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墨脱最新游记-留给想去墨脱的小伙伴

  • 发布:2016-03-20 11:21
  • 来源:

前几天刚从墨脱 回来!给想去墨脱的小伙伴一个简单的攻略!

走墨脱常规徒步线的有两条路线 一条是从八一派镇出发(正穿) 另一条是从波密 出发(反穿)我在拉萨 集结了总共五人三女两男 一大早从拉萨东郊客运站出发到林芝 八一(客运站只能当天售票 上班时间早上6:30 客满发车有两种车可以选择 大巴车150/人 9坐商务车180/人)中午会在一个镇子停下来休息吃午饭 自己随意选择在哪家吃 下午2:30左右到八一客运站 客运站附近住宿很多 可以在八一补给一些徒步时需要的食物 不需要太多 省得负重太累 八一客运站也有去派镇的班车 我们五人包了一台面包车350元(另外司机自己还找了两个人)需要注意的是 如果要包车的话 一定要跟司机讲清楚要把你们送到指定的哪个地点 (我们住在兄弟客栈)进了派镇再往大峡谷(兄弟客栈)走 就需要买门票(240/人)我们是逃票进去的 在车上就和司机讲好了 (80/人)中途还得换车 我们五个人在带我们逃票的藏民家吃完中饭后 分成两趟藏在面包车后备箱进去的到了兄弟客栈 放好背包 就去街上继续补给 一双解放鞋(最好是买比自己鞋码大一码 的)两双山寨版足球袜 自己还穿了一双高帮登山鞋 还背了一双人字拖 不需要买第二天的路餐 (早上客栈有供早餐 到时一人拿个鸡蛋两馒头)晚上10点左右查票的会来挨个客栈查票 虽然我们有票(逃票大叔不知道去哪里找的票)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全都躲到街上去……想起来就心塞 查票的走后 回到客栈 兄弟客栈的何姐 就要召集第二天要出发的人上课了 内容一定要仔细听 森林里有很多条岔路 她都会一一讲解 “会议”结束后 你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 第二天就要翻雪山了(虽然海拔 不高4000多)顺带一句 兄弟客栈的饭菜很好吃附近有几家朗玛厅 晚上如果嫌吵可以跟客栈要耳塞)D1 兄弟客栈—松林口 —多雄拉山—拉格 18K(网上也有说20K—30K的)早上八点何姐给我们联系的车 送我们到松林口 (因为雪太大 何姐建议我们也找司机向导 )在客栈出发前何姐都会给大家留影一张 看看后面满墙都是徒步墨脱 的童鞋们 在客栈我们又遇上了两位福建 大哥和两个在拉萨 卖珠子的小伙 (其中人物从左往右 从前到后 兰州旺旺、福建西贝 重庆小罗 拉萨木木 福建老李 拉萨小强 武汉慧慧 海南盛夏 重庆卤蛋 也就是本人)雪大的时候松林口是看不到这个阶梯的 过了这里接下来的三天都没有手机信号了 要打电话 发微博 朋友圈的赶快我一到爬坡就歇菜 向导实在看不下去 就替我把包背上了…结果我还是走在最后中途有块大石头 可以休息休息 (这也是何姐说的)过了大石头爬不了多会就到垭口了 向导又送了我们一段 向导指了一条安全的路让我们滑下去……(说到这个网上有很多说 这里滑下去很危险 一不小心就滑到悬崖下去了很显然 我们9个人全都安 然无恙 真想滑到悬崖下的话 还真有点考技术了…)大家都滑得很嗨时 才想起来戴雪套…赶紧戴雪套 后面还有很长一段雪地 有必要的话也是需要滑的……

