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一个人的滇藏之旅之冈仁波齐转山

  • 发布:2016-03-17 15:22
  • 来源:

D1:拉萨--塔钦

下午1时发车。乘客只有我一个游客,其它大多是藏民和在阿里居住、做生意的四川人。有4位来自昌都的藏族妇女,是专程去神山转山的。她们称我为大哥,到塔钦后我们结伴而行。

塔钦是藏语的音译,也叫塔青或大金,转神山冈仁波齐,就从这里开始。

神山南面山脚下的塔钦(海拔4560米)是过往旅行者的落脚点,同时也是转山的起点和终点。这个面积不大的小村庄面朝广阔的巴噶平原,一条小溪从村中流过。

途中安检严格,多次查身份证、边境证,多次让乘客全体下车,叫名字依次上车。

晚10时,一处公路桥被洪水几天前冲毁,搭的便桥也被冲毁。

所有车辆只能涉水过河。

这辆小车“泡汤”了。

凌晨1时,因公路修路走便道陷车了。全车人下去推车。下着小雨雪,冻得人瑟瑟发抖。40分钟后脱困。

次日7时,又陷车了。

这次情况很严重,2个小时才脱困。

天降小雨,牦牛出牧了。

wKgBs1bejYGAQttqAAWkNheWWEM85.groupinfo.w600.jpeg

远方隐约可见一道彩虹。

这片草场水草肥美。

大片的湿地。

马攸木拉山。海拔5211米的马攸木拉山垭口,是日喀则和阿里的界山。这是219国道拉萨到阿里的最高垭口。那块大石头上的字,马攸桥,海拔4900米。

纳木那尼,藏语意为“圣母之山”.它位于普兰县境内的喜马拉雅山西段,就坐落在玛旁雍错旁边,隔湖与北面的冈仁波齐遥遥相对。海拔7694米,是阿里地区最高的山峰。

下午4时到达塔钦路口。从塔钦路口到塔钦有2公里,先要经过售票处。神山冈仁波齐转山门票150元/人,藏民不要票。4位藏族老妹妹帮我背着包,把我夹在中间,冒充老藏顺利过关。

我给神山志愿者之家的任老师打了电话,任老师开辆皮卡接我们到了塔钦。

塔钦相当于一个镇子规模,道路进行了硬化。道路两旁是客栈、商铺、餐馆。一座高档宾馆拔地而起。商店里食品、饮料品种很多,可以满足需要。去一家川菜馆吃了晚饭,物价可以接受。

当晚住神山志愿者之家。

D2:冈仁波齐转山第一天

冈仁波齐海拔6638米,是冈底斯山的主峰。是世界公认的神山,同时被印度教、藏传佛教、西藏原生宗教苯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

岗仁波齐并非这一地区最高的山峰,但是只有它终年积雪的峰顶能够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奇异的光芒,夺人眼目。加上特殊的山形,与周围的山峰迥然不同,让人不得不充满宗教般的虔诚与惊叹。

转山、转水是藏传佛教中的一种苦渡修行。虔诚的信徒们,希望通过围着神山、圣湖的行走和祭拜,洗清前世今生的罪孽,净化心灵。

神山脚下各地朝拜者络绎不绝,徒步的、磕长头的、骑马的、骑摩托车的,都以各自的方式向神山表达着自己的虔诚,他们中有从藏区各地赶来的朝圣者,成群结队的印度、尼泊尔的善男信女,也有不少迎面而来的苯教信徒。

冈仁波齐转山一圈总共56公里,最高点卓玛拉垭口海拔5630米。转山的时间根据个人体力和路线熟悉程度有不同时间选择,一般来说大多数人都可以在两天内完成。

我今天行程是塔钦(海拔4560米)--止热寺(海拔4800米)全程22公里。

我的转山,是继徒步墨脱之后的又一个藏地夙愿。是对自己体力、意志的挑战。

早晨7点40分冒着小雨出发。4个藏族老妹还各请了一个藏民代替家人转山。

沉睡着的大地, 仍然在那阴冷的雾气中。

山坡顶部可看到五颜六色的经幡。

据说这些被扔下的衣物代表着一次象征性的死亡,一种象征意义的轮回。

继续前行是礼拜台。

藏族老妹很虔诚。

她们请的“替身”.

