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藏南洛扎之行

  • 发布:2016-03-18 15:20
  • 来源:

 洛扎之行

第一次知道洛扎这个地方,是看2014年国家地理10月特刊的时候,有一篇文章写到一座寺庙:卡久寺.第一眼看到卡久寺的照片,我就被这个地方吸引了.这座寺庙修建在高高的山顶上,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云雾终年缭绕,这座位于中国和不丹边境的小寺庙让我魂牵梦萦,一直都想去一窥究竟.卡久寺就位于西藏山南洛扎县境内.洛扎,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能够存在这样一座特别的寺庙.看着杂志上寺庙周围的风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是的,与不丹的景色非常相像.不丹,中国人难以到达的国家,我也仅仅只是在网络上看过她的风景,神秘的佛教小国,唯一不与中国建交的邻国.既然无法到达不丹,何不去和不丹相邻的洛扎去看一看.

2015年10月,去西藏的机会终于来了.十月初的高原,秋意正浓,这是高原上一年当中最美的季节.在拉萨适应了两天,想办法办好了边防通行证,我就去打听去洛扎的车票.

wKgBpVYt0Y-AESq3AAef1iPa28Q32.groupinfo.w600.jpeg

拉萨没有几个游客会去洛扎,约到旅伴的几率很小.甚至网上也没有任何关于这趟车次的信息.对于我这样的散客来说,包车显然不是最划算的选择.幸好我了解到拉萨到洛扎的公路早已修好,坐班车一天可以到达县城.我去了客运北站,售票窗口的藏族大姐告诉我,站上买不到去洛扎的车票,需要去特定的地方买.多亏自己在网上看了攻略(不多的几篇),里面有班车司机的电话,于是立即打过去,对方告知要去嘎玛曲米宾馆买票,并且明后两天的车票已经售罄.只有国庆假期之后的八号才有车票可卖.没办法,我只能再等两天.来到了他说的那家宾馆,一进门就看到了售票点的招牌.

我想,这趟旅行我应该遇不到什么游客了.国庆黄金周快要过去了,拉萨的游人已经越来越少,何况去这种偏远县城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既然都来了,不管那么多.我知道那个地方在召唤我,我一定要去.我只希望能有个地方让我能暂时躲一躲,忘掉那些所谓的负担,一心一意的享受旅行.仓央嘉措说:在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但仍有那么些人,因为心事过重而走不动.我想我也算是其中之一吧.在拉萨的两天,高反不是很严重,但仍然影响到睡眠质量,深夜一两点躺在客栈的床上辗转反侧,只因缺氧,嘴唇干裂,鼻腔里有血块.这个地方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来的了的.

终于等到了八号早上,我踩着点来到了坐车的地方.果然,坐班车的人全是藏族人,没有任何游客.过了一会儿,看到了一个穿着冲锋衣的汉族人,主动和他聊天,一问才知道是去洛扎出差的,是做变电站有关的工作.看来是真遇不到什么游客了.毕竟,洛扎算是西藏很冷门的地方了,如果有一千个人到达拉萨,选择去洛扎的也许不到三十个吧.从拉萨到洛扎,中途需要翻越岗巴拉山口和蒙达拉山口,班车中午将会停在浪卡子县城让乘客吃午饭.客车前半段走的是机场高速,到了贡嘎之后就沿着雅鲁藏布江边的公路行驶,不一会儿就开始翻越岗巴拉山.岗巴拉山顶有我国海拔最高的雷达站,岗巴拉雷达站,隶属于空军管理.西藏的军人们真的很不容易,后来在洛扎的两天也深有体会.车慢悠悠的绕着盘山公路开始爬山,海拔慢慢的在增加,耳朵也有了反应.在半山腰可以看到山下宽阔的雅鲁藏布江河谷,那是西藏人口最稠密,农业最发达的地方.

