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当代艺术作品的留存面临难题

时间: 2009-03-06 来源: 中国西藏旅游网 作者: 本站编辑 字体 [ ]
  中国全国政协委员、西藏自治区美协主席、西藏书画院院长韩书力三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认为,藏文化的传播仍然需要倚靠藏族同胞的作品,但目前西藏当代艺术作品的留存面临难题。

  记者在其驻地专访韩书力时,他正在认真誊抄提案。“我提议中央政府每年拨出一定的专款,用于抢救、评选和购入西藏的现当代艺术品。”

  西藏的历史文物大部分保存得很好。但是现当代的艺术作品,从五十年代至今的不少画作,“或者被入藏游客低价买走,或者就自生自灭了”。他记得,有位藏族画家一幅大尺寸的油画作品,由于无地存放,被置之仓库,后来毁于一场暴雪中。“西藏至今没有省区级美术馆,如果现在不收集一些精品,将来筹建美术馆,我们用什么内容来填充呢?”

  在他看来,西藏现当代艺术最大的特点就是从“神本”到“人本”的转变。

  “传统绘画与宗教有关,不需要也不允许艺术家的个性表达,西藏民主改革五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宗教、民族和文艺政策的落实,各族艺术家的创造能力才能释放出来。”

  年轻的藏族艺术家到内地或海外游学、读书、办展览,眼光不断开阔,由此涌现出一批佼佼者,如巴西扎马的《神女之峰》曾获第二届加拿大国际水墨大展金奖,还有阿旺扎巴、次仁多吉、德珍朗顿等八位平均年龄在三十八岁的青年艺术家,前年曾联袂在新加坡举行了《净界·境界》的画展,“从他们身上,体现了一种文化觉醒,既有东方气派,又有西藏元素,二者和谐融洽”。

  韩书力委员认为,藏文化的传播仍然需要倚靠藏族同胞的作品,“只要是我主持的展览,一定要让藏族同胞出席,并且穿上自己民族的服装。他们会很客观、公道地说一些良心话,讲自己成长的经历”。“文学家拿作品说话,美术家更是拿直观的作品说话,他们的作品本身就能够说明西藏文化是毁灭了还是发展了。”

  一个北京人,二十五岁进藏到现在,一待就是三十六年,白了少年头。“这就是缘分吧。”自称是“嫁给西藏文化的人”的韩书力淡然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