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2015年秋 墨脱徒步小记

  • 发布:2016-03-17 16:04
  • 来源:

 想必墨脱这条国内的经典徒步线路,很多人都不陌生。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对墨脱这个地方有所听闻,如果未记错,一个是安妮宝贝的《莲花》,一个是七堇年的《大地之灯》。上大学后,不知道怎么,竟爱上了旅游。机缘之下,我看了一些类似于《生死墨脱》的游记、攻略和书籍。本就天生大胆的我,看了攻略后,真的是热血沸腾,恨不得第二天就能出发去西藏。

大三下学期的时候,真就有闺蜜约我在暑假一起搭车去西藏,那时候搭车风气已经兴起,而我呢,也对这种新奇的旅游方式跃跃欲试。做了蛮长时间的准备,暑期一放假,我们便出发了。而我第一次进藏的目的就是墨脱,其实我当时对西藏并没有那么向往,也从来没想过要洗涤心灵什么的,可没想到,我从此就与西藏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我第一次进藏,为了墨脱,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放弃了墨脱的行程,直接上拉萨。这就是现在才来写墨脱行的背景。

那时候,墨脱还是提起来就让人唏嘘的路线,而现在每年都有很多人去墨脱,今年人数最少,据说也有一万人左右。那时候,墨脱徒步的路线大概是7天,而今年波墨公路通车后,行程缩短为3天。而死亡人数,今年仅一人,据说还是因为在老虎嘴不听劝阻拍照时发生的意外,本可以避免。其实走墨脱的攻略非常多,所以此篇不敢说是什么攻略,仅仅是自己的记录。而墨脱很快就会随着公路的开通,藏匿到人们记忆深处,这条曾经的经典线路,也将消失。

做一些简单情况的报备吧:

1、徒步时间:2015年10月19日-21日。

2、徒步站点:派镇松林口---拉格---汗密---背崩。

3、徒步装备:军胶一双,大学时书包一个,朋友赞助两根登山杖。

4、行囊:保证每天能换的衣服,睡衣,拖鞋,若干零食,葱花饼,香肠,榨菜,橄榄菜一罐。

5、徒步费用:2200左右,事实上一千多就可以搞定,后面会有说明。

6、徒步参与人员:领队,章鱼,舒宽,赵波,张琴,我。赵波、张琴是一对逗b夫妻,看起来超年轻,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和他们在一起真的是欢乐多。

其实这几年也相继去了不少地方,而墨脱再未提上行程。这次去墨脱,也算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在拉萨开客栈近两年,微信上有很多方便客栈老板联系的客栈群,有一天无意中看见有一个领队在群里发带队信息,竟然是去墨脱,便咨询了价格。其实一开始是更希望和朋友约着去,可惜我身边的朋友要么有别的行程,要么就是因为客栈走不开,所以我最后还是决定跟这个领队走。有些地方我可以一个人去,有些地方我做不到。匆匆忙忙安排好生意上的事情,去超市买了食物(包括柚子), 第二天和领队相约在拉萨东郊客运站集合。其实徒步仅仅三天,而整个行程我们用了一周。

D1:到达派镇。

7:00,东郊客运站集合。客运站内有一家藏餐馆,既能吃点东西,又能避寒,太阳还未升起的拉萨,是很寒冷的。吃的一般就是藏面、甜茶。

大概7:30发车,车票好像是150.今年拉林高等级公路开通后,比之前的路程差不多缩短了3h,七月份因为接待客人,刚刚走过去林芝的路,单程9-10h,十月再去仅仅需要6-7h.大概下午两三点到达林芝八一,我们领队在这里找了从八一去派镇的车,一个藏族大哥,看起来憨厚,其实挺不靠谱的,我们出拉萨一两个小时后,领队便开始联系,途中联系无数次,结果在我们到达八一后,司机还是迟到了。迫于领队的淫威,司机并没有迟到太久,我们正好也休息了下。

我的徒步鞋都放在成都家里,临时决定出发,只好蹬了一双Vans的板鞋。章鱼虽然第一次走墨脱,但也算是户外方面的老手,挺有经验的。他就说我的鞋底太薄,走不成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也是想到大学时看的游记,有人提到过穿军胶挺实用的,就拜托领队带我去买军胶。匆忙离开八一,也没有挑到合适的,司机大哥的正能量现在开始发挥了,他去派镇帮我买了一双,本来担心景区里面会比较贵,但也和外面差不多,40元。

到达派镇大概18-19点,内地已经天黑,但西藏还亮着。我们住在一家民宿,条件还可以。我们看着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种苹果,但是没人采没人吃,我们便去偷果子,果然绿色无污染新鲜采摘的水果真的是太好吃了!还有当地新鲜的小核桃,这个是主人家给的,不是偷的,也是相当美味!从这天开始,我们的住宿都是包晚餐和早餐的,不过在派镇这天多少钱我并不清楚,是领队付的。还有还有还有这里的藏香猪,一定要吃,真的也好好吃好好吃!