而我今天要去的地方,洛扎,汉语的意思即为:南方大悬崖.一听到名字就让人胆寒,听说在没有通公路之前,洛扎是山南地区12个县当中最为偏远的一个县.洛扎全境都位于喜马拉雅山当中.客车整整爬了一个小时才到岗巴拉山顶,这时候羊湖豁然出现在了视线里,远处的宁金康桑雪山也闪耀着璀璨的白光.天气很好,羊湖美的如此梦幻,湖水湛蓝.没有任何词汇可以描述她的美.我只能静静地坐在车里欣赏.

wKgBpVYt0ZKAKboqAAevHrEhrPU05.groupinfo.w600.jpeg

车一直沿着羊湖行进,坐在车窗边看着湛蓝的湖水真是一种享受.中午十二点半,客车停在了浪卡子县城.浪卡子县城海拔4500,也算是很高了.我吃了早上在拉萨买的包子,满大街的藏餐馆让人没有勇气去尝试.在县城里就可以看到积雪终年不化的雪山,在这样高海拔的地方生活一定很艰苦.

车停了一个小时,重新出发了.出了县城不久,来到了公路的岔路口,往前直走是江孜,往左是通往洛扎的公路.入口处是一个边防检查站.班车停下,所有人接受边防检查.去洛扎必须要办好边防证,没有证件的话就不能再往前走了.之后经过打隆镇,车窗外都是平缓的草场,没有特别的风景.

我坐在车里昏昏欲睡.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睁开眼睛,车窗外是一个巨大的湖面,湖的对岸是连片的雪山.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普姆雍措.这个隐藏在羊卓雍错以南的大湖,湖面海拔超过5000米,可以说是西藏所有湖泊中海拔最高的湖了,纳木错的湖面海拔也只有4700米.普姆雍措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她长久以来总被人忽视,很少有人知道藏南有这样的一个广阔的淡水湖.这样一个大湖,名气没有玛旁雍错、纳木错和羊卓雍错大,但风景绝对能和其他大湖比肩.湖对岸是连绵的喜马拉雅雪山群.景色之壮美令人叹为观止.运气实在太好了,第一次来就看到了没有任何云雾遮盖的喜马拉雅群山.心里着实很激动,可惜的是坐着班车,无法停下来拍照,只能凑合在车里拍了几张.

普姆雍措湖边有个推瓦村,这也许是中国海拔最高的行政村了,在纪录片《第三极》里有讲述过推瓦村的故事,村民们在冬天草料缺乏普姆雍措结冰时,将村里的羊群赶到湖中心的岛上,那里有生长一年充足的草料.在来年湖面融化之前,羊群重新被赶回来.我想在海拔五千米的村子里过夜,一定是一种特别的感受.无奈我只能坐着班车继续前行,无法停留.当普姆雍措消失在了视线中,汽车又开始缓缓的爬山,这次要通过的山口就是蒙达拉山,海拔将会有5338米之高. 也许是服用的高原安胶囊起作用,我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当车子行驶至山口时,一排雄伟的雪山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那几座雪山一字排开,中间是库拉岗日峰,她的右侧是卡热疆,左侧是蒙达岗日峰,这些雪山属于喜马拉雅山脉东段,都是7000米级的雪山.庆幸在合适的季节来了,雪山一览无遗,没有任何云雾的遮挡.库拉岗日是西藏古老的神山之一,以前是中国和不丹的界山,后来边境线向南推进了几十公里,现在全部位于中国境内.坐在车窗边上不停地按动快门,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雪山时而出现在车窗左边,时而出现在车窗右边,打开车窗拍了一张又一张照片,外面风很大,差点吹跑我的帽子,我全然不顾自己身处海拔接近五千四的山口.过了山口,汽车又开始绕着盘山公路下山了.想想也真是不容易,这么平的柏油路修在海拔如此之高的地方,只因为这里是祖国的边境,边境也需要发展,而发展基础就是修通公路,为伟大的修路工人们点个赞!短短的五六个小时,海拔变化非常剧烈.拉萨出发的时候是3650,到岗巴拉山口海拔5030,浪卡子县城4430,蒙达拉山口5340,洛扎县城3900.当班车从蒙达拉山口下到洛扎县扎日乡时,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已经听得不太清楚了.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很遥远,因为海拔变化太快,耳膜还没有完全适应.到了扎日乡,南方大峡谷就真正呈现在眼前了.洛扎县境内大部分为峡谷地形,其实大峡谷也算是喜马拉雅山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峡谷两侧山高谷深,海拔落差大,难怪洛扎会被遗忘,这里也太过于偏僻了.从县城到各乡镇的油路仍旧没有通.在扎日乡又下车登记了边防证.下午四点半,车子终于来到了洛扎县城.这个小县城位于峡谷底部,县城不大,只有一条主街,穿过去不到十分钟.主街尽头是个内地省份援建的礼堂.县城两边的山形状怪异,张牙舞爪像是要压下来一样.