4个藏族老妹和一个汉族大哥。

前面是佛塔(天葬场)。

她们面向天葬场做祈祷。

山崖处有个藏民在刻六字真言。她们每人给了他50元,有点捐功德钱的意思。

下山进入开阔的河谷。

山体留有远古时代洪流冲刷造成的褶皱。

中午11点到达曲古寺休息站。我们没有停留。

逆时针转山的大都是印度人,与他们宗教信仰有关。

资料中说,冰雪融成四条河流,分别从神山四面流下,流向北方的是狮泉河(下游为印度河),饮此之水的人们勇似雄狮;流向南方的是孔雀河(下游为恒河),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如孔雀一般可爱;流向东方的是马泉河(下游为布拉马普特拉河),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如良驹一般强壮;流向西方的是象泉河(下游为苏特累季河),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壮如大象。

印度人转山让人费解,说不虔诚吧,那么大老远都来了;说虔诚吧,转山却骑着马。

牦牛队过来了。

前面又有个休息站,我吃了个桶面。她们则是用手搅拌吃糌粑,还给了我一团糌粑和风干牛肉干。

释迦牟尼脚印?

看到拉曲河上这座桥就表明止热寺快到了。

在这样路面上叩长头太艰苦了。

拨云见日,神山露出了真容。

为家人,为朋友们,为自己祈福。

止热寺到了。岗仁波齐圣山的北边,白龙河、仲龙曲和卓玛拉曲等三条河流在此汇流而下。这里海拔5210米,是观看神山背面的最佳位置。1964年由贾贡岗日大师修建,1986年重修。该寺对面的3座山峰分别象征观音、文殊、金刚持,称为“日松贡布”.

当晚住止热寺下面的客栈,60元/人。客栈是4人间,4张单人床,男女混住。

我一进屋,看到靠墙那张床上躺着个女孩在听音乐。她见到我特别高兴。原来她早6点就出来了,路上黑咕隆咚连个人影也没有,可把她吓坏了。我问她身体感觉怎样?她说就是喘得厉害。房间里寒气逼人,我们都是盖着被子聊天。

女孩小刘来自西安,24岁,辞职出来的。要不说旅行路上辞职的、失恋两种人居多呢。呵呵。我赞同年轻人趁着不为家庭所累,抓住这段美好时光。

过去讲十年寒窗苦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现在从上幼儿园就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上中学又要处心积虑考大学。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找工作又要凭人脉、靠拼爹。社会种种乱象,堵塞了多少贫寒子弟的人生之路。

晚饭去客栈厨房,我与小刘各吃了一个桶面。客栈没有冷水,就不用想什么洗漱了。开水供应也很紧张,我们坐那儿猛喝一气,肚子当暖壶了。

夜里气温很低,被子、毯子都盖身上,合衣而睡。

D3:冈仁波齐转山第二天

昨夜雨声不停,半夜里感到憋气,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天未亮就起来了,简单吃了点东西准备出发。

早7点20分出发。第二天行程最艰难,要徒步34公里。最要劲的是冲顶5700米的卓玛拉山垭口,还有一段传说中的“让人走到绝望崩溃”的“地狱坡”.