清新小苹果特别好吃!

当地野生核桃,更是美味啊!!!

wKgBs1bCnUWAFvuvAAOtAW-Z9aY13.groupinfo.w600.jpeg

这个村子旁边就是雅鲁藏布大峡谷景区,想去看看的朋友可以预留一天,我是觉得景区里面就辣样子,不过在这么清新的地方多住一天,我心里肯定是很欢喜的。

晚上22:30的样子睡觉,因为第二天要早起,于是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这么早睡过,其实也睡着了…D2:派镇---松林口---拉格,18km

早上大概5点半起床,因为要翻多雄拉山,海拔4300左右。 吃了简单的早餐,去排泄了一下,就出发上路了。天还黑着,昨天的司机大哥开车送我们去松林口, 有一段土路巨恐怖,恐怖到担心车会翻下山崖,不过常年在西藏这种路走的也蛮多的,所以相信司机大哥的技术。到了松林口,大家开始准备登山杖,拿电筒,除了我和章鱼,剩下三位队员都是第一次用登山杖,也不知道为什么弄了很长时间,我走上台阶,很冷很冷,就希望他们能够快点。看见台阶的时候,我想这多雄拉是走台阶的,应该很好翻。周围的环境都是黑漆漆的,马上要进入深山老林,还好我不是一个人。赵波和张琴发现了一个木牌,是介绍墨脱徒步路线的,他们说这个很牛逼,还拍了照片。

wKgBs1Znx_SAUX5sAAMXlQ8rguE24.groupinfo.w600.jpeg

拍照后,才是真正的开始,我们从松林口开始登山。台阶很快就没有了,接下来的路,几乎都是石子。大学时候的攻略早就忘记,我根本没想到路是这样,也不知道我们每天的目的地是哪里,反正走就是了。因为刚开始走石子路,脚下并不是很辛苦,但是在高原登山,缺氧是最最难受的。领队和章鱼的体能最好,张琴其次,因为行李是她老公背的,我和舒宽不分伯仲。章鱼走的最快,我勉强保持在他身后,领队看着后面几位队员,与我和章鱼拉开了一段距离。最痛苦的是赵波,走不到十米就需要休息,一路上都在说要回去,也许是开玩笑的,但心里也许真的这么希望,也许在当时,也会后悔自己选择了徒步。走起来了,也不觉得那么冷了,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天开始亮了,我们本来都在埋头走路,但是抬起头来的时候,被雪山环绕,朝阳下的雪山那么的清新和美丽。

wKgBs1ZnzUqAYO-2ABVdEIu1fVs65.groupinfo.w600.jpeg

走走停停,即使在高原生活了两年的我,还是不能像当地人一样剧烈运动,也许这就是与生俱来的差异。

途中小憩的我们,蹲着的就是登山最弱的赵波。此时我和章鱼,尚未与大家拉开距离。

登山的过程是比较单调的,就是走走停停,一直缺氧的压迫感。到登顶多雄拉大概要经过三级阶梯,初登山时,土质似乎较为松软,越往上,气温越低,脚下的土变为了冻土,逐渐也出现了一些薄冰,以及山下的松林也消失了,第三级阶梯后出现了薄薄的积雪。

大概在第二级阶梯,或者第三级阶梯后,我和章鱼与大家拉开的距离。章鱼走的比较轻松,而我真的是凭着我女汉子的毅力向前冲。登顶的时候记不得是几点,只感觉是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攀登,在山顶上触摸到了阳光,那种感觉很好。既有登顶的喜悦,也更加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神奇。

我们五人第一次正式合影,看过我写的内容应该猜的到这五人分别是谁吧,哈哈哈。

这张照片简直自黑,但我就是喜欢自黑。

我和章鱼在山顶看风景拍照等同伴,但真的是太冷了。别看山顶有阳光,山顶除了阳光,还有风…好不容易等齐了队友,拍了合照后开始下山。其实翻过垭口就很暖和,阳光明媚。下山的过程中,我便开始嚷嚷饿了要吃饭,看的出来我对吃的强烈需求了吧!我们找了很大一片雪,坐在上面开吃,吃着葱花饼、榨菜和香肠,比起小面包、沙琪玛这样的东西,真的好吃太多,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看见章鱼躺在雪上拍了张帅帅的照片,于是我要求领队给我也拍张,可为什么是这样…见下图!

