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墨脱冬日徒步游记

  • 发布:2016-04-09 20:54
  • 来源:

 第一天:林芝——派镇——兄弟客栈(坐车)

第二天:兄弟客栈——松林口(坐车)——多雄拉山——拉格客栈(徒步18km)第三天:拉格——原始森林——汗密客栈(徒步28km)第四天:汗密——老虎嘴——蚂蝗区——背崩(徒步32km)第五天:背崩——墨脱县(已经通车,可徒步可坐车,公里数不详)第六天:墨脱——波密(坐车)注意事项:

个人或者团队不要盲目的自信而私自穿越,应该在旅行社的专业领队或当地向导的带邻下,做好充分准备再去.墨脱徒步线里牺牲的驴友大多是私自穿越而导致迷路失踪的.多雄拉山必须在中午12点前翻过,否则容易起雾导致迷路.去之前还得在户口所在地或拉萨提前办好墨脱的边防证哦.

从过多雄拉山——背崩基本全程无手机信号,里面客栈个别有卫星电话,出发之前先告诉家人朋友,免得让他们担心.

数日之后站在兄弟客栈的门口,还下着细雨,有种参加武林大会的感觉,哈哈.进去后队友都到得差不多了,野马坐在火炉旁,我也放下包坐下.和队友简单介绍之后就准备用膳啦,大家吃着藏香猪品着红花郎,预祝明天出发顺利.吃完客栈老板何姐给我们开了个短会,讲解一些路线、危险路段、几处塌方区、注意事项之类的.散会后大家准备各自物品,进房休息.

客栈墙上挂满了之前驴友们正穿出发前或反穿成功后的照片(正穿指从派镇松林口为起点穿越至背崩乡或墨脱县城为终点,反穿则以派镇为终点)第二天凌晨早饭完,我们在客栈门口留影后,大家一起坐上了前往松林口的"敞篷越野",每位50个大洋,这柴油版的越野车就是有力,哈哈.

兴奋劲还没过车就停了,这么快就到了?下车一看,我去,车轮掉了一个,司机大哥你是在逗我们吗?

在这小插曲过后,我们还是愉快地到了松林口,徒步开始啦,加油!!!!!!

wKgB6lPYZLeAJD8_AAFpN-TQU1o02.groupinfo.w600.jpeg

连续几天的大雪早已为多雄拉山(海拔4500m)披上一件洁白的外衣,庄严肃穆.站在松林口仰望着他,好像听见他在挑衅的说:"小子,有本事你上来啊."好吧,等着我把你踩在脚下!

路面铺满了厚厚的雪,个人觉得比铺红地毯要隆重多了,哈哈.踩在雪上时不时回头望望留在身后的脚印,真有感觉我的朋友野马哥,也是此行的领队,别看身材不魁梧,身体里蕴藏着极大地能量,哈哈.

走着走着山越来越陡,雪越来越深,景亦越来越美.阳光照在雪地上,放射出五颜六色的耀眼光芒,扎得人不怎么睁的开眼,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哈哈.(在有阳光的雪地里徒步最好带上雪镜,不然雪花上反射的阳光容易导致雪盲症,有几个队友就悲剧了,第二天眼睛都是肿的)继续往上走,雪出乎意料地深,有时没过大腿.走起来阻力特别大,有点像在略深的河里行走的感觉,而且还是在爬坡,所以这一段耗费了全队大量的体力和时间.大家明显不如开始徒步时那么兴奋和活跃了.

这时装备的作用也体现出来了,队里有几位高大上的土豪队友,背的包要么小鹰要么狼爪之类的,而另几位与之年龄相仿的队友看喘气的频率就知道差别了.

当然最牛的还是土豪们请的背夫格桑先生和我们的领队野马了.格桑背着沉重的大包远远地领先了我们一大截,看他迈着轻快的步子,就像在逛花园似的.留给我们的背影真是把我们这些走在后面的人讽刺了一把.(这么陡的坡真的是在爬山)昨天还在想那些小鹰的包动不动就上千个大洋,背着难道还能飞不成?队友问我怎么穿着牛仔裤和轻跑鞋就来徒步,也不整一身正经的装备.我当时还特不屑地说:"我的身体就是我的装备."现在看看:鞋子湿了脚泡着冰冷的雪水、背包没有背负系统肩膀阵阵酸痛、牛仔裤湿了裤脚结冰了冻得脚踝没知觉.唉,屌丝没钱买装备是硬伤啊......