在县城里询问去卡久寺的班车,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固定班车去拉康镇.我心里惦念的卡久寺没有班车可去,心里有些失落.看到街边停着去色乡的班车,于是问了司机发车时间,是晚上六点.要么我先去色乡看看.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我抓紧时间去了县城边山上的朵宗.

下午四点多,洛扎的阳光依旧灿烂,这里和内地有着两个小时的时差.朵宗早已废弃,以前是流放犯人的地方,半山腰还有个小寺庙,听说1959年造反过,政府不给拨钱修缮,慢慢破败了.洛扎确实像一个被流放的地方,站在山上往下看,县城就建在狭窄的台地上,两边的山荒凉,苍黄,寸草不生,难怪以前犯人会被流放至此.

自我放逐的人才会来到这里.山上风很大很大,空气很干,太阳很炽烈,真是一个苦寒的地方,生活条件好不到哪儿去.边疆还是得有人守着,代价就是受罪,但还是得有人坚守,国土才能完整.这样的边陲小城没有几个人来也正常,中国和不丹没有建交,边境线很冷清.仰头看了看朵宗,仍然给人荒凉苍茫的感觉,这里像是被世人遗忘的角落,只有风马旗在诉说曾经悲凉的历史.小寺庙里的尼姑看到我这个内地来的游客很吃惊,看来这里确实没什么游客会来.寺庙很小,一会儿就参观好了,确实挺破败的.山上风大的很,我的帽子又差点吹跑.看着夕阳下的洛扎县城,想着是什么力量让我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这里条件艰苦,旅行也是比较辛苦的.我能来这里,冥冥之中也是缘分的安排吧.

从山上下来,发车的时间也快到了.色乡,和不丹只有一山之隔.这山也就是喜马拉雅山.色乡的名气全是因为乡里那两座噶举派的寺庙,这两座寺庙可不简单.噶举派的开山祖师玛尔巴大师一千多年前在洛扎县色乡南面的山上修建了噶举派的第一座寺庙:洛卓沃龙寺.可以说洛卓沃龙寺是藏传佛教噶举派的祖庭,可惜的是文革时期全部被毁掉了.玛尔巴大师最有名的弟子是米拉日巴大师.他的经历也颇为传奇,至今在西藏仍然被传颂.米拉日巴出生在后藏的日喀则,幼年时家境富裕,但在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他和母亲没有了依靠.亲戚们百般刁难,将他们母子赶走,不给他们生路.米拉日巴心里种下了仇恨,他的母亲送他去拜师学习巫术.学成之后他使用巫术将当年欺侮他们母子的所有亲戚都杀死了.仇恨虽然报了,但米拉日巴反倒是被罪恶包围着,他心里充满了忏悔,于是来到了洛扎向玛尔巴大师学习佛法,想借此忏悔前半生犯下的罪孽.玛尔巴大师指示他修建佛塔.当时米拉日巴受尽千辛万苦,一个人背石头,修建成了九层佛塔,也就是现在色乡塞卡古托寺的九层公子塔.塔的名字也就是从这个典故里来的.最终受尽了苦难,塔修建好了,玛尔巴收米拉日巴为弟子,之后米拉日巴将噶举派发扬光大,后来分成了很多教派,使得噶举派成为藏传佛教重要的流派之一,至今仍在传承.色乡的这两座寺庙充满了故事,很值得去参观一下.

