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发现山南-寻找那让我魂牵梦萦的洛扎

  • 发布:2016-03-20 11:05
  • 来源:

初识卡久寺,就被深深的吸引。在经筒旁的草地上远看过去。一座寺院占据了山的尽头,好像通仙之路的起点。每当云雾缭绕时,就像幻觉般浮现。

寺庙饭馆里,一个熟悉的面孔向我打招呼,开始还没有看清,走近了才有些印象,原来是昨天傍晚碰到的边防大哥。他问我说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说“哪有啊,这一路真有些难,一上午根本就没看见几辆车”.昨天晚上在措美县城外面几公里的水泥作坊那里拦到了他们的车,他们说只到前面的镇上,便没有带我。他说本来要在达玛镇上小住几日,结果头一天晚上临时被领导叫了回来,外面风有些大,他叫我坐下来一起喝杯甜茶,我也正好暖暖身子和大哥聊聊天。聊了聊之后要去的目的地,聊了聊各自的家乡。大哥家是拉萨的,现在在拉康镇上的边检站工作,也就带着老婆孩子过来了。不过这两天要在寺院旁边的板房里面生活,他一说起板房,我便想起,初识卡久寺,不正是因为那个草坪吗?当时在网上看到了游客录下的彩虹的视频,而拍摄的地方正好就是那个草甸,边上就是他们所说的板房。这段视频,虽然不长,也只是剪影,但是当时完全的吸引了我,可以说他们能生活在这样的景致下,可谓幸福。

闲谈中,大哥的孩子可能是睡醒了,不停的啼哭,孩子的妈妈赶紧给孩子喂奶嘴儿。孩子的妈妈可能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见过的最白净的藏族女孩儿,甚至说看见她,我有点惊讶,以为不是在西藏。大哥也就比我大两岁,边说着边哄着他一旁的儿子,看着他们一家都充满着幸福。

大哥拿出他的手机给我看,这是他之前到卡久山上神湖的照片,瞬间我就被震撼了,高山中间的草甸包围着几个透绿的宝石。这样的风景是我旅途中最想寻觅的。但是他说这个地方和转山不在一条路上,单独去要半天时间。哎,我不可能因为神湖放弃了转山,我便后悔没有早些到卡久寺,要不真有可能一下子都去了。之前在玉树的大货车上司机给我看他们的照片,一个是日照金山的,一个是他家乡的照片,都是风景的极致,也难怪发现美景的两大要素是:抓住时机,深入品味。而我们背包匆匆而过的人是无法发现的。

告辞了他们,便开始在外面转寺。寺庙里面一侧可以看到峡谷的开端,谷内林木郁郁葱葱,中间夹杂着倾泻而下的溪流,而这溪流源自于山顶上云中的积雪。森林在阳光的配合下,展示出了自己最柔和的墨绿色。后来到了背对寺庙的山头,在那里的另一面则是一眼能够望穿的群山,因为略有暗淡的云和被遮挡的光影,色彩则显得与众不同。

wKgB3FDWeXGAdba6AADkwp2wIdM20.groupinfo.w600.jpeg

卡久寺

在山头的水池边碰到了一位席地而坐的红衣喇嘛,喇嘛很热情,让我陪他坐会儿,聊聊天。他说自己近来在下面山腰的修行洞中修行,并给我往峡谷下面的方向一指,我脑海中浮现出了去年在青浦修行地的修行洞,黑暗的岩洞中只有打座的地方和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刨除一切外物的困扰,而使自我达到一种内心崇高的宁静,这是一般人无法做到的。他说在寺院里呆了29年了,现在50岁了。哎他出家的年龄,和我走在西藏亦或是中华的某处山水之间的年纪相仿,但是他们不得不舍去一切的凡俗的生活,去寻求佛法,这让我心中不禁有些胆寒。一辈子只在一个地方停留,仔细想想,难免有些恐慌。可再想想自己,每天面对着呆滞的黑板和略已发黄的课本,每天面对着办公桌以及那有些受微波干扰的屏幕,每天面对着同一双碗筷坐在同一张桌子吃饭,生活缺乏太多的精彩。心中想到,我们和他们其实也是一样的,但是至少他们还再寻求,我们可能早已失去了热情。一想想人们的生活无论过去多少年,始终逃不过这个不大不小的圈子,心里就一紧。因为这一成不变,这如水般逝去的重复岁月,而或感恐慌。也许这就是我们出门的理由,去感受不同的生活,感受人生不同的精彩,正是用这种方式拓宽了我们的生命。大师说他最远到过拉萨也到过林芝,并没有到过内地。对于旅游的人来说,拉萨并不遥远,但是对于朝圣的人说,拉萨是他们圣洁的殿堂,是他们梦中所归的地方,在心中是充满敬意的。我说之后会到林芝去,他希望我能到布久喇嘛岭寺去,我诧异的说那个寺院很值得去吗,何况林芝地区佛法也不是很浓厚?他顿了一下,估计心里面笑我有些无知,说那可不是一般的寺院,他们也会去朝拜。

