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一年两次 一个人的西藏

  • 发布:2016-03-19 16:52
  • 来源:

开场白: 在那个交通并不发达的年代,去西藏,几乎是不可逾越的门槛.人们只能通过想象关于西藏的一点一滴:蓝天白云、雪山圣湖、宗教喇嘛,又或者朝圣信仰、净土灵魂……然而西藏终归还是不可免俗地步了国内大多数热门旅游目的地的后尘:艺术家驴友打头阵——文艺青年的推波助澜——大批游客的蜂拥而至.西藏,已经不再是那个遥远神秘的西藏.

去西藏,源于一次偶然就可能稍纵即逝的念头.那是2012年底,我每天已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突然觉得自己过得很糟糕,颇有些身心俱疲的感觉.我极度需要一个假期,让我静下来好好思考的假期.而能让我唯一想到的旅游目的地只有它——西藏.

wKgB4lN6yySAO7xCAAJlEdaI2Qg04.groupinfo.w600.jpeg

几乎没有做任何功课,匆匆订好机票.在2013年的春节一早拖着行李箱坐上飞往重庆的班机.在重庆机场等候转机去拉萨的几小时里,我一直在想,西藏,是个什么样子?

在西藏的五天,只在拉萨四处游荡,丝毫没有想关于工作的任何事情.离开的那天清早,我却做了一个关于工作的梦.梦中我交了辞职报告,离开了那个让我既爱又恨的单位.惊醒过来,头重重的在床头柜上磕了一个包.后来我才知道,也许一切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吧.

回来后第二天,由于再次遭受不公待遇,在冤屈、愤怒和无奈中,我交了辞职报告,离开了别人眼里艳羡的好单位.手续办理完毕后,默默的收拾好自己的桌子,站在自己的工位上拍了一张照片,用自己的方式向这个单位的所有过往告别.

走出单位大门的时候,突然手机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我感慨万千回复了个"谢谢",然后快步走出那扇再也不会迈进的大门.

接下来的几个月,每天在家无所事事,我成为了小说中才看到的冲动文艺青年:去了一趟西藏,回来裸辞看上去很好的工作.可是只有我知道,西藏,仅仅是一条导火线而已.

在家闲荡的几个月,人生二十多年来如此漫长的一个假期.可我并未忘记西藏,忘记离开拉萨的那个清晨和那些寺庙里自己虔诚叩拜的身影.在新工作繁文缛节的入职手续办理完毕后,已经是2013年的9月中旬.我忽然冲动的觉得,对我人生来说并不平凡的这一年,我还该再去西藏一趟.

于是,就有了事隔8个月后,与西藏的第二次邂逅.

一年两次,我与西藏,一个人的故事.请听我娓娓道来.

我与西藏的初次邂逅:

2013年的春节,坐上了飞往拉萨的航班.

机上的GPRS显示,这张照片应该已在西藏林芝境内.黄昏的一抹金黄与远处圣洁的雪山毫无违和的组合一起.那刻,除了飞机发动机的嗡嗡声,好像一切都已停止.我在想,这是传说中最美丽的南咖巴瓦峰么?

第一次乘坐西藏航空的班机,空乘都是穿着藏式服装,机上通知均以中、英、藏三语翻译.

在听到机长播报很快着陆拉萨贡嘎机场时,我朝外面看了一眼,漆黑一片.和国内大多数城市快降落时的灯火辉煌完全迥异.

下了飞机,同机的一位女士,站在登机廊桥边哇哇便开始吐了起来.

而我虽然感冒,却好像一切正常(后来才知道是暴风雨前的假象)快步走出机场,看了下表,晚上21点30.航班显示屏上显示,这已经是当晚最后一班飞机抵达拉萨.

出站即有20元至市区的机场大巴.那是春节的拉萨夜晚,严寒可让夜晚都能看见自己的呼吸.

大巴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高速蜿蜒前行.