向导再次给我们指了一条滑雪的路就要和我们作别 还顺夸一句 你们走得挺快的 10点多就翻下垭口了 照你们这速度2个多小时就到拉格 所有人都充满鸡血…… 滑雪虽然嗨又省时间 但是屁股和手都遭罪啊 每滑一段后 我都要摸一下屁股 确认一下是否还在鞋子也湿透了 这时候好像雪套也起不了太大作用了(但 还是戴着比不戴好)同行的小伙伴还是在滑雪时受伤了 屁股撞到石块上 脚磕到的都有……感觉大多时候都在悬崖边走 况且我还恐高 心里一直想着要是第一天就在雪山摔死怎么办 好丢脸 一直下一直下 下到腿软 时不时还摔倒一下 (说到这里 真的要无比感谢 一直跟在我后面的旺旺 虽然第三天最辛苦的路程他甩了我)后面跟着个大个男生 心里还是比较有安全感的…下雪山真是比爬雪山还累啊……中途遇到一个从拉格过来的背负跟我们聊了两句 问了一下到拉格还要多久 他既然说还要两小时……下了半天 眼前还是下下下下下下…干脆坐下来吃颗大白兔吧 顺便受伤的也涂一下药什么的……

雪山快下完时 就开始下雨 眼前出现一条还算宽敞的碎石路 一段一段的有积雪 有的路简直就是180的大下坡 直通悬崖底 我们只有在上面斜着走……千万别往下看 头晕加恐高 还脚软 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哼着小曲过来的下山的路有的一段一段都是木头堆起来的 不过好在也不怎么滑下完雪山以后再走差不多再走一段草地丛林经过这座桥 再停下来喝点水 吃个馒头…….再继续走啊走啊走啊 拉格的歇脚点就莫名巧妙的出现在眼前……景色都不一样了 差不多看了一天的雪了 眼睛也该换个色调啦……(我们实际到达拉格的时间下午2点左右)

到了客栈第一件首要事情就是换衣服 我们一到老板就去做饭 个个都饥肠辘辘(其实 这期间正巧我大姨妈光顾 一路上 海南妹子盛夏 都在笑话说她朋友原来也是大姨妈来时走墨脱 结果受了凉 回去以后整整一个月大姨妈都不舍得走)泡脚的 洗鞋子的 洗衣服的 弄完都围着火塘烤 人也顺便烤烤吧时间还很漫长 福建大哥西贝还带了蓝牙小音响 整曲整曲都是李健的歌……再斗个小地主 大伙吐槽的吐槽发呆的发呆 此时大家才有空互相问问姓什么哪里人……此时的感觉很美好 吃完饭天色都还早 只是雨一直下…也没什么心情周边走走拍个照什么的 (拉格客栈150/人包两餐 网上都说的100/人 而且老板还有点扣 不过都这环境了 能留在这前不着后不着的地方也是需要勇气的 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女生晚上要注意房间有虫子 蜘蛛光顾……D2 拉格—汗密 28K

