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感受西藏之一路风光

  • 发布:2016-03-17 21:31
  • 来源:

 3月26日至28日 晴到多云、高原天气多变

终于出发了。

wKgB4lM1bViAHV8AAAYyo64vU_U25.groupinfo.w600.jpeg

背起几经精简仍然重达三十公斤的行囊,拿着几经周折仍然要中转两次的火车票,一早从长沙坐上高铁到达郑州车站,还好不用转站。郑州站算是全国繁忙大站,走进一如既往车水马龙的车站,挤过一如既往熙熙攘攘的候车大厅,我们总算登上了K889次郑州开往西宁的列车。列车准时离开喧哗的郑州。春天中的中原几无秀色,车窗外一片灰调,无心赏景也无景可赏,只是听着列车发出的吭哩哐呛的声音。突然想起几年前听过的河南腔说的笑话:火车启动:“坑——谁、坑——谁、???”;火车加速:“想-想-坑-谁、想-想-坑-谁、???”;火车快速(急促的):“逮谁坑谁逮谁坑谁???”.车行千里,沿途经停洛阳、宝鸡、西安、兰州,至西宁已是次日下午。此时的窗外已是一派北国风光。

wKgB4lM1bVuAa9rzAAVmucfzNpE21.groupinfo.w600.jpeg

到站后好孬从中间人手中顺利拿到了当天最晚一班去拉萨的火车票,夜幕中我们终于朝拉萨出发了。车厢内真是满员,看着大家脸上普遍露着的兴奋又茫然的神色,真不明白缘何大家都选择在这个倒霉气候进藏。说是现在淡季去西藏的人少,可是列车上仍然是座无虚席。一小时后车过青海湖很快就吸引到了大家的注意力。青海湖,这个中国最大的湖和最美的湖,若干年前我曾经来过。在我的印象中它就是青海,它四周环抱的巍峨高山,它散向四面的似绢河流,它辽阔起伏的千里草原,它麦浪翻滚的万顷良田,以及它的烟波浩淼,它的浩瀚无际,它的碧波连天,它的水天一色,它就是蓝色的海洋。此刻的海洋与我印象中的青海大相径庭,但处于解冻期的青海另具一份魅力。带着魅力的湖海和彩色的记忆,在这已达3200米的青藏高原我们安然入睡。

凌晨时分我被车进格尔木站的声音惊醒,赶紧走到站台上体会了一下高原早晨的寒冷。天路就是从这里开始起步的,列车也就从此站开始供氧了。随着氧气带来的生理和心里的轻松,大家也开始变得轻松起来。车窗外快速闪过的是高原上辽阔无垠的茫茫旷野和远处连绵不绝的巍巍雪山,车行不到二百公里我们就已经到达了昆仑山口。这里海拔已到4774米,这个垭口是青藏公路翻越昆仑山中段进入西藏的一大必经关隘。此段地势高耸,雪峰林立,莽莽昆仑的雄姿傲然展现。昆仑山横跨青、新、藏、川四地几千公里,自古它就是中国的神山,并被尊为万山之祖、龙脉之山,大家都对这具有无与伦比崇高地位的高山致以注目礼。过垭口不久,一身银装素裹的玉珠峰突如其来地率先闯入了众人视线。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是昆仑山东段的最高峰,它在两侧众多海拔五千米左右山峰的蜂拥下直指云霄,气冲牛斗。紧接着又是同样冰封雪裹、巍峨高耸的玉虚峰赫然立在眼前,也同样势不可挡。

带着昆仑山脉的惊喜,不久列车开始进入了一大片一望无垠的广阔天地,这预示我们已到可可西里无人区了。可可西里的藏羚羊众所周知,少为人知的是正是由于这里的严酷气候、缺氧缺水及恶劣环境,人类无法长期生存,才使藏羚羊、野牦牛等高原野生动物在这里找到立足天地,并把这个“生命禁区”、“死亡地带”变成了“野生动物的乐园”.可悲的是,在扭曲的经济利益驱动下,藏羚羊仍然难以逃脱几近灭绝的大规模捕杀命运。更可叹的是,我们通过传媒得知,这种现象是在外国专家首先发现关注和付出了像索南达杰这样英雄的牺牲以及经过内部磨扎后才得到遏制。此刻,我和其他游客一样专注于窗外高原荒漠,生怕错失一睹藏羚羊之机,不仅为了它的神奇,恐怕也包含着对高原生存英雄和保护它们的英雄的一份敬意。