突然觉得有些孤独,一个人只身在春节来到连功课都没有做过的拉萨,我甚至不知道这个大巴将会把我带向何处.

手机一直循环播放着那一阵很流行的歌曲,曲婉婷的《Drenched》.

快到拉萨的时候,终于能看见零星的灯光,还能看见炮竹冲上天.哦,想起是春节.

千里之外的爸妈,是否在温暖的家里看着春节晚会呢?

大巴车进入市区后,一个转弯,毫无征兆的就停在这座曾经在电视杂志画报上看过了无数次的建筑面前等红灯.心开始激动起来:西藏,我来了,我真的来了.

网上预订的唐卡酒店,坐落在大昭寺广场边,很好找.

从机场过来需要一个小时,晚上22点30分.可为什么熙熙攘攘的藏民却在零下十度的严寒里排着几公里的队像在参观什么?

前台一问才知道,我抵达的大年初一, 正值2013的藏历新年,是藏族人民共同的传统节日.而在零下十度的严寒里彻夜排队的藏民,只为去大昭寺.

唐卡酒店房间内景.

由于春节游人稀少,房价一般在300元左右含早.

还算安静.

第二天起来后下楼直接去了酒店旁的大昭寺,天,是如此的蓝.

桑烟袅袅的盘旋在大昭寺上空.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藏民.

我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虔诚的喃喃自语,然后五体触地的磕头.

不少人的额头和手掌早已起了老茧,衣服上污浊不堪,甚至还有不少人旁边放着行李.

你能想象,这里面的某些人,也许是从千里之外的家乡,历经春夏秋冬四季的孤独,一个人三步一叩就这样朝着圣城拉萨而来的吗?默默站在他们身后很久,眼睛有些湿润.

第一次觉得宗教信仰的力量可以如此之大.

冬季的拉萨,天真的很蓝很蓝,甚至连一点云都找不到.

wKgB4lN6yx2AfIBRAAWcGiMvFzg37.groupinfo.w600.jpeg

其实我是推荐冬季进藏的,虽然也许冬季你错过了纳木错,去不了羊湖……但冬天的西藏,确实是别样又少有的风情.P.S,机票,酒店也都是一年中最低谷.

大昭寺广场上,看上起应该是相对比较有身份的两位藏族阿妈在对着大昭寺礼拜.

这个淳朴的藏族小姑娘,远远我就看着她从八廓街一路磕着长头过来,面对镜头她低下了头,羞涩的笑了.

大昭寺正门前的这根绕满经幡叫"觉踏青",意思是"佛的大经旗杆".

藏族姑娘年满16岁时,就要到这根旗杆下举行一个庆贺成年的仪式.

藏历新年的拉萨,游客稀少,店铺歇业.(所以需要提醒下,春节过去的话,也许你得做好吃一个星期德克士的准备)枯树&蓝天

顺着北京东路慢慢前行,无意中走进一座叫"木如寺"的寺庙.

闯入不知道是当地人还是僧侣居住的老宅子,虽然破败,但很接地气.

这一头的小昭寺门口,也是藏民的队伍排起长龙……在拉萨的五天,每天晚上都会慢慢走到布达拉宫广场前,呼吸着凌冽的空气,呆呆的看着灯光照耀下的布达拉宫.

朋友在我的微博下回复了这样一条:也许多年以后,你回忆起布达拉宫广场前寒冷的夜和拉萨的德克士,以及你满城找药店买高原安的经历,绝对是你最温暖的回忆.

拉萨并不大,第一天的白天租了个人力三轮车先带我绕城走了一圈熟悉了下地形.晚上慢慢走回酒店时,收到了朋友X发来的信息,说她看过一本叫《风转西藏--我在西藏卖咖啡》的小说,并建议我去咖啡馆会会那个故事颇多的老板.

我抱着开门营业的一丝希望,顺着夜晚空无一人的北京东路慢慢前行.终于在北京东路一个超小的巷子里,看见了风转咖啡的招牌,只是很遗憾,关门停业.