7点起床 7点半吃早餐 8点30出发

刚出来就走错路 浪费了将近一小时 前面开路的完全是被骡子粪和脚印给误导了 越走树丛越深 再走就快要到多雄拉河了估计 第二天其实没什么难度 只是一直走一直走 一路上有很多瀑布有的优雅细长有的壮观沿途也有很多垃圾 从墨脱回来以后我改变对垃圾的看法 好几次找不到都是直接找垃圾 (我可一点也没有提倡扔垃圾的行为哦 我…矛盾了!!!!!)兄弟客栈的何姐说第二天除了背点水 干粮就别背了 走到大岩洞会有方便面卖等我们满怀鸡血到大岩洞时老板不知道去哪里了 荒山野岭的 除了我们9个人 再也没多见一个人影)其实喝完红牛接着再抽根烟 烟灰烟头刚才就丢红牛罐子里了 请叫我“坚决不乱扔垃圾环保小卫士”抽根烟的功夫小伙伴又一个个冲不见影了过了大小岩洞以后就有“巡山”的蚂蟥 我和旺旺 走在最后 停下喝水休息时旺旺发现手掌有只蚂蟥 我也算是第一次见到蚂蟥了 网上说的发现蚂蟥就用手拍 根本没用 最好还是戴一双手套哪怕湿了也没关系 扯蚂蟥利器 光手容易划 不好使 如果走在丛林里如果闻到柴火味儿是一件很兴奋的事 再听到狗叫 那就里落脚点不远了 可是事情往往都不是顺着人的心意来的等我们翻过一片树林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小排房子 老远看到小强在跟我们招手 一边走一边我还在想着其他小伙伴都到哪里去时 靠近眼前的景象已经很明确的告诉我 还没到落脚点 我那个崩溃啊 想死的心啊……前方路程还有3、4公里 还得再坚持两小时啊……过了这个木栅栏再走30米汗密落脚点就到了先别急着就进房间 很有可能鞋子里已经有蚂蝗了 最好是把袜子鞋子脱在房间外 然后换件干的衣服 再把鞋子袜子需要洗的需要烤的拿到厨房那边去汗密有一位网上大名鼎鼎的人物“曾眼睛”可惜走在前方的小伙伴去他家客栈看环境时觉得太差了 就住在了 “第一家客栈”因为是刚开的 所以环境也不错 可以简单的洗个澡 就别妄想有浴霸啊什么的了 一个大盆子 装点热水再加点凉水 再加点沙石泥土(水里自有的)洗吧 能洗澡就不错反正我是没洗在厨房后面一边洗鞋子 一边和木木聊天时 突然发现右手不知啥时候趴着一只蚂蝗 我那个激动啊 举着手捂着眼睛 一阵尖叫乱跑这显然是一只男人的手 也显然不止我一人在洗鞋子时被蚂蟥咬实在是没什么玩的 老板的 弓箭 枪刺 都被他们翻出来玩了晚上的娱乐活动依然是围着火堆 聊聊琐事 我心里一直想的是 明天的路程 老虎嘴 塌方区 蚂蝗山 担忧自己会不会挂在第三天的行程 小罗还带了牵引绳 大家又在研究 过塌方区时 应该怎样使用绳子 越说我心里越发毛 (汗密的住宿 100/人 包两餐 老板的卧室有卫星电话可以打 1分钟2元 可是小伙伴打了十几分钟的电话 老板只收了10元 估计是他人品比较好吧……)D3 汗密—背崩 30k

第三天路程比较长 爬的坡也对 每人最好背两瓶水

依然是7点起床 7:30吃早饭 8点出发 西贝和老李最先出发 接着是 我 慧慧 木木 跟在后面 其他小伙伴不知道在磨蹭什么 晚了十几分钟 因为一脚选错路 慧慧木木就走在我前面去了 慧慧追西贝和老李 木木追慧慧 我追木木……到后来 我是前面的人追不上 后面的人还没赶上来

