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运行脚本,不能获得完美的浏览体验,您可以升级浏览器或换一个浏览器

一个人的滇藏之旅­之徒步墨脱

旅行游记 17

 D1:林芝--派镇

早8点45分发车,人满了可提前发车。车上有3个北京老乡,其中两人是夫妻。他们是参团来的,旅行团去一个景点他们没去,今天是自费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汽车行使中,一直可以看到雅鲁藏布江。

wKgBs1beY66AV9qiAAcgyci6OA435.groupinfo.w600.jpeg

中午12点到达派镇,班车的终点站在景区大门。门票有两种,游览雅鲁藏布江大峡谷240元,徒步墨脱150元。来派镇绝大部分人都是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停车场停满了旅行团的大巴车。

景区售票大厅的徒步墨脱示意图。

可巧徒步墨脱150元的票没票了。什么时来票也不知道。我对小姑娘说,我总不能买240元的票去徒步吧。久等也不是办法,我背上包向收票口走去。我对查票藏族小伙说,不是我不买票,是你们没150元的徒步票啦。藏族小伙拍了拍我背包让我进去了。

在墨脱县没有通公路时,派镇是林芝地区往墨脱运送物质的一个中继站,部队的军用物资也是在此转往墨脱,因此很多当地人直接把这儿叫“转运站”.

派镇在运输季节里热闹非凡,你可以在这儿看到在外面很难看到的特殊行业——“背夫行业”,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数百近千人次的背夫云集,游走在派镇和墨脱之间,他们将数十上百吨的物资像蚂蚁一般,一点一点的肩背运进了峡谷里,而他们脚下走的却几乎可以说是人世间最难走的墨脱路。

派镇又是徒步墨脱的起点,你可以在这里进行墨脱前的最后一次采购,比如说绑腿、军用胶鞋什么的。徒步墨脱前两天手机无信号,你可在到达背崩前与亲友进行最后一次联系。

在派鎮入住兄弟客棧 我住单人间80元。如住床位30元--40元/人。

兄弟客棧是徒步墨脱驴友集散地,每天早上从派鎮到松林口的汽车从兄弟客棧门口出发。

松林口是开始徒步的起点。从派镇至松林口有18公里,乘车到松林口大约一个小时。现在车费行情是,超过10人乘车50元/人。少于10人乘车,车费500元,乘车人去分摊。

刚泡上茶,上来两个江苏小伙子,他们找当地人带路逃票进来的,每人付给带路人50元。我先前没有找带路党,是听说当地晚上还要去客棧查票,过去情况不了解,起码现在没这回事。

从兄弟客棧2楼看群山。

入住兄弟客棧后先去餐厅吃了份炒饭。

餐厅一面墙上贴满了相片。这都是徒步墨脱驴友临行前的留影。

一楼有个公用大厅。驴友可以在这里看书、喝茶、聊天、吹牛。

我最关心的是能否凑足10个人明早去松林口。我、两个江苏小伙子、才3个人。有个58岁女驴友也是今天到的,磨磨叽叽明天还不打算走。

话说间,楼梯一响又上来一男两女。他们明天可以走,不过他们只打算徒步到拉格,就原路返回派鎮。算起来有6个人了。

傍晚去街上一家川莱馆吃了晚饭。回到兄弟客棧得到好消息,明天去松林口有十几个人了。

最不想发生的事发生了,外面响起了哗哗的雨声。想起我刚到兄弟客棧时何姐那句话,看你上楼梯挺费劲。言外之意是你这样子,能去墨脱吗?

