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辞职旅行—徒步墨脱生死路

  • 发布:2016-03-19 14:46
  • 来源:

以前一直在梦想西藏这个地方,想着上班挣钱之后一定要有一次属于自己的旅行,用自己挣的钱,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可是上班两年了,银行卡里的数字没有多大的变化,没办法只能来一次穷游了,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着班,浑浑噩噩的在网络上寻找着心灵的慰藉,夜晚的时候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却无法入眠.脑海里规划着未来,睁开眼,还是那张床,还是那堵苍白的墙.有时候恨这个世界,在心里一遍遍的问,问什么是我?问什么生活这么难?却没人回答.

一段时间,我都在想我每天都在干嘛,周而复始,每天都在重复一样的生活,有很多感受是说不清楚的,最令人感到痛苦,往往是无法言说的.我不知道自己会这样消沉多久,知道我慢慢失去所有,失去父母的期待,失去所有朋友,失去我所珍视的一切.直到我去了西藏,去了墨脱,那是一段震撼心灵的旅途,让我经历了一次生命与灵魂的蜕变.

有些人问我为什么辞掉那份工作,睡得好,吃得好,工作又轻松,我说人和人的追求不一样,你所认为好的,在我眼里不一定是最棒的.说到这我龌龊一下,辞掉这份工作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工资低,我相信这是大多数辞掉工作去西藏旅行的人共同点,,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西藏梦.社会逼的,没钱不行呀,就像我们这次去墨脱听说的一件事,可能大家都知道,一位浙江女孩徒步墨脱,为了逃票失踪了,直到现在也没有确切消息到底出来没,有些人可能会骂这个女孩找死,我说不对她是在追梦,当时的她身上只有200元钱,我想如果她身上有钱的话肯定不回去逃那150元钱门票,祝她平安归来.

wKgB4lJPtv2AFkUjAAqqfEf4ELY56.groupinfo.w600.jpeg

相机为佳能600D,有些照片为手机所照,由于像素不好所以稍作处理了一下,大多数为原照,就算再好的相机也不如眼睛真实看到的美.

话说看见过南迦巴瓦峰的人都很幸运,看来我的运气很好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深处,传说有个开满莲花的圣地,这里就是西藏的墨脱.藏在大山里的墨脱至公路时断时续,只有在夏秋雨量较少的季节里才能与外界相通,墨脱也因此成了西藏最神秘的地方之一,一片从来没有开发过的处女地.徒步墨脱作为中国十大徒步线路之首,为一些职业徒步者所喜欢,也是旅游者徒步的圣地.墨脱徒步的起点在林芝地区派乡的松林口,途中翻越多雄拉山,穿越原始森林,走过蚂蝗区和塌方区,最终抵达墨脱县城.全程徒步里程约94公里,需要4天的行程.徒步墨脱,一路经历高原反映、恶劣天气、艰险环境重重考验,是对体力、毅力和智慧的挑战.笔者的一位女性朋友在徒步墨脱之前,曾经将自己拥有的所有账户和密码留存告知家中,这一细节给笔者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墨脱全线地形险要,一些人贸然闯入后就再没有出来这也是事实,更给这个地方增添了些许悲壮的色彩.也许这就是墨脱的魅力,用生命托起的信念的力量.

wKgB4lJPtyGAIMLiAApGeR9AUh093.groupinfo.w600.jpeg

第一天派乡—松林口—多雄拉山—拉格 15KM 徒步6小时主要任务是翻越海拔4245米的多雄拉山,全天重点和难点都在此.派乡距离松林口从地图上直线距离约6公里,但由于要走山路因此实际距离长很多.这里没有班车可坐,我们乘卡车行进大约40分钟到60分钟到达松林口.卡车不比客车,虽然感觉新鲜,但坐起来很硬,加上一路上下颠簸实在是不怎么好受.一不小心车辆转弯时就会被甩出车外.当地人提醒我们必须在中午12:00之前翻过多雄拉山口,因为一般下午都会变天.而一旦变天山顶立刻便会云遮雾绕、风雪交加,即使是驾轻就熟的老背夫也容易迷失方向发生危险.大家收拾背包上包进发,一开始小段路有明显的台阶,不容易迷路.多雄拉山山口在松林口的东偏南方向,每年5、6、7月有雪, 8、9、10月无雪.从山脚翻越多雄拉山用时4小时左右,且在12:00点以前翻过垭口,在雪期上山还需要当心雪崩和雪盲,务必带上墨镜尤其是阴天环境下的雪原更容易让人雪盲,并且少停留尽快通过.还好我们选择的时间很好,一路上基本没有雪,12:00多我们到达多雄拉山口很多走过墨脱的人会对下坡时一段非常陡峭的山路,旁边就是悬崖的地方特别难忘.