一点都不帅,还能看见我少女心的花袜子,还有貌似是章鱼的影子。尼玛。

简单补给后再次出发,很快就走完了有雪的地方。除了第一天翻雪山比较冷,后面的海拔会越来越低,气温随之越来越高。下山的石子路比上山时的石子路更让人凌乱,更因为是下坡,很容易滑倒,赵波那个无聊的家伙,上山虽然很不行,但是下山时候,小宇宙就爆发了,还跟我比赛谁摔跤少,就不停在数我摔了几次。终于有一次,在摔跤的时候把右腿膝盖的筋扭到,章鱼给了我一只护膝。从来不在意装备的我,第一次感觉到装备的重要性,一路上对章鱼的护膝赞不绝口。真的用上护膝后,可能固定住了筋,好舒服好舒服哦。摔跤时候因为用手撑地,右手大拇指也伤了一点,好在是小伤。下山时候我们看见一块墓碑,是一位20出头姓黄的姑娘,事故过去很多年了,但还是在提醒每一位经过的徒步者,一定要小心,一定要慎重脚下的路。

下山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下山之难,难于上青天。

下山时,我们便能够看见远方的山谷腹地,视野变得开阔,看见一片丛林并不远,领队说绕过丛林就到了。但其实,路程仅仅走了一半,或者一半多?但至少不用受缺氧的压迫了。慢慢的变热了,我本来穿着秋衣、卫衣、羽绒背心、抓绒和冲锋,因为徒步和气温升高,里面的衣服都湿透了,但是不敢脱,怕吹风着凉。后来热的不行,便脱去了抓绒,羽绒背心不透风,外面冲锋敞开穿,觉得舒服多了,只不过除了回拉萨的时候需要厚衣服,剩下两天半徒步我都要背着它们了。我是我们队穿的最多的,但在爬山时还是觉得冷,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感觉…途中五颜六色美丽的秋景。

翻过山就能看见的山谷腹地。

逐渐变得更加开阔。

下山时慢慢看见了溪流和小瀑布,这是一汪小水滩。

狭窄的山道,偶遇门巴族马帮,我们为马让道。

还很有心机的和马拍了张装b照…不过貌似木有装到…下山后仍旧走了很长一段狭窄的道路,所以嘛,腹地森林什么的看着很近,要走起来其实还蛮远的。下山后呢,大家也松了口气,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我以为只有我带的东西看起来比较瞎,结果舒宽竟然带了一盒自热米饭哎!曾经我爬黄山时候的最爱!但更瞎的是舒宽竟然拜托我吃掉…我这个人向来不会客气,欣欣然接受了。看着我热饭时候的蒸汽,小伙伴们纷纷像我投来羡慕的眼光,不过当时我心思都在吃的上,完全没有注意,赵波走过来看了三四次,现在想想俨然是个逗b!我心满意足的吃完了菜,还剩下些米饭,于是就扔了。结果后来和小伙伴们熟悉了后,被他们“批判”,还是章鱼说的经典:当你和另一个人同在沙漠中时,那个人看着你喝水,重点是你没喝完竟然倒了!!!竟然倒了!!!然倒了!!!倒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其实我还是觉得我的葱花饼配榨菜最棒!

吃完饭就接着走啊走啊走啊,我这一路上对张琴真的是羡慕嫉妒恨,无奈自己是条单身狗…我的登山包是60L的,并且也在成都,朋友们也没有大小合适的背包,所以我只能拿出大学时候的书包…这时候我的书包背带竟然快断了,只有一两根线勉强连着包和背带,真的被自己打败了…他们各种嘲笑我,说我只能抱着去拉格了,我心里在盘算,万一真断了,谁愿意帮我装,然后轮流背包。这是最坏的打算,但是好在我的包包坚持到了拉格!简直太棒!

这就是让我又爱又恨的包包,以及朋友那里蹭的两根棍子。别看包包小,可不比别人装的少…走过狭长的道路,便行于山谷腹地,脚下的路过于坎坷,以至于无暇抬头看看风景,但是偶尔驻足,那风景真的没有辜负我们。

在腹地中,道路相对好走很多,但也还是走过一些泥泞的路。好在不长,便到了拉格----我们的第一站。拉格共有两家住宿,一个是旅游局承包出去的拉格服务站,一个是一个四川老板自己经营的。看规模,拉格服务站有三层,看起来蛮气派,似乎生意也更好。听领队说,两家也有过恶性竞争,老板好像还打过架,对于我们这些过客来说,就当笑话听听了。拉格服务站200/天/人,包晚餐、早餐,我们一队6人住一个6人间,就是1200,不知道有没有比这更贵的6人间了。不能洗澡,出了一身臭汗,还是忍着用冰水擦了身子,换了衣服,泡了脚,躺在床上真是轻松。另外这里可是有可乐卖的哦,看见可乐的时候我真是太激动了!由于是背夫、马帮驮进来的,要20/瓶,比外面贵很多,但是和酒吧、KTV一类消费场所相比,并不贵,喝了可乐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爽!!!