那晚上一直在下雨,只是不大,夜里睡的不错,比之前的乃西和哲古都要好很多。自己一个人独占一大间房子也很是惬意,睡前翻来覆去略带兴奋的又翻看了一下白日所拍的照片,心中仍然不能停息对这景色的热爱。

早上推开房门,浓雾粘稠着整个庭院,依稀只得看见出来倒水的藏家姑娘。和门口的师傅说了会儿话,他们是来朝拜的拉萨人,昨晚就住在楼上。他们要去色乡了,问我走不走,我说我还要去转山,不过心中自然有些懊恼昨天下午没有去转山。他说转山的话自己去很多东西不认识,得找人带着一起去,他看了下天琢磨了一下,说不过一会儿会来一些游客的。果然没有多久,远远传来了歌声,一个金杯车带来了一车游客,之后下来的人忙着大包小包的从上面卸下东西。大哥说看样子应该也是从拉萨过来朝佛的,昨天肯定是住在下面的拉康镇。

拉萨大哥一家人开着RAV4压出了一道车辙便呼啸而去,这时有些冷清,朝佛的人都进屋歇脚,我也就等着他们一起前进。外面的人说会有一个寺里的向导带着我们一起,我在往外走的时候,一个阿佳过来还问我是不是我带着他们,我吓了一跳,看来出来日子久了,我也已经有些不像汉人了。

人终于凑齐了,便一起往下面走。一路上都在密林中的土路上穿梭,路边有很多处佛迹,有的是拜一拜能拜出福气,有的是千年前大师们修行的地方。还有一处要拿着边上的木槌,敲打自己的脑门以示敬意与获得福禄。峡谷最深处的河滩,是森林里面的唯一空地。脚下所踩的是大片的玛尼堆,一旁溪流中有不停转动的水力经筒。我们在那里停留了很久,每个人都围着前面的玛尼堆转了几圈,并喝了一旁祈福的圣水。

wKgB3FDWeX6AQhDzAAFaCtXzgPc41.groupinfo.w600.jpeg

峡谷中有一处塌方区,不过很小,也很好过,直到到了墨脱才觉得塌方区不是历史的产物。我们过了河之后开始走另一侧的山坡,并在一座高耸的石峰背面沿着一处小道开始扶着栏杆进行螺旋式上升,要爬到顶端去参拜益西加措空行母的小屋。这一程果然难爬,可以用气喘吁吁来形容之后的感觉。益西加措空行母的参悟地果然与众不同,只在山巅极小的空地上,建了那么一个小屋。在这里可以透过密林环看整个山谷,但可惜雾还没有怎么散去。那几个游客让我帮他们在那里照几张相,之后给他们寄过去,说着还掏出了钱,这钱可万万不能要,因为我确实也只是顺手之劳,就赶紧让他们站了过去。我心想这个天气确实很难取景,不过对于他们这样虔诚的信徒来说朝佛并不需要风景,因为佛祖在他们心中,而这些所有都是最美的景色。

一路都听说藏族人出门只去佛教有关的地方,就像之前碰到的昆秋。记得去年多吉师傅的一句话突然让我觉得如此的信佛对于自身的益处。去年在林芝到米林的路上,多吉喃喃自语到,林芝的老人真可怜,都没有地方锻炼身体。原来在我们看来有些痴狂的一遍又一遍的转动经筒,对于自己来说正是健身的标的,这和小区里那些林荫下的老年人摆动的器械本质是一样的,不过显然转经更加接近绿色。锻炼的同时也达到了朝拜的效果。我走在山间的路上,看着前面背着包拄着木棍,兴致盎然的他们。这样的经历在我们看来可能有些无谓,但本质确实是一种旅游,以朝佛为目的,并不单纯朝佛。不管怎么样,他们收获的是幸福与欢乐。

