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翻雪山只为墨脱

  • 发布:2016-03-20 10:21
  • 来源:

今天的墨脱已经不单单指的是地名,它是一个标签,当你徒步了以后,拥有这个标签,你会发现上面写着,“中国第一徒步线路欢迎你,勇敢,多情,向往自由的屌丝”.

2014年6月11号,飞翔和团队出发行走墨脱,徒步墨脱有人写书命名为“生死之旅”(没有看过),我总认为实际没那么夸张。我们队伍在旅行的前两天才查阅了相关资料,熟悉规划路线,可能是上天的眷顾,路线的成熟,我们四天顺利的完成了旅行。对于墨脱来说,我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行,由于幸运,我没看到墨脱的神秘和狰狞,只看到了它的美丽。

wKgB6lRx1qmAdNqTAAu10qrVanI90.groupinfo.w680.jpeg

徒步背景:我们队伍其实都是滇藏线的骑行者,骑行规划中有徒步墨脱这一项,只是有此计划,但从来没怎么规划过,由于在徒步前我们已经骑行了1000多公里,因为劳累,钱等原因,队伍中有人到达八一后没有了之前那么强烈的墨脱徒步欲望,但不管怎样,最后我们走上了去往墨脱的路。路线规划我也是在网上查看了一些攻略,相关攻略已经相当详尽,所以文章不是攻略(只能算攻略的更新注释)只是呈现我眼中的墨脱,作者摄影技术烂,但爱拍,走两步都会记录影像,所以,文章呈现了墨脱路线的四季景色,和我眼中的美景,最主要的是和大家分享我的快乐!

徒步前要克服困难:6月10号起,墨脱收门票160元,加上派镇景区门票260元,太贵,必须逃票!没有边防证!没有向导!住宿太贵!装备不专业!没有做详尽路线规划!墨脱徒步之前我们遇到了各种问题,最终我们都一一化解,这可能就是旅行的魅力。

徒步装备:师兄,禽兽,尚晨和我4人:背包,帐篷(没用上),睡袋,冲锋衣,相机,长袖衣服,T恤,手电筒,火机,钱,零食,水。我们装备很简单,专业徒步中的防雨罩,雨衣,拐杖等我们都没带,直接走起。孙哥和老师的装备相对专业。

徒步路线:常规路线:派镇-拉格-汉密-背崩-墨脱。

徒步队员:师兄、尚晨、禽兽,老师、孙哥和我。

此次旅行的起点是派镇,八一去往派镇可以坐班车和包车。1班车:林芝八一镇到派镇专线客车,单人乘坐60元/人,上午发班时间八点,下午发班时间两点半,人多可以加班!2包车:客运站旁有很多司机拉活儿,价格一人200.

地址:八一镇客运站出大门右边50米综合楼宾馆楼下我们从客栈打车到达客运站时已经8点半,此时到派镇的首班车已经坐满了正要走。司机看等车的人还有很多,就加开了一班车。不过,要等到班车人坐满了以后才开车。

八一到派镇一路沿雅鲁藏布江行驶,雅鲁藏布江流经此处时,江水舒缓,两边高山环绕,植被茂盛,班车时不时穿过的古朴的藏布村庄,田园,景色让人感觉很舒服。期间还会经过林芝机场。

客车大概行驶了2个多小时,售票员告知我们已经到达派镇,要求我们下车。下车后发现我们到了雅鲁藏布江峡谷景区门口,已经驶过了派镇乡(2公里多),售票员说客车经过派镇乡时,你不要求班车不停。我们要求司机带我们返回到派镇,司机强势拒绝(差点没打起来)。问当地人以后才知道,派镇乡是藏民聚居区,乡里旅馆,饭店了啥都没有(没有印证),只有大峡谷景区内设施才完善,我们看到了景区内内地饭馆很多,兄弟客栈也在里面,但是进去要收费,大峡谷景区门票260元,差点吓傻我们。景区外面吧只有一个内地饭店,但住宿50,吃饭也很贵。生气,心想:怎么办那?

