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的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发布:2009-03-01 17:37
  • 来源:中国西藏旅游网

   当历史进入20世纪中叶,中国的西南边陲——西藏仍然处于由管家、贵族和寺院三大领主专政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 

  在旧西藏这种黑暗、残暴的制度下,人口超过90%的农奴,是农奴主的私有财产,任其随意支配、恣意欺凌,非人的压榨和剥削制度成为阻碍社会进步的桎梏。 

  文明的曙光终究到来。从1959年3月28日开始,雪域高原上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从此土崩瓦解,百万农奴翻身解放,挺直腰杆成为自己和国家的主人。 

  正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的“西藏民主改革50年大型展览”,向观众展现了怎样的历史与现实? 

  本期关注,带你走近这些图片、文献档案、实物……听听它们真实的叙说。 

  “旧生活岂能重来!?” 

  布得、索朗泽仁、扎绕、石曲,在第一展厅,有这样一张图片,图片上的这4个人,他们的名字不同,却都有相同的命运和遭遇——他们都是旧西藏的农奴,4个人都被农奴主挖掉了双眼。照片上,他们凹陷的眼窝诉说着惊恐。在这幅照片下面,夹指刑具、木手铐、挖眼用的石帽及刀子、木脚镣……这些旧西藏农奴主曾经用过的刑具,也在现场展出。这些刑具是民族文化宫在上世纪60年代初征集到的,一直保存在民族文化宫博物馆。 

  “这哪是人过的生活啊?!”年过七旬的原机械部退休老干部王淑芝紧紧地挽着老伴的胳膊说:“看到这些照片,我的心啊,好像有千颗针同时在刺。”看了一个专题后,王淑芝老人拉着老伴到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我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以前也听说过旧西藏农奴制的黑暗,但是,毕竟没有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这些照片,我是第一次看到,如果说文字还可以加形容词,那么照片绝对是真实的。上学时,课本上也介绍过西方农奴制的残忍,我看,旧西藏的情况和那时西方的情况是一样的。” 

  王淑芝在展览开幕当天路过民族文化宫,“我平时喜欢到这里来买些东西,没想到今天变成展览了,很好,我改天要把孙子带过来看。” 王淑芝的孙子今年16岁,老人认为年轻一代更应该了解这段真实的历史。 

  如果说照片是静态的,那么,展厅里每一面墙上电视里正在播放的视频资料,曾经的农奴的现身说法就非常直观了。“我是家里第四代出生在牛棚里面的孩子,给农奴主当农奴,过着非人一般的生活,劳动有点怠慢就要被打,还不让吃饱。”电视里,西藏乃东县克村的德庆卓玛正在讲述自己一家悲惨的农奴生活,她不断诅咒那黑暗的社会,“没有想到我能活到今天,过上了好日子。” 

  牛棚里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低矮的圈舍、肮脏的环境,一个婴儿躺在牛粪堆里,衣衫褴褛,双手伸向妈妈,似乎在祈求妈妈的怀抱,而妈妈只能在圈舍里给农奴主喂牛羊,含着眼泪不敢靠近孩子一步。 

  这是旧西藏一个农奴家庭中母子俩真实生活的场景还原。就在这对母子附近的小楼里,农奴主在寻欢作乐。奢华与悲惨,强烈的对比冲击着现场的众多观众。 

  著名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曾激愤地评论说,“西方的流言蜚语说中国‘镇压藏族’,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实际上,正是这些农奴主对自己的人民进行了种族灭绝。” 

  在展览现场的留言板上,有这样几个刚劲有力的字:“旧生活岂能重来!?”落款是“中央民族大学藏族学生” 

  今天的西藏,人们惯于用“五十载跨越上千年”来感叹半个世纪以来雪域高原发生的沧桑巨变—— 

  旧西藏没有一条公路,目前全自治区公路通车总里程达4.86万公里,已经建成和在建机场5个,开通航线15条;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人们终于可以坐着火车进入西藏了。 

  旧西藏没有一所现代意义的学校,占人口95%的农奴根本没有受教育的权利,目前全自治区已建成了具有西藏地方特色和民族特点的现代教育体系。文盲率降至2.4%,人均受教育年限达6.3年。 

  …… 

  2009年1月,自治区政府主席向巴平措向自治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报告,刚刚过去的2008年,自治区生产总值预计达到392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1959年增长65倍,连续16年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人均生产总值超过1.4万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1959年的142元增长了27倍。 

  今天,西藏群众依法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目前自治区共有1700多处藏传佛教活动场所,住寺僧尼约4.63万人。西藏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所长次仁加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政教合一的黑暗制度下,人们的精神和思想被奴役和束缚,农奴大多被强行信仰宗教,而且不能有信仰其他宗教的自由,只有在今天,有了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人们可以信仰宗教,也可以不信仰宗教,可以信仰这个教派,也可以信仰那个教派,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编辑: 小周)

已有条评论网友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评论,请在以下框内提交。
用户名: 以匿名发表,如需登录点击这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