再次往卡久寺所在的山崖攀爬,可以说很是费力,这次是沿着峭壁开出的道路,很多路段近乎垂直,边上加固了护栏,有的地方甚至没有护栏。上面有个地方还在施工,当地的人们正在想办法让这些路更加安全,可以看出人工的痕迹越来越多,等以后若干年有一天你再来的时候,可能会和其它的所谓几A级景区一样,那就缺乏了意义。其实现在在信息发达交通便利的今天,你到了哪里都不能算你骄傲炫耀的资本。但是若是七八十年代一切还趋于零的时候,现在看很多索然无味的地方,在当时也缺少前人的脚步,那种感觉是快餐化的今天所找不到的。

半山腰上,除了修行洞外,还有一个大师的小屋,一般来说,藏寺里面这些小屋都是德道僧人来点化群众的,可以喝大师给你的圣水,可以去被摸顶祈福,可以让大师点醒你的人生,诸如此类的。不过我最惊讶的是,又看见了昨天晚上和我在那里席地而坐的僧人,原来他也不是一般的僧人,虽然可能并不是活佛,但至少也是相当有地位的。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略微点头示意,多了一层佛家的庄重。

回去以后,他们去寺院里面供奉香火,我昨天下午去了一趟,便回房收拾东西。之前和他们打好了招呼,又跟门口的司机说了一下,司机表示愿意带我到色乡去。卡久寺寺院其实并不是很大,只有一个佛殿,佛殿里面分为两层。我在外面又来回转了转,见他们还不出来,便有些着急。问了问外面的人说里面可以拜的佛像很多,我很诧异,因为我用了二十分钟,就从里面出来了,虽然小的佛像我没有拜,但是佛殿的莲花生大师的主佛,还有各个房间的等身以上的佛像我也都拜了一圈,难道我拜的太快了,还是?或是我没有点酥油灯,不过也用不了两个小时啊?我进去想看看他们到了哪个位置,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人,后来又转了一圈,以更快的方式拜谒了诸位佛祖。但是仍然没有看见他们,莫非是在哪个活佛的房间里领悟?没办法,只好出来等,又在院子中徘徊了将近半个小时,一旁后进去的摩托车兄弟都已经出来了,他们才有说有笑的提着酥油慢慢的迈出门槛。

陌生的金色屋顶

路上在拉康镇上的祜廷拉康又转了一下,是座很古老的寺院,但是除了主佛,没有什么供奉。外面的大门那里有僧人专门卖的药,据说是很好的治肠胃的药,他们来都会买回去一些。

在车上聊天才知道他们大多不光是从拉萨来的,还有从亚东的帕里过来的,不过都是从拉萨报的团,走这么一趟朝圣之路要五百块钱,我觉得还是很不错的,以后在拉萨的朋友可以考虑报这样的团去走一趟,我想那一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啊。

我记得路上他们给我尝了一下他们自己做的奶干,差点吐了出来,好不容易皱着眉头奋力吃下去半块,另外带着牙印的那块儿实在没办法处理只好偷偷揣兜里了,也只能对他们说:“好吃的很——!”

沿途一直沿着山腰走,全是坑坑洼洼的土路。车子从拉康镇出来以后,两旁的山就高大的惊人,也难怪这里是南方大峡谷。看着景色,不禁连拍了很多照片,山就像一面屏障一样,就只差把天遮住了。边上的大姐不禁问我为什么要拍这么多,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之后她听我说要去墨脱,她只得说白马岗那个地方有个谚语是“走的是烂泥路,吃的是干馒头,住的是茅草棚”她们从来不会去的。我也觉得墨脱之前一直犹豫要不要去,因为他既不符合藏传佛教转山的定义,扎墨公路可以坐车也不符合徒步穿越的概念。不过不管是干馒头还是茅草房,我只道徒步墨脱的人很多很多,而在这里我已经几天没有看见旅行的汉族人了。

