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信仰高地 拉萨拉萨

  • 发布:2016-03-20 13:47
  • 来源:

信仰高地,拉萨拉萨。

大雪山,横跨天际与白塔间的经幡,圣地红白宫殿里呢喃着不断的梵唱,八廓街被磕长头的信众用身体磨砺到一尘不染街道,大昭寺那指引轮回的光明回廊。

凡尘目所能及,是那独立于世的莲花焚香与高原气魄。

我暂时忘却色香声味触法,那激荡我心的,却是纯粹到一尘不染的千年不变的信仰。

那高出一切的,除了地理意义上的海拔,还有那执拗却纯粹的信仰。

wKgB6lTv6M-ACL5vAAGsMRELTac91.groupinfo.w600.jpeg

DAY 1:极地之城,小昭寺的高原反应

意念,总是瞬间闪现,就如人的一生至于整个宇宙,不过是明灭刹那间的脉冲。去拉萨的念头,一直有,一直没有想去付诸行动,却忽然间便成行。

临近春节才突然订票,机票不算便宜,但相对来说也不贵;而因为拉萨的淡季效应,住宿并没有超过100.20日,天不曾亮,便赶到了双流机场。

初步计划从20日呆到24日,5天时间,所以背包还是被塞得满满的,于是不得已在成都时候便把厚厚的藏装绑在了身上。过机场安检的时候,安检妹子望着我的藏装皱紧了眉头,一边一个急于在妹子面前表现的小哥却颇兴奋地冲着妹子叫到:这个高难度的就交给我来!

7点半,天还一片黯淡,飞机便穿过云层,向着那阳光高地起飞了。一个小时后,进入了西藏区域,下面是昌都;又过不久,下方开始能看见连绵的大雪山——即便是从飞机上望出去,那些山也是巍峨得震撼。从成都起飞两个小时后,在灿烂的阳光里,飞机降落在了拉萨贡嘎机场。

贡嘎机场貌似是军民双用的,不大的机场里,除了民航客机,还停放着不少的战机。

毕竟曾经在藏区生活惯了,所以即便有些小缺氧,却总还是觉得自己不会有高原反应的。出了机场,天蓝得太过纯粹。机场出口有售直达拉萨市区的大巴车票。到拉萨市50,到日喀则是100,每车只坐18人,早上4点半的首班,坐满就发车。

订的住宿在色拉南路的雄噶小区,出发前觉得一页纸大的城区地图不看也罢,所以完全没有方向感,只管上车再说。

贡嘎机场离市区颇远,车程花了一个小时;回来时候因为隧道改造,从山南地区绕过来,整整花了两个小时。

黄绿色高原草甸的连绵大山之后,便到了拉萨市柳梧新区。本来这座高原城人烟就不算旺盛,新区的人烟更是稀少。过了新老城间的大桥,远远的就能看见布达拉宫。整座拉萨城算是在高原大山间的海拔3650米的平原上,而布达拉宫便是建在平原制高点的一座小山上俯瞰着这座日光之城。

这一次,赶着春节的假期造访,貌似也刚好撞上了拉萨的藏历新年,大伙儿都回家过年去了,所以拉萨本就和它的氧气差不多稀薄的人群,更是少到稀稀落落的模样。整条街上都难得看见几家开着的店铺。

大巴的终点站在布达拉宫的左侧,经过布达拉宫的时候,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瞻仰这神圣的宫殿,心中颇为激动。

下了大巴,便没有了方向感,还好满城的人力三轮并没有休假。

拉萨市区的人力三轮车很有意思,三轮车小哥黝黑的肌肤和棱角分明的藏式威猛的脸没有遮掩住他们追求小情调的心。人力三轮车上和南亚的三轮车一样插满了塑料的假花,还挂着经幡和哈达,甚至挂着马帮的铃铛,让我每每以为身边有马帮走过,转过头才发现原来是对生活充满了激情的藏族三轮小哥。

说起要去的客栈,小哥并不知道确切位置,他说:给15块吧,负责找到。

据说来之前拉萨刚下过大雪,街道的背阴处依旧有几尺厚的积雪没有融化,想象着在这缺氧的高原载着人蹬着三轮,还是蛮佩服这些小哥的。几经周转,找到了雄噶小区,然后客栈老板开着车来接人,其实转个弯进去就到了……老板将我们迎进客栈,一交流,原来也是四川人。他说他要去好友那里过年了,就当自己家里一样自便吧,说完扔下钥匙就走了……整个客栈于是都成了我们自己的了。