预计要徒步12小时,这对于已是强弩之末的我,无疑是又一次考验。

大雾中的六字真言。

上山就是在乱石中行走,很消耗体力。

4个藏族老妹落在了后面。照片中4人一排的就是她们。

她们也很风趣。看到路边有辆摩托车,一位老妹对我说,大哥,你先骑摩托车走吧,不用管我们了。让我忍俊不禁。

骑马的都是印度人。有旅行社专做他们的生意。

牦牛队也上来了。

开始上大坡了,随着海拔的升高,我已是十步一歇,五步一喘。

翻过这个高坡就快到垭口了。

近在咫尺的雪峰。

这么高海拔,仍有藏民在刻六字真言,还用上了柴油发电机。

小刘能讲一口流利英语,她在与一印度人交谈。有个男子过去后,小刘告诉我那是个日本人,他夸赞你这副护膝特别好。

说起这副护膝得多说几句。我这这副护膝是带金属条的那种。在雨崩、墨脱、神山转山三大徒步中,它可立大功了。早晨起床,我经常是一瘸一拐的,扎上它又能坚持走一天。当然了,起主导的还是我的顽强意志。

11点半到达海拔5700米的卓玛拉山垭口,用了4个小时,速度不算慢。

在西藏经过不少海拔5000米以上的垭口,可那都是开车上去的。卓玛拉山垭口则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很有成就感。

卓玛拉山垭口的经幡铺天盖地。艳丽的经幡上还有许多的积雪。

在卓玛拉山垭口留影是必须的。

一个碧绿如玉的小湖出现在眼前,这就是慈悲湖。虽然和羊卓雍措,玛旁雍措这些湖比起来,那湖显的微不足道。但在经历了长长一段辛苦的路途后,看到这么一泓碧水,让我心动。

下山时要跨过一道冰川。在垭口时小刘告诉我,她在拉萨青旅听一个驴友说起这个冰川,我还没在意。

冰川中间开始融化,形成一道约1米多宽的深沟。这要滑下去可就没命了。

在一个年轻小伙帮助下,跨过了这道沟。

下山时,4个藏族老妹显出了脚力。很陡的土坡她们出溜、出溜的走得飞快。

下午1点半到达山下河滩旁边的服务站,这里还可以住宿。地图标示此地约海拔五千二百米。

4个藏族老妹要在这里吃午饭,我和小刘商量一鼓作气往回走吧。

我们顺着开阔的河谷往下走,旁边不时出现大片湿地。

天空放晴。小刘为防晒戴上了冲锋衣帽子,就这样到塔钦她的脸颊还是晒红了。

我对小刘说,你看我手晒的多黑。她回答,你可不是只是手晒的黑。回到塔钦后,我与饭馆四川老板娘在门口聊天。很远有个藏族妇女冲我们说话。我还以为她们认识呢。老板娘对我说,她把你当做老藏了,在与你打招呼呢。

路边奔流的河水。

河水与小路如影如随。

一条小路伸向远方。

又一个里程碑-尊珠寺,离塔钦还有12公里。这里有服务站可以住宿。

已是下午4时,我们没做停留继续前进。

中途休息,我卷起裤腿往膝盖处喷云南白药,云南白药喷剂可以缓解疼痛。过路的两个藏族妇女看到了,也卷起裤腿让我给喷。这让我想起在农村插队时的情景。农民来我们住处玩,见到桌子上的药,抓起就往嘴里送。

我们边走边商量回到塔钦吃什么。这时我只想吃一大碗热汤面,真是好打发。

雪白的纳木那尼峰突然从天边重现,遥遥地已经能看到塔钦村了。

远远就看到塔钦村村口有个检票处。我们从很远就绕行,可是地方太开阔了,就是只兔子也逃脱不了他们的视线。有个藏族小伙竟然开摩托追了上来。我问他,你们几点下班呀?他回答12点下班。早知道我们半夜回来呀。呵呵。我们两人补了1张票,150元,AA啦。

晚7点半回到塔钦时天降急雨。我和小刘找了家饭馆,每人要了一大碗面条。

饭罢。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4个藏族老妹晚10时也回来了。

次日下午乘车返回拉萨。

次日的次日晚回到拉萨。

次日的次日的次日晚回到北京。又回到了车水马龙的喧嚣之中。

滇藏之旅历时55天,终于划上了圆满句号。

新的旅行什么时候开始呢?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