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去阿里冈仁波齐转神山

  • 发布:2016-03-19 20:29
  • 来源:

冈仁波齐峰是中国冈底斯山脉主峰,山顶高度海拔6721米,位于西藏自治区西南部普兰县北部,藏语意为神灵之山。冈仁波齐峰是世界公认的神山,同时被印度教、藏传佛教、西藏原生宗教苯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

wKgB4lNR62SALUoqAAHOtyfORLM61.groupinfo.w600.jpeg

转山是来自不同地方朝圣者最常采用的方式。转山道分两条:外线是以冈仁波齐为核心的大环山线路,内线是以冈仁波齐南侧的因揭陀山为核心的小环山线路。外线总长53公里,徒步需1-3天功夫,磕长头则需15-20天。转山人一般都是在转足13圈外线之后再转内线。每逢藏历马年,转山的朝圣者最多。据说佛祖释迦牟尼的生肖(藏族传统生肖观受汉族相应观点影响较多,其生肖属相大小的具体排列也和汉族相一致,依次为: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也有作乌鸦的)、狗、猪。(藏历结合阴阳及五行等学说,在具体年代节气等方面和汉地不同,故生肖也略有区别)属马,马年转山一圈相当于其他年份转山13圈,且最为灵验和积长功德。(以上内容来自百度)我名叫小俊,山西运城人士,26岁,目前在拉萨工作。正逢藏历马年,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楼主3月末决定去转山,由于时间原因,只能将时间安排在还比较寒冷的4月份。从网上查了一些攻略和游记,得知可以坐班车去神山以节省不少费用,经济条件较为紧张的楼主决定选择班车。下面楼主介绍一些自己的见闻吧,希望能给将要转山的朋友一些帮助:

需要准备的物料:

1、边防证,因为神山冈仁波齐地处阿里地区,需要办理边防证的。边防证可以在老家办好,也可以到拉萨再办。需要注意的是,在拉萨办首先需要所住地的派出所开证明,而派出所又要老家的户藉证明,很麻烦。还有种办法就是找旅游公司代办,找旅游公司代办需要凑够四个人的身份证,说明是一个团体才可以。这个楼主也可以找朋友帮办。

2、冲锋衣裤等御寒衣物、登山杖、墨镜(山上可能全是雪,必须有,否则可能得雪肓症)、登山鞋(山路不好走,防滑,但不是必须的,一般运动鞋也可以)、睡袋(山上有些地方可能住宿环境不太好,被子比较脏或不够暖,所以最好有睡袋,不过楼主这次准备的睡袋都没用的上)。还需要带一些常用药物,比如感冒药等。为防体力不支又吃不上饭,带一些巧克力、牛肉干等高能量小食品或红牛等可以补充体力的饮料也很有必要。

路线:不管是自驾还是包车还是班车,目的地是一样的,都是塔尔钦(也叫塔钦或塔青)。塔尔钦是G219国道旁边的一个小镇,离开国道约向北走3公里到达镇上,自驾或包车的可以开进去,班车的司机会在路口停车,自己走进去或在路口搭便车进去。班车在拉萨北郊客运站发车,现在车费是650每人,到阿里或附近的几个地方的班都可以到,具体对售票员说要转山就可以。一般每天14点或16点发车,第二天早上到塔尔钦,全程只是停下吃饭,两个司机轮流连夜开车。路上要经过好多个检查点,别想着在车上一路睡到终点,到了可在小镇先住下休整一两天再转山。

塔尔钦:这个被称为“神山的门户”的小镇位于G219国道边上,是转山必经之地。小镇不大,有几百户人家(包括商人),没有统一供电,只能太阳能发电或用油发电,物价很高,值得欣慰的是基础设施还算齐全,餐馆、旅店不少,环境也不错,邮政、移动等都有,手机信号很好(移动的信号在转山一路上基本都有,楼主还在最高的卓马拉山口打了电话)。对于旅客来说,来住几天虽然价格较贵,但想有的基本还可以有,并不是不可接受。

