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胆小鬼去西藏

  • 发布:2016-03-20 10:11
  • 来源:

曾经问朋友,想不想去西藏?想不想去长白山?想不想去凤凰?她说想啊,我哪儿都想去,一个地方去十次也没关系,不存在去过一个地方就不去第二次的情况。

wKgBpVXZi5eAOC_sABLgb4UejtQ35.groupinfo.w680.jpeg

但是我的情况是,大部分地区,我是提不起什么精神专程前往游历的,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金钱、有限的体力下。尤其是“城市”,比如成都,比如宁波,比如广州,情况和我们居住的城市是大同小异的,一样的街道,一样的商圈和住宅区,有几样特产,有几样小吃,有几个已经被搞得无比商业化的人工景点,同样看不见星星的天空,行色匆匆的人群……当然,每一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味道,比如风土,比如人情,比如空气里的味道,比如街道上灌进耳朵里的嘈杂方言,比如清早排出的早点铺,体味这些,是需要时间和一个闲散的心的。而往往能引起我强烈的前往意志的地方,却总是一些不那么容易到达的目的地。这些地方,总是意味着长途跋涉、冒点风险、吃点苦头、更多的旅程开销……比如云南,比如青海,比如新疆,比如西藏。

wKgBpVXZhcSAA60bAAyPJTiVdEo26.groupinfo.w680.jpeg

西藏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一个高得不得了的地方,一个在任何一次想象中都需要仰望的地方。高中的时候,表妹一家去西藏游了一遭回来,舅舅大肆渲染了高原反应是如何将他变成一个肿头龙(有照片为证)的;同行的人是如何疯狂吸氧,一下飞机就买回程机票的;哪个哪个认识的人是如何从西藏回来后直接永久变身植物人的……但他同时感慨道,那个地方,真的该在有生之年去看一眼。那是一个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西藏= 高的不得了的地方 = 神奇的另一个世界 = 我永远也去不成的地方。

结果我在一年零三个月内去了三次高原。其实本意也是不断试探自己身体的底线,先从比较简单的云南线开始,接着游走到青海线,原本以为西藏线是需要鼓足勇气做足功课天时地利人和才会前往的,没想到这么快便成行了。

直飞西藏的风险就是海拔完全没有过渡的机会。我从海拔27米的地方上飞机,等下来时,就直接窜到3600米了。

攻略上说,下飞机后,身体里的氧气还够你正常生活三到四个小时的,所以在来到拉萨的两个多小时之后,我开心地逛了拉萨河还有各种好玩小店,并成功地在八廓街熄火。头疼、没食欲、想回家、疲劳困倦、胡乱问答,最后我说,“我一定会登上王位的。”并被自己的这句话吓醒。

拉萨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之一,也被誉为日光之城。我喜欢这样的地方,总是能看到湛蓝清澈的天空和肆无忌惮的阳光。拉萨河边有一条满是黄色落叶的小路,周遭宁静得只能听见鸟叫和风过树梢的声音——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在童年时期的外婆家曾体验过。本地人会在河道里洗衣服,并平摊晾在河边的坡堤上。一条有灵气的河流首要的就是“清澈”.清澈得能看见干净的波纹,能印出天空的影子。

我见过的最清澈的自然水在云南的泸沽湖。如果天气晴朗,泸沽湖就像一面镜子,反射周围的蓝天和山色;即使是阴天,湖面仍然是一片冷冽的蓝,并能够清晰地看到湖底水草的飘摆。而青海湖之所以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大约也是因为它浑浊如海水,所剩的优势也无非就是“大”而已。此次西藏,拜访了羊卓雍错和纳木错,这两个深藏在海拔4600米以上的圣湖,同样有着非同一般的水质,且远观远比近看惊艳得多。去羊卓雍错的那天,一早就在下雨,我们跟着那个不靠谱的藏族司机师傅绕了山路十八弯后基本到达羊湖上方的山坡,山下的雾浓得伸手不见五指,所有的小伙伴都惊呆了。然而随着小车继续前行,浓雾就忽然散尽,下方如同宝石一般的蜿蜒湖泊突如其来地呈现在眼前,那是一种明艳的亮蓝色,湖面由于云影和湖底地势的变化呈现出多种色差,斑驳如一块绿松石。如果趋前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一类的湖水都有一种清冽的特质,看不到鱼和水生物,就是纯粹而透明的液体反射着阳光。

wKgBpVXcMGiARkbHAAearVxQ39414.groupinfo.w680.jpeg

羊湖沿途的山峦和玛尼堆,阳光晴好

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而“纳木错日”这天,到达时间晚了,天上全是云,也来不及登高远望,所以对纳木错本身的感觉,还不及“纳木错小强盗”以及途经的念青唐古拉山口来得印象深刻。10月份,纳木错线很容易大雪封山,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当地的交通管理部门会把一种融雪剂喷洒在道路上,以至于我们经过这些雪山时,路面上还不断蒸发着雪气。5200米的念青唐古拉山口已经接近雪线,在狭窄的国道上行驶的同时,两壁往往就是千丈的雪山,那是一种离天空特别近的感觉,白云和雪融在一起,太阳光带着完全不加遮挡的紫外线照在雪上,再反射进眼里,一片耀眼的白。