一个人走在丛林里 虽然只有一条路 心里也在打颤是不是走错了 是不是走错了 是不是走错了……经过几户人家时终于赶上停下里整理衣服的老李 也顺便看见了慧慧和西贝的背影 背后突然有人叫我 回头一看是小罗 还有其他小伙伴也跟上来了 赶上来就算了 还一个个把我超了还好老李主动押队 我走在前面 后面跟着盛夏 老李押队一路赶 总算是看到前方有人影( 和我们同住一个客栈的脚受伤的三位北方大叔 )赶上他们时 他们正停下来扯蚂蟥 其中一位大叔还穿着西装和雨披 有点佩服 有点同情 穿着雨披难道是故意来喂蚂蟥的么……走不久又遇到停下来弄蚂蟥的木木 小强 他俩带了盐 整一把整一把的撒呀 老李竟然还悠闲的抽起了烟 盛夏也发现袖子里藏了一只蚂蟥 我的手套上也发现一只蚂蟥 赶紧拿烟烫一下 才走出来两三公里 衣服就湿透了 索性脱了冲锋衣(说一下我的放蚂蟥着装 里面穿了一件迷彩背心 再套一件白色长袖T恤 再套一件短袖 把袖子拉起来堆着 刚好到短袖的位置 防止蚂蟥从袖子里爬进去 因为是白色即使有蚂蟥也容易发现 围脖就不要带了 露出脖子 和手 蚂蟥想爬就爬吧 时不时的抹一下脖子 戴着手套 有蚂蟥的话一抹一个准 然后衣服一层一层扎进裤子了 袜子穿了两双 里面一双双筒登山袜 外面一双镇上买的山寨足球袜 把裤脚扎进足球袜里 我这样一直到一号桥都没被蚂蟥咬一口)整理好衣服继续走 我真的是恨死了第三天的上坡 一路几乎都是烂泥 乱石路 一边是悬崖 一边是草丛 树枝 草丛树枝全是蚂蟥我只记得大家都低头走路 无心看风景 到老虎嘴时也没不知是都累得无语了 还是真没觉察 就我问了一句 这是老虎嘴吗 老李还很催促的说 快走快走 就这样我感觉很危险的地方就这样莫名巧妙就过了……过了老虎嘴 几乎就是连续下山 第一个塌方区 就在老虎嘴之后 不过路已经算是修好了继续走到快歇菜时 就到一号桥休息点 走在前面的小伙伴已经生好火堆 全都在翻找潜伏在身上的蚂蝗 (如果可以 第三天最好不要穿快干裤 特别是那种两节可拆卸快干裤 蚂蝗会顺着拉链缝隙爬进去)因为之前雨下的挺大 衣服湿透了 一到一号前我就把之前穿的着装换了 刚一换好 还没出发腰就被蚂蝗咬了 (蚂蝗咬的第一口 是会有痛感的 像是打针时 刚扎进去那一下 那一下没有察觉到痛 后面整个吸血过程你都不会有一点感觉的)一号桥是没有补给的 休息时把能吃的多吃点 要是不想喝瀑布水的话最好还是节省点喝 后面还有更多的上坡要爬 过了一号桥走不久就有一座无名桥 不在我们主路上的桥 都不要过 这句话是何姐说的 紧挨着就是二号桥二号桥过了 就是第二处塌方区

