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西藏拉萨 拉萨乱雪

  • 发布:2016-04-09 19:41
  • 来源:

我最终还是来到了拉萨.

尽管我重复过无数次我一点也不想去那里.

我并不相信那些文艺清新的人们所谓的去西藏可以净化心灵,我更倾向于的是万物皆有灵性,真理就在身边的天人合一的那种思想,即使是生活中的一草一木,也都会蕴含着不亚于那些大山大河所带来的顿悟,于是每当听到人们谈论那些净化,那些崇高,那些信仰,我都一笑置之,并不理会.

我可懒得走那么远,虽然这与周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这四年里,我无数次的听到不同的人拉我入伙,畅谈毕业去拉萨的伟大旅行计划,徒步的,搭车的,包车的,自驾的,火车的.千奇百怪,林林总总,我不忍打断他们诉说时满面的红光,仿佛他们已经身临其境,站在布达拉宫门前,庄严的许着愿望.等他们说完,我会表示很有兴趣,希望能毕业的时候一起.我并不担心同时答应太多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时间的结伴.因为也许在心底里,就早已经知道,那些说的天花乱坠的人,也就只是说说而已.

于是很自然的,我以为毕业就毕业了,2014年6月20日这一天为分界线,之前与之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所有曾经认识的人都在另一边消失不见,甚至无法分清那边才是未来.

但是还是有人突破了这个镜面,陪我走向后半段的人生.而这开始的地方,就是拉萨.

2014年7月14日,原本四个人的旅行因为种种变故,变成了三个人,晚上踏上火车的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即将打破我的火车出行最长时间的记录,这个新的记录为42个小时,于是我们三个被火车折磨的蓬头垢面,却依旧精神饱满,不知道7月15日为何物的前提下,在16日下午到达拉萨站.

这一条青藏天路,从北京连接到最西南的边陲,一路上风光秀丽,山水怡然.连续两天夜里要坐着睡觉,而且只有方便面等当做食物,颇有一种在人来人往的城市间野外生存的气氛.

困了就睡,醒了就看向窗外,从城市到乡村,人烟逐渐稀少,沙漠渐入眼帘,穿过无休止的山洞与桥梁,间或夹杂着能看到火车头的大转弯,都预示着我们即将到达一个完全和日常生活背离的远方.第三日早上,已经是火车生涯的最后阶段了,这天一早,我以为迎接我的依旧是满眼的黄沙,向外看去,却见红红太阳从远方的雪山后升起,第一次在七八月份看到如此多的雪,那激动的心情,绝不亚于南方的孩子第一次在北方看到雪,这真是山生广厦海孕花,碧草缠绵黄金沙.一夜银峰倾雪舞,不问苍天何处家!

wKgB6lP2rUeAaY7xAABJp0v5jes63.groupinfo.w600.jpeg

到达拉萨站,下火车脚踏实地的那一刻,心情还是非常激动的,虽然这与我从西安站出来时的激动略有不同,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我还是来到了这个据说很神奇的地方,晴空万里,烈日当空,在拉萨站前,以安保人员做背景拍下合影之后,拉萨之行才算正式开始.

直接1路公交车到达青旅,虽说我在火车上头晕过一段时间,但是下了车不知什么原因,活蹦乱跳生龙活虎,完全不知高原反应为何物.倒是博神有些高反,到了旅舍放好行李就开始睡觉.于是我和浩子一起出发布达拉宫,想去问问一日游的价格,因为听说门票很难买,需要提前一天预约才可以,如果能找到旅行社帮忙代买,那就最好不过了.

可惜事与愿违,在布宫门票要200元的情况下,一日游的价格居然高达680,如果仅仅是代排票又要多交每张200元的人工费,这真是我浩呆.吓得我俩赶紧钻到旁边的牦牛酸奶坊喝了一碗酸奶.浩子先喝了一勺,然后把酸奶不动声色的递给我,我盛了一勺正要吃,浩子连忙制止了我,并拿出照相机,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就继续吃我的酸奶,他趁机按下了快门,于是连拍之下,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表情都被本影帝演绎出来,那画面实在是太美,我不敢看(都不敢发).而后在桌子上发现了"酸奶攻略:一碗酸奶至少要放6勺糖!"看来这也是深受其害的人留下的遗言呀,不过回忆起来,加糖以后的酸奶味道还算不错.