对于穷游来说门票就是扯淡,住宿,吃饭就要最便宜的。我们曾想过绕道进入景区,最后发现很难,徒步返回派镇乡又太远。最终我们在景区外不远的派村内找了个家庭旅馆,住宿30,和老板商量了后,又让他骑摩托带我们中一人免费进景区内买了盒饭回旅馆,在景区内,我还去了趟兄弟客栈和老板交流了解到,第二天客栈内会有两人出发,就在此我见到了孙哥,和老师。问题解决。

常规徒步中:前往墨脱要先包卡车上松林口(你也可以直接徒步上松林口,但最好咨询一下当地人,从派村逃票进景区,再徒步上松林口有风险,当地人说之前有这样走的俩个丫头上山后,一直就没回来)。联系旅馆老板就可以预约包车,我们预约的时候,老板得知我们装备和经验非常落后时,不太情愿,还吓唬我们山上很危险,但最后还是没能抵抗金钱的诱惑,告知我们第二天凌晨6点,会有人接我们乘卡车到松林口,孙哥,老师和我们一趟车,车费一人50元。

就这样,徒步前的一天即将过去,我们期待着明天的旅行。

2014年6月12日 墨脱徒步第一天 松林口—拉格 18公里 风景:雪山、瀑布、花海今天我们要翻越多雄拉山(海拔4500左右),然后到达拉格,6月这里山上的雪还没有融化。凌晨6点,我们准时搭上了司机的卡车,这么早,原因之一:我们要早赶路,尽量在上午翻越海拔4200米派雄山,因为山顶风云多变,山顶到下午常常会起大雾,下大雨,徒步容易迷路,而早上翻越相对安全。另外,早上景区门口保安少,进入景区不容易被发现(这个谁都知道,景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们顺利进入了景区,卡车停在兄弟客栈门口等待今天徒步的其他驴友和乘客。

我们非常幸运,昨天得到信息说,拉格和汉密的俩个老板前几天到派镇采购物资,今天正好要返回,我们一起同行,他们可以充当我们的向导。徒步墨脱有危险,尤其6月份之前,上山的雪还没有融化,经常起大雾,在雪上行走没有路,只能看脚印。走错路后,时间一长后果很严重。有很多单独徒步的驴友,就是因为第一天独自翻越多雄拉山迷路,冻死,失踪在山顶。因此,有些队伍会雇向导,但向导费用贵,穷游嘛,便不会了。

去往松林口的卡车就是普通的货车,减震很硬,藏民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开车很猛,10多公里的上山路程,每个人都东倒西歪,时不时会被路边的树枝打到脸上。顺利到达松林口后,尚晨说这种感觉真像现实版过山车。

货车到了以后,拉格和汉密老被的物资也散落在车内。

这就是松林口,卡车的目的地,下车后就能看到这个洋房,听说是墨脱的门票收费处。

说到墨脱门票,我们也是非常幸运。我们之前得知墨脱2014年6月10日,开始收取门票,160元,而我们徒步日期计划是6月12日,由于征收门票,我们一度犹豫过到底去不去徒步。但最终我们决定去,还计划逃票行走墨脱。就在我到达派镇时,从兄弟客栈老板那里得知,由于墨脱这个线路横跨西藏米林县和墨脱县,两个县的旅游局最近由于门票和景区其他事宜产生了分歧,就将售票的日期延迟10天,到2014年6月20日。

在我看来,这条路就不应该收取门票。据了解,墨脱一年大概有3000左右的驴友徒步,数量本不是太多,产生的门票收益并不高,另外,这根本就是大自然给予驴友们的馈赠,不应该成为当地政府牟利的工具,不光是墨脱线路,国内的任何一个自然景观都应该是这样的。

wKgB6lR2fviAYccxAAp5MNr5B8E71.groupinfo.w680.jpeg

卡车司机是一个年轻藏族小伙,开车老猛。

在收费站墙上,我看到了这个寻人启事,这个女孩和另外一个驴友两个人上的山,然后失踪了。徒步旅行会有风险存在,没有经验的或是体能不好的,最好还是斟酌决定,尤其是在这样高海拔环境。我们队伍是个骑行队伍,在徒步之前那,已经适应了高海拔的环境。体能也很充沛,这种状态,徒步墨脱问题就不大。

墨脱常规的徒步线路就是:派镇-拉格-汉密-背崩,一共3天,78公里。而我们计划又加上了背崩到墨脱的徒步,一天行程,路程30多公里。一共下来110公里左右,4天。

拉格和汗密老板正在收拾包裹,拉格老板物资相对少些,一人就能背动(在我看来,很多)。汗密老板物资多,路程远(2天路程)就麻烦很多,需要马帮托运(第一天在拉格休整)。所以拉格老板先走,我们紧随其后。

出发前,大家都很高兴。孙哥和老师这会儿还和我们不熟。未来的四天我们一起生活让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老板人很好,别看他个矮,背着物资,却走得飞快。很短的时间就甩掉我们,不过他总是走一段停下等我们。