稍作休息,补充一点之后我们便开始下山,在这里除了山高陡峭路滑以外,不期而至的强阵风也有可能将徒步者掀下山崖,通过这一段时要特别当心.下山路在雪季要避免滑坠和丧失制动,在雨季多在山涧中穿行,路湿滑难行,我们很多人在这都摔跤了,涉水过程中要靠内侧通行,避免外侧滑倒发生坠崖危险.而且注意,一定要看准脚下,必要时候连湿鞋都可以不顾,先保证自己的身体平衡!翻过多雄拉山口,经过一段险峻的横切,便是一路下降到峡谷中,大方向是顺流而下直至拉格.这里是多雄拉河的发源地,多雄拉河在此发源,沿着峡谷一路狂奔最终汇入雅鲁藏布江.沿山路下撤途中会遇到一道瀑布伴随而下,并且横穿过要走山路,通过时最好结伴快速通过以免发生意外.07年时曾有一位女驴友在此因长时间行进造成的体能衰竭和失温而遇难,墓地就在附近,经常有过往驴友会顺路前来祭奠.这里除了建议快速通过外,还需要做好电子设备的防水.沿着湿滑的山间小路下降到原始丛林,行进约2小时到达拉格.这一天全天徒步上升海拔600米,下降海拔900米, 沿途欣赏雪山、瀑布、原始森林( 5 . 6 月杜鹃花正旺时),花费6-7个小时,下午5点左右到达拉格.拉格村地方不大, 只有几户人家, 物资全靠背夫和马驮来,房屋为原始的原木构造.虽说条件不如宾馆,可是能烤火能吃顿热面汤,在经过地狱的时候无疑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在此休整一晚,准备明天穿越蚂蝗地带.

wKgB4lJP3RWARWA4ABOFZY-nAQA29.groupinfo.w600.jpeg

让人望而生畏的多雄拉雪山

冰山雪莲,只可惜没办法带走,这才叫真正野生呀!

今天一路上基本都是足底按摩,原生态呀有木有,呼吸着最清洁的空气,享受着高原上的足底按摩,一般人还真享受不到,有钱也买不来.

远远的就能看见拉格了,只有几户人家,真可谓称的上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如此美景,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也就只有这,只有徒步墨脱的路上能看见.

下山不到一小时我们就遇到了大雾,最大时能见度不足20米,这种情况下最容易迷路.

高山流水,可以直接喝的,纯天然无污染.

当看见这道木门时,就意味着你马上就能到拉格了.

终于到达今天的休息点拉格,山中的小木屋客栈.

第二天拉格—大岩洞—汉密25KM徒步 8小时

多雄拉河由西北奔腾向东南方向,最终汇入雅鲁藏布江.这一天的方向就是顺江而下,从拉格行进到同在这个峡谷中的汉密.这一天主要是在茂密的原始森林徒步穿越,没有险要的地形,是全程中比较惬意和安全的一天.but我们行进中全天基本都在下雨虽然雨不大,但行进在原始森林光滑的石头上还是有一定的挑战,穿行在铺着木板和石块的沼泽地上,遇到分岔路都是沿着多雄拉河的方向走.在雨季林间的道路往往会变成溪流一样,混合着河水、雨水和牲畜粪便,湿滑异常还经常会有倒下的大树挡住去路.而一路相伴的多雄拉河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是指示方向的最好标志.由拉格出发向东南方向挺进,走大约10公里到达一个叫大岩洞的地方.大岩洞是一家较小的门巴客栈,可在此休息并且补充热水后继续赶路.由大岩洞到汉密还有约20公里距离,其中最后10公里是蚂蝗区.蚂蝗在雨天比较活越,而在晴天基本可以不必担心.全天路程的标志是路上林间经过的两道木门,行进到第一道木门离第二道木门还有约40分钟路程,行进至第二道木门转过弯就能看到汉密,晚上抵达汉密休整.汉密有1家兵站,兵站对面就是有名的四海旅社,老板人称曾眼镜.

每天必做的功课,烤衣服鞋子.