门票:去转山的售票处设在去塔尔钦的路口,听说是150或200元,我去的当天天阴下雪,没人收票,嘻嘻。

未完待续。

行程记录:

D1:楼主约12点到拉萨北郊客运站,要买到阿里的票14点发车的已经没有了,只有16点发车的,然后对售票员说我要转山,她说到札达的车也经过神山,一样的价钱,14点发车,就买了到札达的票。这个车虽小,但只坐了不到一半人,每个人可以占两个座,也相当舒服。车窗是双层玻璃的,晚上玻璃上不会结冰,比回来坐的车暖和。

拉萨到日喀则路段有限速,开的比较慢,过会还休息一下,天黑时到日喀则,停车吃饭,然后继续。过了日喀则的检查点要检查身份证和边防证的,而且要检查很多次。多次检查很容易把身份证或边防证弄丢,一定要带好,没有真的不让通过,我在车上亲眼看到有人因边防证过期下车了。

D2:早上透过车窗看到天边的慢慢亮起,无比兴奋,然后等了好久没看到太阳出来,才发现原来是阴天。刚开始还好, 后来越阴越重,等11点到达塔尔钦下车时,竟然漂起了雪花(司机本来说早上九点多就可以到,实际上11点才到,都没停车让乘客吃早饭)。

下车后自己顺着公路向镇上走,路过售票处的时候没见到有人,就直接过去了。虽然只有短短三公里,感觉走了好久,由于天气原因,心情很不好。到了镇上,也不知道要往哪住,只记得在攻略里看到过有个志愿者之家,就找警察同志问路,第一个说不知道,第二个说也不知道,他们是新来的,然后说可以打电话问问他同事。问好后他带我到了住的地方,在这里谢谢这位热心的警察朋友,在高原上执勤很辛苦。

wKgB4lNTuHOAWbvoAAHGtaCj45w81.groupinfo.w600.jpeg

志愿者之家是来自北京的退休老师的任老师开的,已经好多年。他的院子挺大,屋子全是铁皮屋(这个有点差哦),铁栅栏门,养了好几条狗(怕狗的就别去了)。到了喊了半天才开门,原来下雪他们以为没客人还没起来。住下后任老师提来一壶热水,说这里没电,也做不了饭,要么去外面吃,要么吃方便面,当时我已经没心情吃了,就说算了,吃点零食睡觉。睡眠中被说话声吵醒,原来是又来了一位转山的朋友,后来又一位头天转山回来的朋友也过来了,聊天中了解到转山路上到处是雪,下山难下,可能有七八级的大风,还有就是刚来的要转山的朋友是南京人,已经50岁了,是个老驴友了。聊了会我又睡觉去了。

一直等到下午4、5点大哥叫我起床吃饭,这时雪也停了,天气有转好的迹象,祈祷啊。原来大哥在我睡觉时已经出去走了一圈,还买了菜准备给大家做饭吃,但任老师已经做了一锅菜和炒饭,就没再做,我们一起吃的很香。吃完后我们一起到阳光咖啡屋聊天,感觉挺好的。天快黑时又来了一车朋友,共六个,听说他们也要转山的,跟其中一个叫阿鱼的MM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睡觉去了。

PS:任老师家的电是太阳能发的,每天只能天黑后供几个小时,其他店情况估计差不多,都是自己发电。

D3:早上还没起床,就听到任老师喊我们说好天气,快起来收拾下准备出发转山。赶紧起床收拾东西,任老师看我没登山杖,就借给我一根拐杖用,事实证明后来很有用。跟后来的六位朋友聊天,得知他们有人高反不去了,只去三个女孩,其中两个会让车先把她们送到6公里外的经幡广场,然后再走,阿鱼和大哥还有我决定从开始就走。然后我们一起去吃饭,途中大哥和阿鱼买了经幡,准备挂在最高的卓马拉山口,我没买。早饭他们吃的包子和粥,我吃的是面条,这鬼地方一碗肉丝面20元。