晚饭前给家人和目目及几个同学分别发了短信,告之第三天晚8点前到达背崩。想到从出京后,同学们一路相伴。我只想说,我不是一个人在旅行,有同学关注,有同学相伴真好。

对徒步墨脱我对家人是轻描淡写,让家人以为我在一个景区渡假。

大雨你下吧。无论明天什么样天气,照常出发。

我一定要在第三天晚8点前到达背崩。

D2:松林口--拉格

清早6点就起来了。夜里下了一夜雨,让人揪心。我也没刷牙洗脸,在以后3天是一直没有刷牙洗脸。本来人就长得黑,这下更黑了。

先去楼下吃早饭,稀饭、馒头、鸡蛋、小莱。胃口并不算太好,只发挥了平日80%的水平。

早7点车来了,一辆拆了座位的7座依维柯竟挤了15个人,挤得像沙丁鱼罐头。

松林口是开始徒步的起点。从派镇至松林口有18公里,乘车到松林口大约一个小时。道路是盘旋上山路,凸凹不平。

由于颠簸很厉害,人们只能左右攀扶才能保持平衡。有位男驴友大声对女同伴说“我可一路上没摸你,现在不是故意的。让颠簸来得更猛烈吧”.引得一车人哄堂大笑。

松林口是一小片人工开拓出来的空地,海拔3700米。因为这里附近曾经是伐木场,这片空地便被用来堆放原木,直到政府下令禁止伐木。如今这一小片空地有了很多用途:村民们开车进山时的停车场,马帮卸货买卖的临时摊位,也是车轮子能到达的最后地方。再往前就只能靠结实的双脚和坚强的意志了。

松林口新建了一座小楼还末启用。,做旅游用吧。大家都在小楼下换上雨衣。我也拿出还末开封的雨衣打开包装,套在身上。

在西藏,每一段旅程都有可能是不小心踏上了朝圣的路,圣城,神山,神湖……所以派镇到墨脱的这条如今被热捧的徒步路线,其实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是一条经典的朝圣之路,朝圣者们一路的艰辛化作对大自然的爱,和对神灵的一片虔诚。

这个被神女南迦巴瓦峰守护着的,又叫做白马岗的小县城,成为信徒心目中的“佛之净土-----隐秘莲花所在的圣地”.莲花代表幸福,这里便成了隐秘的幸福之城。历史上这里曾为众多的佛教徒所向往,信徒们均把一生中能去一次墨脱视为最大幸事。

墨脱能成为中国十大徒步之首,不仅仅是它的强度而是它的危险性。墨脱徒步线路,是塌方、泥石流、蚂蝗、毒虫、暴雨、烈日、高山、峡谷、雨林的结合。

今天的目的地是拉格,从海拔3700米的松林口出发,先是上坡路,翻越海拔4220米的多雄拉雪山垭口,然后再下山,最后到达海拔3250米的拉格。上山3公里,下山15公里,全程18公里。

必须在中午以前翻过著名的多雄拉雪山垭口---这是所有去墨脱的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因为多雄拉山中午的气温最高,而午后则会变天,气候诡异变化无常且极易迷失方向。大风和浓雾容易使人迷路或者冻死,徒步墨脱正式启步,开始3天的炼狱之路,没有回头路,只有到达终点。

高山雪水融化成无数小溪,一路汇合成许多大大小小的瀑布群,经常需要在震耳欲聋的瀑布中穿行。

可能是糟糕的天气让人们有些紧张吧,一开始上山大家都走得很快,我已被甩在最后。但是我并不慌张,调整好呼吸,按自己节奏走。徒步雨崩我视为是徒步墨脱的入门考试,徒步雨崩也使我学习、体会到了很多东西,我对自己充满信心。

所谓上山的路就是在大小不一的碎石上行走。雨中石头湿滑,踩在上面要格外小心,崴了脚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也就意味着徒步墨脱的结束。3个济南年轻人已经走不动了,弯着腰在大口喘息。他们太没经验了,一开始走得飞快。片中穿红冲锋衣的女孩,就是车上开玩笑男驴友的同伴,那个男驴友也不知跑哪去了。

很快我就超过他们。这时雨也越下越大。

有些驴友原本计划徒步到多雄拉雪山垭口就返回派镇。但恶劣的天气和疲惫使他们丧失了信心,在距垭口1/3处他们掉头下撤了。我想他们很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来这里了。