出了县城,柏油路变成了烂路.路边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块,看起来相当危险.洛扎被称为地质灾害博物馆,峡谷里地质灾害频繁发生,山上不时有石头滚落到公路上,让人心惊胆战.

县城就已经够偏远了,乡镇更加偏远,路更难走.峡谷很窄,有的地方只能看到一小块天空.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靠什么生存的,耕地少的可怜,放牧的地方也少,国家一定补贴了很多.车在峡谷里七拐八拐,路颠的车里的人上下起伏.晚上八点半才天黑了下来,远远地看到了塞卡古托寺那座白塔,色乡到了.进乡之前又是检查边防证,这里离边境线更近.边防检查站旁边就是一个连队,晚上广播里播放着歌曲,同车里藏族抱着孩子的妇女原来是个军嫂,下车之后她的军人老公来迎接,抱着小孩亲吻,边防军人不容易,整个乡上部队的人快要占一半了吧.色乡很干净,也很小.

尽头就是塞卡古托寺,九层公子塔是乡里最高的建筑了.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塞卡古托寺居然是一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看来其必有特殊之处.我的联通手机在乡上没有了信号,想找个公用电话也没有找到.杂货店的藏族大姐很热情,主动把她的手机交给我,让我打电话.这里的人很淳朴,也许是游客少的缘故,所有的乡民都很单纯善良.当天住在了乡里的家庭旅馆,卫生条件还可以.自己带过来的睡袋没派上用场,时间太晚没有餐食了,只能用泡面解决晚餐.之后就早早的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起床,天刚亮.在村里能够仰望到山上的洛卓沃龙寺.但路上遇到的村民说上山走大路有七公里,坐车上盘山公路得二十分钟.村子南面的树林后面有小路上山.色乡的海拔也有3900,不知道爬山是什么感觉,找不到车上山,只好闷着头开始爬.幸好高反不严重,虽然爬的慢,虽然喘得厉害,但还是在慢慢的往上走.

在山腰上俯瞰山下的色村,整个村子里最显眼的就是塞卡古托寺的白塔,旁边不远就是边防大院.天上的云慢慢的聚起来了,往西可以看到库拉岗日的一小部分山尖,那个方向是往拉普温泉去的.十月的洛扎,青稞还没有收完,山上还有很多待收的青稞,好多村民在地里劳作.喘着粗气爬了七十分钟,终于到了山腰上的寺庙.最先看到的是寺里饲养的羚羊,眼神很悠闲.

新的大殿仍旧在修,看来这个地方已经重新恢复了生气.原本的寺庙毁于文革,现存的大殿和后山上的修行洞都是新修的,听说资金从香港广东来的最多,那里的白教信众较多.遇到的喇嘛都很和善,提醒我们先去后山上的闭关中心去参观.这个寺庙现任住持是一个长发喇嘛,十几年前他云游四方来到色乡,看到山上破败不堪的寺庙,于是产生了复兴噶举祖寺的计划.十多年过去了,寺庙也在各地信众的捐赠的善款中得到了重建,噶举派发源的山谷又重新焕发了千年之前的光彩.寺庙的小沙弥说,冬天山上下雪的时候,路滑,车就上不来了.那时候他们的生活就会很艰苦,没什么吃的,只有糌粑和酥油茶.确实,寺庙海拔已经超过了四千米,冬天一定会很冷.修行的人对生活条件已经没有太多的追求,只满足基本的生存需要即可,这就是他们的追求,仅仅是内心的宁静和满足.

参观了每一座大殿,每一个修行洞,花了两个多小时,僧人仍旧热心地用不太熟悉的汉语讲述其中的典故,内心默默惊叹于此地佛法累积的厚重.

谢绝了他们一起吃午饭的邀请,在中午又顺着小路走下山.午餐在村里唯一一家川菜馆解决的,在这偏远的乡镇能吃到这样一餐饭还是挺幸福的,在此又感叹了一下四川人简直存在于西藏的任何角落,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四川人开的餐馆.手机一直没有信号,处在失联状态.吃好饭以后发现乡镇府对面一家藏族茶馆的招牌上写着:内有WIFI.于是进去点了一壶甜茶,边喝边上网.想不到在这里可以有机会上网,感觉又回到了现代人的世界.