最终留字为念,落荒而逃.

出了店门,看天色要下雨了,我们决定买两把伞,正要跟摊主讨价还价,大雨倾盆而至,赶紧交了钱拿伞就跑,慌乱中还跑错了方向,发现之后赶紧又往回跑,再次路过卖伞的货摊时,果然迎上那摊主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两个再雨中毫无方向感,四处乱撞的人.

这雨说下就下,说大就大,跑到酸奶坊附近,伞已经成了摆设,地面已成汪洋,雨水进化为冰雹,白雨跳珠,惊起巨大的水花.我们两个狼狈的逃回青旅,浑身上下全无干处,只好坐在床上休息.

三人讨论了一下门票的问题,刚刚在布宫附近问了好多人,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八点半开始放票,而我们要凌晨四点多来排队,才能领到预约券,若是六七点钟来,预约券绝对已经发完了.而一个人最多可以用四张身份证领取四个预约券,时间如此紧迫,只好决定早点睡觉,早点起床去排预约券.博神身体不适,就让他睡着,我和浩子一起去,也有个照应.

但是一边想着代排票太贵,自己排又太累,只排三个人的票实在不值,而外面又下着大雨,我们都被困在旅舍寸步难行,离睡觉时间还早,我突发奇想,全面开展代排预约券业务,可惜这个青旅比较冷清,刷遍了全青旅的所有房间,问遍了所有住户,才终于千辛万苦的弄来两张身份证和一百五十元,就把这150元作为我们刚下车又早起的酬劳吧,洗漱睡觉,暂且不谈.

四点,闹铃响起,黑夜中一个声音问我:走么.我睡梦中的答道:走起.

运气不错,出门就有一辆出租车开过来,讲好到布达拉宫10元后上车,到了下车的地方,这个凶神恶煞的藏族司机一看打表12元,于是跟我多要2元,只好依他给了12元,悻悻的下了车,感觉很是奇妙.

布宫的安检门外支着许多卖早点的摊子,走过安检,我们抬眼向布宫门口排票的人看去,吓了一跳,这刚凌晨四点,我们还以为我们会是早到的一批,谁想这里竟然已经排出了一条长龙,我俩一路小跑站到队尾,前面的人应该都是人手四张票的,不知道能不能排到,若是不能,这代排票的业务就泡汤了,于是保险起见,我跑到队首去问了一下,那个娇小的少年居然是凌晨一点就开始站在这里了,如此有心人,皇天必不负,我既然来的这么晚我也只能认了.

于是一路从第一数到浩子的位置,一方面是无聊,一方面也是保险起见确认一下,又从浩子的位置数到第一名的位置,如此两遍,排队的许多人都开始问我他们是多少号了,我也顺口和他们都聊上了几句,号召他们不要让别人插队,因为这两次数数名次相差不少,有些人也意识到有人插队了,这倒是给我自己做了个广告,同时也激起了民愤,以至于后来有人要插队的时候几个彪形大汉为了保护自己的名次,立刻冲了出去加以制止,我也可安心的退居二线.

大约六点,浩子的身后又多了将近一倍龙的传人.站着排队也有些饿了,出去问了一圈早餐的价格,实在是有些贵了,正好回到队伍里站着也是无聊,于是我又流窜到第一名的位置,从头到尾一路问过去开始推销起我还根本没有的早餐来,和外面的价格一样,人们又看我脸熟,很快陆续有人开始下订单,反正他们在这排队也没法动,为我的架空提供了条件.问遍整条大龙,用手里的订单出去和早餐摊子老板以量谈价,便宜的买回了许多包子豆浆什么的,一路又发放回来.大概半个小时,赚到了40元,外加我和浩子的早餐,不过说话说的口干舌燥,嗓子冒烟,懒得再动,乖乖的排着队了.一直排到十点左右,我俩才终于拿到预约券,交还身份证拿到酬金之后,打道回府.