时值上午时分,客栈宽敞的藏式房间,透过窗帘,阳光浓烈地斜射进来,一切显得静谧且美好。

稍作休整,也顾不得休息,便迫不及待地准备出门了。高原的空气嗅不出稀薄的感觉,却是清新且沁人心脾的凉。蓝天白雪与阳光并存的世界,一切既灿烂且美丽。

超市里有罐装的青稞酒卖,迫不及待地便买来尝试了下;路过一家刚开业不久的螺蛳粉小店,里面却放着厚重欢乐的藏式歌曲,服务员小妹也是满脸高原红的藏族妹子。点了份格格饭餐,10块,有奶有水果还有饭,很是划算。

色拉南路出去不远便是小昭寺广场。和其它街道的人烟稀少比起来,这里却是人声鼎沸。寺庙前卖零食的卖香的卖经幡的卖哈达的都忙得不亦乐乎。刚才在买青稞酒的地方买了条3元的哈达装在胸口。

小昭寺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貌似在等待进寺祈福。旁边是售票处,以为得买票才能进去,结果过去买票的时候那位喇嘛颇讶异得望了我们一眼,然后满脸笑意地卖了票。一张25,后来发现貌似排队的人基本都没有买票。

队伍行进很慢,身前身后都是不停唱诵着经文的人,还有一些黑黑的小孩沿着队伍要着钱,要得不多,一毛也很开心地接受。

小昭寺供奉的释迦摩尼6岁等身佛像,越往大殿里走,人流越是拥挤,最后走到大殿里,总算是被挤在那里动弹不得。

然后,很不幸的事情就此发生。我原本以为我在藏区呆过那么久,云南青海四川的藏区都去过,不会有高原反应;不曾想过,忽然之间,或许是因为人挤得太过厉害,或许是因为身旁牧民身上的草原味道过于雄厚,或许是因为刚才的青稞酒让脑子突然开晕,总之,我忽然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恶心,忍不住想吐,然后手脚开始变得冰凉,并有种酥麻的颤抖感,浑身失去力气,脑子一阵一阵泛黑,整个人就快要失去意识……我第一个反应是想逃出去,可是周围全是人,我就是想后挪半米都办不到;我第二个反应是我一定不能吐出来,不然我肯定会被揍死;我第三个反应是我最好不要晕在这里,不然即使不被踩踏,也会很难堪……脑子里甚至不自觉脑补出来了我被抬出去的画面……那种感觉,就和世界末日差不多,偏偏发生在我完全不能动转抽身的时刻。

然后一面用意志去强加控制,一面不停念着绿度母心咒……5分钟的地狱翻腾后,整个人才开始渐渐回转。然后跟着队伍缓缓前进,将哈达献上,再慢慢头重脚轻地转出来。

出来小昭寺,人慢慢恢复,回想刚才突然造访的高原反应,还是心有余悸。

小昭寺外的小街上,各种小贩依旧热闹。问八廓街在哪里,被答曰直走下去便是。不知不觉走进了拉萨老城区,然后过了一处安检,恍然间便到了八廓街。

八廓街也叫八角街,据说之所以被被叫错,是因为拉萨本地的四川人太多(汗……),而这条街正因为环绕着藏传佛教至高无上的佛寺——大昭寺,所以被认为是转大昭寺朝拜佛陀的圣路。所以一到八廓街,就看到大家都朝着一个方向默念着经文快步前行着。

走不多远,便看到了那家颇负盛名的玛吉阿米店。想着百年前的那一位情圣活佛,为了那位唤作玛吉阿米的女子,在这里的白白月光下写下那震撼了世上所有有情人的仓央嘉措情诗:一愿不曾相见,便不会相恋;二愿不曾相知,便不会相思……很想上去感受那不负如来不如卿的惆怅,无奈又是新年,并没开店。

再走不远,便到了大昭寺的正门。大昭寺前永远有那样多的善男信女,不断地磕着全身头,用信仰去膜拜心中的神圣。

大昭寺广场直走,出来安检口,继续走到底,便到了布达拉宫广场。在神圣的宫殿前流连忘返,看着身边穿着各地各色藏袍的人在这里顶礼膜拜,听着身边各地的藏语方言陌生响起,恍然间,似乎已经出离了这个俗世。

布达拉宫旁边便是拉萨市邮政局,而旁边专门开设了一家明信片店,明信片2元一张带邮票,免费盖各种纪念章;还有拉萨旅游护照,15元一本。于是又买了一堆明信片,盖上各种邮戳,邮给远方俗世的自己,也邮给红尘各方的友人。

DAY 2:八廓街夜色,圣地的色彩与信仰

9时许,阳光依然普照了整个圣地。

因为照相,路过了布达拉宫,发现却是宫门紧闭。原来初二关门整顿,初三开始开门。今天已经是初三,却并不见开门。后来才知道,作为藏地最高的宗教与行政中心,同时也是世界遗产的布达拉宫,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骄傲。每天凭身份证购票限票2300张。据说旺季时候,散客基本是买不到票的,而旺季200的票更是被炒到600一张。