吃完后已经11点左右,我们三个走路的把包也放在他们车上了,可以轻松一段。刚开始走就遇到了要转山的藏民,相互打招呼,他们都很友好,会汉语的会跟我们交流,不会的会笑笑说扎西德勒。也看见了朝拜转山的藏民,他们拜一圈一般要15天以上,半路就住帐篷,很辛苦,向他们致敬。

wKgB4lNR62GAOiV0AAHfLupOdeI62.groupinfo.w600.jpeg

走了没多会阿鱼就喊热,原来她怕冷,穿了至少是我两倍的衣服,结果一走路就热的不行了,我们开玩笑说她将会是第一个4月转山中暑的人。没多会开车的朋友就问我们到哪了,他们已经到了,两个坐车的要转山的MM其中一个已经先走了,另一个还在车上等我们,因为路不熟,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到哪了,只能尽快往前走。在走到一个挂有经幡的山口时,大哥和阿鱼一致怀疑那就是经幡广场,我刚开始也有点怀疑,后来一想,经幡广场挺有名,应该很大才对,不可能那么小。争议、查地图、打电话询问最后确定那不是经幡广场,又往前赶。过了会看到了几处房子,还有更大的经幡,确实前面才是经幡广场。

到经幡广场后和他们碰面,简单的交流、喝水、合影后就上路了,这时毛毛MM也加入我们的队伍,另一个MM因为提前走了,没跟我们一起。这里感谢下阿鱼借给我的墨镜,要不我非雪肓症不可。毛毛因为第一次进藏,也没什么户外经验,走的慢,大哥走的也慢,反正第一天不急,我们这么一队人就这么慢慢走着。中间经过曲古寺,没有停留。到了中午2点左右我们停下吃了点东西,继续走,这个时候阳光不错,风不大,路也挺好,走的挺轻松,挺快乐的。又走了约一个多小时,风加大了,毛毛出现高反,头疼无力,赶紧让她喝两支葡萄粮,天冷风大,不敢停留,还得继续前行。中间遇到好多友好的藏民,跟他们打招呼问好,其中最大一位已经76岁高龄,他说因为去年得了脑梗,今年不敢快了,准备两天转完,以前都是一天转完的,说的我们那个汗啊,看他慢慢消失的背景,真心佩服。因为阿鱼和我在等毛毛,大哥走到老前面去了,然后给我打电话说他在一房子前休息,问我们到哪了,我说也可以看到远处有房子。不一会我们也到那房子前了,那儿本应是一处补给点的,但因为现在转山的人少,那里没有商家,有厕所和垃圾筒等设施可以使用。

稍微休息下又上路,时候已经不早,速度又快不了,最要命的是这时天阴了,大风吹起山顶的雪粒,打在脸上挺疼的。脚下的路是半雪半泥泞的,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否则鞋陷进去就全湿了,会更冷,毛毛后来说走那一段时她差点崩溃。边走边联系之前走的那位MM问还有多远,在哪住。过了第一个铁桥,往前走看到经幡,再往前看到芝热寺。在他们休息时,我全速向芝热寺冲去,可惜芝热寺当时在装修,不能进去。之后他们打电话说住山下面了,因为芝热寺已经住满,那个旅馆里便宜的床位也住满了,我们只能住100元每床的床位。我从芝热寺下来找到他们,老板是藏族人,人很好很热情,和几位朋友在房间里一起烤炉子聊天,我们也加入了。阿鱼因为穿的太厚又没做好透气工作,里面衣服全湿了,吃完泡面早早钻被窝了,毛毛累的去休息了,一直没跟我们一起的阿星也休息了,就剩我和大哥在那聊天。其间民警来登记身份证,向他们咨询山上路好不好走等问题。闲聊中还得知曾经有一位老人,天天转山,他们遇到老人时已经转了335圈,好坚强的毅力,祝福他老人家。聊到晚上十点左右大哥和我也休息了,住的房间是石头砌的,双层窗户,一床被子一床毯子,挺暖和。就是上厕所不方便,在室外挺远,男士好解决,女士就不好说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三个女孩听说别人6点就出发,想跟着,大哥和我觉得太早,天黑看不清路,加上山路有雪很不安全,要8点出发,最后一致同意8点出发。