多雄拉雪山终年积雪不化,即使在盛夏也是白雪皑皑。多雄拉雪山垭口海拔只有4200多米,这在雪域高原是常见的高度,唯一与众不同的是,这里的天气变化无常,甚至盛夏也会有暴风和雨雪。

每天气温最高的时间是中午,部分冰雪从下部融化,也会出现雪崩和冰层塌方,因此不论出山还是进山,必须赶在中午前翻过垭口。

接近垭口时爬一个大雪坡,要了亲命了,要先用一只脚踢出一个雪窝,站稳一只脚。再用一只脚踢雪窝,交替上升,接近坡顶根本不敢往下看。平素我也是自视胆量大,这时我却感到了紧张。如果滑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幸亏江苏小陈来接我,他在陡峭处为我踢出雪窝。最后是手脚并用爬上去的。

与两个广州女孩一起的杭州小潘在爬到雪坡一半处,一瓶牛奶掉下去了。他又下去捡了回来。当时我就想,如果我的卡片机掉下去还捡吗?呵呵。

快到垭口的路全都是积雪,凛冽的寒气扑面而来,握着登山杖的手也僵硬了。

上午10时30分到达多雄拉雪山垭口,雪雨交加,大雾弥漫,能见度不足50米。气温更低了,冻得我咳嗽不止。

玛尼推上木牌的字,直到整理照片才看清楚。“莲花秘境,你我共惜”.

垭口的经幡。

在垭口停留了也就5分钟,天气太差了,拍照也是匆匆忙忙,谁也不敢久留。

多雄拉的藏语意思是石锅山,我们正从石锅沿口向锅底直滑下去。

这不是溪流,这就是下山的路。走墨脱的人都知道,宁淌水不踩石头。我的鞋早就湿透了,里面灌满了冰凉的雪水,走起路来呱唧、呱唧的。

从海拔4220米的多雄拉垭口向下,1天时间就可经历四个季节;多雄拉山是终年积雪的冰冻地带,雪被下是寒带灌丛草和草甸带,再往下属山地暖温带和寒温带针叶林带,在汗密以后进入亚热常绿带,到背崩则是低山热带雨林地区。一路上看尽四季七带,大致类似于从赤道到北极所见到的景观。

这里植被的垂直变化,中国境内可能找不到比这儿更丰富的了。

从多雄拉垭口到拉格,很多人是要看一路的植物和花卉。大雾弥漫,能见度太差,鲜艳欲滴的花成了这个样子。

从多雄拉山垭口下山的路上,山顶流下来的雪融水形成一条条巨大的瀑布,激流奔腾、水花四溅,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遇到这样的瀑布,没有退路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通过一个30米宽的激流时,25岁的广州女孩小陈被水冲倒,幸亏有人一把拽住了她。她当时就哭了。当时场面令人无不动容。

小潘扶着小李走过来。只能看到人影。

他们小心翼翼安全走了过来。

下山时走了条小路没看到黄春燕碑。

2007年4月8日,广西壮族驴友黄春燕在26岁生日这天,在她第二次徒步墨脱时,在翻过多雄拉山垭口后,因狂风暴雨、体力透支、身体失温过快,冻死在这里。她遗体的姿势保持着攀爬状。两年后的6月18日,其夫陆云军、子陆星宇在她遇难处对面的山坡上立碑,将她的灵魂永远留在了墨脱路上……身体失温是野外徒步的大敌。3年前中央电视台年轻女记者参加户外活动,在穿越小五台时,遭遇暴风雪,因身体失温中途不幸遇难。

无数白龙般溪流奔流下山,汇合成多雄拉河,它将在以后几天里伴随我们穿山越岭直到流入奔腾的雅鲁藏布江。

路边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植物。

这种圆木垒的小桥走时要小心,圆圆的又湿又滑,我都是一步一步挪过去。

看到这木栅栏门,表明客栈就要到了。木栅栏门是拦阻客栈饲养牲畜,以防跑丢。

第一天徒步只有18公里,算是个热身。我身后就是多雄拉河。

广州女孩小陈和我走了一段路。她说:“我喜欢徒步,不管多苦多累,一想起那个过程,我就感到快乐。”我问她,你来这里家里知道吗?她笑了,“如果家里知道,我的父母会疯掉的”.