回客栈小憩后再出发,到底其他的街道都太过冷清,于是又走到了小昭寺街。被色彩亮眼的藏式糖果吸引,一问价格居然才5元一斤,就是太过硬的口感到底显得有些粗糙而不够精致。

回到八廓街,夜色降临,但拉萨的夜空竟是那种幽幽的蓝紫色,与八廓街的灯火分隔成了两个世界。上面是静谧安静的神佛之届,下方却人头攒动,梵唱不断。磕着长头的人自顾自在这长街上俯身轮回——他们到底已经是成功的,不知道有多少磕长头的人就此迷失在雪山草原,魂游极乐。

珠宝店里藏地独有的绿松石红珊瑚天珠砗磲蜜蜡琥珀绿红褐白黄,服饰店里色彩缤纷的藏袍争奇斗艳,手里的藏式小糖果也绿红白黄地各自喧哗……大昭寺前放下整个花花世界,一面念着梵语的心经一面虔诚地磕着长头。

这一刻,我似乎遗忘了我被染色的那个靡靡世界,心里有一道光,照耀得我什么都看不见,只想就此膜拜下去。

DAY3:红白圣殿,天上圣湖珊瑚海羊卓雍错

为了赶上2300分之一,7时许便起了床,然后8点出现在布达拉宫的门前的队伍里。来得算早,但也排到了广场外沿。不过看着身后越来越长,绕到了邮局那边还要远的地方的队伍,还是有成就感的。

武警战士扛着武器维持着秩序。9点半,宫门打开,人潮开始涌动,慢慢排成一队鱼贯而入。

进了宫门过了一道安检,然后依旧成一队前行。走到布达拉宫的脚下,越发被它的雄伟震撼。沿着白宫曲折前行,攀过半山腰,走完白宫,后头望时,整个拉萨城区和远方的大雪山尽收眼底。

到了红宫门口,才开始凭身份证购票。淡季票价是100元。购票以后又排队攀进红宫内部,楼道很是陡峭,来回几层后来到了布达拉宫的顶端。可惜这里是不允许拍照的。然后沿着指示一层一层盘旋而下,经过各位活佛和佛陀的大殿。每座大殿几乎都有一座几千公斤的金塔,在昏暗的宫殿里。世人为它的惊人财富所震撼,那些昏黄世界里,它们却似乎早遗忘了自己的物质价值,驻守此处静看时光流转。酥油灯火明明灭灭,角落里披着褐红外褂的喇嘛闭着双眼呢喃着梵经。

一切,就像梦游到了神秘的异世界。

转完红宫,半山腰的大门一出,才发现已经来到了布达拉宫的后侧。沿着白宫的墙壁下来,依旧是喧哗繁杂的俗世。

本想前去纳木错,无奈说的是因为暴雪和大降温,并不适合前去。不过比起纳木错,海拔稍低的同样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错还是可以去的。之前询问旅行社,说的是180一人,后来通过客栈老板,最后150一人成行。

在布达拉宫右侧的白塔处等到1点,上了前来接我们的司机的小巴车。车上还有4人,一对情侣,一对母女,都是重庆人。

母女是在淘宝订的,180一人;而这一对情侣比较吃亏,在旅行社订成360一人。他们因为强烈的高原反应,来了拉萨几天,也只刚去了罗布林卡。

拉萨市区到羊卓雍错要经过山南地区,大概得开2个小时多。半途经过一个藏族村庄,正在举行着节庆活动。司机饶有兴致地问要不要去看看,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代表了,他们一致决定不下去看——于是我觉得我似乎进错了队伍。

那对情侣略显沉默,那对母女的话蛮多,但是却让我不敢苟同。先是二三十岁的女儿说完全不懂那些人为什么一大早就排队去布达拉宫,完全不能理解;然后便是她妈妈,对着路边磕长头的人说太愚昧……她女儿好歹知道攻击信仰是不对的事,可是老太太就是固执己见还认为自己完全没错,她女儿提醒几次她就是不改口。好在司机似乎因为经常接待游客早已经习惯了各种人所以并不生气,倒是我在一旁有些不满,因为确实看不惯一个完全不懂信仰的人对着有信仰的人指手画脚得有些过分。但是后来也释然了,毕竟她们连牦牛都要认作骆驼,连经幡都看成是招摇的彩旗,对藏地的文化完全不了解——而且她们自己也说了,只是来看风景的,至于民俗文化这样的精神层面的收获,她们看不到也不需要。