休整一天后决定第二天去布达拉宫,得知淡季无需预约,直接前往即可.

布宫是我所有去过的地方里,唯一觉得见了实物后比之前电视或是网络中获取的映像更恢弘的建筑.

而其他更多的地方,都是去了后发现,也并不过如此而已.

布宫的台阶并不多,但由于身在高原,每爬几步都要喘上半天气.

这是站在布宫的台阶上,对着正对面的西藏人民和平解放碑照的.

爬上来之后,票价淡季五折,窃喜.

可一进去,看见蜿蜒成S型排队的人,心中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不!是!淡!季!吗!

坐在布宫边休息的藏族老人.

布宫内是不允许拍照的,外加我没有做功课,在里面只能走马观花而已.

参观布宫约1小时,但排队估计花了2小时……

这是从布宫出来后,布宫的背面.

俯瞰拉萨,就是这个样子的.

一个没有高楼,朴实的城市.

也许是体力有些不支,我靠在布宫的墙头,拍下了这张我很喜欢的照片.

走下来后,发现我开始呼吸困难,四肢无力,头晕脑胀……我终于,高反了.

第一次知道高反并不好玩.浑身没有力气,难受到走路都像要跌倒.

我跌跌撞撞的穿过布宫前面的北京中路,再次走到和平解放碑的那一边.

于是做了今生不可能再有的一件事:我像个流浪汉一样,趟在广场的木椅上昏昏欲睡.

大概在木椅上躺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才渐渐舒服一些.

后来我才知道,像我这样没有做任何功课,甚至感着冒去西藏的,无异与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肺水肿,肺气肿随便一个出来,立刻都可以要了任何人的小命.

SO,各位打算去西藏的同学,最好出发前小心保护身体,千万别感冒.

休整一天,问了当地藏族人什么药对高反有效,都推荐西藏生产的"高原安"胶囊.(拉萨各大药店均有售)吃了后在酒店沉沉的睡了一觉.第二天的确精神了很多.

于是打车前往拉萨北郊的——色拉寺.

色拉寺简介(摘自百度百科):色拉寺全称"色拉大乘寺",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与哲蚌寺、甘丹寺合称拉萨三大寺,是三大寺中建成最晚的一座. 色拉寺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拉萨北郊3千米处的色拉乌孜山麓,周围柳林处处,自古就是高僧活佛讲经说法之地,有许多僧尼小寺环绕其间,寺东和寺南有普布觉寺、米琼热尼库寺、贡巴萨寺、帕奔岗寺、扎西曲林寺、曲桑寺、嘎丽尼姑寺;寺后还有珠康日却、色拉却顶寺等等.明永乐十七年(1419),宗喀巴弟子绛钦却杰兴建,成于明宣德九年(1434).后绛钦却杰应召赴北京,受封大慈法王.回藏后将钦赐经像等珍藏于寺内,至今仍存.寺内有结巴、麦巴、阿巴三札仓(经院).其全盛期寺中有僧8000余,规模略次于哲蚌寺.

从色拉寺出来后,径直打车去了拉萨大桥(远处是西藏大学).

这并不是一个被推崇的景点,但却由于是青藏,川藏等国道进入拉萨的第一关卡,以及拥有清澈的拉萨河,我就挺想去看看.

两边有护卫,不能下到河边.

这次旅行,没有做什么功课,显得有些随心所欲.

但我更喜欢在拉萨这样四处晃荡,晒晒太阳的感觉.

在拉萨大桥的工布堂路的桥头,看见一家很小的甜茶馆在营业,里面坐满了藏族当地人,在里面聊天喝茶好不惬意,他们流露出来的小资情调完全不输内地的星巴克.于是.我走了进去.

"老板,这是什么茶"

"甜茶"

"多少钱?"

"3元一温瓶"

……

什么?!3元一壶?!我没听错吧.