这就是我说的泥泞的路…

已进入边境管理区,购票的地方,垃圾处理费160.如果真的是清理垃圾,这样的钱我愿意交。

拉格宏伟的建筑。

我和舒宽互相马杀鸡…不太雅观,但实在是太累了…还好我遇到了舒宽,还好舒宽遇到了我…在拉格也很早就睡觉了,也许是八点,也许是九点。天黑了,也冷了,灯光昏暗,没有信号,没有电视,什么都没有,我们回到了最原始的生活。仍旧能够睡着,让我觉得平时大家所谓的失眠,来到这种地方,全部都能自愈。写到这里,今天一半的时间都在码游记,我也该躺在床上玩玩手机看看视频了。晚安,明天出发汗密。睡前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想要发家致富就去拉格开个按摩房吧,条件简陋没关系的,手艺到位就好了。你看服务站一天能收好几万,按摩房的生意肯定也很红火——!

D2:拉格---汗密,28km

这里想说个我很有心机的事情。我们的墨脱之行临近墨脱旅游节,大概是到达墨脱的当天,或者到达的第二天。墨脱旅游局也因此组织了一些活动以及媒体,出发的日子和我们同一天,也就是我们每天住宿都会在相同的地方。在拉格服务站时,我们出发早,最先到服务站,但还是差点没有住宿,老板说旅游局包场,尼玛那也不能让我们幕天席地吧,会冻死人的。我们队友本来商量8点起床,好好休息,但一想到要抢住宿,就又决定7点出发。商量好以后,有个姐姐来问我们第二天几点出发,队友刚张开嘴,我马上接话8点,姐姐说那么晚啊,我说是的,我们要好好休息。哈哈哈,麻痹敌人。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又遇到两个男生,看起来一老一少,老的问我这么早啊,我又回答,本来想早一点出发,结果那么晚,不过,我们已经吃完了…说完就出发了,剩下了凌乱的俩人,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你们能不能catch到我的点…大概就是7点出发的,天还是黑黢黢的,领队和章鱼拿出了电筒,并且分别拿着对讲机一前一后。一离开拉格服务站,路就不是路了,和前一天一样都是石子,我们忍者脚心的疼痛,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不知道为什么,章鱼、赵波和张琴走的很快,我每一次追上他们,都觉得吃力。

这是我们已经出发了一阵的照片,我们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前进,总觉得这样是充满希望的。现在的队形隐约看着是章鱼、舒宽、我、张琴、赵波和领队,但这只是暂时的。

虽然每次出发都是摸黑,但领队其实都已经算好 ,大概走一两个小时天就会慢慢亮了,这时候因为负重前进,我们肯定也热了,于是天亮后,我们就会到达第一个小憩的点,并且能够换衣服。今天就要进入蚂蟥区,在我们换衣服的时候,章鱼告诉我们,他衣服上有只蚂蟥,于是在换衣服休息的时候,我们都格外小心,互相检查衣服和包包。赵波在这时候好像吃了一颗止痛片,前一天翻山的时候就已经吃了,貌似效果很好,所以又吃了。我们慢慢开始走进密林,赵波说看着就像蚂蟥区。搞得我们心里有点负担,尽量避免粘碰到草,加快了速度。但是这一天,是我和舒宽悲催的一天,体能非常差。因为速度加快,我摔了一跤,大叫着站起来,赶紧让章鱼帮我检查有没有蚂蟥,有种“惊弓之鸟”的感觉。

出发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吧,我们走入了深深的密林,这时候隐约感觉有人在我们身后,于是我从缓慢的蚂蚁不断加速,不能让别人超越我们…想想真的是幼稚,但是当时也可能是给自己的动力,是自己找乐子。后来又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在一块靠着河流的大石头上吃东西。每次吃东西都是旅途中最美好的回忆。还是葱花饼、榨菜什么的,休息了大概20分钟左右,快吃完的时候,后面的人追了上来,我想想反正他们也要休息,被追上也无妨,我们马上出发了。那俩男的,老的先到,然后年轻一点的,最后那个姐姐也到了…姐姐请了背夫,大部分东西都在背夫身上,但自己本身的体力肯定也是很好的。我带了一包棒棒糖,没什么人吃,自己吃的也少,于是强行给他们一人一根,还有柚子,拿出来和大家分,这时候把大家惊呆了,每个人都好奇我都带了些什么。但是在很累的时候,在那样的环境下能吃口水果,真的很幸福。从此呢,我的名号一炮而红,姐姐不知道我叫什么,向别人说起我的时候都是…吃货妹妹…年轻点的小伙还拍了我吃饼子的照片,简直了…没有耽误太久,我和舒宽背着包先走了,一个是我不想让那些人追上我,一个是我真的走的好慢…别人应该走的不是那么辛苦,可我为了不让他们追上都拼了命的,满眼都是石头,眼花缭乱的,头晕乎乎的。那么那么那么辛苦,最后…还是被追上了,那个老点的,很瘦小,很精干,体能超级棒啊,那个年轻点的也不赖,那个姐姐…反正都比我厉害。这时候,章鱼身负抢房间的重任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赵波跟着章鱼,张琴因为特别害怕蚂蟥,不敢掉队,就跟着这俩神一样的男人。我现在回忆这一天的行程,还是能感到深深的痛苦。舒宽比我更惨,领队断后,就跟着舒宽屁股后面,虽然走不快,但是也不能停。背着我巨无霸书包,两个肩膀也是痛的不行,第一天对张琴羡慕嫉妒恨,这时候已经接受现实了,单身狗的现实…好像第二天的照片特别特别少,因为特别累,拿手机拍照不方便,我几乎很少拍,照片都是东拼西凑的。张琴拿着相机拍拍这拍拍那,想到这里,我又要羡慕嫉妒恨了…刚才把部分内容给某人看后,他说要请我吃饭,所以让我把他写多点写好点,到底该怎么写啊,好为难哦哈哈哈——!被他们各种追上以后,我也就自暴自弃了,难得的是那个年轻一点的小伙,以德报怨,不知道怎么回事,竟与我为伍,想来应该是被我强大的气场所吸引,但现在想想,如果没有他,那段路应该会走的更辛苦。在他面前我充分展现了自己的逗b才华,聊了蛮多的,结果发现他竟然是2010年,还是哪一年新西兰的WHVer,WHV可是我大学毕业后特别向往的,但是英语太烂了,我还和他分享了我2013年过年没回家,大年三十还在租的房子里面一边流泪一边学英语的英雄事迹。因为聊的起劲,走起来也不那么痛苦了。章鱼、赵波和张琴已不知所踪,舒宽和领队在我们后面不是太远的地方。这个时候,我和舒宽的心情应该是不一样的,她看起来比我惨的多,真的只能用惨来形容了。