雪山观景台上胡乱停了各种大小车辆。有的车停得不是位置,就沦陷在那里了。观景台可以看到壮丽的雪山,也是考察一个人体格是否强悍的绝佳处所。我拍照时,一位严重不适的大姐就蜷缩在栏杆旁边,脸紫得好像马上就要厥过去似的。我正要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她就忽然艰难地吐出一滩,我问“要不要氧气?要不要药?”她话也说不出来,半晌说,“我也有……”与之完全相反的是几个大小孩居然在海拔5200米的雪山上打雪仗,我在思量着他们会不会忽然高反倒地的同时也听到了身后的几位苦逼中年男士“一二三!嘿呦嘿!”的推车号子声……秋天的川藏线很美,据“带头大哥”说,318国道从拉萨到林芝的沿线比林芝地区本身更有看头。

西藏的高不可攀,除了这些荡涤了尘世雾霾的山光水色之外,另外的一个要素大约就是神秘的藏传佛教了。在八廓街,大昭寺,布达拉宫,随处可见千里而来的朝拜者,他们围着护具,三步一磕,五步一拜而来。在布宫的红宫里,是历代达赖喇嘛的灵塔,其中影响最广者,灵塔耗费数千斤的黄金,缀满繁如星斗的宝石。那些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狭窄过道终日照不到阳光,周遭的壁画带着酥油的气味和岁月的颜色,数十轮回之前的场景,群像人物个个纤毫毕现,且带着一种我完全陌生的表情,安然笼罩在酥油灯昏黄的光线中。

色拉寺的庭院里全是懒洋洋的狗只,均匀排列

大昭寺门口的磕头信徒

藏族彩色丝线小辫子,一条三块钱——

我瞅见一个空的垫子,就学着旁边的人拜了几次,真心不好操作,尤其是起来的动作简直就是不断蠕动才勉强站起的。

最后说一说西藏的吃食吧……作为一个南方海边人,也许我永远不会把肉肠血肠或者是其他由于混入了青稞酒而呈现出奇怪酸味的菜肴视作美食……所以在西藏的日子,为了不增加水土不服的不适感,我们都选择在川菜馆进食。奇怪的是,我觉得在西藏吃到的川菜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川菜,就连在人烟稀少的国道路边随便一家的小川菜馆,随便乱点的鱼香肉丝之类家常菜,也好吃过我在任何地方吃到过的鱼香肉丝。有时候老板会在结账之际询问“味道怎么样?”我都会不吝赞美之词,告诉他“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川菜了!”……至于藏餐,只能在自身健康状况感觉良好之际尝试。血肠和肉肠这种重口味食品已经在青海尝试过了,在玛吉阿米凭图点的两个奇特菜肴,一个是用菠菜酱和奶豆腐烹制的绿色稀糊糊,另一个是用青稞酒和鸡块烧在一个小瓮里的“青稞酒醉鸡”,闻上去,都有一股属于酸奶的酸、甜、馊……味,和鸡肉混在一起,那味道不知怎么形容……在八廓街的另一家藏餐厅,我努力尝试了“糌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宗的做法,长椭形的小团子,外面驴打滚一样的厚厚裹了一层不知道什么粉,吃到嘴里就像是在吃生面粉一样,干燥的、也完全辨别不出味道。总而言之,只要到了藏餐馆,我们的饭量就会比平时小一倍以上。但是西藏的酥油茶和青稞酒我都喜欢,在拉萨的大街小巷,大量散布着小门小脸的甜茶馆,如果要一份酥油茶,店主会提出一个古朴的壶连同一套小碗,自斟自饮。至于牦牛肉和大羊腿之类的物品,将它们消化掉需要耗费大量的氧气,所以我连尝试它们的欲望都没了。

临走之际,我偶然拾获一张旅游地图。其实西藏是很大的,我所游览的区域,可以说是最没有技术含量、最没有挑战性的一小块地区了。这七天里,我蹲守在拉萨,小心翼翼地把触手探向拉萨的周边……而广袤的阿里地区、林芝地区、日喀则、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珠峰、古格王朝遗址、各种沿途中的神山圣湖、原始的高原村庄……渺小的我只能在短暂的几天里遥望遐想一下,不过无论如何,我来了,来日方长,我可以慢慢来。

(编辑: )
上一篇:一块钱飞拉萨 下一篇:翻雪山只为墨脱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