青旅附近就有一家茶馆,三个人在里面大吃特吃,好好的休息了一番.下午集体行动终于开始,出发小昭寺.

据说小昭寺上午免费,下午收费,只可惜这是在我乖乖买过票之后才知道的,不过在小昭寺面前,似乎这已经不重要了.小昭寺里游客不多,参拜的信徒不少,围着转经筒走上一圈,再进到大殿礼佛参拜,努力装作融入藏传佛教的样子,虽然并不甚了解.

藏香的味道不同于中原的香,熏烟而不刺鼻,颇为难得,配上藏民身上酥油的味道,融合成了独特的藏族寺庙的气氛.

大殿中央立有一尊佛像,佛像前有许多酥油灯,信徒们提着自己的油壶递给大师,站在上面的喇嘛将里面的酥油倒入烛台内,虽然场地狭小,但是一切安静有序的进行,这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庄严肃穆的仪式.我们跟着他们绕了一圈,也就准备离开了.

在门口,头一次看到顶礼膜拜的信众,他们先是跪在地上,而后再全身趴在地上,双手掌心向下伸向前方,再在地上划向身侧,礼成之后,重新站立.这些信徒让整座小昭寺内的香火气息更加浓厚,佛教神秘的色彩也越发的弥散开来.

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究竟信仰的是什么,但是我能肯定的是,他们绝对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不自由.

大小昭寺离的不是特别远,沿着一排藏式风格明显的房屋走过去,一路观景看人赏建筑,怡然自得.颇为引人注目的就是,这里的便民警务站特别的多,一眼望去就有好几个的样子.我们在老街内穿行,很快便来到大昭寺外的广场,这里分布着各式各样的店铺,虽然特色小吃摊也不少,但是大多数还是售卖着菩提.

刚刚在小昭寺难得一见的朝拜的人,在大昭寺门口实在是多如蝼蚁.他们虔诚的匍匐在地,虽然有的手上握着铁块保护手,有的身下铺着垫子保护身子,装备有的齐全,有的褴褛,但是看向大昭寺的眼神却是一样的坚定.浩子说,藏人的眼睛确实比汉人清澈,没有杂质.我不知道他这是如实描述还是文学创作,我只是很为这种朝拜的动作所折服.至于他们的眼睛,我似乎只能在想象中迎接那道光芒.

大昭寺的门票就要贵上许多,85元一张.里面确实比小昭寺要大上许多,不过二者的区别显然不是如此.这是文成公主和亲进藏时,松赞干布掷绿松石于湖内,择址而建,白羊负石,填湖造庙,生生在湖面上建造的寺庙.寺庙整体构造类似四合院,中间一个中空天井,四边各有小屋或是楼梯,而正对的大门的就是它的大殿了.

大昭寺

wKgB6lP2rUqAXVYsAADO77AnmRs65.groupinfo.w600.jpeg

大殿内内人潮涌动,拥挤不堪,导游声此起彼伏,我多次被挤到边上,想要跟定一个导游实在是一件难事,于是我干脆就信步闲逛,让导游来找我吧.大昭寺内似乎是一个大圈,类似八角,每个角都另外伸出一个小室,小室内各自供奉许多佛像,正当中是一尊释迦牟尼像,这天正在镀金身,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

在每一个佛像面前站一会,都有导游带着团前来讲解,虽然知道藏传和汉传佛教大不同,但也难以想象这里的故事竟然匪夷所思至此.先是有个导游指着壁画介绍如何建造这所寺庙:据说如何填湖是个问题,工人们抱着石头扔到湖里,但是无论如何也填不满,后来牵来许多白羊,让它们托着石头扔到湖里,于是湖很快就填好了,这才可以在上面建造现在这所寺庙……我以为还有下文,但是看导游颇为神秘的讲到这里就换了话题,好像这个故事就这么结束了,我却听得一头雾水,这个故事的意义在哪里呢?

