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广州进藏 拉萨闲逛流水日志

  • 发布:2009-04-04 09:22
  • 来源:

 带着病躯,公元2009年3月20日我的拉萨之旅终于成行。当日下午一点,我登上了T264广州前往拉萨的火车。和女友一起。本来是18号的火车票,由于感冒引起的慢性咽炎的急性发作,之前的四五天让我痛不欲生,不得不去火车站改签了一下,朋友们都陆续到达了拉萨,而我还在春色里的广州跟感冒较着劲。

广州往返拉萨的特价机票其实跟火车票差不多的,选择青藏线,选择56个小时,其实想法很简单,跟大多数人一样,可以饱览青藏高原的秀丽景致,青藏线是指青海西宁至西藏拉萨的一段铁路沿线。青海湖、格尔木、可可西里、昆仑山脉、唐古拉山垭口、那曲、纳木措、牦牛群、藏羚羊、或许还有暴风雪、戈壁荒漠一缕流烟、白蓝红绿黄枝桠经幡…….任何一个名字都可以让我心跳加快,心驰神往。适应高反也是选择青藏线的一个理由。去年哈巴雪上归来之后,就对这看不见摸不着的高反忌讳莫深,心底怕怕。

第二天晚上8点10分到达西宁。我认真的坐起身,旅程刚刚开始…….此处的海拔还不算高,火车卧铺车厢慢慢的坐满了人,回族和四川人居多,都是去拉萨做生意和打工的。因为慢性咽炎一直未痊愈,海拔还不到2000米的时候,我的头突然痛了起来,着实吓了我一跳,高反来了?或许是,因为身体太虚弱,反应就提前来到,想到第二天要经历漫长的4000以上还有5000的海拔,我这小身体还能承受的了吗?隐隐担心,头痛的让我辗转反侧,整整一个晚上没有一个小时能够睡着。

到达格尔木的时候是第三天的清晨6点22分,我透过窗外的微微青色,看到安静的站台犹如家教世家的女子门楣静默,只等远方而来的客人。车停十多分钟,我刚走出车厢,一个趔趄差点就没站稳,意想不到的是外面正刮着这么大的风,冷的人抖嗦,车厢里竟然一点也看不出来。站台上没有一片垃圾,洁净的犹如世家门楣,因为没有参照物,当然不知狂风几何。车外温度极低,每节车厢都有温度计和数字海拔高度计。所以,这一路都可以关注自己的高度。上车的时候,广播就告知,青藏线格尔木至拉萨这段,火车内部是全程戒烟的。这一路因为极不舒服,烟抽的也很少,直到离开拉萨回广州的那一天,平均也不过一天二三支烟。

第三天整个白天火车几乎都在4500米以上的海拔高度行驶,身体愈加不舒服。随行携带的密封小食品因为高原海拔气压低,个个鼓鼓涨涨的像似都怀上了大肚子,煞是好玩。倒是经过的这一片片高原荒土让我偶尔提起神来,拿着相机拍着偶尔在车窗前一闪而过的藏羚羊群。

几近三月底了,这高原似乎没一点春色,除了偶尔飘过的风雪,和远处看不见尽头的雪山群,让我几乎产生一种错觉,青藏高原是不是就是这样,它的美丽就是来之于这片望不着边荒芜和春天里没有的绿色,而在这毫无生气的世界屋脊上感受生存及生命的意义?青藏公路几乎跟铁路平行,像两条恩爱的长蛇,相互缠绕前行……手机海拔显示唐古拉山垭口海拔高度:5008米。

晚上九点整,火车准时到达拉萨。中国最长的这条铁路线终于被我坐完,有那么一点点成就感。朋友开着越野车丰田4500三个人来火车站接我。一出火车站我就感受到了拉萨目前时期的紧张局势。每个中国人都知道,三月是西藏特别敏感的时期,去年这个时期发生的藏民BaoLuan导致的惨剧依然记忆犹新。安检,查身份证,那些警察及便衣的脸上严肃的神情让人很轻易的感觉到之后的闲游将注定的不平静。坦白说,这次我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前往拉萨的。仅仅是为了那双自己及其喜爱的雪山鞋而答应了朋友而不顾自己身体的邀约。对于这点,我非常鄙视我自己。做朋友,我真的没话说了。即来自则安之。闲话不说。暂且随车行过。车上朋友让我们都拿出身份证,他们知道这一路我们将接受N次身份检查,果不其然……

不到半小时,我们车经过布达拉宫前面的北京中路,它美丽的矗立在车窗左边,我兴奋的拿出照相机,朋友说他车开慢点,让我好拍照,现在布达拉宫广场马路是不准停车拍照的,我仓促的举起相机,当快门声响过,只留下一团黄芒流离的影子。