车子最后下到了江边,七拐八拐后过了最后一道路边的巨石,便看到了色乡的标志牌,还有2km,车子拐上了桥,便远远的望见了九层佛阁的灿烂金顶,色乡到了。

司机把车停在了乡外的一处旅店,我向他们告了辞,便独自去往色卡古托寺,想在寺院附近找一个住处。因为天已略晚,第二天还要到朱措白玛林拉普温泉以及山上的洛卓沃龙寺,时间略显紧张。想当天就进到寺院里参观。寺院规模虽然比不上日喀则或是川西的寺院,但是在这里因为那座佛塔显得格外精巧。九层佛塔有些倾斜的戳在寺院中央,这是一座类似于雍布拉康似的碉楼式佛塔,最高处的金顶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熠熠,塔顶下的金色绒布和塔边的经幡互相招应着匀称的飘荡。色卡古托寺虽然地处偏僻,但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已经成为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院除佛塔外,还有三座佛殿。大多供奉着米拉日巴尊者,玛尔巴译师,拿波巴及空行母等人。这是一座噶举派的寺院,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佛殿二层有一个主殿,中间是米拉日巴,从左到右供奉着噶举派大宝法王,从第一世的杜松钦巴,到第十七世现在到印度寻找黑帽的乌金听列多杰。但是更有意思的是,米拉日巴左侧的是单数代的噶玛巴,而从右开始则是双数代的噶玛巴。

九层佛塔已经锁门了,我便询问门外扫地的僧人是否可以进去,僧人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就去拿进入的钥匙。九层佛阁是从第四层开始爬的,剩下的据说已经不复存在了。每层都有上述大师们的传说和印迹。色卡古托的壁画很是精美,光从外表就已经能够断定这里壁画的璀璨,但是从内涵来说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到是一个又一个的佛教典故,这些典故中有些又明显能感觉到相似的地方。僧人只能给我讲一些遗迹之类的,诸如大师修行读过的经文以及修行坐过的禅台,对于壁画也是一知半解。他带我到了第九层,中间摆放的是金刚总持的金雕塑,被水晶玻璃护住。这一层很敞亮,据说已经不是古迹,而是佛教文物的再创造。他打开了阁楼的窗户,从高处换了一个角度俯瞰了色乡。

提着包去找寺管会的人问住宿的房间,他带我到了二层的楼上,刚刚装修完,还有些油漆的味道。放下包,便跑去院子中的饭馆吃饭。正好刚才那个给我讲解的僧人也在那里,我对着他坐了下来,向老板娘要了两碗藏面。可能还是老一套的交流,一问一答感觉都已经成了固定的思维定式,没有什么新鲜可言了。在没有什么话的情况下,只顾吃面。面和里面的肉都稍微有些凉,感觉顿时怀念了光明港琼的甜茶藏面。我看他的碗里没有肉,我指着他的碗里说肉敏度?这是跟去年日喀则的诊所里面的重庆大夫学的,他们跟看诊的娃子们说羊肉敏度,酒敏度。僧人一愣,说他不吃肉,边上的老板娘笑了笑。看来这里的僧人还是很主动不吃肉的,虽然只有我们汉地的佛教讲究严禁荤食,但是追求素食的境界是共同的啊。正像昆秋给我们放的第一首藏歌就是不杀生不喝酒不吃肉。

其实这时我一直没有注意到边上另一位喇嘛的存在,发现他的时候总觉得感觉有那么些许猥琐,不过后来证明他确实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僧人,帮了我很多。对面的大哥吃面时,我便跟他隔着过道聊了很多,寺管会的大叔也过来凑热闹了。最后他竟然帮我把晚饭的帐给结了,说什么也要帮我付钱,我也实在不能辜负对方的好意。虽然一路不是第一次有这种白吃白喝的事情发生,但是这对于我来说,也不能以此为荣,像川藏打劫的铁军一样,那总归不太合适。僧人大叔笑起来总有那么一点猥琐,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不过后来再见到他他着实让我感动。

之后让寺管会的大叔带我去找摩托车,朱措白玛林那里我全然是搭不到车的。往返要几十公里,是那种极烂的高山土路,加上要找个人陪我走到湖边,这耽误人半天时间,谁愿意去啊?于是高价产生了,要150元,这还是砍价的结果,没办法应验了那句话不到西藏,不知道自己钱少啊。之前在达玛镇那边捎我一程的当地人说,你要是从措美到色乡来没有二千块,司机不会跑的。