接着走吧,唱首小曲鼓鼓劲啊:"大王叫我 来巡山喽 依尔呦啊 依呀依儿呦 我巡了南山······走累了回头望望自己的影子,看看山下的风景.

登山过程中大家也充分发挥了团队互助精神,体力好的或在前方轮流协助领队用兵铲开路,或留在队伍后头照顾落后的队友,或为体力较差的女队友背包等等.

在经历了约3个小时的艰难跋涉之后,我们终于抵达了垭口.这时我实在是压抑不住也不想压抑住内心的激动,那就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吧,哈哈!!!

我们在雪地里拍照、发呆、呐喊、扔雪球······,我感觉不够过瘾,索性把上衣全脱了,来了几张风骚的写真,哈哈!!!(求不被黑)下山时同样也是经过起雾、下雪、迷路、个别队友体力不支等一系列困难,但是这一切都有一路的美景作为回报,所以感觉再累都值了.

途中经过黄春燕的墓碑(第一位在墨脱遇难的驴友),大雪已经没过墓碑,可见雪确实是深.这只是个空墓,仅用于警示后人,不要盲目地勇敢自信随意进入墨脱徒步,领队上了3跟烟之后,继续上路.

wKgB6lPYZWyAVYGJAAHIRVb-RMM29.groupinfo.w600.jpeg

望着山下幽深神秘的峡谷,赏自己一颗士力架,继续前进吧!!!

"快到啦、快到啦."感觉这句话几乎都成为野马的口头禅了,伴随着一次次的希望和一次次的失望,我们最终在晚上9点左右到达了拉格,住在老彭的客栈里.(到客栈已天黑,这是次日出发时拍的)墨脱的客栈都是这种木头房,所有物质靠马帮从外面背进来,有一部卫星电话可以和外界通讯,靠拖拉机的发动机发电提供生活用电.

这一路的疲惫和纷纷的大雪真是让我一夜之间白了头啊.刚进屋子就迫不及待地把包甩下,毫不夸张的说此时肩膀几乎要失去知觉了,胸前背后各背着一个包加起来大概也有五十多斤了.我们就在屋子里围着温暖的火堆坐成一圈.我鞋子湿了、裤子湿了、身上湿了,感觉灵魂都要湿了.望着跳跃闪烁的柴火渐渐陷入冥想······队友们把鞋子、袜子、及所有弄湿的装备放在柴火边晾烤,接着客栈老板为我们准备了还算丰盛的晚餐,吃完我们又回到篝火旁泡着脚、聊着天,直至夜深,各自散去.

清晨醒来,推开客栈吱吱作响的木门,门外的雪正纷纷扰扰.感觉肩膀恢复得差不多了,但由于昨天翻山时腿一直被结冰的裤脚包着导致脚后跟被冻伤了,现在走几步仍是疼的厉害.今天的行程是28km,看来是不会走的轻松了.

吃完早餐喝一杯暖暖的热水,好像假装让自己满血复活,出发!!!

刚出客栈围栏就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了:眼前的万物都被白雪覆盖着,凄美宁静.

wKgB6lPYZTGALWmfAAEE6Ce6JQY85.groupinfo.w600.jpeg

此时此刻,世界只剩黑与白,身临其中就像站在了一幅巨大的黑白水墨画面前.在这仙境面前停留了许久之后,回到人间继续徒步,愉快的一天又开始啦!!!

雪在脚下渐渐变少,一路走过泥泞、浅水、独木桥、碎石路,穿行在原始森林里.到处都是参天大树,阳光挤进头顶上树叶之间的空隙,投下一片片亮光.树干上贴满了厚厚的青苔,藤蔓依附在树干上随意地穿行游走.

人是逼出来的这句话一点不假,开始因为脚疼缓缓地漫步行走,之后队友一个个把我甩在身后,本着不拖后腿的原则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加速前进,看看美景也就忘了伤痛.

走累了坐在路边休息,想象着一群群马帮走过此时我们脚下的路,仿佛听见阵阵清脆的脖领由远至近,由近至远,为大山深处的人们维持着物资交换.

路上的勘测点,听说以后墨脱会建发电站.十五年之后墨脱徒步路线将消失,朋友们抓紧时间吧.