这次出行开始小陈与小李同行,在西宁遇到杭州小潘,她们问小潘去尼泊尔吗?小潘回答去,结果成了一男两女组合。小潘很男人,一路上给她们帮助不少。

小陈说她们特佩服我。其实我何尝不佩服这些年轻人。大家尊称我“老爷子”,把我叫老了。呵呵。我与年轻人没有代沟,总觉得心理年龄比他(她)们大不了多少。

这些看似娇弱的女孩,不与同龄人去泡吧、逛街,却去苦寒之地跋山涉水、餐风饮露,冒着极大风险,常人是难以理解的。

去过西藏的人心胸更开阔,登过高山的人目光更高远。年轻时的历练会使她(他)们终生受益匪浅。

下午2时到达拉格,入住第一家门巴族妇女开的客栈。

火塘--客栈的“标配”,先换拖鞋,烘烤鞋子和衣服。

火塘如同温暖的家,大家围坐在一起取暖、聊天。(4595)(4596)几个挖虫草的门巴人在旁边喝酒。他们是把牛奶掺上白酒加热后喝,邀我品尝,因我不喝酒婉谢了。

看过一篇墨脱游记,一个男驴友跑到草丛中如厕,一声惨叫让毒蛇咬了。幸好有个驴友是医生,马上用刀割开伤口挤出污血,总算保住条命。我随身带了“季德胜蛇药 ,不过到时候管不管用,只有天知道。

客栈的简易厕所。

客栈周边环境。

客栈饲养的牛为散养,一般3、5天,最长一周回来一次,回来是为了吃盐。

客栈都是4人一间,被褥很干净。(4591)(4592)客栈还安装了卫星电话,6元一分钟。

客栈外有人声,一队马帮从门口经过,一个当地人背着台洗衣机,人与人相比差距咋那么大呢。

客栈收费100元包两餐。晚餐集体吃,人均一个菜,有肉菜,米饭随便吃。在深山中这个条件已是很好了。

D3:拉格--汉密

昨晚又下了一夜雨。”开弓没有回头箭“,收拾好东西继续出发。有3个强驴级驴友准备再在拉格住一天,等天气转好再走。

匆匆吃过早饭,准备动身。小潘与两个广州女孩准备重新翻过多雄拉雪山返回派镇。昨天小陈告诉我,小潘与小李本是只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被她忽悠来的。想到她们一男两女在大雨中翻过多雄拉雪山,我真为她们担心。让人没想到的是,9天后我们又在拉萨相遇,那是后话了。

照片中我右侧分别是小潘、小李、小陈。小潘没准备雨衣,听了身体失温后果很严重,在客栈花50元买了一件,在山下最多10元。

从拉格到汗密行程28公里,海拔从3250米一路下降到2240米,大部分行程都是在热带亚热带丛林中穿梭,高大的树木,悬挂的藤蔓,哗哗的流水声,与你相伴。

徒步墨脱3天,行程是一天比一天增加,体力消耗一天比一天加大。这对徒步者而言确实是一种考验。

昨晚鞋子已经烘干了,但只是种心理安慰,没走5分钟鞋子已经被水浸透了。徒步墨脱3天,脚在泥水中泡了3天,脚被泡得惨白。

小刘怕湿鞋套了个塑料袋,很快就磨得稀烂,反而成了累赘。

徒步墨脱穿什么鞋子好?我体会穿徒步鞋最好。军胶底子太薄,咯脚,除非你不介意。防水登山鞋在雨季是根本没用的,鞋子被水浸泡后过于沉重。我有一双防水登山鞋,这次出行没带,就是考虑它太沉了。