还没思考明白,另一个导游兴致勃勃的讲解旁边这尊佛为何满头蓝色的头发,竟然是因为他在山中苦苦修行,以野果野菜为食,于是头发渐渐变蓝了.正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又听到旁边的导游讲起文成公主和亲的故事,说是她从长安走到青海的时候,偶遇大河,河水湍急,她便向湖中丢入了什么东西,平息怒浪,还做了首诗:湍急的河水啊,不要阻碍我去见我的夫君……与此同时,松赞干布也在布宫内心念一动,同样作诗一首:我心中的人啊,今夜你是否温暖入眠……我赶紧逃离,万一再听到白话文始祖文成公主夫妇的下一首诗,可能就要顶替我心目中诗神张宗昌的地位了.

总之这里游客多,信徒相对较少,而且强烈的拥挤加上长明酥油灯的照耀,这昏暗的大寺庙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千辛万苦绕了一圈,听遍了各种奇怪的不知所云的故事,赶紧爬上楼去呼吸新鲜空气.

三楼可以看到布达拉宫的侧面,还可居高临下的俯视大昭寺广场,幸亏天阴着还没下雨,小风吹过,十分凉爽.与大殿内的闷热形成强烈对比,小憩片刻之后,出门离开.后来听说这里和色拉寺一样,都有辩经活动,但是可能我进来的比较晚了,已经错过.

在八廓街逛了许久,也看到玛吉阿米的店铺,本想学着拉萨乱雪的歌词,在玛吉阿米中幻想玛吉阿米的容颜,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张脸,可以让仓央嘉措踏雪去寻?只可惜店内人太多,没有位置,只好作罢.

三个男生对于逛街这种事的态度非常一致,那就是没什么可逛的,于是很快就一起回到布宫附近买了一堆明信片,然后又去吃了顿藏餐,藏餐的牛肉据说都用的是牦牛肉,吃起来味道还好,但是没感觉和普通牛肉有什么区别,而且菜码好小,价格很高,这让我们三个东北来的人实在是有些尴尬,于是对藏餐也没有什么好印象了.倒是点的一壶所谓的青稞酒,和酸奶一样酸的令人发指,印象深刻.

回到青旅已经是七点了,这里特别靠西,与北京有不可忽略的时差,所以大概北京时间九点左右这里才会天黑.早起排票的困意涌上来,我们说好都订九点的闹铃,起来写明信片,再商定第二天的行程,到床上倒头就睡.再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九点了.

三个人竟然一个都没起来……不过这也难怪,确实是累坏了,只好到大厅去补写明信片,三个人消灭了75张,实在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布宫的预约券是十二点半,要求十一点半就要出现在布宫脚下,而十点半之后才能凭预约券进入雪城,这真是我见过最有脾气最有态度的景区,不过这么崇高神圣的圣城皇宫,自然有他不可逾越的规矩.

雪城,即布达拉宫下面的城的意思,按照规定时间,我们在雪城逛了一大圈,也没到十一点半.

按我的理解,雪城的职能就相当于各个大臣的御赐住宅和办公地,各个部门职能分明,如同中原的三省六部.在其中一个已经被改造为饭店的小楼里,发现了一个很好的拍摄角度.也是为了等着买票,在里面坐了好长时间.

布达拉宫很大,但是开放参观的只有一半,远处可以看到另一侧的台阶都已长满了青苔,跟着导游一路走进去,白宫红宫,王权教权,各司其职,各据其位.在这山体中修建的巨大宫殿,里面除了参政议政的厅堂,还有各世达赖的灵塔.其中有一个小石碑上写着:"当今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让我哭笑不得,这真是太机智了,无论中原的皇帝是哪一任,这个石碑都不会带来杀身之祸,也不用频繁更换,倒是颇为环保.

而红宫内却找不到那个最令人期待,最出名的情圣仓央嘉措的灵塔,导游解释了一大堆,大意为有人隐瞒了上一任达赖辞世的消息,作为惩戒,他的灵塔不准放在布宫之内.这很是讽刺,也很有启发.所谓王侯将相,功成名就,不过虚名一场,仓皇一声,换来的不过是布宫内无人问津的几尊灵塔,随时间流逝而化作历史尘埃,而那些金字镌刻的文学诗作,却会在沙海之中历久弥新.艺术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可能就是如此吧.

