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一个人上路的旅行

  • 发布:2016-03-20 15:18
  • 来源:

8月13日,我乘上了昆明开往杭州的火车。我站在车窗旁,漫不经心地眺望远方,那些无趣的风景从眼前忽闪而过,毫无眷恋地消失在远方。耳边人群的喳喳声像潮水一样一阵一阵涌来,时起时伏。列车伴随着有节奏的轰隆声开往它的前方。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呆站在那儿。脑子里有些杂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2个月差4天的旅程就真的这样宣告结束了。那些曾经进行着的过去,有的印象深刻,有的面目模糊。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胆大独立的姑娘,却倔强得每一次都要逼自己一把,告诉自己要勇敢。我独自踏上这一条不算漫长的旅程,我想用我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个我所向往的地方,用我的双脚越走越远,这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美好的愿望。回想这两个月,从最初被迫一个人上路,到过雨崩时走到两个大脚趾淤血,以及去拉萨的一路上每天顶着太阳的时间超过10小时。徒搭,这样的方式让我的脑子里无数次闪过“下次绝对不这样旅行”的念头。而记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无论过程曾经带给自己多少疲倦和厌烦,一旦时过境迁,回忆起来,只会像酿酒一般越酿越甘醇。所以,也许下次,也许下下次我还是会这样走。

6月15号正式离职,17号就坐飞机来到了昆明。

这是我第二次来云南,却是第一次来昆明。第一次在13年底直飞到丽江,那一次是被迫一个人上路的路程。最初的计划是跟团去,因为时间的关系,团没成行。改计划去丽江,不停地在同事和朋友间征伙伴却无人响应,又不想好好的年假就这么泡汤。于是,我出发了。忐忑不安又满载希望。

一直以来,我都偏执得认为,一个人如果没有尝试过以最简朴的方式,为了能走得更远早早计划好每天预算的旅行,是没有办法了解它的全部意义的。那些可以用钱换来的便利总是或多或少的影响了那些本来美好的东西。

wKgB6lQpdOuAbdIIAAFD2_oMdVo08.groupinfo.w680.jpeg

我喜欢这样简单而真实的过程。长时间的徒步带给肌肉的酸胀感,随着血液,跟着脚步有节奏得传遍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阳光炽热而猛烈,照着后颈背微微发烫,汗顺着脸颊不停得往下流。眼前的路蜿蜒伸向天际,有风声,有飞驰而过的汽车,有好心的司机招手示意他只去前面不远的地方。在高海拔地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心脏的每一次跳动,缺氧让双唇微微发紫,呼吸短暂而急促。实在走不动的时候,卸下背包席地而坐,同行的小李哥会拿出他那把造型很别致的吉他开始自弹自唱。大部分时间我只是坐着,仔细观察着此刻只属于我们的风景。

有的时候,天是很蓝很蓝的,阳光会毫无保留得照着水面是金灿灿的的一片一片,炫目得几乎睁不开眼睛。有的时候是灰蒙蒙的,下着细细的小雨,雾气环绕着山谷一时半会儿怕是都散不去,淅淅沥沥的雨声让周围的一切显得越发安静,伙伴的歌声仿佛也只被隔绝于此。我总是会想,这是不是一条漂浮在云间的路,通向另一个不属于人间的神秘境地。

(去往德钦的路上,那天下过大雨,雾气在山谷里一直散不去,路很窄,我一直在想会不会翻下去)我最喜欢日喀则的天,飘着大朵大朵的云,映照在那片土地上明一块暗一块,随着风缓缓移动着,像极了电视里经常播的宣传片。路边时不时能看见一种紫色的野花,成片的蔓延。问过司机花的名字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了,只是记得应该是一个独立而张狂的名字,只属于它那样坚韧的个性。司机师傅说,这是这边唯一能开的花。

满是石头的山有一种荒芜苍凉而广阔的美,远处能看到白茫茫的珠峰,我想那应该是离天最近的地方吧。两次经过这,总是被它那种气魄所震撼,很多人想登上它的顶峰,也有很多人死在它的脚下。怕是我这辈子都没有胆子去攀登它吧,对于自然的种种造物,我俯首称臣,憧憬却不敢妄想。

一路上住都是背包客聚集的客栈床位。我喜欢这样的方式,不够华丽却很有趣。不用每晚面对连锁酒店没有人情味的四面墙壁。客栈的床即使不够大,床单旧的有些许发黄,但是每一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伙伴们,告诉你不同的新鲜事。那些有趣的人和事可以让我像儿时学校组织春游前一晚那样兴奋得睡不着觉,期待明天快快来,自己已经做好全部准备就等明天出发。

各种集体照:

第一站,昆明

昆明,只是路过的一个城市,经过它到达丽江,仅此而已。

要再这待上一整个下午,时间尴尬得只逛了云南大学。

应该说,云南大学是昆明我唯一想去的地方。一直以来,对有历史的学校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向往,憧憬之情会油然而生,这也许是我内心的某个空白点,需要一些东西来填满。记得高考那年与美院失之交臂,听到专业成绩的时候,从学校一路哽咽着哭到家,坐在楼下的大石头上抹干眼泪,假装坚强后才肯上楼。倔强,要强以及自卑,从小如此。即使今天,很多骨子里的东西依然改变不了。

下了大巴,走在去往云南的路上,是一条蜿蜒向下,并不宽敞的马路,有一点年代的气息。时不时可以看见路边有些情调的小餐馆,靠着马路高出地面几十公分的石台上,有露天摆放的竹编桌椅,几个老外就坐在那儿低声聊天。听不见声音,只看见眉角的跳动以及嘴唇的张合。

天略有些灰蒙,似乎是不久前刚下了一场小雨,石板墙上有水的痕迹,墙缝里钻出来的野草显得特别青涩。柏油马路有些潮湿,踩在上面就像踩在一片毛茸茸的青苔上,软软的似乎能挤出点雨水来。一抬脚,留下一个鞋的痕迹。

还有一幢特立独行的楼,杂草丛生,看不清轮廓。大芭蕉叶沉沉地依靠着它的周围,门窗紧闭,门前的小道有一些落叶,虽然是腐败之叶,却形状完好,应该是久未有人居住了。不知道它是否曾经辉煌,现在看来只不过是落魄和荒凉罢了。

一路上还有很多掩着门还未开业,但是正在为午夜狂欢做好前奏的小酒吧,有停着很多山地车,贴着各式各样地图的青旅。

刚下大巴的时候,觉得6月的昆明还微微有些寒凉,但是背着50L的背包走了差不多10分钟,脚底就开始慢慢往上发热,直至额角冒出零星汗珠。

心里不禁默默叹道,夏天毕竟是夏天啊。

就这样走到大学门口,感觉背上的汗顺着脊柱往下滑,然后渗进衣服里。松一松双肩,微风淡淡的划过后背,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紧把包背好。

云南大学正门对着的是一条很长的青石台阶,踩在上面心里暗暗筹措着会不会滑到。这是得几代学子多少次的踩踏才得它今日如此光亮的外表。

石阶两边的是一片翠绿却不算茂盛浓密的大树,藏在这之后的大概是云南大学标志性的教学楼。

几乎所有对这所大学的记忆都来自于这些我记不清名字的,古老、寂寞又遥远的建筑物。最喜欢的是一幢靠近围墙边,被改造成琴房的木结构双层小楼房。每一间屋子的门框都压得很低,从窗户能看到屋子里狭小的空间摆放着一架黑亮的钢琴。转到小楼背后,围墙边的草坪上有2个年轻的外国留学生正在摆弄着他们的吉他。

昆明的下午,除了保留了云南大学的一点照片,只有脑子里残缺的画面。以及差点让我迷失的不报站点的公交车;还有火车站内可以让我肆无忌惮睡着的连锁餐厅;熙熙攘攘的候车厅,并且看着人潮涌动,我居然开始有点小兴奋。

昆明作为前奏,开启了我所有美妙的旅程。

下一站,丽江!

关于艳遇,我的定义是,美好的邂逅。

我承认,丽江是一个会有很多艳遇的地方。并且在那儿,我也曾有许多不同浪漫的相遇。

两次云南行,一次在冬天,一次在夏天。冬天的丽江不算冷,艳阳高照的时候,一件毛衣足以。夏天的丽江也不算热,至少6月份的夜晚,凉风还可以吹得我不停哆嗦。只不过,无论哪个季节,丽江古城总是挤满各种人,灯红酒绿,熙熙攘攘。招揽客户的啤酒妹;酒吧里抱着吉他,低着头坐在台上低声吟唱的长发男人;俯身在吧台上的女人,一只手托住下巴,眼神迷离而找不到焦点;那些坐在一起亲昵聊天的不一定是情侣;落单的也许只是在寻找目标。

艳遇之都也许不是它本来的模样,只不过很多人在这里找到了买醉的地方,疗伤的对象。

而我的艳遇一次也没有发生在烟雾缭绕,色彩朦胧的地方。

6月18日大概早上6点到达了丽江。背上背包,拎着只能托运的瓶瓶罐罐下了火车,清晨的丽江还下着小雨,气温比我想象的低,抬头深深呼了口气,白茫茫的雾气就从眼前扩散开来。下意识缩紧身子,往出口走去。

他已经在出口处等我了。看到他时,他笑得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快步上来接过我手中的袋子,问累不累。我只是傻笑着看着他当做回应。

wKgB6lQpdOyANRUMAAEkWB7AA5E98.groupinfo.w680.jpeg

认识冬是在13年底,他个头不大,瘦瘦黑黑,有些微微龚背,瞳孔是亮黄色的,一脸腼腆的样那时候,我们一群姑娘和他们一群男孩子拼电动车环湖。泸沽湖即使在冬天,阳光也依旧猛烈,不遗余力的照着湖面片片金光。为了防止晒伤,用围巾把脸包裹得没有余地。微风钻进我的帽子在耳边嗡嗡作响,一路上他似乎经常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只是声音随了风四处飘散,再也没传进我的耳朵里。