但的确最后只收了我3块钱.拉萨的甜茶真的非常非常好喝,有点像内地的奶茶.不过人家这可是纯天然的:)另外别轻易尝试大名鼎鼎的酥油茶,至少我是喝不惯那种超级膻的咸味儿~于是,我坐在马路边也开始"小资"起来……

在拉萨的日子每天都过得很快,白天出去一个人漫无目的的逛逛.有人说丽江是一个适合发呆的城市,但我觉得冬天的拉萨也同样是个适合发呆的城市,并且比丽江多了厚重和硬朗.

p.s.套圈圈的游戏,全国都很流行的.

离开的那天,由于是下午的飞机,早上一早就去了位于罗布林卡对面的西藏博物馆,只需要身份证登记,过了安检,就可进去,而且完全免费,人也不多.

建议对西藏历史感兴趣的同学千万别错过.

离开的那天正是2013年的2月14日,情人节.

回酒店收拾好行李,打算去看看大名鼎鼎开在八廓街的玛吉阿米是否营业.

自然,也是关门的……

机场高速旁的拉萨河,冬季里一片萧瑟.

wKgB4lN6y2mAc-mpAANFrI0V7gU78.groupinfo.w600.jpeg

一阵大风刮来,吹起阵阵灰尘.

更是一种苍凉大气的美.

拉萨,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走的时候心情停低落,因为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再来……我与西藏的再次相遇(8个月后):

初次进藏源于一念之间,怀揣着各种沉重心事.

八个月后再次进藏,也源于说走就走的冲动.

可不同的是,才8个月,我的人生发生了太多故事和转折.

从银行裸辞.拼命在家备考.找工作四处碰壁.终于9月份过关斩将去了新的单位.

此时的我与八个月前第一次来西藏的我,人生轨迹已完全不同.

这是十月的拉萨.

机场高速外的景色与上次差异很大.清澈的拉萨河,郁郁葱葱的灌木.低沉的白云.

这次头两晚选择住在了八廓街.一早就被楼下的喧闹吵醒.

推开窗一看,拉萨昨晚竟然下雪了.

要知道这可是2013年的10月1日,国庆节.

你能想象这个只有一只腿的残疾藏族同胞,是怎么一步步艰难的叩往他心目中的圣城的么?

虽然已是第二次来,依然为这样的执着而感动不已.

还是照着上次的路线去了色拉寺,游人明显比春节的时候多很多.

请原谅我是个怀旧的人,呵呵.

这次来刚好赶上色拉寺著名的辩经.

虽然听不懂,看着喇嘛们吵架似的一个拍手,一个辩驳的样子,也挺有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周围还有不少外籍游客.好像是跟团的.

P.S,现在对入藏的外籍人士卡得很严,除了中国签证外,还需要入藏申请书才能购买机票及进藏.

故地重游,心情自然很复杂.

想起人生真有趣,八个月前,我在佛前祈祷自己今年能有机缘改变.

八个月后,失去了很多,抑成熟很多.

色拉寺台阶上休憩的老人与小孩.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求今生,只求来世.

从色拉寺出来,多多白云像棉絮一样离我很近.

晚上去了上次吃了闭门羹的风转咖啡,戴着眼镜的香港老板正在店面.我点了杯奶茶挑了些明信片,然后请他在明信片上,写下了扎西德勒的藏语,也算是了却了他的崇拜者,也就是我的好友X的心愿.

这次是在色拉寺门口喝的甜茶

好像是五元一壶,味道也略淡.

还是上次工布堂路那家好喝.

国庆的拉萨街头,显得十分热闹.

建议可以体验下拉萨的公交车,去哲蚌寺和色拉寺都有公交可直达.

我向来觉得体验一个地方的公交车,是用最经济也是最便捷的方式最快的融入当地人的生活.

P.S,普通话,藏语双语报站.

大昭寺广场上报了个团,第二天准备去纳木错,第三、第四日去日喀则.