因为书包背起来肩膀太痛,一度想要把书包卸下休息,在一个桥上准备卸包的时候,领队说,前面就是工棚了,工棚到了就走了一半,到那里休息吧。我一听马上又有劲了。章鱼他们在对讲机里面与领队联系,领队也这么说,大家就使劲向前冲,问领队就是快了,总感觉马上就到工棚了,可怎么也走不到…我不想拖累年轻小伙就坚持走着,他也蛮照顾我的,还是陪我休息了几次,有一次碰到瘦男生和姐姐,我记得还给他们分了什么吃了,可能是柚子吧……(求此时柚子在我心里的心理阴影面积。)走的途中,年轻小伙还给我拍了几张照片,我是敏感肌肤,被太阳晒的超级红,所以我就不po上来丢人现眼了。走啊走啊走啊走啊,终于走到工棚的时候,我都要哭了,为什么走了那么久才走了一半!工棚里面住了一位李哥,还有一个人,他们都是在那里修路的,他们告诉我还有4公里就到汗密的时候,我恍然大悟,一边想打死领队,一边觉得自己太天真。在工棚,我拿出了身上备用的雪碧,因为越走越热,大家对水会越来越需要,所以除了水杯,还拿昨天的可乐瓶子灌了一瓶水,还有舒宽给每个人都买了瓶雪碧,虽然大家都不想再有多余的负重,但此时此刻能喝一口雪碧,简直太酷炫!爽爆了!在工棚休息的时候,领队带着舒宽也来了,现在想想舒宽当时委屈的表情,太搞笑了!当时问工棚里的那个人怎么修路,他说你们怎么进来,我们就怎么修,让人唏嘘不已,走进来都很难,又开不进来什么机器,到底怎么修嘛?!他还说自己会和我们一样从汗密出发去背崩,说他们每天要从哪里走到哪里,对蚂蟥不惧,走路疾如风,说的让我好生佩服!

休息的差不多了,我和年轻小伙比舒宽他们先出发了。这4公里听着很近,走起来怎么那么远,总感觉要到了,总感觉下个拐弯就是了,但怎么也走不到。走了好久好久,我们又坐下休息了,还开始吃东西。年轻小伙给我吃了什么新加坡牛肉干,我给他分了葱花饼,他吃的超级香,说是世界上最最好吃的葱花饼。哎!只能说你们太不会带东西了,那些个虚的平时吃吃就算了,这种时候必须要馒头饼子榨菜,西红柿黄瓜水果,这些才是硬货!不过年轻小伙有个好东西,就是泡腾片,就在我捶胸顿足怎么没带泡腾片的时候,他说晚上给我一颗,哈哈真好。吃完东西,舒宽又被领队赶着过来了,然后我让舒宽休息,她说不要了,怕停下更走不动。领队告诉我拐个弯就到了,这两天没少骗我,这句话已经重复无数遍,我已经不相信领队了。我们呢,则是吃饱喝足休息好才上路,结果一拐弯,真的到了…泪目…据说章鱼他们为了抢房间,两三个小时前就到了,真是强悍啊!其实住宿有很多家,但让章鱼他们抢住宿,也是领队的策略吧。见到张琴时,张琴说一路上很怕蚂蟥,就蒙着头一个劲跑,俩男生不休息,她索性就拼命吧。见到舒宽时,舒宽说走出林子看见住宿时,领队跑了,跑前还撂下一句话:你自己慢慢在后面数石头吧!真的好形象,也觉得我们的领队太调皮了!!!哈哈哈哈!!!