色乡的夜晚正如西藏其它地方一样很是安静,在月光的掩映下我在寺庙门口驻足色卡古托寺那全国重点文物的石碑,头一次觉得这种石碑这么神圣。一个偏僻的千年寺院,在很多地方都没有被发现的年代,在左倾的革命年代,却没有被世人遗忘,这实在是一个奇迹。那时的西藏就连柏油都不曾得见的地方,这么一座寺院超越了无数可以发现的美丽,或多或少有些不可思议。若是当年,也许这是中国最难以到达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吧?(注:色卡古托寺实为2001年的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出行前不小心了解为第一批,但是当时的思绪是真实的,所以就不删改了)再遇魂湖

醒来的时候还在夜色中,早早的出发是为了寻找莲花生大师修炼的那个魂湖。我便去找昨天约好的师傅,不过到了那里居然门还是紧锁着,我开始还是觉得和我想的一样,他们全然不会起那么早,但转念想想,藏族人还是比较守信的,答应的事情便不会爽约。后来绕来绕去我才发现去错了地方,跑到了他们隔壁去。我过去的时候师傅还在床上躺着,不过已经准备起了,灯都已亮了。感觉就像以前上中学的时候,冬天父母催着起床时的那种感觉。阿佳在给他准备一些吃食,便要出发了。

到朱措白马林要过昨日来路上的那座桥,之后开始走山上的土路。早上还略微有些细雨,雨水夹杂在雾气中。土路很是难走,坡也比较大。有几个地方人必须先下来,摩托车推着往前走。早上的雾气一般都比较大,这时虽然能看见下面峡谷的深度,但是不知道两旁的悬崖有多高,只见江水中间有一石峰突起,恰似飞狐峡谷中的一炷香。

从措玉村开始,就开始徒步,据说至少要两个小时才能到湖边。措玉村的油菜花已经盛开了,坐落在山坡上,走到沟谷中,回望措玉,回望漫山遍野,霎是美丽。沟谷中除了我和向导外,还有放牛的当地人。

山谷中雾气很大,让我有些担心会不会到了上面之后看不清神湖。整个山谷就像一个输气管道一样,我目送着那些巨大的雾气流体飘出山谷。我们逆着雾气向山谷里面走,路过了开满杜鹃花的山坡,淡紫色的花被露水所包裹。

wKgB3FDWeX-ARiGZAADwXKr3q0M64.groupinfo.w600.jpeg

向导一路总是在我前面二百多米的位置,走这样的路来说对于他们很是简单。我在后面也不敢怠慢,虽然不快,但也没有什么停留。他在前面也不敢走太远,总是给我留个身影。还好走到最后比寺管会大叔说的时间还要快些,我不禁感慨当地人要是走了全力我想半个时辰应该也就到了吧——和羊卓雍错一样,刚到湖边的时候,有大部分的湖水还被迷雾所遮掩,但是能看见湖水的地方,是那种惊人的湛蓝。之前山谷里面总是有些嘈杂的声音,但是一上到湖边的高坡上,时间似乎凝结住了,这也许就是神湖的不同,像一面镜子一样能反射出你的内心,让你参悟。

向导在我边上的草地中睡着了,用帽子遮住了脸。我便静静的体会眼前的一切。远处的雪山被厚重的雾气盖住,丝毫不给露面的机会,我便跪下祈祷,面对神山圣湖叩拜,希望能用我的虔诚,换回烟消云散。祈祷几下,便起身凝望远方,希望能用心声呼唤众神的浮现。雾气有些散开,仰天看去,发现太阳也有点迫不及待。不过几十分钟过后,依然只见徘徊,没有更多的希望。哎,不过想想既然后面不是库拉岗日神山也就无所谓了,少些景色,那就让我把注意力集中在湖面上吧——传说中这些神湖都能看到自己的来世今生,不仅当地人这么说,我也听到过旅途上的人有过这种说辞。神湖边上不能大声说话,打破寂静是会受到惩罚的,至少你就百分之百看不到你的来世今生了。去年在拉姆拉错,西藏最神圣的湖泊,在山脚上一排十几个人也都没有看到。我们互相揶揄说,看来是看的时间久了,便产生了幻觉罢了。不过不管怎么样,其实那些幻觉或许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存在于你的心里。

回到色乡已是正午,又转而向山上而去,去那座能望见色卡金顶的寺院。拉萨的那些游客正好从佛塔里出来,还是那样提着酥油,慢慢的迈下台阶。他们见到我就连忙带些惊急的问我:“说上面的寺院你去了吗?”我说:还没有——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啊呀?你怎么不去上面的寺院呢?我听错了,以为他们说的不是洛卓窝隆寺,我就诧异了一下,心想还有寺庙?后来才觉除了洛卓窝隆没有别的了。