千辛万苦进入布宫一观,虽然很长知识,但是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反而是那最不起眼的小昭寺,一直让我记忆犹新,其实生活不就是如此么,我们耗尽心力去追求的,也许还不如身边触手可及的.

从布宫出来,把写一上午的明信片悉数扔进邮筒,想去药王山照一下那个五十块钱人民币上的图案,但是无奈关闭,要晚上六点以后才能进入.只好回到青旅休息,顺便给相机充电.由于浩子担心那个随时被召唤回去签工作的电话,博神又不想坐火车原路返回,只好舍弃了去纳木错和羊湖的计划,订好了第二天前往丽江的车.

眼看天色渐暗,我们重新出发,直奔药王山,等摆好早已准备好的五十元钱,才发现相机电池忘在青旅了,相机带出来毫无用处,只好用手机拍了几张,还好效果不错.又把存储卡拿出来,在药王山观景台和那些面前放着长枪短炮的人们交涉,用他们的相机在我的存储卡里留下了不少照片,也算是因祸得福,人在后面,却得到了前排的照片.

看过夜景,末班公交已经走远.准备打车回青旅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时间段在布达拉宫门口想打车真是难比登天.边走边打车,

wKgB6lP2rU-AGG9DAADxs4XtrNw40.groupinfo.w600.jpeg不知不觉竟走了一公里多,还未有一辆停下来的车,浩子表示在这地方走路实在是难,走个一公里就要了老命了,气喘吁吁,干脆坐在路边休息.虽然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旁边就是布达拉宫,心中很是宁静,就这么趁这个机会坐在布达拉宫的旁边,好好思考吧.

比劳累更难忍的是饥饿,路边的饭店竟然全都关掉了.我们又一路觅食到小昭寺的路口,意外的发现这里居然还开着一家德克士,于是赶紧趁着它还没关门,买了几个大汉堡果腹,再一看时间,正是7月18日,有卡的人可以半价,我又开始满饭店借卡.虽然最后没借到,但是那个妹子就在前台看着我问遍了所有人如此辛苦,还是答应给我按半价算,于是我们如此大吃一顿却并没有花很多钱,仿佛连汉堡都变得好吃了,这么说着,三人相视大笑.

吃过饭,我本着打不着出租车也许能搭到顺风车的原则,连路过的私家车也不放过,很快就有一辆停下来,原来是个黑车,最终还是以十块钱的价格省去了高原走路之苦.

拉萨之行将要结束,第二天就要踏上前往丽江的征途,晚上在青旅打了好久台球,直到子夜.旁边一桌大约六七个人在一起聊天喝酒,我和博神打的累了,也加入进去,大家闲扯,我也喝到了当地特有的拉萨啤酒.可惜的是,我完全喝不出来各个啤酒的区别.

聊的累了, 才各自回房休息.人在旅途,萍水相逢,后会无期.第二天一早,又是路人,只是昨夜谈笑,如同老友.

早上早早收拾好行装,在大厅里对工作人员道了别,打车前往和司机约好的太阳岛上的一个公寓门口,把东西都放到后备箱里,一起去取钱准备交给司机车费,马上就要离开拉萨了,虽然感觉在这里什么周边的风景都没玩到,但是拉萨城内已经是走的差不多,也算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但是遗憾显然还是有的:峰回路转,站在银行手足无措的博神回头告诉我:装着身份证和银行卡的外衣落在刚刚的出租车上了.

虽然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们打了好几遍110,分头跑遍了附近的大小警务站,但都没有办法找回刚刚那辆没有要发票不知道车牌号的出租车.想办身份证丢失证明,又需要户口本原件.太阳岛这边说你在地面卫星站附近上的出租车就得去那边报警开证明,浩子打车回到那边又得到了"你在黄氏公寓下的车然后发现丢的就得在太阳岛这里报警啊"的回复.我们两边一核对,这证明目测没法办了.

没办法,那司机是着急回家,才答应低价带我们走的,如此一来,等到三点的司机大叔实在忍不了了,让我们把行李拿走,自己开车走了,留下我们三个在风中凌乱.