D4:早上我七点半醒来,叫大哥起床,等我们穿好衣服再去叫那三位MM,原来她们都还没起。头一天晚上的开水已经不怎么热,第二天早上是没有开水的,MM们买的泡面就那样凑和吃了(大哥和我没买),我自己吃了瓶八宝粥和两个蛋。等出发时已经快9点,真的太迟了些,期间大哥和我去拍了日照金山,很幸运能看到这个,我此行无憾了。因为起床已经坐了很久,感觉到好冷,我知道在这种环境是不能失温的,否则很危险,就催他们快点。走过铁桥(不是原来那个)后,因为不知道准确路线,大哥和我决定按别人的脚印走,阿鱼不放心,想绕到一边去跟能看到的人一起走,我们就分开了。走了约半小时我身体才暖过来,才可以放慢脚步等等大哥一起走。这里说一个小故事,以前我寒冬骑自行车,觉得饿了后看见卖松花蛋的,就买了几个吃,谁知吃完后很难受,完全无力,当时也不知怎么回事,平平的路上自行车骑不动了,只能推着,约一小时后到一家面馆,吃了碗热汤面才缓过来,后来才知道那是失温了。这次知道了就很注意这个问题,我穿的较少,路上真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冷,那天我坐下休息的时间不到半小时,累了也是站着休息。走了一段后发现我们走的路合并到一起了,其中大哥和我走的最近,阿星跟鱼走了一段后也绕近路了,只有阿鱼和毛毛绕的最远,已经远远的在后面了。因为不能停,我们三个就在前面慢慢走。

越走雪越厚,大哥提醒我戴上墨镜,因为不习惯,戴上后脚下滑了两下,赶紧摘了,一会后大哥发现我没戴,马上批评我说这样下去会雪肓的,只好再次戴上,戴了一会后发现根本不敢摘下,摘下阳光刺的眼睛受不了。山上都有人踩出来的很厚实的路,不怎么滑,很安全,但是,踩的路旁边的雪一脚下去直接没膝盖很正常,所以得很小心。很欣慰的看到这一段路上都有垃圾筒,本打算把自己生产的垃圾全背下山的我可以减轻不少负担了。气愤是的还是看到乱扔的垃圾,真的心痛这美好纯洁的环境,再说既然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吃那么大的苦去转山,举手之劳把垃圾扔进垃圾筒为何又做不到呢?不管雪多厚,路多难走,都能看到朝拜的藏民,还有他们在雪地上搭的帐篷。我见到一个好小的小孩,一问才五岁,就跟着家长来转山了,速度好快,我追不上。

远远能看见阿鱼和毛毛在后面,我们又不能等,休息时,我就在旁边雪上写下一些鼓励的话,也不知她们是否看到,再后来就不见她们了。阿星因头晕喝了两支葡萄糖。途中遇到另一波来自己广东的朋友,他们一共6人,其中有个已经高反严重,好在他们请了背夫,上山最后一段那位高反的朋友是被背夫扶着走的。后来路越来越难走,我体力还好,但穿的太少,根本不能停了,一停就冷,慢慢的我与大哥、阿星拉开了些距离,但还都可以看的到的。最后我先到山顶,拿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拔了几次后通了,很是激动。登顶时就我一人,想拍张照都没人帮我,想找那位藏族朋友拍一张,可惜她不会汉语无法沟通,只好作罢,匆匆下山。