没办法,半天等车无果,便又跑回去叫上午的摩托车过来,他说没有五十他不会去的。看来一上午的同行没有任何的感情啊。又在路上拦了辆摩托,他要我三十,没办法,三十就三十吧,走吧。这次的盘山路也全都是土路,其实整个洛扎除了县城那些地方是不见柏油的,这次土路盘旋的更为直接,大概围着山转了十几圈,终于停到了洛卓窝隆寺门前的煨桑炉那里。

这里离门口还有一个盘旋,但是也已经有可看的东西了,上面是罗列着祈福之用的东西类似于玛尼堆,不过是罗列好的阵势,苦于自己只是个外行人,看不懂其中的奥妙。

正门最宏伟的建筑是佛学院,感觉是近来修的,全新的建筑。走在里面和藏区的宾馆一样。穿过佛学院走到前面的大片空地上,一个结实富态的僧人问我是从哪里来的,我说从北京。没有过多的交谈,他说那边有几个拉萨来的,你跟着他们一起去吧,先走朝圣路,再下来看佛殿。我隔着很远对他表示了感谢。他也急匆匆的就往那边走了,后来听给我讲解的人说他是噶玛显培确吉迦措巴松布活佛,也正是因为这么一遇,才让我在受难垂危之际又受到了一次福佑。

后山是转山的路,前面的牌子上写的是那若桑普朝圣之路,不知道这是怎样的典故,感觉在西藏游荡这么久,从未听说过那若桑普这个名号。快步追上前面的人,他们已经嬉笑到了山腰的三层佛阁那里,并在那里接受圣水的洗礼。我们一起进了佛阁,里面很多地方还在修缮,但是佛是真实的,圣水亦是真实的,我们挨个去伸出左手捧了口圣水,然后摸了摸自己前额上的发根。

带他们参观的是寺庙里的僧人,小师傅给我们在每个佛殿都做了讲解,然而给我讲的只是其中大概的意思。但是给他们却讲了很长时间。开始僧人只是说用藏语讲起来没有那么简练,不过这中间的差距也确实太大了。汉话那边的讲解只是几行字的感觉,但是我总是要徘徊很久,才能等到他们的结束。所以最后他也说了实话,很多典故他不会用汉话来讲。其实我感觉他的汉话还是不错的,但是只是交流是没有问题的。看来要想了解的更多,还真得对藏语有些研究,或者让有名的学者带着你一起参观了。而现在我能做的只是感慨一下藏传佛教的博大精深了。

这里也有一个类似于色卡古托的佛阁。看来山南地区盛产于这种风格的佛阁。从泽当的雍布拉康,到色乡的色卡古托及南圣地,隆子的三安曲岭。山南的神圣佛阁扎根于山南的重要脉络,不同位置的深山中都能寻觅到金色的顶棚。佛阁最高处供奉着金刚总持,那是一个满是黄金色的小屋。金刚总持在最高处注视着整个色乡,亦是更远的地方。

那队游客领头的就是洛扎县城的人,他的家就在拉康镇。其它的人都是他从拉萨请来的歌手,他们晚上要在洛扎办个演唱会。感觉歌手们并不像大多数藏族人一样,他们对于宗教少了几分敬畏与虔诚。其中的女孩子抽着烟,坐在大殿的门槛上,或是在佛殿里不分顺序的溜达。

大家在朝佛人员接待室里面休息了一会儿,喝了些酥油茶,吃了些奶渣,便准备下山。我去之前的山坡上把包拿了下来,说好了在山腰间等他们,因为他们说还要接一个女歌手的阿妈,可能要多等一会儿,我便在山腰间看工人们刻玛尼石。原来现在刻玛尼石也机械化了,只需稍微人工雕琢,剩下的交给机器就可以了。

等了一会儿,他们过来了,把我带下了山,他们便向县城而去。寺院的门口恰巧又碰见了昨天晚上帮我结账的那位僧人。他还领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僧人,那是他的徒弟,小孩笑的很甜,甚是可爱。我想当天晚上就去拉普温泉那边,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那边最近的村庄是曲吉麦三村,往峡谷里面还要走20km.后来僧人陪我在路边等车,往那边去的摩托车大多满员,甚至一辆车上坐了一家子四个人。又看见之前上洛卓沃龙寺的摩托车手,我以为他是顺路,但是钱少了,他居然也不带。一个在拉萨给四川老板干活的拉康人也过来了,满头长发,似乎像一个流浪汉,但是又是一口流利的汉语,也在想办法帮我找车。