它能带给我们好运。

出发时山下都是森林,这里森林一看就很原始,没被开发和污染,看上去是那么的干净,繁茂。

wKgB6lRzD06AAkaxABR8c4TMckE19.groupinfo.w680.jpeg

拉格老板说这片森林里松茸。如果不徒步,我真想花一天的时间穿行在这片丛林里,找寻我从来没见过的奇花异草。

向山上行走半个小时左右,已经见不到高大的松树,植被变矮,成片成片的高山杜鹃呈现眼前,我们来的正是时候,6月,这会儿在高海拔,正是高山杜鹃的花期,真是五颜六色。

老师和我一样,看到自己喜爱的花就会停留拍照,由于爱摄像,我们在队伍中始终是收尾的队员。

经过花海再向上走,听到了流水声,声音很大,眼前就是这种景象,在西藏每一个大河的源头都是这种景象。

看到了积雪以后,我们发现已经找不到石路,路都被厚厚的雪覆盖,只能踩雪向上爬。眼前这个雪坡,坡度将近60度,很陡。老板告诉我们尽量跟着他的脚印走,雪虽然厚,硬,但是分布不均匀,一不小心踩到薄的地方就会踩塌,陷在雪中,很危险。

融雪的季节就是这样,一会儿是雪路,一会儿是好路。

老师是我们队伍中最优雅的队员,这时山上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老师不慌不忙打起了雨伞,由于风不大,这个方法很管用。而我们其他人认为穿着冲锋衣可以抵抗小雨,但是时间长了以后,雨水还是会从缝隙里留进身体内。

雨下的越来越密,风和雾也越来越大,此时我们已经行走了3个小时,各个累,很多迹象表明快到山顶了,但是问过拉格老板以后才知道,还有三分之一路程到垭口。

我们到达山顶的时候,全身已经湿透,山口的风非常的大,很冷,本来说一起合张影,但是其他人都冷得受不了,迅速下山去了。珍贵的垭口合影,我的裤子都已经湿透。

对我来说爬多雄山不怎么危险,下山才是最危险的,1:下山途中雾变得更大,能见度不超过10米,看不见队友。2:雪更多,更白,行走在上面也根本看不见驴友留下的脚印,3:山体坡度更大,路旁边就是悬崖。我有点怂,在此放慢了速度,师兄和禽兽他们很厉害,各个跟打鸡血了似得往前跑。

我认为5-6月份徒步墨脱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派雄啦垭口下山处,听拉格老板说,下山路旁边50米的地方有一个黑龙江的驴友尸体,现在还没有人认领,虽然好奇,我们还是不敢去看。徒步就是这样,危险一直存在,这种刺激可能也是徒步的魅力所在。

希望遇难驴友能够安息。

此时气温很低,又下雨,相机被我裹在怀里时间长了以后,镜头内出现雾气,几乎什么也拍不清。师兄的相机也出现相同问题,刚开始我很着急不知怎么办,过了山顶这块,雨停了以后,把相机拿出来晒晒就没事了,一样照旧。

没有走过这条路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徒步要穿过这样的瀑布。由于山上融化的水冲击力非常大,瀑布上的路石头不稳,瀑布下面就是悬崖,如果站不稳可能一下只就被冲了下去。现在想想还是不寒而栗。

下山行走1个小时候,视野变得一下子宽阔起来,有一条石头小径清晰可见。拉格老板说,危险路段已经通过,以后可以安心欣赏沿途风光。

回头看来时的路,山顶还是雾气蒙蒙,悬崖清晰可见,我们正是顺着悬崖边上走下来的,但路已经看不见了。我现在想想刚才的情景都有点后怕,让我定义的话,之前的下山路并不算是路,但是无数的藏民驴友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他还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到此。

你能想到吗,山上都是瀑布,少说也有20多条,一座山,这么多瀑布,太开眼界了。

一下山就看到马帮,马的主人是在这里修路的工人,墨脱未来要成立景区,要收费,基础设施就一定要完善。和工人聊了知道,从背崩到这里的路都修的差不多了,就差多雄拉山下这一块了。

我们的装备都是骑行装备,这次来我们带了睡袋和帐篷(帐篷根本用不上),尚晨的背包不是专业的户外包,所以睡袋只能拎着,看着很可笑。其实我感觉虽然不雅,但很实用,接下来几天这个睡袋帮我们省了不少钱。

从雪山上融化下的水非常的清澈,这些水可以直接饮用。

景区正在完善基础设施,这个桥就是刚更换没多久,桥上还按了扶手,比起以前算好了很多,但是看起来还是非常的简陋。但这种原始很不错,在这样的世外桃源,越少现代文明渗入越好。