其实在西藏报团是一个冒风险的事情,一路导游和一车的游客产生了很多不快.

司机开到当雄县,突然说纳木错因为大雪封山无法进去(明明出发前说是可以去的),难道还要逼我再来一次?

好在同团的有几个彪悍的甘肃女人,说交了钱,不能就这样到了山脚就走回头路(其实搞不好旅行团是早就知道不能进山的,只退门票钱,所以挺黑)在几个甘肃大姐义愤填膺之下,司机终于同意把车开到纳木错景区门口,如果交警放行,就去,如果交警一直不放行,那就折返拉萨.

藏北高原的当雄县,辽阔肥沃的土地,下车休息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列青藏铁路上开往拉萨的绿皮火车.

在西藏,一个大点的县城估计也就1万人口,小点的估计只有几户人家.

这样空荡荡的体育馆,在当雄县郊,显得很是落寞.

这是当雄县城边,前往纳木错的必经之路.

注意观察了下,当地农民应该在藏区算富裕的,不少人家有手扶的拖拉机和摩托车.

一辆开往"尼玛县"的客车过来了……

"尼玛"在去年很火,因为一次没有造成伤亡的地震,微博上到处在喊着:尼玛地震了.尼玛地震了………………司机在全车人的要求下,开到了纳木错公园门口,然后等着交警发号进山的指令.

后来我仔细琢磨,跟团去纳木错以及后面去日喀则,旅游团估计是早就知道很多地方因为大雪封山不能去的,但你报团的时候都宣称能去,结果故意走到一半告知大家不能进去,只退门票钱(无奸不商).

人多的话,还是拼车自己去吧.在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得知可以进去,天助我也.

心心念念的纳木错,我终于来了!

以为公园大门进了后就到纳木错了,后来才知道其实还有60公里左右的路程,全是盘山路.

路况尽管很好,但由于海拔一度在5000米以上经常下雪,下图这样的事故还是不可避免.

BTW,这次去依然有高反,并且比上次更严重,在拉萨修整第一天,和上次一样吃了高原安后.

之后几乎没啥反应,四五千米可以蹦蹦跳跳健步如飞~我无法用文字准确形容这一路的震撼与触动.

两边是阳光反射刺眼的皑皑白雪.

车子在这样的大雪山里蜿蜒前行.

远远在山顶看见纳木错的时候,已经激动到只知道拿相机咔嚓了.

蔚蓝浩瀚的湖水,在周遭连绵不绝的雪山映衬下,分外美丽.

学会用三脚架+遥控器,一个人的旅行并不用担心无人拍照的问题.

这是去纳木错的必经之路,海拔5100米的那根拉拉山口.

从纳木错回来在拉萨睡了一觉,第二天司机过来接我去日喀则.

线路:拉萨——羊卓雍错——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拉萨去羊湖的路很险,全是角度很大的盘山公路.

羊卓雍错,与纳木错,以及阿里的玛旁雍错并称为西藏三大圣湖.

这样纯净到极致的蓝,只有西藏才有了吧.

我可以夸张的说,羊湖真的美到无法呼吸了么?

离开羊湖,司机又说本来旅游线中计划从江孜去的卡若拉冰川一带在修路,所以只能折返回曲水县去日喀则,又少了两个本该去的景点.

因为这个事情,全车人吵得天翻地覆,司机几度罢工.

东北的一对夫妻,一个人花了3000多的团费,但基本全是这样的套路让他们几乎就没去到几个地方,让两口子懊恼不已.

而导游也一路在碎碎念新旅游法规定,不能带我们进商店云云.

我索性戴上耳机,装作听不到.

出来玩,安全是第一位,心境是第二位.走哪算哪了吧.

只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建议包车,别跟团.

汽车跟随著名的318国道汹涌澎湃的雅鲁藏布江一路向西,沿途雪山,戈壁,河流……虽然真的很累,但沿途的风光已经不虚此行.

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西藏第二大城市——日喀则.