这一天几乎都是在原始森林里行进,始终是上上下下的翻山越岭,路边倒伏的参天古树比比皆是,高大的树干上寄生着藤萝和各种蕨类植物。

我们基本上都是在山上的树林中穿行,大部分时间周边都是茂密的树林,遮天蔽日。间或有几株野花点缀在一片绿色中。(4614)(4621)一根原木成桥,行进中不断有大树横跨路间,或者由树下钻进钻出,或者攀爬跨越。

原始森林因常年暗无天日的雨水浸淫而散发着潮湿阴冷的味道,到处藓蕨密布,每一棵树干枝桠上都裹着厚厚的绿苔。

这里除了徒步穿行人员留下的些许垃圾之外,也没有别的污染了,本就与世隔绝之地。一路上尽是深不可测的莽莽密林和灌木丛,几乎没有让人可以歇脚的地方。

再看看脚下这所谓的路,其实就是人们常年在林间穿行踩踏和用刀砍出来的。

由于流水的常年冲刷和浸泡,路上的土基本上都变成了稀泥,因此为了能够便于行走,当地人就在上面铺了很多的石块。

这里基本上都是就地取材的石头,大大小小差异很大,而且由于长时间在水中,使得很多石头表面变得很光滑。

地面上一层厚厚的松叶,有点地方还有树叶覆盖的积水,人走在其中,不得不小心翼翼,寻找那些露在水面的石头或树木落脚,一脚踏空,就会陷进腐水或腐土中。

脚下依旧是厚厚的腐殖土、烂泥、溪流和湿滑的石头,稍有不慎就会扭伤脚踝、膝盖。

登山杖这时候起的平衡作用非常大。,过涉水点时要慢点,脚踩稳了基本没有问题时才可以迈出第二脚。同时在下山过程中间要看清楚路上的石头,在涉水的路上该涉水时就应该走入水中走,因为在高点的石头上走路会走偏把脚扭坏。我在一块大石头上滑倒,幸亏当时重心不高,手急眼快用登山杖找到了支撑点,没有摔伤。

山上是云迷雾罩。

森林的另一边就是深邃的峡谷和奔腾的多雄拉河。

山上到处都是自上而下奔向多雄拉河的山泉和溪流。

不绝于耳的流水声伴随了我们一路。

上午11点到达大岩洞。攻略上介绍,”大岩洞“附近原有个季节性的驿站,已被拆掉,估计是在此歇脚的人太少,店主挣不到钱的缘故。

现在这里4月份新开张了家客栈,里面设施都是新的,甚至有台彩电正在播放着节目。从原始森林潮湿阴冷、烂泥、碎石、溪流中,进入干爽、洁净的客栈好像又回到现代文明之中。

大岩洞不是真的”岩洞“,只是在原始森林中一片开阔地上,有一块突兀的巨大岩石而得名。

在大岩洞客栈休息时,本来打算在拉格等天气的那3个驴友也赶了上来。为首的岁数大些的驴友拿出炉头,从多雄拉河舀了点水准备做饭。他一边忙乎一边说,我外出,客栈别想挣我一分钱。

我们已经休息好了,这时雨越下越大,不敢懈怠马上开拔。

出了客栈先过独木桥。

翻过这小山坡又进入了密林。

下午开始出现疲态,双腿越走越沉重。

一个汉子赶着两头骡子从后面赶了上来,转眼间就走得无影无踪。他是我们今晚所住客栈的老板。

苦中作乐,拍张树丛中的花。

更有挑战性的在后边,第一只蚂蝗出现在我的衣服上。蚂蝗终于现身了。本该在第三天路上才大量出现的蚂蝗如同雨后春笋般提前冒了出来。这与连日下雨有关。蚂蝗的出现搞得人心烦意乱,放弃了拍照,只是加快赶路。

从发现第一只蚂蝗,我就开始计数,我要看看蚂蝗有多严重下午5点半,终于拖着疲惫的身子到达了汉密一家客栈。一个女驴友端着碗盐迎上来,帮助我清理身上的蚂蝗。她们因雨已在汉密停留了一天。