雪山环绕的世外桃源

和上山时一样,下山我们先经过了高低灌木丛,然后就是原始森林了。

墨脱山林间的道路很泥泞,尤其是在6月份的雨季,工人是就地取材,把一些腐烂的树枝,树干铺在道路上,这个在内地算是相当奢侈,实木价格很高。但在这里那,遍地都是。

6月份是高山杜鹃的花季,无数不同颜色的杜鹃花争相开放。我刚下山时看到了一座山的一面都是杜鹃,记得拍了照片,但找不到了,很遗憾。这里杜鹃花的颜色之多,你想象不到。

原始森林就是这样,不断有老的树木枯萎,不断有新的树苗成长,在这里生命的更新换代,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

我们下山徒步了2个小时,在一个宽阔的小草甸上,我们看到了几栋房子,这里就是拉格,拉格一共3家客栈。都是私人开的。

拉格很小,就这几栋小房子,矮些的是私人建造的,很简陋,屋顶是用木头固定住几层塑料膜做成,墙是用木块拼接而成,为了保暖,再用塑料膜密封。但房子很实用,可以很方便拆卸,到了冬季封山,老板都会回老家去,就把这里的房子拆散,放置好,主要是为了防止冬天大雪把房子压塌。远点有一个二层木制洋楼,是政府建的,为了以后景区成立出租做旅馆。听老板说虽然看着好看,但是2年前刚建成时屋顶就被雪压塌过一次,这是重新返修的。

拉格老板的客栈。

今天我到达的时候,师兄他们已经在此等了我半个小时。

火堆上面架着木柴,木柴刚砍时是湿的,在这里要脱脱水。

我们到达拉格时已经是下午3点,今天徒步一共用时8个小时,到达拉格每个人混身都湿透,行走时还好,一停下来就冷得不行,到客栈首要做的就是进柴房取暖,烤干衣服,和被雨淋湿的装备。师兄这会儿的钱包都浸湿,我们还是蛮拼的。

之前提过我们的装备很业余,尚晨的睡袋是自己拎着走的,也没有套塑料袋防水,到后来因为睡袋进水,越拎越重。到目的地后,赶紧烤干,不然晚上没法睡觉了。

炉边放满了我们待烘干的东西。

老板自己养的藏香猪

拉格老板人很不错,正常客栈收费100元,管晚餐(晚饭丰盛一些,4菜一汤,米饭管饱,在这样物资匮乏的地方,实在是不错了)和第二天早餐(早餐,馒头、咸菜、粥,管饱),住宿。我们因为穷游也带了睡袋最后和老板商量不住宿,只吃饭,老板同意后让我们每人少交30元钱。晚上的拉格其实是很冷的,但是我们在柴房睡,紧靠炉边,冷了就加火,所以一晚上下来很暖和。

6月份的拉格会有一种和果蝇很像的蚊子,飞到我们皮肤上叮咬,咬了以后极其痒,过俩天皮肤还会长出硬痘,很难消退。拉格老板说这种小蚊子,每年只有6月份出现,一个月后就消声觅迹了,我们很倒霉翩翩赶上了。这种蚊子到处都是,但柴房里没有,可能是它们怕屋内木材燃烧的气味。

6月13日 墨脱徒步第二天 拉格—汗密 28公里 风景:森林,草甸今天的行程比昨天要长不少,大部分时间在森林中行走,难度比昨天要小很多,师兄,禽兽和尚晨打头阵,我们其他三位断后。

原始森林的湿度大,树上面都长满了厚厚的苔藓,被苔藓包围的森林色调很暗,透着,阴森,神秘。

行走墨脱的不光是驴友,还有那些以这条线路为生的客栈老板和马帮,搬运工。所以行走在墨脱经常会见到这些人,要么自己背运物资,要么赶马帮驮运物资。他们行走速度很快。

昨天在绵阳客栈材柴房里的柴火就是在这里加工处理的。这片森林唯一不缺的就是木材。徒步中,一路大大小小的树木,树干散落在道路两旁,无人问津。

行走中,我看见了竹子,证明海拔正在降低,由于寒冷,这里的竹子还是很细,等到了背崩,那里的竹子应该会很粗。

这里的植被很丰富,各种不知道,没见过的奇花异草在这里生长,这里就是植物的王国。

这颗灵芝足足有我两个手掌大,不过由于长期水泡已经发霉,这种在内地很稀罕的药材,在这里多的是。

森林不缺乏木材,但是当你走在其中看到很多几人粗的大树,东倒西歪的丢在路边,不免会觉得是乱砍乱伐导致,不由咒骂。其实也不全是,很多大树由于年龄大了以后,承受不了自身重量,最终倒塌,正好挡在路上就会被人们清理,人们用它的枝干去铺路。不过有人也会砍伐活着的小树,用它们烧柴铺路,很可耻。

