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梦里的香格里拉

  • 发布:2009-02-17 21:11
  • 来源:

  2000年的秋天,我一个人,背着简单的行囊,跟母亲告别,我说我要出去一段时间,最多一个月,母亲复杂地看着我,久久地,她理解他的儿子这几年心灵地磨难。 
“多带点钱,注意安全,早去早回”,行走的背影后传来叮嘱的声音。 

坐在疾驰南行列车的窗边,心似乎很静,不想和别人说话,也不想变动姿势,看着窗外移动的风景,我知道我要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已经在心里。 
我似乎受了一位外国作家的影响。似乎有点神经中毒的感觉。 

1933,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在其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首次描绘了一个远在东方群山峻岭之中的永恒、和平、宁静之地“香格里拉”。他明言“香格里拉”在喜玛拉雅山山脉南端的一个藏区,地处雪山环抱中的神秘峡谷,附近有金字塔般的雪峰、蓝色的湖泊、宽阔的草甸,还有喇嘛寺、尼姑庵、道观、清真寺和天主教堂;那里,人与大自然和谐共生,多种宗教并存,多种民族共处;人们不分种族、男女、宗教,共同在那里生息繁衍;那里的寺庙金碧辉煌,寺内园林典雅,中外藏书丰富,早晚乐声悠扬;山里有的是金矿,人们却只“适度”开采;那里虽长期靠马帮与外界联系,此前却早有许多外国学者前来考察,留有诸多遗物……显然,那不仅是一片景观,也是一种意境。 

“香格里拉”一词,源于藏经中的香巴拉王国,在藏传佛教的发展史上,其一直作为“净王”的最高境界而被广泛提及,在现代词汇中它又是“伊甸园、理想国、世外桃源、乌托邦”的代名词。据藏经记载,其隐藏在青藏高原深处的某个隐秘地方,整个王国被双层雪山环抱,由八个成莲花瓣状的区域组成,中央耸立的同环雪山,初称为卡拉巴王宫,宫内居住着香巴拉王国的最高领袖。传说中的香格里拉中是具有最高智慧的圣人,他们身材高大,拥有自然力量,至今仍从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借助于高度发达的文明通过一种名为“地之肚脐”的隐秘通道与世界进行沟通和联系,并牢牢地控制着世界。事实上长期以来,这条“地之肚脐”的神秘通道,一直作为到达香格里拉王国的唯一途径而成为寻找香格里拉的关键。 