这应该是第一家住宿吧,拐弯过去还有好几家。

虽然住宿很多,我们选的是曾眼镜。在很多年前的攻略上就看见过,据说曾眼镜已经混迹于这里十几年了。

照片上就是年轻小伙,看背影好像钓鱼的老爷爷,那个要用吃饭贿赂我的人也是他!

在曾眼镜家可以洗澡,条件虽然一般,是每人一个隔间,里面有一大盆热水供洗澡。厨房里面的火非常旺,就是拿来烧水的。但这样的条件在汗密,简直就是VVVVVVVVIP泡的桑拿。简单安顿好,我就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包了干发帽,这也能让别人向我投来异样的眼神,我听有人说,连干发帽都带来了…如果是拍电视,这时候应该出来个男生,抱拳向我说:我敬你是条汉子!原谅我脑洞大开…到了曾眼镜家的平地,反而不会走路了,我们住在二楼,不管是走路,还是上下楼,我感觉自己就像跳舞一样手舞足蹈,行动还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面一样缓慢。这也是别人嘲笑我的点…曾眼镜是四川人,做的饭在路上算是比较好吃了,他家能洗澡、住宿、包晚餐和早餐,100/天/人,是拉格的一半。姐姐问他为什么不涨价,眼镜说自己不做那样的事情。想来也是蛮有腔调蛮率性的。听说以前事故多发的时候,眼镜有自己的救援队,也听说他以前不近视,因为有次攀岩摔下来把腿摔了,爬着回有人的地方求救被草丛划伤了眼镜,关于眼镜的传说很多很多,但简单的聊天和接触,我并不知道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是想到他,会觉得他是个温暖的人。领队说眼镜其实很色的,不知道是不是男人间的调侃,不过这和我们都没有关系。

吃过饭,我和舒宽又开始互相马杀鸡,我先给舒宽,把舒宽按的龇牙咧嘴,我还和她说要坚持,不然明天会更痛,她和我一样一样的手舞足蹈,张琴倒是看起来还好。换舒宽给我按,我也是龇哇乱叫,舒宽用了同样的话,然后下手更重了。我们得出了一致的结论,爱一个人,带他走墨脱,恨一个人,也要带他走墨脱。因为木质隔间,完全没有隔音效果,我们的叫声引来了队友,来的时候还不忘记嘲笑我们,让我们叫的不要那么销魂什么鬼的。因为背的东西太多,其实第二天走完,吃的已经消灭大部分了,但还是很重,我在超市随手拿的一包火腿肠巨难吃,我就分给赵波、章鱼和领队,还有年轻小伙,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嘿嘿嘿——晚上依旧早早睡了,因为在河边,晚上河水奔流的声音特别明显,但疲惫慢慢占领了意识的领地,10点多的样子睡去了。

D3:汗密---背崩,32km

这两天比较忙,想要写完一篇游记,还真是需要耗时一段时间呢。这样的线路,这样的文笔,应该很少人会看,但我这流水账就当是以后可以拿出来看看的回忆。

我真的很喜欢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徒步,没有网络,没有太多的喧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太阳未升起前,我们再次上路,而这也是旅途的最后一天。领队告诉我们,整个汗密都被蚂蟥区包围,现在脑补一下这样一个地方,还是会让我头皮发麻。好在季节好,蚂蟥相对于雨季少太多。早上吃了曾眼镜自己蒸的馒头,还带了几个,曾眼镜送我们出门,想想在路上,这是虽小,但是很温暖的事情。很快又开始走丛林,脚下的石子路仍旧让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前一天就手舞足蹈的我,做过马杀鸡也无济于事,领队看我和舒宽都是这样的状态,便让我们一人吃了一颗止痛药,人生第一次吃止痛片,竟然是因为徒步,情何以堪!

现在回想,离开汗密除了密林,还是密林,脑海中还有的记忆就是对蚂蟥的恐惧,其实仔细想想大不了就被吸口血呗,咋就那么害怕。摸索着前进,队伍还是像前一天,神勇的章鱼打头阵,赵波、张琴随后,我和舒宽在最后,止痛药的药效还没有起来,每一步都走的钻心痛,对于穿军胶走墨脱这件事情,真的是一件值得自豪的傻b事情。我尽量让自己不要掉队章鱼他们太多,很勉强的跟在后面,而舒宽还是缓慢的被领队赶着。舒宽也真的是苦逼,这辈子她不会想走墨脱第二次了吧哈哈哈。天渐渐的亮了,海拔骤降,身边的植被有了明显的变化。沿途竟然出现了芭蕉!

这路边的是芭蕉没错吧?如果我说错了,也是因为我放荡不羁不学无术的结果请忽略!