刚到日喀则,由于空气干燥,鼻血就流下来了.这是一个人口仅5万的城市,却是后藏的中心,西藏第二大城市.街上行人车子都非常少,我只能说,在西藏新疆这些地方生活,真的很需要耐得住寂寞.

远离大都市,生活交通不便,人烟稀少,这况且是西藏第二大城市.

如果去了更远的阿里,估计感觉更苍凉吧.

在日喀则的那晚睡得很好,旅行社安排我们入住的是日喀则地委的宾馆,位于扎什伦布寺的旁边.

下午的团餐实在吃不下去,晚上饿得心慌.

冒着大雨,我冲出酒店浑身淋湿,在宾馆对面一家四川人开的超市,买了方便面草草填肚.

第二天直接去了扎什伦布寺.

扎什伦布寺:全名为"扎什伦布白吉德钦曲唐结勒南巴杰瓦林",意为"吉祥须弥聚福殊胜诸方州".位于西藏日喀则的尼色日山下.是该地区最大的寺庙.

有历世班禅灵塔殿,藏舍利肉身 .寺有四扎仓(经院),教学显密并重.

扎什伦布寺可与达赖的布达拉宫相媲美.它与拉萨的"三大寺"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合称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四大寺".四大寺以及青海的塔尔寺和甘肃的拉卜楞寺并列为格鲁派的"六大寺".

扎什伦布寺是中国著名的六大黄教寺院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被众多资深驴友冠以太多厚重之名的318国道,就是顺着汹涌澎湃的雅鲁藏布江从四川一路西行的.

虽然我只走了其中的一段,而且是路况最好的一段(拉萨往返日喀则),但一路的惊险还是让我感触很深.

每年N多人前赴后继的从这条路自驾或是骑行进藏,但因为这条路吞噬的生命却不在少数.

去西藏,也行只是你人生中一次特别的旅行,不用冠以太多诸如"更接近天堂或是神灵"这样的口号.

也行每个进藏的人都各怀心事,但,并不是离开之后这些事情就不用去面对,也行它给你很多人生的体验或感悟,但,切记,保护好自己,尤其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下,千万别拿生命开玩笑.

这只是我自己小小的建议.

回到拉萨后,直接去了先在网上预订好的颇有口碑的"赤江拉让藏式酒店".

预订的时候由于只剩3人间,但为了体验下藏式老宅子的感觉还是订了.

热情的老板在抵达酒店后献上了哈达,一看我一个人订了个3人间,立刻二话不说,给我免费升级了这一套藏式套房.(真的很感谢他)不过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套件,稍显寂寥.又加上是老宅,估计不太适合女生一个人住.

P.S,手机信号也不是特别好.但这样的配置,在藏区已经是相当好.

很快国庆又要过去,我又要离开了.

一年两次,我一个人的西藏.稍显懒散的我,并没有着急两次都赶着去各个景点,即便去了两次,我也只到了拉萨和日喀则,只是西藏的一小部分.

另外,从拉萨飞出去的飞机起飞后会颠簸得很厉害,做好思想准备.

看见下图的布达拉宫了吗?

不知道下图是不是就是传说中能够看见今生前世的——拉姆拉错?

西藏,我们有缘再见.

后记:

我不想对西藏之旅像别人一样,赋予太多文艺或是神秘或是夸张的修辞,我只是觉得,2013年的两次进藏之旅,并未对我的人生观带来多大变化,但所到之处不论是大自然的瑰丽壮观,还是藏民的虔诚执着,也许都在潜移默化中或多或少的改变我看待这个世界.

如果你也想去西藏,别带上太多别人故事赋予的枷锁,做好功课,轻装上阵.而至于你的人生需要做出什么变化或是转折,其实与西藏是无关的,顶多,旅途的感悟只能让你知道自己更想要什么.时刻记住,它只是你人生中也许一次非常特别的旅行目的地,而与灵魂天堂之类无关.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