车行不久,我们到达青海与西藏的界山—唐古拉山,这意味着我们从此刻开始已经进藏了。唐古拉山是长江、怒江、澜沧江的共同发源地,号称雄鹰飞不过的高山,据说当年就是它这座天然屏障阻挡住了成吉思汗征服南亚的几十万大军。它是青藏线上气候最劣、地质最差、施工最难的地段,望着窗外超过五千米海拔的苍茫冻原,不得不对那些征服高原在这里筑起天路的人们心生敬意。

列车通过唐古拉山口不久就来到了进藏后的第一个城镇安多的地界。安多是藏北的重要交通枢纽,这里高山起伏,草原开阔,不时见到蓝色的湖泊和淡黃色的河流交汇其间,给雪域高原增添出不少生机。突然间一大片正在解冻的湖水近在咫尺出现在大家眼前,这就是海拔达6560米的世界上最高的淡水湖—措那湖,它也是青藏线上最亮丽的风景点。典型藏式风格的措那湖车站紧贴湖边而建,听列车员说此处只是个观光性质的无人站。从这里看去,厚厚的云层压向湖面,对面的高山雪峰似众星拱月似地拥着湖水,形成了它的天然屏障,湖水幽蓝,高山流水,无怪乎当地藏民会把它当做自己心目中的圣湖。

过了美丽圣洁的措那湖不远,徒峭嶙峋的山势开始慢慢变成浑圆形的丘陵形态,形态变了气势不减,仍是气壮山河之势,这里已经是那曲县了。此时的那曲地区仍处于乱风干燥期,广袤的荒原看不见任何绿色植物,尽显高处不胜寒的无情之势。可能就是因为这里的恶劣气候条件,那曲也就成了一个唯一没有树的县城。

从这里开始,我们已经进入了藏北高原的羌塘。这里平均海拔达五千米,是地球上地势最高的一级台阶,所以人称世界屋脊的屋脊。羌塘现在是全国第二大的自然保护区,同属可可西里一部分。从窗外望去,此地景色格外引人,一是远峦近山不是雪峰银顶就是峡谷冰川,据说这里是冰川最丰富最集中的区域;二是不断映入眼帘的数不清的小湖大泊,这些大小湖泊星罗棋布的布满整个高原草甸,据说总水域占了全国湖泊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尽管这里水资源如此丰富,但仍然受制于当地的高寒天气,所以我们看到的当地植被还是很单一的,基本上就是一片荒漠草原,倒是助成了那些高原野生动物的生存。当然只要存在着人类骚扰,它们就永远成不了此地的主人。不幸的是这就是现实,尽管现状已经有所改善。

随着列车前行,移物换景,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来到了距离拉萨不足二百公里的当雄县。当雄这片高原盆地是个好地方,出名的就有一山一湖一井。井是羊八井,这块谷地貌不惊人,但拥有全国最大的高原地热资源,如果时间充裕来这里享受一下高原温泉还是不错的。湖自然是纳木错了。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也是国内位居老二的咸水湖,这次行程中已经专门安排了一天去欣赏其美景。至于主峰高达7111米的念青唐古拉山,它正好位于西藏的核心位置,横贯西藏中部,以它为界将全藏分为藏北、藏南与藏东南三个部分。它是青藏高原东南部最大的冰川区,是雅鲁藏布江与怒江的分水岭。这些都充分表明此山的不同凡响。更不凡的是,它还是藏胞们眼中的护法神,是众山神之中的主神。

刚告别神山又迎来了圣水。水就是拉萨河,说它为圣水是因为这条拉萨的母亲河在流过城市哺育拉萨后最终又汇入了西藏的圣水雅鲁藏布江。它是拉萨的生活之水,幸福之源,它流经的地方都给拉萨人带来了快活和欢乐,所以拉萨河的藏文名吉曲就是快乐加幸福的意思。

本次列车非常准点,我们沿着快乐河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终点站拉萨。一路风景,一路欣喜,一路感慨,一路迷幻,心满意足又悥犹未尽。西藏,这块神奇的土地,后面还将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奇呢?我们期待着。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