她可能从先到的人那里得知,后面有位”老爷子 .她问我:“你为什么去墨脱?”我接口回答:“我只是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怎么听着像回答记者提问呀。

在她帮助下又从衣服上清理出20多只蚂蝗,今天累计是65只。我穿了条质地较好的冲锋裤,蚂蝗钻不进去。我的左脚被蚂蝗咬的鲜血直流,用卫生纸揩净后,那个女驴友又为我喷上了消毒液。脚上白色粉末是她撒的盐。

在火塘边烘烤鞋子时,那3个强驴也到了。他们中那个女驴友也中招了,她脱掉长裤清理蚂蝗,鲜血顺着小腿往下流。这个女驴友很勤快,洗了一大堆衣服。

这家客栈莱做得比拉格那家好,莱量也大,除了炒菜外,还有一大盆青菜汤。

夜晚又是在大雨中入眠。

D4:汉密--背崩--墨脱

汉密--背崩是徒步墨脱的重头戏,全程32公里,是3天中路途最长的。

人所周知的塌方区、蚂蟥区就在这一路段,是最凶险的一天行程。

这一天的路程基本是下山(背崩海拔只有九百多米),但中间上上下下的山路很多,十分消耗体力。如同马拉松运动员最后冲刺,是最要劲的一天。

早晨依旧是冒雨出发。

不知不觉身边都已是一派热带雨林的景象了,竹林,芭蕉,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阔叶植物出现在山谷中、小路旁。

因连日降雨,蚂蟥蜂拥而出,手上、脖子上、脸上都发现了蚂蟥,用手帕擦汗,手帕上竟有两只蚂蟥,崩溃了。小路两旁就是树木、草丛,多少蚂蟥在虎视眈眈,令人防不胜防。

停下来,可以看到数十条蚂蟥争先恐后往鞋子气孔里、长统袜里钻。这里成了重灾区。

攻略上关于防蚂蟥的办法很多。我是带了六神花露水喷剂和云南白药喷剂。用六神花露水喷剂喷在鞋子、袜子上,蚂蟥立刻卷曲起来,效果十分明显。可是雨水的冲刷、浸泡,使药效只能维持几分钟,我依赖的两个“神药”失灵了。

最简单的办法往往是最有效的办法。我看到有的驴友直接把食盐抹在裤角上,甚至一把一把塞在鞋子里,这比我喷洒药水要有效的多。

我能感觉到左脚踝骨处一阵阵疼痒,那是蚂蟥在大会餐呢,我隔着长统袜喷洒药水,然后使劲按压,挤死它们。路上根本找不到地方清理,蚂蟥区大约有10公里,只能如此了。

大雨仍旧在下,行进中脸上早已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汗水。汉密到背崩,从海拔看是2000多米下降到1100米海拔高程,无数的溪流从山上呼啸而下,昨晚烘干的鞋子早就湿透了。

上午11点通过大塌方区。因在雨中更需快速通过,只有两脚宽的路,有一段还是很陡的上坡,上面是随时可能坍塌的山体,下面是呲牙咧嘴的乱石,我一口气走了过去。

到了安全地带才拍照。实际比照片要险恶得多去。

过了大塌方区就是大名鼎鼎的老虎嘴,“老虎嘴”,是在悬崖边开凿的一条宽约一米的栈道,C型的石壁上尽是参差不齐突兀的石块,如同老虎嘴里尖利的牙齿。石壁从上而下流淌着雪融水,仿佛进了水帘洞。

老虎嘴实际上就是嵌在近乎垂直峭壁上的凹陷路,这段路修了好几次,最后还是部队用炸药炸出来的小路,现在的路基有半米到一米的宽度,溪水顺着路面流淌,路面上的石头多长有青苔。