我们在大概七八点左右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汗密,晚上住的是野马朋友那——曾眼镜曾哥的客栈.曾哥本人才三十出头,但是在这里开客栈已经有十多年了!放弃了家里优越的生活来到这深山老林开起了客栈.央视《远方的家》栏目组做墨脱节目的时候还专门采访过他呢,他还是之前墨脱救援队的队长,身上有着说不完的故事.(曾哥的客栈还能洗热水澡,算是这条徒步线里的"五星级酒店"了)曾哥的厨艺也没的说,烧了一手好菜.吃饭时,大家一起喝了几杯,聊着天,时不时发出阵阵欢笑,在这深山老林里能过上这样的日子,难怪曾哥在这里一呆就是十几年,为路上的徒步者带来温暖的服务,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客人.

回房后,伴着屋外拖拉机马达发电的轰轰声响,若有所思,渐渐陷入沉睡.

第三天的路程有32km,途中经过期待已久的老虎嘴和蚂蝗区,所以我们早早地起床吃过早餐后,告别了曾哥的客栈,利索的出发了.

wKgB6lPYZuuAeN65AAGMMxicKv043.groupinfo.w600.jpeg

穿行在热带雨林之中,空气潮湿又闷热,山间云雾缭绕.我们徒步在峡谷之中,右侧就是高高的悬崖,谨慎地探出头往下望去,多雄拉河只闻其声不见其影.

刚出发没多久就有队友中标了,蚂蝗终于来了,停下来休息时,大家都抓蚂蝗.

当然,我也被咬了.(一下一个口子啊)由于我穿牛仔裤,裤腿也没扎起来,这些孽畜就在我腿上自由发挥了,每次掀开裤腿都要捉几条吸血吸得饱饱的蚂蝗,没过多久整个脚踝就被咬了一二十下.

头上、脖子上、背上、腿上全被咬了,到后面索性就不管了,每次到索桥上再捉蚂蝗,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心态放好点,就当献血了.

途中经过数个塌方区,每次只能单人快速通过,大家一起过如果遇到塌方就全军覆没了.

说是快到老虎嘴了,可走了好久它还是迟迟不现身,走累了感觉看哪儿都像老虎嘴.这时门巴族的背夫拉贞夫妇赶了上来,我问他们说:"我都感觉过了好几次老虎嘴了,怎么还没到啊?"拉贞来了句:"就快到了."好吧,原来不止野马爱说这句话.

前方传来背夫们唱着门巴族的歌谣,望着大山深处、绽放的野花、路边的瀑布,对自己说一声:"快到了吧."老虎咀真正到老虎嘴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惊险,但还算不错吧.正应了那句:"最美的风景不在目的地而是在路上."(本来就还没到目的地)下午过完3号索桥之后,通过解放大桥之前有一个小卖部,大家在这里休息、捉蚂蝗、打电话.

刚见到背崩,稍微松了一口气,网友戏称背崩即为"让背包客奔溃"之意.过完解放大桥再上一段长长的坡就到.

刚进客栈就扔下背包,连呼吸都感觉是累的.脱下面目全非的鞋子和被血水浸透的袜子,端来一盆热水泡脚,没多久整盆都成了血水.(蚂蝗咬人时会释放一种抗凝血剂,洗脚把外面的血洗掉时里面的血又不停往外流)洗完脚大家都在数今天的成果,我居然是全队被咬最多的,数一下伤口26下.更可恶的是居然有人没被咬的,真是心理不平衡了.不过人家那一百多块一双的袜子钱不是白花的,蚂蝗钻都钻不进.(但是我总觉得走墨脱没让蚂蝗要上几口,总感觉会缺点什么,哈哈哈准备吃晚饭的时候何姐急急忙忙问我们有没有见到其中一位队友,都说没有.天呐,我们队友失踪了一名.早就听说墨脱近年每年都出事,就在8月份还有几名驴友失踪在墨脱徒步线里至今未找到.最后我们报了警,边防派出所和当地向导组织了一组救援队进山搜救.大家连吃饭的心情都没了.

万幸的是,直至深夜11点左右人终于被找到带回来了,原来是走在最前面遇到岔路没等领队,走错迷路了,有惊无险.出来玩安全真是最重要的.

次日早饭过后,到了大家分别的时候.短短三四天时间已让我们建立起深厚的友谊,也让我们学会了很多东西,一路认识这么多可爱的队友和留下这么多难忘的回忆,这就是此行最大的收获了.最后大家留了各自联系方式,互相告别离开了.保重!!!

(编辑: )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