茶馆的电视上播放着不丹的歌舞,饶有兴趣的看了半个小时,发现曲调和藏歌很像.两点半的时候去参观塞卡古托寺.寺庙大殿的灯光很昏暗,这座寺庙已经存在整整九百多年了.大殿墙上的壁画都是文物,文革时期寺庙驻扎了解放军,当时仅仅用报纸将墙壁简单的糊了起来,没想到避免了珍贵的壁画遭到破坏.

打着手电仔细的观看这些将近一千年历史的壁画,惊叹于历史的神奇,这些历经千年的画面就这样穿越了时光展现在我的眼前.壁画大部分表现了米拉日巴大师的传奇故事.在九层公子塔下方的一个小房间里找到了看管钥匙的师傅,他小心翼翼的拿着钥匙为我们打开了通往塔顶的小门.他的汉语说的不好,有些话无法表达清楚.九层公子塔的四层以下是储藏室,参观从第四层开始,四到八层是文物,里面仍旧有大量的壁画,还有九百多年前大师的修行洞,光线幽暗,在狭窄的梯子上攀爬,有种穿越时光隧道的感觉.爬到了第九层,光线亮了起来,这是后来新修的.师傅打开了通往外面转经道的小门,问我要不要转塔.其实我之前就听说了这里有转塔的习俗,爬到塔顶,从小门走出,双手抓紧环绕塔身一周的钢筋,慢慢移动步子,绕着塔身转三圈.身后几十公分就是悬空状态,站在上面确实让人腿软.塔顶离地面有将近二十米,恐高的人是万万不可上去转的.但我没有犹豫,还是勇敢的走了出去.我小心的抓紧那根钢筋,开始缓缓地移动步子.往后看,就是色乡那些低矮的房屋,还有村子旁边奔腾的那条小河,风挺大的.我慢慢的不紧张了,甚至拿起手机拍了照片.色乡的景色在塔上看的一清二楚.小心翼翼的转了三圈,终于结束了,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参观好寺庙出来,就发现了寺庙外面的不丹商店,进去逛了一下.里面最多的商品就是不丹的木碗,还有各种草药,价钱居然非常昂贵.下午四点,时间还多,但来不及去远的地方了,最终去村子附近的谢翁温泉泡脚,听说能治好骨折.

wKgBpVYt0Z-AMqO6AAh6ersPHH075.groupinfo.w600.jpeg

黄昏时天气变了,天空被云遮盖,瞬间起风了,忽然变得很冷.于是在茶馆里蹭了一会无线,喝了几杯甜茶暖身,早早的回去睡了.第二天醒来,发现夜里下雪了.在色乡没有找到去拉康镇的车,只能赶早坐车返回县城再找车去拉康,只有这样才可以到达卡久寺.早上十点又坐着那趟颠簸的大巴车回到了县城,在一个茶馆里找到了去拉康的越野车.巴桑师傅是个老司机,一直在跑洛扎县境内的路线.一个车从县城去拉康镇收费1000元,还是优惠价.钱给的少是不会跑的,可见这里的路是多么烂.县城里昨夜也降温了,山腰以上都是雪.过了色乡岔路口不远就上山了,昨天一直在峡谷底部走,今天走的是山路十八弯.生格乡就在山顶上,对面的山上寸草不生,生格乡这边到处都是树.