拉萨的客栈一年之中旺季很短,淡季很长,春节前后客人稍多,再加之我的懒惰,游记被搁浅了好一段时间。早上七点多醒来,看了海怪太太写的众筹文章:《五年,说好的非洲!》,不知怎么,就想把自己未完成的游记写完,转发文章的时候我写道:尽管我在拉萨并没有像个生意人一样好好做生意,也还是有很多人羡慕、嫉妒和佩服我的选择,尽管在拉萨的冬天每天都是在混吃等死虚度时光,我一样不想让生活的平凡真相覆盖瑰丽梦想。

年前,客栈接待了十三位来自四川甘孜雅江的藏族朋友,他们来到拉萨是为了朝佛,当时和我联系的大哥到拉萨时发的朋友圈大意是:布达拉宫,我又看见你了,你还是那么年轻,而我,已经老了。看到他写的这些,我觉得很感动,我虽然不能理解他们的信仰,但我真的很感动。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宁玛派僧人,很羞涩,每次见我只是微微一笑。好像扯的有点远,和游记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我只是想聊聊最近发生的一些关于内心的事情。

该如何接着之前的游记写呢?天亮了,我们渐渐看清身边的亚热带植被,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在感叹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在祖国遥远西部的西藏,在这个离天离神明最近的地方,在这个提起来就让人想到珠穆朗玛、雪山冰川的地方,竟然有这样一朵隐秘的莲花,有这样一个温暖明媚的地方,有这样一个能够盛产香蕉柠檬的地方,不得不感叹,犹如梦境一般。

我们一行人沿着悬崖绕山行走,出发时候的抓绒冲锋早就褪去,我穿了一件短袖加衬衫。汗一直在流,我这个容易脸红的家伙,脸红的就像喝醉了一样吧…出发了一两个小时后,前一天在工棚遇到的修路的大哥,赶上了我们,就和他说的一样,他们走起这样的路,简直小菜一碟,很快超越了我们,甩我们几里地。我想即使和他们一样没有负重,我万万也是不可能有那样的速度的。我们顺便问了后面是否还有人,大哥说不远处就有,先超过了他们,又超过了我们。我想那一老一少,还有那个姐姐,肯定都在我身后。慢慢的,队形变成了章鱼、赵波、张琴和我在前,舒宽和领队在稍远点,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其实我也很辛苦的在追赶章鱼他们,很勉强的能跟上他们,可走着走着,赵波和张琴在一处拍照,我和章鱼走到前面,不知道怎么他俩没有再跟上来。队形又变成我和章鱼在前,赵波、张琴中间,舒宽和领队最后,这样走着,我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不停追赶真的很吃力。和章鱼走的还算惬意,我才发现,章鱼真的很有观察力,像我这样的近视连路都看不清,大大咧咧不管不顾还真是错过了很多趣味啊。章鱼一路给我指了各种昆虫,我就纳闷自己怎么就看不到呢?

悬崖下是多雄拉河,水流清澈而又湍急,还有山上倾泻而下的瀑布,景致真的不错,可惜我并没有拍什么照片。和章鱼不停的走啊走啊走啊,我心里只想着赶紧到阿尼桥,听修路大哥说到了阿尼桥路就好了,我想象中是那种铺了土路就差上沥青的路,心里有盼头总是好的,没有看过攻略什么的也是好的,反正就是懵懵懂懂傻傻的跟着走,差点流泪崩溃咬牙坚持下了山。山的对面还是山,两山之间是阿尼桥一号,在过桥前,我和章鱼在一块巨石上吃饭,我真的饿的不行不行了。这种时候能够小憩吃饭,细细观察身边的一切,晒着太阳真的是太幸福了,每一口水,每一口饭,都格外香甜。吃着吃着,赵波、张琴、舒宽、领队、一老一少还有姐姐都到了,我坐在石头上和他们打招呼,有一种跑了马拉松第一名的胜利感。吃了一老一少的罐头鱼,喝了姐姐分的红牛,止痛药的药效也起了,当我认清阿尼桥的本质和真相之后,我也觉得一切都很好。悠闲的吃过午饭,又要出发了。

背了一个小书包,穿了太多衣服的后果如上图。书包上面的白色袋子装着我的鞋纸…依旧是章鱼、赵波、张琴和我在前,一老一少在后,大家都说从阿尼桥一号开始就进入了蚂蝗重灾区,所以我的精神高度紧张,我和大家一起蒙头向前冲,正常徒步速度是3km/h,而翻第一座山时,姐姐有测,貌似是半小时或者半小时多一点点,我们冲了3.5km,重点还都是上坡,爬坡爬的我快吐了,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用生命在爬坡。在加速冲之前,我们看见了路边的蚂蝗,一个个吸在叶片上,另一端触角贪婪的探索着周边的一切,时时都在找机会攀附在人的身上,吸取人的血液,除了贪婪,我没有别的词语可以形容我看见的蚂蝗。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被咬,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小虫子吸附在人的身上,吸血,膨胀,一直到吸不下一丁点血才会从人或动物的身上掉下。也很难想象造物主为什么要创造这样一种吸血生灵。在冲这3.5km时,精神高度紧张,好不容易冲到阿尼桥二号,我们在桥上检查了衣物行囊,才坐下长吁一口气,可以短暂休息了。