只是有一瞬间,他转头过来想看清我的脸,却不敢直视,眼神闪烁游离,然后又不好意思地回过头。腼腆的表情逗乐了我。

那天傍晚,里格后山着火,我们电动车队刚好到达大落水村,站在码头边看着对岸的天空浓烟滚滚。

整个晚上,里格村都在停电。除了客栈窗户里透出淡淡的烛光,黑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伙伴们决定夜爬里格后山,一行人拿着手杖,沿着手电的亮光走在通往后山的小路上。身后没有火光的里格村很快隐进沉沉的夜色里,只剩下几何式的黑色轮廓。

wKgB6lRQ-BSABbQ-AAGwLGi-Pes67.groupinfo.w680.jpeg

沿着小路一直爬到了半山腰的公路上,没有路灯,满天的星光照着柏油马路有些微微发白。关掉手电,就这样借着天光走向远处黑色阴隐中忽明忽暗未泯灭的山火。零星的火点随着风飘向天空,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了人间烟火的干扰,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漫天的星星,一颗接着一颗紧密排列在一起显得格外璀璨。

东走在我身边,指着天空告诉我天秤座在哪里,眼睛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将关联的星星联系在一起便看到了关于这个星座最真实的样子。

时不时看见远处有汽车的大灯向我们缓缓靠近。这时候,我们就把手电一开一关,让闪烁的亮光告诉远处的司机,这里有人小心行使,偶尔还有好心的师傅停下车询问我们要去哪里,可以顺搭我们一程。

那个晚上我们最终都没有走到那山火的发源地,或许黑夜让我们误解了自己与它的距离,那片片红火一直在那儿,通向它的却是一条长长的公路,百转千回。

这原本不是一场独自上路的旅行,只不过该来的没来,许下约定的人也选择弃权。

不敢独自搭车上路,便在朋友的电脑上查阅最近几天到拉萨的机票、火车票。临时买机票显然超出了预算,只有那么多钱,却有必须要到的地方。而火车票只能买到一个月以后的,并且还得在成都转车。

对这样的状况没了法子,坐在电脑前发了好久的呆,最终决定即使再不安也得一个人上路了。收拾行李,退房,住进了古城内去年曾经住过的一家青旅。从南门经四方街,穿过了大半个丽江古城来到了这家记忆中有些陈旧的青年旅社。碰巧他们在翻新,打量了一会儿,房内的格局已经不是去年的摸样,所幸曾经住过的屋子依旧在那。

交了押金,领到被套床单。记得去年用的还是绿色的棉布被套,旧的有些拧巴和灰暗。而现在是新鲜的奶白色,拿到手上有一些惊喜。

旅店是 古城内老楼改造的,本身就存在了许多年,加上从开业也经历了不少年月,只不过翻新的油漆味儿盖住了老楼本有的带着一股青苔气的霉味儿。

门是老式的木门,窗也是老式的带着插销的老窗,窗外的爬墙虎沿着墙壁从窗框缝钻进来。我想过不了多久,这些嫩绿的小叶子就会爬满窗户将屋内遮盖得透不进一点阳光吧。

丽江古城内大石桥附近

屋内是老式的木质上下铺,男女混住8人间,两头还安放着老舅的带抽屉的桌子。去年住的屋子也有这样的桌子,我、小贱和小树就围坐在旁边,看着窗外冬凄白的月亮,盘在窗框上随风摇曳的黑影子。

香格里拉

一瓶牛栏山几瓶雪花,一碟咸菜。我们就这样对月喝酒,谈理想,谈未来,谈烦恼,谈曾经爱上的那个人。那会儿小贱同学正准备考研,那会儿小树正准备考空军,我们羡慕小树一辈子基本衣食无忧,他却说你们有自由。

酒带给身体的温暖让深冬的夜风不再那么寒冷。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却聊不尽兴,因为我们知道明天各自分开也许从此后会无期。

丽江往香格里拉沿途

是啊,后会无期,每一个途中遇到的人都会有这样一个相同的结果。等不及同行一段,便又将分道扬镳。一个人的旅行,就是一场不断相识分别的过程。留下的记忆能触碰到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总想用我最真实美好的部分去迎接那些即将遇见的人们,用有限的时间留一个最美的回忆。

观音峡

第二天上午送走了小树,傍晚送走了小贱,看着他们坐上的士然后挥手说再见,这一声再见未必能见,这样一想就难受得差点掉下眼泪,我是个掩饰不住感情的人,所有的爱恨都直言不讳。

古城夜晚依然热闹非凡,而旅行却要习惯孤单。

之后的凌晨四点我坐上了开往泸沽湖的车,颠簸7小时去哪个小贱说美极了的地方。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