那些因信仰的纯粹而激动兴奋的文艺青年,在她们眼里都是难以被理解的。

回程,这一对母女说得最多的就是完全不想呆在拉萨了,后悔买的返程机票还要呆几天,最后一鼓作气连特价机票也不要,立刻订了明天一大早回重庆的机票。两个人不过700块。

于是有些感触。有了神鹰一样的飞机,有了天路一样的铁路,来到曾经封闭的圣地越来越简单。可是圣地就是圣地,人们选择它的时候,它也以它的严苛在考验着人们的信仰。那些来过一次说再不会来的人,不过是来看过眼云烟的风景,既然没有信仰,自然看看就好。

拉萨,也在用严苛的环境在选择着那些有信仰的人。

无可厚非,也不必较真气恼,只是生存方式不一样罢了。

看着在身后渐渐远去的盘旋山路,有些茫然,那些大山,就像巨人一般巍峨而壮烈。在康巴拉山顶,羊卓雍错就这样猛然出现眼前,这篇被称为珊瑚圣海的天上圣湖,此刻却依然冻结成了整块的冰凌世界。

小巴继续前行,最后停在了湖边。海拔4441米的圣湖,就这样静静躺在眼前。

走在圣湖之上,一切美到不切实际。那一对母女已经惊叹于这样的美景,我忽然笑了,果然是我太作,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不同的美好,不必相互冒犯;即便冒犯,学会原谅却是更为重要的。

她们此刻也觉得美好,也就够了。

DAY4:大昭寺,轮回在阳光回廊

wKgB6lTv6WGALJkGAALz1rfLeh037.groupinfo.w600.jpeg

轻微的高原反应一直伴随,导致睡眠质量很不好,总是睡太多时间,却一直犯着困。正午前醒来,客栈里已经射满了明朗的日光。很多细微的尘埃,在光柱里自在地飞来飞去。

来到大昭寺门口,磕长头的人依旧虔诚地膜拜着。

这些天大昭寺倒是给了游客特权,初五之前都谢绝了香客,而是允许游客参观。只是说好的淡季35的票并没有执行,依旧是85的票价。从朝拜者右侧的门进入,发现大昭寺其实并不是一个太大的寺庙,正殿前的回廊里略显阳光不足。走进正殿,各侧有不同的小侧室,每个不大的侧室里都供奉着藏传佛教里很有份量的神佛。导游说得对,来了大昭寺,若不请个熟识的导游,倒真的很难了解透彻那些苯教和佛教结合所诞生的各路藏传佛教大神们的传说。

正殿的最里侧,供奉的则是大昭寺的主佛,12岁的释迦牟尼等身佛。

在正殿参拜一圈,通过古老的木质楼梯来到了二楼,在这里大昭寺的金顶在蓝天与阳光里熠熠生辉。

从二楼来到第三层顶楼,环顾四周,正面可以看见大昭寺门前不断行着全身礼参拜的信众,并能远远眺望不远处的布达拉宫。而其余几面远望过去,则是连绵不断的大雪山,近了看却是正在八廓街上转着圣道磕着长头的凡尘诸子。

阳光,十分灿烂,晒得人微微有些烫,却并不想躲闪。

从藏式窗台的白色帘布中望出去,在这藏传佛教最重要的寺庙屋顶,那些光辉的日光,似乎在无尽的静谧里照射出了无穷的轮回。人生就如那些乱飞的尘埃,在光明里迷惘,升腾翻飞,总归却还是会落定在信仰高地静静数着岁月流逝。

就这样,在大昭寺的金色阳光里,发呆到3点。

走出大昭寺,漫无目的的,坐上了拉萨的公交车,没有目的地,不顾及时间,只管它带着身躯在这圣地游离。29路的终点,换乘1路,近一个小时后,来到了柳梧新区,想看看这最高海拔的火车站。恰逢火车到站,人潮拥挤。

回到雄嘎小区,未融的白雪在阳光里闪耀着洁白的光,傍晚时分,天边一片灿烂的红霞,燃烧着。

拉萨,永远是那样安静的存在着。哪怕身边有人唱起藏歌,有人家的小狗突然叫起来,可是那一切的嘈杂似乎都与己无关。有的地方,身边的静谧会让人颤栗;有的地方,哪怕身边再喧哗,内心却莫名就安静了起来。

DAY5:再见,拉萨

最后一天,睡到12点。然后打电话给老板,结果老板说钥匙插门上就可以了。

吃过午饭,1点上了机场大巴,依旧只坐18人,从山南地区绕了两小时,半梦半醒间偶然睁开眼,滩涂和褐色的珊瑚一般的树,还有无云的蓝天和阳光里的佛塔,经幡。

没有不舍,也没有急迫。

就这样静静的,再见,拉萨。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