朋友们的行李装备都放在了后尾车厢里,我的登山包上车也扔在了上面,在拉萨市区几个人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驱车前往日喀则,朋友帮我们办好了边防证,计划明天凌晨到达日喀则,然后上午驱车前往阿里地区,欣赏他所谓的男人天堂的阿里风情。行程是游玩完阿里然后再转回日喀则去珠峰大本营,这行程是及其引诱人的,身体却是NND担心死人的。由于拉萨到日喀则这一路都在限速,到达日喀则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左右,慢性咽炎还未好又加上轻微感冒,在深夜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之上的山路上,这一路可折磨死我了。有一路下着小雪,淅沥沥的飘在车窗前面,“瑞雪照丰田”,身上披着零下二十多度的鹅绒高保温睡袋,我拼命挤出笑容,用全身的力气带着大家笑了一阵。殊不知,到达日喀则时,一查自己的口袋,钱包在这一路的N次限速检查中遗失了。真是要命。这西藏敏感时期,身份证遗失。到了落脚点,困的不行,怕感冒又不敢洗澡。头痛的躺在宾馆里睡不着。跟女朋友商议好了,如果明天高反还不见好转,我们自己回拉萨,让他们先去玩,转回来拉萨再一起玩。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大家陆续醒来,她们在宾馆大院里晒着太阳。几个皮肤黝黑的藏人也在旁边转悠。VK去药店给我买了几支葡萄糖,含量百分之五十的。他让我喝下去,说,你要是感觉好点就跟我们走,不行的话就回拉萨。我靠。两支量一次下肚,敢情是下猛药。一分钟后,头真的不疼了,这小子在旁边坏笑。这葡萄糖还真猛,但是过了十分钟头痛又恢复原样。没办法,只有回拉萨。五个半小时车,沿着来时路又走了回来,来到拉萨短短一天时间不到,感觉轮回了一个世纪一样。女朋友一路昏睡,她的高反顺着雅鲁藏布江缓慢开始,鼻腔里往外留着血。一脸虚弱的头倚在我肩膀。小样,看你还笑我。

一路就在这江边颠簸,白天也限速,大巴没开个一两个小时就停下歇会,乘客也都相应下车活络活络筋骨,很是奇怪,这一路我的高反基本上都消失无影,倒有极大的闲情也看一看远处的雪山近处恶石,临近拉萨还有两个小时路程的时候就渐渐看到一些村落,附近的山头跟村落里的屋顶都会飘着五色经幡。三五成群的黑色鹰雕滞空凌翔,让人仍不住猜想,那些飘着美丽经幡的山头是不是就是天葬的位置?还有那光滑岩石上用石灰涂成的阶梯图案……是不是就这样一步步登去天堂?一车皮的藏人,犹豫了很久,可是就是没有胆量问。

在信奉藏传佛教的人们眼里,这些随风飘舞的经幡就是向神灵传达他们美好的愿望及祈求神灵的庇护,自然,经幡便成了人与神之间联系的纽带,在藏民的眼里它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神的所在。每条经幡都是五种颜色:蓝白红绿黄。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每家每户都是这样,无一例外。其实,五种颜色都有固定的含意,蓝是天空的象征,白是白云的象征,红是火焰的象征,绿是绿水的象征,黄是土地的象征。排列顺序千古不变,就这样流传了几千年。

快到拉萨城时,被路边的武警公安关卡查了三次身份证,个个荷枪实弹,神色凝重。因为之前VK帮办好了边防证,所以下车登记一下也得以顺利通行。否则……唉。

当天下午五点左右到了拉萨入住了事先定好的酒店。拉萨大街上不是很多人,基本上都是开店和上班的人在赶路,表面上很平静。但总跟我来时想象的情景有很大的出入。来之前也从新闻得知从三月份开始西藏就不准外国人来旅游,国家发布的通告是为了外国游人的人身安全,国内倒没有限制,也只有我们这帮虎里虎气呆头呆脑的家伙不问青红皂白往拉萨窜了。所以大街上一个外国人都没见着,国内的游客也是屈指可数。满大街荷枪实弹执勤的武警跟防暴车让人感觉有说不出的不舒服和压抑。女朋友爸妈也都惦记着打电话过来,让我们身体不舒服又或形式不对就赶紧下来,我们相视一笑……之后想起来那应该是苦笑。

每个旅游景点及医院学校党政机关门口都站了一排武警。我喜欢政治,但是此时也知道慎言慎行。本来觉得此次拉萨之行不安全也由这身边经过的警察及武警而徒然觉得安全了很多,最起码,也不必胆心那些藏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背后又影藏着怎样的思想。西藏,毕竟是中国的土地。我只是在祖国的土地上旅行而已,很简单。

之后的三天都在拉萨市里闲逛,去了布达拉宫,去了大昭寺,像流水账一样。不写也罢。倒是这几天在拉萨吃的很不习惯,住在北京中路,布达拉宫就在旁边不远,每天都去斜对面那家“玉包子”店铺。点几个包子,一碗菜粥,加上一碗够味够量的鸡汤,24小时营业,吃的清淡倒也方便。那天在大昭寺闲逛,旁边一个人一把抓住女朋友,在这些藏人堆里,精神高度紧张,女朋友跟都我吓了一大跳,回眸一看,原来是来时火车上认识的小女孩。一位家住兰州十六岁就结婚,如今是一个小孩母亲的回族姑娘。简单聊了一会,她又像旋风一样嘻嘻哈哈笑着离开了我们,我们回过神,旁边是潮水般的佛教藏民,手握转经轮朝着同一个方向念诵而过。

当天来拉萨的那个晚上,我就看到在布达拉宫广场前面的路上就搭了一个大舞台,是为3.28日西藏百万农奴大解放50周年庆祝活动做准备的。我们27号的回程火车票。28号那天我在火车上问才回到拉萨的VK他们,VK告诉我,舞台已经拆了,大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哈哈,你们慢慢享受拉萨的安静吧。偶回广州罗….火车,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中国西藏旅游网编者后记:切忌进藏之前,不要感冒,否则后果很严重。本文章部分有删节。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