        香格里拉,人间的世外桃源,是多少人向往的地方。著名旅游家徐霞客,不辞辛劳,爬山涉水,到了云南西部的鸡足山、大理和丽江,但他没有继续前行,没有到过香格里拉,而香格里拉就在丽江的北面,靠近西藏的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 
  汽车从丽江出发,沿着滇藏公路,在玉龙山和哈巴山的丛山峻岭中迂回行进。跨过了长江第一湾,跨过了湍流不息的金沙江,穿过了云雾缭绕的冷杉森林,大约走了四个多小时,翻过了一座高山,眼前就出现了一片又一片平坦的高原草甸。虽然已经是初秋,但草地仍是绿油油的,草地上有许多野花,开着黄色和紫红色的小花。成群的白羊和耗牛在草地上悠闲地吃着青草。在公路两旁,青稞正在抽穗,油菜开着金黄色的小花,荞麦开着小白花,草地上稀稀落落散布了藏民的农舍,土墙,木质的二层小屋,窗格上的图案非常精致,每家都有一个独立的小院,院子外面,竖着用长长的木头搭建的凉晒青稞和青草的架子。虽然是雨季,但阵雨过后,天空特别蓝,白云在蓝天上飘浮,远处山峦延绵,再远处,雪山的顶峰显得分外神秘。 
  我在迪庆呆了近三天时间,到了碧塔海、伊拉草原、松赞林寺等地。第一个印象是,那里的自然生态环境保存完好。碧塔海离中甸县城有30多公里,虽然县城四周山上的森林砍伐得很厉害,不少山坡残留着粗大的黑色的树根,似乎在诉说过去遭到的创伤。但远离县城,森林茂密,特别是满山遍野的野杜鹃树,许多有二三丈高,碗口那么粗,成片成片全都是杜鹃树,据主人介绍,像这样的杜鹃林,迪庆有几万亩,还有三千五百多亩野生的郁金香。一到春天,满山遍野的红白杜鹃怒放,构成了香格里拉一幅奇异的充满诗意和梦幻的景观。从海拔四千多米的山岭往下看,高大的云杉冷杉密密匝匝,白云在山峦间飘浮着。从碧塔海所在的山头到海边,大约有三公里的路程,人们要穿过一片古老茂密的原始森林。古木参天,不少很粗的杉木已枯倒,正在腐烂。路是用小的整木铺起来的,森林下是潮湿的苔藓和箭竹,林中鸟语花香。碧塔海湖水清沏,湖畔四周,青山环抱,倒映湖中。不远处,时时传来藏胞那嘹亮悠扬的歌声,真使人感到有置身于世外桃源的感觉。而伊拉草原则是另外一幅景象,平坦、辽阔,浑厚而苍茫,远处的群山只能隐约可见,风在草原上无遮无拦,阳光把藏民的脸儿个个晒得像古铜一般。在藏民家中,我感到这里的生活虽然不富裕,但确实安乐祥和。 
  在迪庆香格里拉,到处可看到经幡(风马旗)嘛呢堆、白色的佛塔、烧香台、转经亭,并有不少佛教寺院,其中最著名的是松赞林寺。该寺离中甸县城只有十多公里路程,这是藏区格鲁教派最负盛名的大寺之一,是云南省规模最大的佛教圣地。寺院依山而建,扎仓、吉康两大主寺建于最高点,气势恢宏,大殿可供近二千人念经,有小布达拉宫之称。寺内回廊雕饰精美,壁画琳琅满目,珍品众多,文物价值很高。大殿内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等佛像,酥油的火光永不熄灭地照亮着原本昏暗的殿堂,众僧向每位出钱的游客发放洁白的哈达。每天到这里来游览和烧香的人很多,藏传佛教在藏民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一路上我在想,为什么宗教在那偏远的经济落后的地区特别盛行呢?也许是因为在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人们对大山大川的敬畏和崇拜,也许是人们把幸福的理想寄托在天国,寄托在来世,从而得到一种心灵上的满足。 
  在参观寺院时,天下着雨,游人稀少,雨滴在高高的檐廊处落下,滴在青砖地上啪啪地响,不便于游览,走出寺院,我看到后山的山顶上群群乌鸦在盘旋,发出低沉的咿哑声,我感到有些苍凉,而对藏民来说,乌鸦却是一种吉祥之鸟。 
  夜晚,中甸县城里,几家主要饭店前,各色的霓红灯流光溢彩,我在那里享用了用各种野生菌类做成的美味菜肴,喝着用当地的青稞酿造的佳酒。舞台上,藏族的民间演员在尽情地歌唱和舞蹈,唱得最多的就是那首《香格里拉》的歌曲,歌词大意是: 
  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人们都把它向往。 
  那里没有忧伤, 
  那里没有痛苦, 
  它的名字叫香格里拉, 
  传说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啊!香格里拉并不遥远, 
  那就是我们的家园。 

脚踏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圣土,望一脉平川,看天地交接处涌动的群山,极迷蒙渺远地撩动着浑然天成的白纱,无数座处女峰婀娜而幽深地诱惑着渴求探索的眼睛。那样的景象,那样的广博,那样的宽宏,这便是高原的胸襟与神秘幽远。云,是身边的云;山,是渺远纯净的冰峰雪山;天,是明蓝博大,贴近身边的浑圆的天;草,便是脚下连天接地铺张地摊开的草毯;而水,则是盈盈一脉从草丛中探出的冰清玉洁的圣水,就这么在一望无垠中突兀地绽裂开,恍如裹不住鲜美果肉的果皮上那道诱人的裂痕。远离一切嚣喧世俗烦躁或者不安,这便是香格里拉,最浑然天成,最纯净无瑕,最神秘莫测,压迫视线的美。美得那么惊心动魄而又悠远深刻。 
  在这个为重山所隔,千百年来被人们所遗忘的角落中,自然的博大与圣洁熏陶着文化的深沉。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藏族人对宗教崇拜得近乎苛求。于是,这片土地便又染上了那棕黄色如同老照片般饱含历史与神圣的色彩。在松赞林寺几乎垂直的阶梯拾级而上,任何人也会对这份高深玄妙的意念顶礼膜拜。在那里,有人们奉若神灵的活佛,而活佛本身也正是那份对宗教的执著推崇和纯洁得让人感动的信仰。三步一跪九步一叩的虔诚的大礼,裹着朱红长袍的喇嘛喃喃地普渡众生,成排散发着历史沉淀香味的转经桶,还有活佛那包容下沧海桑田的手掌。满是虔诚的信念。我并不信教,却也不由地对这一切崇拜得低下头,缓缓地拨动着上百个轮轮回回千百年来带着祈祷转动的嵌铜转经桶,戴上圣洁的哈达,让活佛的手掌摩挲着头发。也许这是一种尊重,也许是一阵心灵的荡涤,也许是最最虔诚的祝福…… 

后记:时光流转八年了,香格里拉是写不完的,写成文字也很累,梦里的香格里拉如诗如幻,时时让我不能自已,是的,香格里拉已经是一种植入灵魂的东西,每个人,每个有思想的人都有自己的香格里拉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