民居掩映在树林当中,风景很美.越往拉康镇的方向接近,山上的树越多.但峡谷对面的山上仍旧一棵树都不长,这是什么原因.越往南走,离中国和不丹的边境线越近.风景越像不丹.终于可以远眺拉康镇和卡久寺了.拉康镇就在峡谷南侧对面的山腰上,被绿树环绕着.卡久寺就在拉康镇的山顶上,寺庙的位置真的很巧妙,感叹于古人选的地方.那里最大的特点就是每天早上峡谷底部升腾而起的云雾将寺庙包围,站在高处俯瞰寺庙,就像一座云端的圣殿.司机师傅说以前他送过边防四连连长的老婆,在拉萨贡嘎机场下了飞机之后就想赶到连队见到家人,他建议休息一天之后再启程,毕竟初上高原,但军嫂坚持要当天出发.没想到来到洛扎以后在快到生格乡的时候发生严重的高原反应,当时整个人快没有意识了.幸亏他人工呼吸给救过来了.至今他还被那个连长一家视作救命恩人.

拉康镇就在对面的山腰上,为什么坐车半天都到不了,直线距离已经非常接近了,但是仍旧沿着盘山公路绕来绕去,下了山又上了另一座山,半天都不到.这里的交通真是太艰难了.三个小时车程,下午两点到了拉康,然后又开始上山,盘了半个小时才到山顶上的卡久寺.这座山上森林茂密,树叶在十月变成黄色和红色,煞是美丽.无尽的盘山公路,像是往天上去.

终于在两点半到了寺庙.这座宁玛派寺庙很小,主供佛是莲花生大师,相传一千多年前莲花生大师在这座山谷里修行,他的弟子朗开宁布修建了这座寺庙,至今在寺庙下面的山谷里还存在着诸多莲花生大师和弟子修行的遗迹.卡久寺是真正位于中国和不丹边境的寺庙,这里应该是中国风景最像不丹的地方吧.寺里的壁画风格很独特.不大的寺庙,花不了太长时间就转了一圈.

于是又去下面的转山道上去看.这座转山道也很有名,能够看到绝美的风景.有条路可以直接下到谷底,但非常耗费体力,有些地方是垂直九十度,需要走梯子才可以通行.我又喘着粗气开始下山,沿路因为没有人给我讲解,所以比较茫然,仅仅只是看风景了.

对面的山上树木茂盛,树林中还有白塔,那是长距离的转山道上路过的地方.在快到谷底的时候有三个修行洞,里面都是曾经大师们留下的遗迹.在路上看到了好几只松鼠,很可爱,僧人们应该经常喂他们吃东西吧,感觉不怕人.很可惜没有看到棕尾虹雉,这是一种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但我无缘见到了,也许是因为没有在早上过来.在半山腰上有个地方可以看到下面的一颗石头,远看非常像佛头.我仔细辨认了半天才清楚地看到,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在海拔超过四千多米的地方爬着梯子实在太累了.喘着大口粗气又从转上道上爬了上来.看着这一片翠绿的原始森林,多少年来一直都是这样,低调的隐藏在藏南大峡谷的南端.再往南二十多公里应该就是不丹境内了,寺庙里的师傅说他们念经打鼓的时候山那头的不丹人都可以听得到.

寺庙的大殿里还有他们曾经过来朝拜时留下的纸币,那上面印着他们的国王,据说是全世界最帅的国家元首.

天公不作美,就在我重新爬回寺庙的时候,开始下小雨了.这里处在喜马拉雅南端,空气湿润,印度洋的水汽顺着山谷可以从不丹直接到达这里,因此下雨是经常的事.

还想再上到高处去拍几张云雾缭绕的寺庙的照片,无奈雨太大,只好作罢.每一次旅行都会有遗憾,这次没有看到山上的神湖,也许以后我还会有机会来到这里吧.在寺庙里替家人和朋友点了酥油灯,祈求平安喜乐.下午五点刚过,在小雨中离开了卡久寺,返回洛扎县城.在卡久寺停留了三个小时,虽然时间很匆忙,但是内心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回去的路上,看着路边的洛扎大峡谷,万千洪荒的大山,颠簸泥泞的乡村公路,这里真是一个被世人遗忘的地方.山高谷深,出于自己内心的坚持,我来到了这里.缘分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在2015年10月,洛扎走进了我的记忆.洛扎之行结束了,西藏之旅也要结束了.旅行没有改变任何东西,仅仅是满足了自己内心的坚持.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