因为在亚热带徒步,每个人都带了很多水,自己的杯子灌满水,喝光的雪碧瓶子灌满水,另外还有张琴给我的一瓶冰红茶,但是走到阿尼桥二号的时候,只剩最后一瓶冰红茶,路程大概只走了一半吧,此时我内心是崩溃的。到了阿尼桥二号的时候,是一老一少、姐姐和我组成的临时队伍,章鱼他们都在很后面,一老一少的水也喝的差不多了,姐姐的水在背夫身上,差不多只有我的一瓶冰红茶了,我很渴很渴,但是不舍得喝,想到大家都没水了,更加不敢喝,那个年轻点的男生,我们叫他赔老板吧,赔老板看我那样子,就和我说,如果我不喝,他就喝掉,这时我才拧开瓶盖喝了小小的两口,从小到大还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我喝水的时候,更感觉是在喝自己的命…泪奔…我们休息了很久,休息的差不多的时候,章鱼他们跟上了,这时我们临时队伍又要出发了,我问章鱼有没有水,章鱼非常慷慨的给我倒了一些,虽然我拒绝了他再倒更多的水给我,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当时喝的很痛快。

再次上山,满脑子的记忆就是爬坡爬坡爬坡,这时蚂蝗对我造成的恐惧和爬坡的疲累简直不相上下,好不容易爬到山顶,竟然还有个简易的椅子,我们实在太累了,就坐下休息,顺便检查蚂蝗,但这休息和桥上是不一样的,在桥上我们几乎是完全放松的,这时候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他不是耍流氓,他真的只是在检查蚂蝗…

这是我和姐姐唯一的合影,虽然我丑爆了,但是姐姐好看就好了!

不知道是过了阿尼桥二号还是阿尼桥三号,我们看见一间小木屋,大家便商量去接点水吧,但令人喜出望外的是,这木屋竟然是个小卖部,专卖水和泡面,我们真的是很“饥渴”啊!简直救了我们的命,每个人冲进去狂饮了一瓶可乐,然后又带了一瓶,这才叫做幸福来的太突然啊!!!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用辣么委屈自己了嘛!不过这种感觉更好更幸福吧!其实阿尼桥一号到三号的景致差不多,回忆起来除了身边的人,其他好像都很模糊。慢慢的,小老头和姐姐加快了步伐,赔老板陪着我慢慢走,眼前满是亚热带景观,早已视觉疲惫,身体机械的不断向前,也不怎么看路,赔老板就一直提醒我看路啊小心啊别摔跤啊…走完阿尼桥,最后一道关卡是大塌方区,让人一听就怕怕的啊,小老头还告诉我们大塌方区有多少米啊,他还带了绳子啊巴拉巴拉。徒步时最痛苦的莫过于怎么走也走不到你要去的地方,走了好久好久好久,大塌方区你到底在哪啊,我满脑子都是塌方区如何如何难走,如何如何危险,我一直问赔老板怎么还不到啊,赔老板每次忽悠我就像我们领队一样,拐个弯就到了,可我心里也知道,他也是第一次来,他又怎么知道呢?拐了好多好多弯,我们竟然看见了进背崩的解放大桥,看着前面的弯,赔老板说过这个弯一应该就到大塌方区了,我心里也这么想,不然都要到背崩了。但戏剧的是,拐了弯就是解放大桥那边的施工工地,背崩近在咫尺,姐姐和小老头在前面等我们,流泪啊…哈哈哈,还是很顽皮的拍了照,我就不上自己的照片了,太丑,朋友说我徒步到变形了…看看赔老板的笑容如此灿烂,就知道他是发自内心的啦!——另外那个让我把他写好点,他会请我吃饭的人就是赔老板啦!——怎么说呢,即使不请我,也要写你嘛,毕竟你是我墨脱之行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在解放大桥检查完边防证,我们队的人陆续到达,感觉太爽了啊!终于结束了墨脱徒步之旅啊!一老一少、姐姐和我先去了背崩的一家客栈,我在那里等队友,也在等待队长的安排。姐姐的朋友在客栈招待她,一老一少也跟着混,队长决定当天坐车到墨脱,我走的时候看着客栈已经开始做石锅鸡,真的是迈不开腿啊,大家也舍不得我走,但我不能离开我的团队,只好离开我的石锅鸡了…背崩曾经还没通车的时候,因为全部上坡路,被称为让背包客崩溃的地方。不知道我在墨脱与背崩已经通路后徒步,是幸运还是不幸。

之后的行程就很简单了,正好赶上墨脱旅游节,我们便多停留了一天。

这是领队带我们去的果果塘,名字很萌吧?我当时就不想去,事实证明真的没什么意思…这是领队当时忽悠我们发群里的照片…

隐秘的莲花---墨脱,不是全景的全景。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