在找下山的路是才发现下山的路更难走,路已经被踩成半冰雪路面了,很滑。山这边的风更大,据说有七八级,风中的雪粒的威力比之前的力量大好多倍了,根本无法直接面对。我决定往下滑,刚一滑就失控,好在一块大石把我挡住了,否则就……没办法,也找不到再往下的路了,只有等,等了几分钟看到阿星过来了,后面又来一位藏族朋友,那时真感觉是看到救星了。我就和阿星决定跟着藏族朋友走,不然会迷路的,风太大,前面人走过几分钟就找不到脚印了,可惜那藏族朋友速度实在太快了,我勉强跟上,阿星就没那么好运了,好在后面还有人过来。走了一会后,阿星他们突然跟上来了,一看原来是他们跟着后面的藏民全程滑下来,而我跟的这位是用走的。过了冰河,再走就没什么危险了,也能找到路了,因为语言不通,我们只能点头微笑谢谢两位藏族朋友带我们。因为这一段太险,我没拍照片。然后我们一起走,又遇到姐弟俩,他们很快,当天早上出发的,打算一天转完。因为我是打算两天转完的,大哥、阿星他们三天,所以我在这里就跟这姐弟俩走了。下到山底,看到补给点,也是没有人,房门是开的,在房间里稍作休息后,我们又上路了。那弟弟走的好快,我赶不上他,姐姐和我速度差不多。走了约5公里,看到一茶馆,同样关门没人,他们停下休息,我因为冷,不能停,只能继续。

再走约5公里看到尊珠寺,这里有人,可以吃饭住宿,天已经快黑,但我还是决定回塔尔钦。我喝了最后一瓶红牛,倒掉了包里剩的水以减轻负担(后来才听说那姐弟俩早没水了,向我那同伴阿星借,她也没有,可惜我不知道,近一升的水白白倒掉了),打算冲完最后十公里。期间见过一辆4500进去,想是去接人了,我是多想拦下坐车啊,可是我没有,我要坚持走完的。在我最后一次休息时,看到这辆车出来,坐了一车的人,都是路上见过的同伴,他们向我招手,可惜没停,其实我没想坐车,但想把包给他们。过了尊珠寺不久大哥给我打过一电话,问我到哪,我说过了尊珠寺,往家赶,再问得知他刚到茶馆,我知道那不能住,让他再走5公里到尊珠寺住吧。再后来在一个路口时我不知该往哪边走,虽然直觉是右边,但看到后面有藏民,还是决定问问路。一问才得知他们也是转山回来的,兄妹俩,不过人家是一天,正好住的地方也不远,就同他们一起走了。等到晚上9点45分我总算回到塔尔钦了,找个面馆吃饭,给他们打电话,得知阿星早蹭车回来了,大哥、阿鱼、毛毛还有那姐弟俩住尊珠寺那里了。吃面时老板得知我刚转山回来,给我下了好大一碗面,结果我没吃完,饿过头了,也太累,只吃了多半碗就吃不下了,实在不好意思。

D5:第二天早上睡到9点多,起床和阿星一起去吃了早餐,然后去邮局她寄了名信片,等到10点半邮局门是开了,等了半天就是不见营业员,去旁边问了民警才知道因为业务量太少了,营业员开门后回里面大院了,要去喊才会出来。也得知那帮广东的朋友因为有人高反严重当夜去普兰看病了,电话询问得知他们有人轻微肺水肿,但已经没什么事了。其实当时在山上就挺替他们担心的,第一次我问阿星要了葡萄糖给他们,后来阿星把氧气也给他们,大哥把羽绒服借给他们了(其中一女孩失温了,同伴们,别怪我当时一路先跑,我当时穿太少,不跑我就有失温危险,失温非但不能帮你们,怕是还要你们照顾了,在这种地方,还是先保全自己再想着照顾别人吧)。还有就是那天下午快黑时看到警车进去了,应该是去救人了。

办完事回到任老师那,姐弟俩,大哥,阿鱼他们陆续回来。状态都还不错,姐弟俩下午要去看圣湖和鬼湖,阿鱼他们有包车还要去别的地方,大哥和我决定班车回拉萨。联系了班车的司机后从2点半在路边等,一直等到4点才等来班车,其间大哥和我聊天、拍照,也不错的。坐上班车回来时,检查的更严格些。天黑后司机停车吃饭,自助30元一位,三菜一汤,我吃的很香,那是我离开拉萨几天来吃的最好最香的饭了。

D6:上车第二天到了日喀则吃早饭,我不喜欢喝粥,吃了泡面。下午约4点回到拉萨。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