的歌声里,我一直感动着,似乎心里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空灵和虔诚。我想去拉萨,想静静地伫立在布达拉宫前,听那佛殿里传来的阵阵诵经声,让一切失意和忧伤都随这梵音直上九霄,或者走进布达拉宫,在缭绕的青烟中虔诚祈祷,寻我自己心中顽强向上的信念。就这样,在对西藏的无限向往中,我认定在那片海拔超过3000米的神秘高原上一定埋藏着人类最初的神圣与尊严。

向往西藏,更多的憧憬来自李娜的《青藏高原》。1996年李娜的一曲《青藏高原》唱出了西藏草原的神秘和古老,撼人心魄——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是谁日夜遥望着蓝天?是谁渴望永久的梦幻?在一句句的叩问中,让多少人对这片神秘而古老的土地充满神往。然而,这首歌的曲作家张千一在创作《青藏高原》时也没有到过西藏,他心目中的西藏完全是自己精神世界中的神圣天国,是自己向往中的世上最纯净的天空与最广袤的大地。也许,如果没有对生活的热爱,没有对西藏的憧憬,没有对宗教的感悟,没有对人生的理解,也就没有《青藏高原》那空灵的意境,但我却无法想像,就在李娜面对天地高原朗朗蓝天如血红日的歌声中,又呐喊出了她对人间、对感情、对世俗的多少无奈与悲凉?对于青藏高原,我不得不承认我无法抗拒那种雪山对灵魂吸引的感觉,那种灵魂对神圣皈依的感觉,那种神圣对天堂向往的感觉,那种天堂对众生招唤的感觉。

向往西藏,更强烈的震撼是对阿里的向往。最早知道阿里,源于人民公仆孔繁森,那里是他曾经战斗并且献出生命的地方,而更多地知道阿里,则源自我的一位援藏的同事“竹影抚阶”,那里是他作为河北省选派的第三批干部所工作的地方。当我一口气看了他的援藏阿里随笔《涤荡灵魂的雪域》后,仿佛人已置身于雪域高原,聆听到了布达拉宫的晨钟幕鼓,更感受到了阿里带来的震撼。在谈及对西藏最大的感受时,他说进西藏其实并不难,但难的是进阿里。阿里处于西藏的西南边陲,距拉萨还有1600公里,与印度、尼泊尔等国接壤,平均海拔4500米,氧气只有内地的70%,大部分是无人区,是西藏最偏远、最贫困、最落后的地区,但那里自然景观是最美的,有被称为万山之祖的神山冈仁波钦,有万水之源的圣湖玛旁雍措(措勤县),有神秘的古格王朝遗址,有充满原始色彩的土林地貌(札达县),也有美丽的班公湖鸟岛……那种恢弘的自然造化、壮美的雪域风光,真的让人产生一种“没有到过阿里,就没有真正到过西藏”的感觉。在他满含深情的诉说中,我深深地呼吸,想感觉一下稀薄的空气有没有给我带来传说中的高原反应,但并没有预期中的高原反应所带来的头痛、恶心的症状,心底竟生出一中淡淡的失落,但对西藏的向往却更加强烈。

向往西藏,更多的是想了解那古老而神秘的西藏文化。西藏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既能感受到挑战生命极限的刺激,也能饱睹青藏高原绚丽的自然风光,更能品味充满浓郁宗教气息的藏民族文化。当我向“竹影抚阶”问及对西藏文化的感受时,他说只有两个字“震撼”。每天,无数朝拜者穿过苍茫大地向布达拉宫走来,他们专心致志的一步一磕,磕头时绝不是蜻蜒点水,而是带着诚心的重重地磕下去,似乎让人觉得愚昧至极和不可思议,但那种周身仆地的虔诚,却让人无比震撼。据说,朝拜者特别是磕长头的人,是非常受藏民崇拜的,所有的藏民眉心上的都有一块磕头磕的乌青块,代表着最虔诚和坚定的信仰。就这样,我一直想去西藏看那风中飘动的经幡、看那朝圣的人们庄重的神情,看那僧侣们心在世事外的淡然和岁月沉积在脸上的沧桑,在这沉沉的感觉中想必自己的心也会有些宁静和依托。对于藏文化,我了解的并不多,但我知道康巴文化同西藏佛教文化同样都是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最喜欢“竹影抚阶” 唱那首《康巴汉子》,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仿佛真的看到了青藏高原上那些粗犷豪爽的康巴汉子——“额头上写满祖先的故事,云彩托起欢笑,胸膛是野性和爱的草原,任随女人恨我,自由飞翔,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眼里是圣洁的太阳,当青稞酒在心里歌唱的时候,世界就在手上……”深邃而粗犷的歌声,穿越了时空,仿佛从遥远的天际飘渺而来,直沁灵魂的最深处。

也许,西藏并不是我向往中的样子,因为向往中的西藏完全没了现实中的困苦和艰难,剩下的就是那块土地带给我的不可抗拒的神秘和浪漫,多么渴望在晨光照耀时,攀上那雪山之巅,采一朵最美的雪莲花;多么渴望在沉沉暮霭中,到雅鲁藏布江畔,点一堆明亮的篝火,喝上一大碗青稞酒;多么渴望在朝圣的队伍中,燃起心中埋藏已久的激情,伴着青藏高原的风徐徐吹进我的心里,而我却不知何时才能走进西藏,去亲身感受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的神圣,去尽情领略雪山和青草的魅力,去品尝藏民的糌粑和酥油茶的沁香,去倾听来自天空和灵魂深处的声音,或者流连于纳木错湖的美仑美奂,流连于八角街琳琅满目的藏族饰品,流连于玛吉阿米醉人的笑脸……我想,我真的想去西藏了。

西藏,我会来的。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