由于路是下坡路,在雨季,雨水充足的情况下,原来的石头路,变成了小溪。我们在这种路上行走,鞋都会湿,到最后,我们索性直接踩水行走,才能加快徒步进程。

这里不乏名贵的木材,这个应该是红木,但在这儿却成了路边的烂木。

这种感觉有没有像是魔戒电影中的暗黑森林。不过没有那么恐怖。

听拉格老板说,在墨脱线封山时,雪崩会经常发生,尤其是在雪量充足的4月份左右,他那时经常听见山顶上雪崩时的巨响。雪崩的威力很惊人,眼前这就是雪崩遗迹。我们所处的位置海拔已经很低了,温度大概有10几度。但是这里的雪还没有化,而且还很厚实,雪到之出无一植物幸免,可想而知当时的雪崩的能量。我们要继续往前走必须穿过这个雪堆,当我走在上面时发现它很结实,是因为雪很厚。

雪堆下面听到了水流声,下面是一条暗河,这堆雪正在融化,行走时也要小心,由于雪分布不均匀,一不小心踩到薄的地方就可能踩塌,掉进河里。

这个门是用来防止马乱跑的。

回头看来时的路,你会发现我们一直在山谷内下坡行走。

这里生活环境还是很危险的,不光有雪崩,还有泥石流,上图就是被泥石流冲击过的河道,两边的树木全被冲击到了山下,河流旁的树木东倒西歪。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又见马帮,今天路程一共28公里,我走了3个小时见到这位大哥,问他我们是否走了一半,他说:“才走三分之一”.马上石化。

这棵大树明显倒在了路中央,被工人们生生的拦腰砍断。

这棵树明显是活着时被砍的,我数了数年轮,也有二十多年了。我想说,请对他们手下留情。

实木“地板”

走着走着看到一个骡子,还以为快到汗密了,可不知道,还早着那,但它不知道是谁家的,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他倒是也不害怕。

今天28KM下坡,在丛林里行进,因为一直下坡,导致腿脚保持一种姿势太长时间,结果极其的疼,疼的人宁可走上坡也再不愿下坡了。就在我绝望到崩溃的时候,看到了汗密。这种感觉“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我爱你,汗密。

汗密明显比拉格要大很多,客栈数量也多了好几家。

我们住的正好是和我们一起去松林口的汗密老板家。他家空间很大。

水是从山上引下来的,可以直接饮用,很凉,水量很大,在这里洗衣服,就如同在河道里洗衣服,用着很爽快。

这家客栈很受人欢迎,客厅里盖满了驴友的留言,在这里,我看到了有人反走墨脱线,还有人一天时间从松林口直接徒步到汗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饭菜很丰盛,汗密老板收费标准和拉格一样,100元管吃住,我们还是跟老板讨价还价,不住宿,免去了30元。吃饭时老师打开了话匣子,聊到高兴的地方,老师请我们喝啤酒,这里的啤酒呀,10块钱一听。很贵,不过老师还是爽快的请我们喝。两天的时间下来,我们从刚开始的不太熟,也都开始主动聊天。是的,旅行可以使陌生人更快的拉近距离。

老板家的小公主,老可爱,是个小大人,主动给你倒水,端碗,拿筷子,很听话。小姑娘也很上相。我们愿意逗她玩。

睡之前对着炭火发呆。

睡觉这时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累了一天了,都是趴那里就着。那天晚上有点冷,我记得晚上起床了好几回,往火上填柴火。

6月14日 墨脱徒步第3天 汗密—背崩 30公里 风景:亚热带植被,峡谷,蚂蝗,塌方汗密因为靠近边界,之前是一个军事观察站。也是墨脱徒步线路的重要休整地。所以上图左边标注军事重地,严禁入内。早上一早起来天气晴好,心情也很不错,今天的徒步难度没有第一天的大,但是因为有蚂蝗,和塌方区,所以还是有点危险的。

在离开村子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被蚂蝗咬过的骡子,满脸都是流血后干结的血渍。我心里一毛,你想骡子皮多厚,都咬成这样,何况是人那。心想一定要加倍小心。