过了半天,僧人给我叫来了一辆摩托车,问那个小伙子是不是要回家,回家的话顺路带我一程。那个小伙子一点也不想去,我们只好再等。那个拉萨的藏人也在边上陪我们说话,期间还让他帮我拍了和那个喇嘛的合影。拉萨藏人初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但是一口流利的汉话及很是贴切的话语让我觉得很是舒心。他带了些朋友到这边来耍,准备第二天上山上的寺庙去,剩下的人现在都在谢翁温泉那边,而他自己出来散步。

这半天的光景,那小伙子又在边上的空地来回闪现。不知道他是要回家还是要在这边停留。喇嘛还在继续帮我时不时的游说他。他们之间的话我听不懂,拉萨的藏人便在边上帮我翻译,拉萨的人说他还是不想去。

没办法,继续过来的摩托车都满载着当地人,像下班回家一样,往曲吉麦那边走着。我只好还算是焦急的等着,晚上到了就可以了,第二天一早泡个温泉再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老僧人跟我说他愿意去了,我真有些怀疑。后来那个小伙子终于让我坐上了车,他说车钱你看着给就好了,喇嘛又对我说了很多,说可以住在他大哥那里,说已经给那边打了电话。当时也确实着实感动了一番,可以说这次碰到的的是这一路上最好的人。

恐怕小伙子没有任何的顾忌,便像飙车一样在狭窄的土路上冲了起来,一旁是满是泥泞的江水,一边是满是碎石的山崖。

边境线上的暖流

摩托车飞速的向着中华的边境线前行,两边的山坡及江水都瞬间加快了速度,那山谷里像是整个世界的尽头,而尽头坐落着极为美丽的村落。远方的上空还是夕阳,不知道在那片天空下生活的人们是怎样的一种幸福?中间隔着喜马拉雅山,但是却能同看一片天。

小伙子带我到了三村的一户农家,是个有二层楼的藏家小院。小伙子帮我敲了门,便先行离去。上到了二楼便是喇嘛的一家人。大哥赶紧让我进屋,那时的一家人正围坐着火炉,电视上放着新近的藏语连续剧,老人们则坐在床头缝着布活儿。大哥的女儿帮我盛了碗通心粉,倒了杯酥油茶,便坐下边吃饭边同他们聊天。上一辈的人汉语不是很好,有的时候说话总时不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不管怎么样,脸上的笑容是真实的,是不需要深读的。

到的有些晚,没多一会儿,就快十点了。大哥的女儿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客厅,说让我在边上的那张床将就一晚,但是已经是最近几天最好的地方了,床单异常的干净,而这里又有家的温馨。

我躺下后,他们在隔壁又收拾了很多,从我在的那间客厅拿看见他们提着包又出去了,出去的时候已是将近十一点,而回来不知道是几点。后来才知道大哥和他的女儿都是党员,晚上村子里还要开会,这不禁让我对他们产生了浓厚的敬意,看来喇嘛一家人都是淳朴善良的好人。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便推开了房门去山上的温泉,我很想在太阳初升的时候就泡在温泉里面,但是起初去那边完全没有车。我只好沿着山坡的土路走,本来以为拐过弯就到了,但中间又隔着一个山岗。只好一步一步的随着太阳升起。之后在快到目的地的时候终于有一辆摩托车过来把我带到了有温泉的地方。温泉在峡谷的底部,之前路上过来的时候峡谷可以说是万丈深渊,而温泉确切的说是在峡谷的初始部位,那里刚好河水已经汇聚成为急流。而再往上海拔则开始缓慢的抬高。爬升的山坡流水不急不慢的朝下汇聚。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所听闻关于拉普温泉的信息都是说那条河就是边境线,还说过了桥上的铁门就已是不丹境内。但是实际上一旁的当地人说还要往里面走好几个小时才能到不丹。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应该是游客能到的最远的地方了。