于是被迫的,我们又在拉萨城中留了下来.上午还兴致勃勃的道别,下午就灰溜溜的回到了青旅.运气不错的是,我发现这家青旅有很多房间根本就不对外,还有许多员工宿舍都没有住满,反正也没有身份证,于是也干脆不交住宿费,凭借昨夜还残存的把酒言欢的交情,活生生的住到了员工房间里,一夜安眠.

但是一直在拉萨呆着也不是办法,第二天一早,我决定去附近的警务站再问一遍,很出乎意料的,因为我说在太阳岛那边报过案了,这边只要那边的报案记录和出警记录就能给办,也不用登报,也不用户口本,这真是让我受宠若惊.赶紧打电话叫博神前来拍照办证明,于是本来不知道要拖延都长时间的身份证丢失案件,竟然第二天就解决了.

心情大好,下午阳光明媚,我们优哉游哉的去西藏博物馆参观了一圈,虽然我号称博物馆控,但是除了领略文化之外,进入博物馆的真实目的还是找一些特别逗的藏品,之前逛过的每个博物馆都不负我望,屡试不爽,西藏博物馆也不例外,比如这张人体经络图,让我笑得前俯后仰.

又重新订了一辆第二天出发的车,一切尘埃落定,这回应该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为了庆祝,晚饭是一整只手撕鸡,香酥油腻,外焦里嫩,美味至极.酒足饭饱之后,又回到青旅,继续做我们的沙发客.

虽然老板比较同情我们的处境,给了沙发,但是我还是不好意思的想做点什么,蹭到前台帮忙办理了几个入住,倒也蛮有意思.

这几天我下火车就冲澡,连喝酒带跑跳,却依旧没有任何高原反应,这让我既庆幸又无奈.夜深人静,我却久久不能睡去,这应该是真正的在拉萨的最后一晚了.窗外又下起小雨,淅淅沥沥,一夜连晓.烈日,暴雨,冰雹,来的几天全都领略到了,却唯独没有下雪,也是,这七八月份的天气,就算是高原,也不至于下雪,那纷乱的雪花,也许是比远方更远的雪山,也许是心中纷繁复杂的思绪碎片吧.

其实,想来想去,所谓的四季轮回,也不过是一种顿悟,我们向往的远方,也只是别人司空见惯的身旁.很多我们看重的成就,也只适用于我们自身,于他人毫无相干.那些雪地上深深浅浅的脚印,也只是仓央嘉措的一种远方罢了,那惊鸿一现的玛吉阿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出现,好像是没有结局的预言.我也学他们捧着酥油去膜拜,但是我所拜的又是些什么呢?我也跟着人群坐在布达拉宫旁,分不清是劳累还是思考,就这么安静的坐着,想着,可是我所想的又是些什么呢?

人们辞去工作,不辞辛苦逃往拉萨,希望净化自己的心灵,如何净化,怎么净化,都从来没有明确的定论和方法.其实可能在这高原之上,雨夜之下,想的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去想.即是过后忘得一干二净,而相对的,可能他们所追求的正是这种忘记,这座城市,这片天空,如同一块橡皮,将他们的所见,所想,所感,全都擦拭的一干二净,不留痕迹,将思绪还原到最初的纯真和透明,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净化心灵吧.

而每一个来到这个圣城的人们,无论是路过,还是刻意为之,都和它有一种缘分,也许是今生,也许是前世,好像乔布斯所言,你永远不知道现在学的东西以后什么时候能用的上.而这种近乎成功学的鸡汤,放在庄严神圣的佛家箴言之内,就是歌词所说的那样吧:

前世种下的花,会开在今生的路边.

虽然今世的我,无论对于汉文化以外的文化多么不可抗拒的排斥与难以接受,无论我对旁人说了多少次我不向往来这里,无论我多么不理解那些徒步搭车单车前来朝圣的人,无论我多么无法理解那些摧残自身顶礼膜拜的行为,但是我还是来了,我还是来到了拉萨.

这也许就是我与这座城市的缘分,来到这里,也许是赴前世之约,也许是赴万世之约……翌日清晨,登车远去,再赴下一个约.毕业旅行,拉萨乱雪.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