这里的竹子比山上的粗了很多,温度也高了。

终于见到了蚂蝗,他正好爬在尚晨的衣服上,我发现后赶紧用棍子弄下,仔细观察,这个小东西行动非常的快,几下就能从棍子这头爬到另一头,长相实在是不让人喜欢,还吸血,我一把把棍子扔了,发现了这只蚂蝗表明我们已经到了蚂蝗区。这里湿度大,植被特别茂盛,书上说尽量沿路中央行走,不要靠近路边的草丛,关键是,这里的路很窄,草有时都把整个路都覆盖,所以说真想不被蚂蟥咬,还是要拼人品。

行走在这条道路上尽量不要碰到树叶,以免碰到蚂蝗。真难为人呀。

蚂蝗区和塌方区是重叠的,还没顾得上检查身子上有没有蚂蝗,就要留意身边的路会不会塌陷下去。真是危险重重。

当年的修路人留下的刻碑,我们到了墨脱一险老虎嘴。

——5621部工兵营题 八五年八月九日

向老工兵致敬!

禽兽被咬了,这家伙还乐着那,拿出手机剪刀手拍照留念,真不知道这家伙想什么。蚂蝗咬人会在伤口分泌抗凝血剂,让伤口血流不止。

到了老虎嘴后,路有点难走,我们就结伴同行。

蚂蝗很可恶,几乎无孔不入,不知不觉的它就钻到你的冲锋衣,袜子,裤腿里了。所以在徒步蚂蝗区的时候,只要到了空地一定要全身检查,对,是脱光光检查。尚晨在检查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一个蚂蝗跑到了他的胳肢窝里,吸的血满满的,他穿的是长袖,这蚂蝗竟然能在人不察觉的情况下转的那么深,可想而知,蚂蝗那里不能钻。

老师说过,吃的最多的容易被蚂蝗咬,好吧,我吃的不少。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没有下雨,当地人说,天气好了蚂蝗就能少很多,下雨天蚂蝗会全军出动,它们喜欢潮湿的环境。这样说我们运气还算很不错。

解开冲锋衣,猛地发现有两个蚂蝗在你的T恤上爬来爬去,你是什么感觉。

我们接着就要沿着这个山谷一路向下,走出蚂蝗区。

当发现蚂蝗后,制服他最好的方法是用盐,用火也行。

这是很明显的塌方地段,而我们幸运的是6月份还没有到雨季,如果在雨季7-8月份走这条路那就非常的危险了。

这里的石头很白,尤其是小溪浸泡过以后,如同白玉,也很像大理石。

人们生生的在石头山腰,凿出一条山路。

这里虽然没有下雨可是山上湿度大,一直向着下面滴水,这里正是蚂蝗喜爱的生存环境。

往往曾经塌方处的路都很窄,最窄的地方20公分左右,旁边就是悬崖,需要相当的小心。

又遇见了马帮,马帮主要是向汗密,拉格运送物资。运物资主要有两条线路:1派镇到拉格汗密,这条线路在下雪封山的时候就不能走了。2背崩到汗密拉格,这条线路一直畅通,但是由于海拔低,地势险要,到了雨季这条路非常危险,经常有塌方。拉格汗密老板平均一个月到镇上两次采购物资,都是一些生活必需品和驴友消费的商品。

这一个马帮队伍很大,20多匹马,马倌有3个,其中俩个小孩子,可能是门巴族的,身上还挂着藏刀,看着很威武,但是没有拍下他们的相貌。

他们在此修路,工程队有一个帐篷,工人们都在那里休息,我们也凑凑进去坐了一会,他们告诉我们,过了一号桥,蚂蝗就少了,不过虽然少了,但是蚂蝗的个头会更大。就这样我们一块聊了会这里的蝴蝶超级多,但是由于他们很怕人,我凑近点都飞走了。由于太累,就拍了这一张就又赶路了。这里的蝴蝶不光多,而且种类都不一样,什么颜色、图案的蝴蝶都有。

到了一号桥标志着我们的行程大概还剩一半。真不容易。以后的路也都是起起伏伏,没有大下坡了。

过了一号桥,道路变得宽了很多,行走起来舒服多了,从此我们中间没有人再碰到过蚂蝗。

正在行走时发现前面有一簇花,很漂亮,到了才发现,是树顶的树枝折了,掉了下来,植物就长在树枝上,长处了花。这棵树我看了怎么也有20米高,树枝上面什么情况,人在下面看不到。这下子可算见识了。正如《人与自然》里播的一样,雨林上面的世界可是别有洞天。