老虎嘴左边是高不可攀的大山,右边就是悬崖。右侧崖边茅草丛生,遮挡了近在咫尺的万丈深渊。

多雄拉河从4200米高处的涓涓细流到这里,如同猛虎出山般咆哮着向下奔腾而去,远远的就听到轰隆隆的响声。

老虎嘴长约1公里,景色壮丽却又暗藏杀机。看资料得知,一个山东姑娘在这里失踪,她的包在路上,人却不见了。驴友兰州章鱼也是在这个地方失踪。兰州章鱼在汉密客栈出发前,还留下了涂鸦。

过了老虎嘴雨停了,热带雨林中湿热扑面而来,将你包裹起来。

下午1时到达1号桥。

过完老虎嘴,还要连续过三座铁索桥。网上编为一,二,三号桥。其中一号桥又叫阿尼桥。

1号桥也曾经有一位驴友失踪。据一个当事人回忆,他们几个人与两个女孩同行。两个女孩是在拉萨打工的某省人。他们对两个女孩说,不要单独行动,不要脱离彼此视线。女孩甲却越走越快,不见了踪影。

当他们走近1号桥时,只听到“扑通”一声,像一块石头落水声音。他们走到桥上只见女孩甲背包,人却不见了。遍寻无着只好报警。警方来做了戡查。可这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呀。只能分析女孩甲疲惫不堪,精神恍惚,跌落在多雄拉河中。

1号桥。

多雄拉河一路下行,现在已如奔腾的野马,水流喘急,一路咆哮轰鸣。

我没有“恍惚”,上了桥第一件事就是清理蚂蟥。从这里就脱离蚂蟥区了,而且1号桥是一路上唯一一处周边没有树木的空地,因此成了清理蚂蟥的地方。桥面上有丢弃的卫生纸和斑斑血迹。

看看我的“惨状”.

我脱去袜子,昨天被咬地方,今天再次受伤。两天累计从身上清理蚂蟥200余只。

在1号桥休息了30分钟,吃了块压缩饼干、2块士力架,往腿上喷了云南白药。

这时天空放晴,烈日高照。在峡谷间迂回,不断的上坡下坡。上坡累,下坡要撑着劲,走快了腿疼又受不了。这时走得大汗淋漓,边走边擦汗。

下午3点到达2号桥。

随着快要到达多雄拉河的尽头,越发显露出热带雨林风光。

在高温下吃压缩饼干是个败笔。越走越出汗,越出汗越渴,吃了压缩饼干嘴干舌噪更想喝水。我拿矿泉水瓶子接山崖的流水,一气喝了两瓶,什么寄生虫呀也顾不得了,总不能渴死。

就是在这个大木头上休息时喝了两瓶生水。

下午5时到达3号桥。

一般情况下,这时的体力几乎用到了极限。我在过3号桥后虽然是机械迈步,但明显加快了速度。

在3号桥至解放大桥之间新开张了一家小卖部。我在这里吃了个桶面,买了瓶可乐。

一路相伴的多雄拉河终于汇入雅鲁藏布江。多雄拉河河水呈碧绿色。(4677)(4679)对面山上民居就是背崩村。

傍晚7点我终于依靠自己的双腿踏上了解放大桥,激动心情无以言表,心潮难平。

当地驻军对解放大桥管理的非常严格,不仅要检查证件,还要检查相机、背包。不过对我除了检查证件,其它都免了。

过了大桥以后,还要爬一座山头才能到了背崩,大约有1公里吧。走到一半处,俩个先到的江苏小伙老远就喊,“老爷子辛苦啦”.旁边还有几个休息的驴友,其中一个女驴友拿着相机悄悄拍我,还说要把我写在她的游记中。听了,我笑了。别人是你眼中的风景,你也是别人眼中的风景。不是吗?