大大小小的温泉眼就分布在河岸边,每个池子都赋予了菩萨的名号。泡泡温泉听着岸边咆哮的河水,看看初升的太阳及两边如断崖般的山谷,我想这是世界上最不同的感受。这是任何所谓的星级温泉都找不到的。不过拉普温泉就温泉的质量感觉不如德仲温泉,德仲温泉那里面泡的是惬意的感觉,拉普温泉则少了几分,更多的是入眼的美景。说起拉普温泉,我感觉有的池子完全无法下水,用手摸一下都感觉滚烫,但是有的池子又稍显清凉,让人顿有感冒之意。我只找准了一两个可以多泡一下的温泉,在热水的沐浴下品味了边境的壮美。

泡完温泉难免有些解乏之感,所以往回走的时候就多了些懒散。可惜路上一辆摩托车也没有遇到,只好走回了村庄。

关于洛扎

向大哥一家人告别后,便找了辆摩托车回乡上。这时已经快是正午了,我本想早上都有车的话能早些回到色乡往洛扎开拔。可是现在晚了很多,到色乡之后,连午饭也来不及坐下吃,就随便买了些去路口等车了。

过了很久都没有往县里的车,我坐在路旁的土堆边,都有些快要睡着了。我还对去扎西根培抱有幻想呢,但是却无法自己安排时间。心里不禁再次懊恼,心想虽然这样的旅途刺激些,但是终究比不过自己开车能够随心所欲。

一个多小时的等待,本就没有什么车,能停下来的车也都不是往洛扎去的。又过了一会儿,刚才往色卡古托走的那队丰田4500也往回返了,我不抱希望的下意识的伸了一下手。他们丝毫没有停的意思,从我前面扬尘而过。又远远的看见车队过了桥进了谢翁温泉的院子。

又过了几分钟,远处院子门口一个粗壮的藏族哥们把我喊了过去。问我是不是北京来的那个,首经贸大三的——!我心里又惊又喜跑过去问他您怎么知道的。他说寺管会的人跟我们说的。他说刚才你在那里拦车,我们县长说想搭你一段。

他连忙招呼我进去坐下。里面人不少,相互介绍了一下,正中的是两个北京的文物专家,县里面想把碉楼申报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便请他们过来进行一个规划。县长,县委书记,文化局局长也都过来陪同。刚才叫我进门的是乡里的书记。他们很惊讶在这里能看到一个游客,又是学生,便连忙问我是怎么过来的——!其实一路这样问的人很多。北京的专家也连忙配合着说,兄弟你这可搭的是县长的车啊——!

也难得在这儿能看见北京来的哥们儿,心里或多或少有些亲切感。县长是个女的,一看就是很有文化的人,她以前在党校培训过,所以在北京生活过两年。和他们聊天又是另一种感觉,和当地藏族人不同,和内地行者也不同。感觉比当地人能够从一个更高的角度去看西藏的一切。

等他们中一些人泡完温泉,我们就出发了。在车上县长又跟我聊了很多,关于西藏,关于洛扎,关于碉楼。有些后悔自己初始并不知道杰西顿珠宗的大名,没有亲临那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堡,也许哪一天杰西顿珠宗遗址废墟的美丽就会浮现在世人面前,从而比肩古格。话说一路上我也看到了很多的碉楼,有些也确实有意思,但是不到边巴乡的那座城堡,总是有些失落。一路上车行在峡谷之中,沿着扎西雄曲,感觉像无穷无尽的峡谷,中间是几乎与道路齐高的激流。越野车颠簸的走了一个多小时,峡谷才略见开阔,而县城也就到了。

终于穿越出来了,从措美到洛扎,确实有些不容易。这是我走过的路中,车最少的道路。想想214的川流不息,想想即便是丁青到巴青无尽的土路也是很容易就能找到车的。但是洛扎和措美,真可谓是西藏的处女地,所以用尽一周的时间去探索她,也是值得的。更何况我看到了如此令人品味的景致。

杰西顿珠去不了,到了县城以后就趁着太阳还没有下山,去山上的朵宗看一下。在山南这样的废墟很多,尽管这些建筑已经被历史定格,但是通过仅有的断壁残垣,依旧能看出古堡昔日的辉煌。而墙壁上挂着的经幡,依然告诉世人残存的古堡今日存在的意义。山腰间还有一个叫做甘丹尼玛顿珠林的小寺院。扼守着上山的要道。只有些许老人在转经。朵宗和这小寺院孤零零的守卫着洛扎,守卫者这座扎西雄曲畔的圣地。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