第三天: 汉密>老虎嘴>一号桥(阿尼桥)>二号桥>三号桥>解放大桥>背崩 32KM徒步 上升海拔100米,下降海拔1100米 10小时今天相对艰难,过蚂蟥区、老虎嘴、一线天、阿尼桥、塌方区、解放大桥就到了背崩乡.最大的风险在于过老虎嘴和山体塌方区地段.今天行程要经历三个上百米的塌方区,一号、二号塌方区在一号桥(阿尼桥)之前,三号塌方区在三号桥和解放大桥之间.部分路段狭窄,老虎嘴前后是上下坡路,虽没有大的爬坡,但仍消耗精力和体力.老虎嘴是一条在山壁岩石上开凿出来的约4公里长的道路,非常狭窄,容易发生危险.现在部队把道路拓宽了些,相对危险性也有所减小,但此段路通过时需集中精神,谨慎小心.老虎嘴有三险:蚂蝗多,瀑布淋身,岩石湿滑.路有1米左右宽,但还是要小心通过,因为旁边就是悬崖.过老虎嘴不远即是阿尼桥.阿尼桥附近蚂蝗也极多,在此捉完蚂蝗,稍作补充我们继续向前赶往二号桥.阿尼桥后是闷热的热带丛林路.从早晨出发4-5小时抵达阿尼桥,这里是全天行程的一半.经过阿尼桥之后气候开始变得闷热,塌方地段是最危险的地段,下来就是悬崖,毒蛇.汉密到背崩这段路地质条件极为复杂,加之降水沛,经常发生山体塌方致使道路中断,好在我们一路上雨下的不是很大.

过了二号桥大约100米处有三条岔路,走最右边的那条,也就是挨着峡谷走,我们一个队友就走错道了,好在他体力比较好没出啥事.快到3号桥时有一个岔路口,分别通向德兴乡和背崩.路上会有指示牌,但路牌上只剩"背崩"和一半箭头,但是抬头看基本能注意到.沿着"背崩"方向走,拐弯下坡就是走三号桥.基本的方向依然是沿着多雄拉河顺流而下.经过三号桥之后我们离开了原始密林,蚂蝗明显减少.这时候面对的是一段长长的上坡,左右是门巴人种植的庄稼地,坡顶有一家小小的门巴客栈.过了三号桥继续走大约2小时,经过最后一个塌方,身边的多雄拉河汇入雅鲁藏布江,江面瞬间变得开阔起来.清晰地看到解放大桥和背崩了.解放大桥即四号桥,横跨雅鲁藏布江.这里有边防检查站属于军事禁区,解放大桥是不允许照相的.在此检查完边防证和身份证件,还有背包.这里我还遇到了我的一位老乡,在这当兵已经两年了19岁,走过解放大桥,走上一段大约3公里的痛苦的乱石坡就到达背崩了.

传说墨脱路上的最危险的地方,老虎嘴顾名思义,因为在这里死了很多人.我们的运气还算比较好的,一段时间这里都比较干燥,基本没有蚂蟥,话说在雨季这里到处都是蚂蟥,包括崖壁上.

知道她拍出来为啥是模糊的吗,因为她又摔倒了,一路上摔了都不知多少次了,提醒徒步墨脱的驴友们,一定要注意你们的脚下,有时候可能因为这一摔你就会没命的,直接免费旅行到印度.

正在往鞋子里撒盐,这是最大的克星,蚂蟥遇盐能化成一滩血水.

有人说众生如同池塘中的莲花:有的莲花在超脱众生开,其他莲花则被水深深淹没沉沦于黑暗淤泥,有些莲花已接近于开放,他们需要更多的光阴;徒步墨脱最遗憾的事,没有吃到摩托的芭蕉;塌方随处可见,徒步墨脱最为想之一

当你到达这里的时候,意味着你这次的徒步之旅将要结束,应为再走10分钟左右,就会到达解放大桥,桥的那边就可以做到车了.大多数人选择徒步到背崩乡,背崩到墨脱有了公路,再走也就没啥意思了.

站在解放大桥上眺望远处的国土,梦想着今生可以站在解放军驻守的国土上旅行;终于要离开了,历经3天的徒步旅行,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希望可以能再来一次.

墨脱县是雅鲁藏布江进入印度安萨姆平原前流经的我国境内最后一个县,也是西藏东南部最为偏远的一个县,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东段南麓,面积三万多平方公里(包括麦克马洪线以南属于墨脱县的两万多平方公里,目前实际控制一万多平方公里),境内居住门巴,珞巴等少数民族.

那条路就是以前的老路,每年只有三个月通车;

用生命换来的证书,值得拥有;

第二次来到色季拉山口,前一次是骑车,这次是徒步,希望还有下次,骑摩托,开汽车.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我终于明白世间有一种思绪

无法用言语形容

粗犷而忧伤

回声的千结百绕

而守候的是

执着

一如月光下的高原

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谁有那灼灼热烈的双眸

在你的颔首中攀援而上

遥远的忧伤

穿过千山万水

纵使高原上的风

吹不散

执着的背影

纵使清晨前的霜

融不化

心头的温热

你静守在月下

悄悄地来

悄悄地走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