老师一直很厉害,她一直没拖过后腿,也没让我们等过他,体能,一直很好,我很佩服。

各个人都累的不行,而且特别的热,现在的海拔应该已经1000米左右,周围的景色纯亚热带的风光,我们一天时间经历过了春天和夏天。

越往山下走,天气越好。

过了三号桥就快到背崩了,沿路上出现了很多芭蕉树,其中有一个上面有芭蕉,看着已经很大了,我们就摘了下来,没想到不能吃,涩的不行。嗨,没公德了。

攻略上见到过这个路牌。

又是在我们几乎累的崩溃的时候,看到了一片玉米地,这时任何一个现代人们生活迹象的东西都会给我们无穷的动力,看到了玉米地,我们预测离背崩不远,确实马上就要到。

过了玉米地,我们又前行了一段,看到在山坡上有一个高脚屋,是一个小卖铺,这时我们已经弹尽粮绝,各个饿的,渴的不行。解放大桥再近我们也走不动了,我们就在小卖铺里一人买了一包泡面,到了低海拔,终于泡面泡起来不用那么费劲。

吃完泡面后,发现之前脚上被蚂蟥咬的伤口还是血流不止。

这是什么?

各位知道这是什么吗?

小型水力发电机,真没看出来。

和前两天的竹子比,这个海拔的竹子大了不是一星半点,意料之中。

这个海拔,典型亚热带风景。

我们看到了雅鲁藏布江和背崩,今天一天的行程终于要结束了。但是我,师兄,尚晨,禽兽,却不敢高兴,因为我们没有带边防证。

解放大桥,没有边防证!

刚要上解放大桥,有一个男的主动上来跟我们聊,聊了以后才知道他是背崩四海为家客栈老板,四川人,他爱人是背崩人,他在这里专门等待徒步驴友,拉客到他家。老板人很好。过解放大桥后,他会开车拉我们到背崩他家客栈。费用的话,100元,管吃住。

我们一行六人,孙哥和老师都办了边防证,而我们四个没办,把情况和老板反应以后,老板告知说:“你们待会上桥后,检查时要态度好,就说不知道要办边防证,向兵哥哥求求情”,可能会放行。

我们穿过大桥到了兵站后,我们积极配合出示身份证,拍照。但当得知我们队伍有四个男士没有边防证后,兵哥哥也不太高兴,不情愿放人。最后我们主动套近乎求情,兵哥哥这边算是搞定。

本来想就这样可以回去了,没想到过了一会,来了一辆警车把我们四个带去了派出所,客栈老板人很不错,一直陪在我们身边,到了派出所,警察训斥我们的行为,告知了我们事情的严重性,要求我们四个每人读一遍《中华人名共和国边防管理条例》,然后写保证书,签字。最后才放我们走人。

经过这件事情曲折后,我感觉:国家虽没有那么无情让我们原路返回,但是我们也要遵纪守法,能办的还是要办,避免是非。

经过了边防证这件事后,我们心里算是踏实了很多。回到客栈,大口吃饭,饭后我发现老板自己养了一条蛇,询问后得知这叫脆蛇,是很贵中药材,价值1000元左右。这条蛇,身子很硬,老板说稍微用力蛇就断成两截,但脾气很好,我这样逗它没咬我。

和那条蛇玩了一会儿后,我发现了一个被泡在酒里的脆蛇。据说,大补。

我的脚上红点就是在拉格时被小蚊子要的,很痒,而且蚊子咬的包,很难消。

客栈一层是个小卖铺,墙上的电视格外显眼。在这个地方,虽然偏,但是啥都有。

到背崩后,我们各个身心疲惫,由于背崩到墨脱县城的道路很好,队员中有人对于明天的徒步有点犹豫了,想包车到县城,老板报价200元带我们到县城。但最后我们一块吃饭的时候,互相打了打气,也都同意徒步结束这最后一段路程,这样才没有遗憾,当然还能省钱。

6月15日 墨脱徒步第4天 背崩—墨脱 30公里 风景:雅鲁藏布江峡谷,雅江大转弯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雨,早起洗过的袜子还是湿的,没有换洗的袜子,只能穿上。老板看了看天,告知我们今天的天气好,会很热,让我们注意防暑。

早晨的背崩雾气弥漫,这里的房子多数都是木质结构,在山腰上建的都是吊脚楼。风格和东南亚国家建筑类似。山上那个粉白色建筑,也是位于乡中心位置的是乡政府,它和派出所还有一些其他政府部分建在一个院子内。