墨脱戍边模范营。

到背崩手机有了信号,打开手机已有一条短信,这条今天上午9点发的短信内容是祝贺我胜利到达背崩,给了我意外惊喜。

过解放大桥后马上给目目打了电话,通报胜利到达背崩,她那里还直播呢。呵呵。

原本想当晚住背崩,江苏小伙与我商量去墨脱住。我一想对呀,哪不是住呀。我们找了辆越野车150元/人,当晚就到了墨脱。墨脱县城夜晚是灯火通明,很多建筑、宾馆还打着霓虹灯。

在徒步中我三天没有洗脸刷牙。进入宾馆先洗了个热水澡,把所有能洗的衣服都洗了,鞋子也刷了,血迹斑斑的袜子也扔了,喝了大量、大量的茶。折腾到大半夜才就寝。

D5:墨脱--波密

早饭时遇到两个江苏小伙,他们找到一辆去波密的越野车200元/人,10点发车。本来今天走不走,我还没有拿定主意。既然有车,那就拼车走吧。

司机先拉我们去墨脱县旅游局领取了徒步证书。

旅游局旁的街道。

途中修路,时间不长就放行了。

公路旁山峰云雾缭绕。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下午3点到达波密,住交通宾馆。前几天通麦塌方,砸毁了一辆大货车,造成318国道中断。结果搞得波密宾馆纷纷提价。不过现在道路已抢通。

最新热门旅游线路
 拉萨-纳木错-林芝-巴松措-鲁朗-羊湖-亚东-多情错-乃堆拉-曲美雄谷9晚10日游
西藏纯玩线路
拉萨-纳木错-林芝-巴松措-鲁朗-羊湖-亚东-多情错-乃堆拉-曲美雄谷9晚10日游
行程:10天 ¥4760元起
详细行程
拉萨朝圣之旅-拉萨市区+甘丹寺+扎叶巴寺5日游
独立包团游
拉萨朝圣之旅-拉萨市区+甘丹寺+扎叶巴寺5日游
行程:5天 ¥3500元起
详细行程
极地体验,圆梦珠峰,拉萨,羊湖,普姆雍错,满拉水库,珠峰大本营,扎什伦布寺,日喀则,纳木措观日出日落7晚8日游
独立包团游
极地体验,圆梦珠峰,拉萨,羊湖,普姆雍错,满拉水库,珠峰大本营,扎什伦布寺,日喀则,纳木措观日出日落7晚8日游
行程:8天 ¥1元起
详细行程
16天阿里南线之旅-珠峰大本营+神山+纳木错
阿里游
16天阿里南线之旅-珠峰大本营+神山+纳木错
行程:16天 ¥8400元起
详细行程
拉萨-纳木错-林芝-巴松措-雅鲁藏布大峡谷6晚7日游
西藏纯玩线路
拉萨-纳木错-林芝-巴松措-雅鲁藏布大峡谷6晚7日游
行程:7天 ¥2860元起
详细行程
西藏经典探索之旅拉萨-羊湖-珠峰大本营+神湖纳木错9日游
精品推荐外籍海外华人西藏旅游跟团路线,外宾散客拼团价格费用攻略
西藏经典探索之旅拉萨-羊湖-珠峰大本营+神湖纳木错9日游
行程:9天 ¥5800元起
详细行程
   拉萨-纳木错-日喀则5晚6日游
西藏纯玩线路
拉萨-纳木错-日喀则5晚6日游
行程:6天 ¥2360元起
详细行程
拉萨-纳木错3晚4日游
西藏纯玩线路
拉萨-纳木错3晚4日游
行程:4天 ¥1760元起
详细行程
拉萨及周边-拉萨市区+神湖羊卓雍错5日游
精品推荐外籍海外华人西藏旅游跟团路线,外宾散客拼团价格费用攻略
拉萨及周边-拉萨市区+神湖羊卓雍错5日游
行程:5天 ¥4100元起
详细行程
数据加载中... 发现更多热门线路创意
相关问答(共有0条问答)
验证码:
扫微信二维码获取旅游特价信息
  • 电话:139 8909 6049
  • Email:service@tibetcn.com
  • 实时更新价格
  • 西藏当地正规旅行社
  • 优质且实惠的酒店