过了塌方区之后小伙伴全 走在我前面去了 只有拖着木木跟着我 再后面一点跟着的依然是脚受伤的三位大叔 只觉得背包越背越重 分分钟都要倒下 每到一处上坡时我都能感觉自己好像离死亡不远了 ……心里开始反复想 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是不是脑袋有病 此刻就连一整个森林的清香都救不了我快脱缰的思想 想把背包扔的念头都不知萌生好多次 到了下坡和平路又会觉得刚才的想法好奇怪好无聊 可是前面还有上坡最终我还是把包里之前换下来的湿衣服扔了 就连洗漱包都差点扔了 木木死活给我捡起来 放他自己包里背着了 (一路上被驴友们扔掉的东西看得太多了 )走在后面的大叔偶尔也和我们聊两句过了第二个塌方区继续爬完无数个坡就到三号桥 三号桥有岔路 另一条爬坡的路是往德兴去的 木木走在前面 差一个拐弯我就看不见他时 被我叫住 退回来 找垃圾认路 他差点就往德兴去了 德兴的路程还有二三十公里 走到天黑也走不到 摸黑走这种路 简直就是自杀 (所以过了二号桥 最好不要分开走得太散 还是要三五成群的)忐忑的过了三号桥 看见一小块空地 很多各色各样的垃圾 就安心了 这只能证明路肯定没错 多雄拉河也切换到我们的左耳继续轰隆 过了桥还有四五处上坡 我和木木包里除了水就没背任何吃的 感觉自己都快饿死渴死 嘴里不自觉念了一句 好饿啊 (是真饿 感觉说完这句话 我应该就马上饿晕了)后面的大叔 从包里掏了一包牛肉干给我 这简直就是救命啊 牛肉干合着一杯山泉瀑布水下肚 立马感觉充满动力(又开始忧虑 水里会不会蚂蝗 会不会有寄生虫) 一边走一边和后面的大叔闲聊……好几次都以为木木因为嫌弃我走慢而抛弃我时 都能看见他在每一个上坡顶等我因为之前在路上一口气把他的半瓶可乐喝完 所以此时我决定到了背崩要给他买20瓶可乐 喝死他翻过一小处新的塌方区 再散漫的爬个坡 大家都没怎么注意 居然还有一处临时补给休息处 一看门外扔着的小伙伴的包……一进屋 看见大家都在 王旺旺说赶快和一瓶红牛 老板! 赶快给我拿一瓶红牛 一口气干完 老板再给我 泡一个方便面 我也就多看了两眼旺旺吃剩下的面汤 他居然也很主动的说 快来喝两口把 我居然也喝了等我的方便面泡好时 我喝汤都已经喝饱了 随便还喝了几口慧慧的可乐 感觉人生没有什么是比喝着面汤配可乐更美好的事了第二次换掉的衣服 还是湿透了 现在一停下来久了就感觉有点冷 哆哆嗦嗦点了一根烟 能感觉到身上好几处背蚂蝗咬了 只是很淡定的叫一声 哎呀 我肚子被蚂蝗咬了 继续又道 让它咬吧 反正吸完血它们自己也会走的等我休息够时 大部队又走了 只留我和盛夏还有旺旺 (这是他自己决定的要和我们俩女生一起慢慢走到背崩的)过了这处木房子 前面几乎没有什么上坡 路都比较好走再走两个小时 就到解放大桥 当你看到解放大桥和穿梭在背崩的汽车时 可能会大叫可能会哭可能会笑 总之 我终于到了 终于熬过来了 之前的痛苦好像都觉得不算什么 也记不清那些念头那些埋怨 现在只认得眼前的桥 眼前的房子 眼前的车 眼前的边防官兵过完桥就要被搜包检查 边防证身份证登记 也遇到之前的三位大叔 我们一商量就决定立马包车离开背崩 今晚直接到墨脱 背崩到墨脱已经通车 木木和小强最终还是选择休息一晚继续走到墨脱 我们到墨脱时天已经黑了 各自回到房间洗完澡 就在住处隔壁吃石锅鸡 墨脱就这样到了 感觉有点恍惚 感觉幸福来的有点突然 …我和盛夏住一间 晚上洗衣服时 她居然翻出来几只蚂蝗 虽然她一路上都在念叨说 要带几只蚂蝗回去养 但看她的表情 就知道她的确是无辜的 只是无法原谅她傻傻的以为把蚂蝗丢马桶里用水冲走就算了 结果第二天起床 蚂蝗居然又顽强的原路返回 还好它们动作慢 还没爬出卫生间 恐怖!!!(回到拉萨后 她居然又在小书包里找到蚂蝗……我无语了 瞬间想离她八丈远).徒步墨脱的小伙伴 都可以去县政府办一张徒步证 只是证书有点儿戏 就当是个纪念吧 (我们进墨脱时 还没开始卖门票 正常时节开始售门票时 到县政府办徒步证是需要门票的)墨脱就算圆满结束了 大家都互相逗乐 再反穿回去……其实现在想想如果真的再让我走一遍 我也很愿意和大家再走一遍 虽然我总是经历着不会和曾经的小伙伴再组队一次的魔咒 但……我很想念大家 愿你们一切安好!

回到拉萨 偶尔回忆一下 所有植物都青翠 空气里还弥漫着香味儿的景象(需备品:)

1.衣物:帽子 魔术头巾 冲锋衣 冲锋裤 登山鞋 解放鞋 换洗裤 快干背心 长T恤 短T恤 薄秋裤(因季节)足球袜 登山袜 登山杖(2根)内衣裤 滑雪手套(用完第一天可扔)登山手套 (抓蚂蟥专用)2.药品: 热带从里(驱蚊虫) 云南白药(喷剂) 止血贴(蚂蟥咬后专用)消炎药 (蚂蟥咬后专用)双飞人(可代替消炎药)其它药品论个人情况3.食物: 压缩饼干(小包装两三块就好)牛肉条 其它看个人情况 反正包越轻越好4.其它:边防证(必备) 墨镜 (必备) 密封袋(必备) 手电 卫生巾(可当鞋垫 更多用途百度 ) 登山包 (别整太大) 打火机 小刀 水壶(透明最好)一路上住宿环境都挺卫生的 不需要睡袋 帐篷什么的 路上累了就会感觉枯燥 小强一直在背包上挂了串铃铛 之前会觉得烦躁 往后会越听月入耳 可以试试挂串铃铛解乏.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