今天一天我们会沿着雅鲁藏布江峡谷前行,一天都是顺着江拐来拐去,所以这里的大拐弯很常见。

门巴族的很多习俗和藏族很一样,比如听藏族的歌曲,还有就是挂经幡。

门巴族有自己的语言——门巴语,但是没有本民族的文字,通用藏文。他们和藏民长期生活在一起,互相通婚。

回望背崩乡

出城后,雾气更大。

背崩乡—格林,正在修路,长约18KM,我们是沿着这条路去墨脱县城。

这个现代建筑很显眼,远看还以为是一个私人别墅,凑近了才知道是自驾营地。也了解到,自驾在这里也很火。

今天行走的难度,较之前3天简直是太简单。路面平整,宽阔,路况是平路加缓上下坡,雾气凉爽宜人,这让我们徒步速度也快了好多。

山雾下的雅鲁藏布江,如同大自然精心绘制的山水画。

我们不经意间看到了江对面的小路,使用木头搭建的。看似有年头了。这可能是当地人去往某地的捷径,真心很想体验一下,但这会儿,只能看一看了,下回吧。

接近晌午的时候,雾散了,气温一下子升了起来。我们个个都汗流浃背,墨脱中午不管是气温还是日照都让人难以忍受。

由于天气太热,为了凉快我们穿上夏装,在行走了一段后发现胳膊上有两处血迹,有一个伤口还在往外流着血,这可把我吓坏了。心想会不会门巴巫师给我下蛊了。

仔细看才发现,有一种长得像蜜蜂,但是又比蜜蜂小很多一种昆虫,在吸我们血。很奇怪的是,这种昆虫在吸血时,并不痒,只要他飞走后,过了会儿才有痒的感觉。行走中停下来一会,身边就围着很多这样的飞虫。没办法,由于它咬我们没有感觉,所以,为了防止被叮只能走一段用手掸掸身子。领教过后,我感觉在墨脱,这种小东西和蚂蝗一样可怕。

天气炎热

禽兽也受不了。

休整

行走了一半路程后,在路边商店休息。今天本来路不难走,但是到了晌午左右天气太热,我们每个人都出现了脱水,中暑的感觉。徒步墨脱,每天都充满了未知和挑战。

在快到墨脱县城前,我一个人先走一步,单独先爬绝望坡,快到坡顶时,人累的已经快虚脱了,渴的不行。当地骑摩托小伙看我这种状态,告知我县城很近了,并主动要求带我到县城。我婉言回绝,心想都快到了,哪能留下遗憾。最后步履蹒跚的进了城。

从上图这里到县城还要走上1公里多的距离。

到县城后先找了一个小卖铺坐下,喝了瓶冰啤酒和水。

墨脱县城和攻略上说的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但是物价很高。我们原本要在这里休息一晚,第二天出发。但是了解到这里住宿最低也要一人200元以上,吃饭很贵,出名的墨脱石锅鸡的价格更让我们趋之若鹜,再加上我们当天到达县城的时间很早。所以最终我们决定,先买些零食裹腹,接着包车迅速离开墨脱县城。赶往波密。

孙哥的皮肤被晒的通红,可想阳光有多毒。

在离开时,我们打听到包车要到墨脱广场边上找,到了以后,我们找到了越野车,并和司机讨价还价,最终6个人以900元的价格包了一辆越野坐4人,另外2人和别人拼越野。我们顺利了赶上了回波密的路。

出发时正好下午5点。

扎墨公路52K处每晚的8点封路,禁止一切的车辆通行(主要由于墨脱公路太危险),我们下午5点从墨脱出发,已经很晚了,司机一路开车疾驰,就是为了在8点前穿过52K.最终我们首车准时8点到达52K,在和关卡的警察同志交流后,警察同意半个小时后追上的尾车也通行。我们就这样顺利的通过了52K.

扎墨公路风景也很美,我看了沿路的景色后,很后悔没有计划接下来徒步扎墨公路,不过留下了这个遗憾,可能使更加难忘此行。

这次徒步墨脱,短短的4天时间,无数的美景让我目不暇接,就连始终伴随旅途的各种危险,都是那么的让人回味。他的魅力,用语言很难形容,需要你亲身体验。任何徒步者,不管途中流多少的汗和血,最终都会转变成旅途后的笑容。

52K检查站和包车

就这样,我们的墨脱之旅结束了,一个字“值”……徒步墨脱结束了,但是我们的骑行之旅还未完成,大家继续关注吧……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